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少清山上这套紫色竹椅,材质是潮音竹,祁宁之也没见过,虽弥足珍贵但也不奇,但样式却甚是十分罕见,青空界俗道两路都未没见过,见识如玄机门的高徒祁宁之亦难免很好奇。听出来,那位少清山的二徒儿方如松,似是通晓这些锻练技艺。凌砄却摇了摇头:“这个倒也不是。连同这套桌椅听起来,那位少清山的二徒儿方如松,似是精通这些锻炼技艺。。...

    少清山上这套紫色竹椅,材质是潮音竹,祁宁之也见过,虽珍贵但也不奇,但样式却甚是罕见,青空界俗道两路都未见过,见识如玄机门的高徒祁宁之亦不免好奇。

    听起来,那位少清山的二徒儿方如松,似是精通这些锻炼技艺。

    凌砄却摇摇头:

    “这个倒不是。连同这套桌椅,都是我带如松前回在五梅道院看到的,我提了一次,如松回来就做出来了。挑了潮音痕多的竹子,不过图顺眼些而已。”

    “五梅道院啊?那个怪地方,也就是你和老土喜欢去。

    “嗯,如松手艺又长进了,看来没少用你那小地绎镜!这潮音竹年份长了可不容易破开,难得的是还按天生纹路做得这般好,下次让他给我整一套。”

    言是碎碎叨叨,有一搭没一搭地想到哪说到哪,还一拍巴掌,感叹了一声:

    “哎呀!你这样也挺好,不用费神什么进阶了。就带带徒弟,琢磨些新鲜玩意儿,哪像我,整天在外面拼死拼……”

    话说到一半,言是突然顿口,想想自己这随口扯扯,却硬是戳到人家的伤疤处,委实不太美妙。

    祈宁之心里亦是叹了一口又一口气,只能默默地替自家师父尴尬:白石真人明明是金丹受损无法修行进阶才隐退在少清山,师父一贯八面玲珑,今儿连话都不会说了……

    “呵呵……”言是讪讪干笑一声,对面的凌砄却若无其事。

    言是又再瞄一下,果然,凌砄面上不见恼色。他知这块石头为人坦诚,倒不会在他目前掩饰情绪,可见果然是不在意。

    老友啊……

    言是又瘫了下来,有气无力地抬手敲敲桌子:“茶呢?茶呢?说好了大家都有份的青**和青玉枣呢?”

    话音刚落,幼蕖几个小弟子就笑眯眯地过来了:

    “言师叔,您的果茶!还有,谢言师叔体恤,我们几个也都有了!”

    言是有些诧异地望过去,待看到那茶,顿时更没力气了。

    他方才是玩心大起,有意想看看这几个小弟子为难的样子。来浮光亭的时候,他极大方地说:

    “凌石头啊,这几位弟子侍奉辛苦,冬日天寒,你便赐他们同坐罢。师叔作主了,这青**与枣儿,也一人来几斤罢,师叔与你们同食才香甜。”

    他自是知道这物难得,即使凌砄舍得,这整个少清山上也拿不出这么多。

    他在这坐半天,吃自然也要吃上半天的,他就想恶趣味地看看丰神阔朗的凌砄,与几个徒弟,捧着可怜的两个枣儿,如何耗上半天时光。

    其实,他更想听凌砄说一句:

    “此物珍贵,只有你来时我才舍得拿出来招待。别的人,哪有你这般重要……”

    听了言是这分明不怀好意的大方话,凌砄面色如常,只随意挥了挥手让弟子去准备。

    幼蕖几个笑嘻嘻谢过了师叔,下去端来的茶果,果然是师徒同坐共食,取来的茶果呢,也确实足够他们这么多人消耗半天。

    只是,这妮子忒促狭,只取了两枚青玉枣碾碎,又加了一杯半杯青**,调入灵泉水共煮,竟然生生煮出一大锅来!

    难为她怎么想得出来这小气主意!

    要问他怎么知道这是幼蕖的主意?没见到这丫头眼里亮闪闪的光?还有那几个师兄一下一下瞅小师妹时疼宠又一幅与有荣焉的神色?

    就连凌砄,也是含着笑意瞥了一下小徒弟,一点都不心疼他这个老朋友……

    言是瞪着凌洗砚和方如松一起抬上来的一只大釜,只觉得一下子腹涨起来。

    幼蕖恭恭敬敬地奉上茶盅,道:

    “多谢师叔体恤。您说得很是,冬日天寒,正该这么热热地喝上几盅。此茶内有枣有乳,尽够大家慢慢消遣个半日时光。”

    守玄跟上:

    “师叔若要添,说一声就是,百十杯也是有的。”

    这小子说着还用力拍了拍大釜,拍得“梆梆”作响,甚为豪爽的样子。

    祁宁之再也忍不住,他只能紧咬住嘴唇,头低低埋在胸口,免得控制不住的表情伤了师父颜面。

    “叮——”

    忽听得极细微的一声响,凌砄眉毛一抬,手举起轻轻一招,云间一道流光飞了下来,原来是一道飞剑传书。凌砄将剑光接在手内,也不看,转手毫不在意地交给了大徒弟洗砚。

    洗砚将神识探入剑书,浏览完毕,便对师父微微一颔首,凌砄点头,便算揭过此事。

    祈宁之方才亦留意到这道剑光传书,心里惊奇:难道少清山的大弟子权限这般大么?师父的飞剑传书都交于他来处置!

    守玄眼神灼灼,殷勤地守着言是的杯子,弄得想打个岔少喝点水的言是不得不苦苦挨着。

    言是勉强喝了三盅,终于及时止住了守玄那迅捷无比见空就添茶的手。自腰间摸出一只墨玉环来,冲幼蕖招了招手:

    “丫头啊,你过来。

    “这只环儿可放活物,比一般的芥子环要大些!原来是打算为你师父炼的,可惜他那只灵兽用不上了。我有几年未来,听说那穿云豹生下一只小黑豹,却是被你收了。

    “这只环儿,就送予你罢,省得你师父说我小气,见面礼只拿哄小儿的物事来糊弄。”

    上次言是见到幼蕖时,幼蕖刚刚到少清山不久,才不过五岁。

    言是事前不知凌砄收徒,当时手上也没有合适的好东西可给小女娃,在法宝囊中掏了半天才掏出一串不知哪个师妹赠他的七色珊瑚佩饰,当场翻找出一根细蛟筋把几个珠子重新串了,改作个手串,就作了初见幼蕖的礼物,很是被凌砄鄙视了一番。

    这回是有备而来,大大方方掏出来,得意洋洋给出去,合适又贴心,看这石头还有什么话说!

    幼蕖心里很是欢喜,她的黑云儿整天在山里跑,虽然未必喜欢呆在这墨玉环里,但看起来总归是个珍罕物事不是?

    上次的珊瑚串已经很好,采珠姑姑收在身边这几年,吐息都变得悠长纯净了,看身体状况,虽然不能修炼,但长命百岁是没有问题的。

    这墨玉环再不济,也能放些个灵植小兽什么的,听说能放活物的芥子环可不多!她原先的那枚芥子环就不能。等黑云儿从山外回来,可以让它试试这个新窝。

    “谢言师叔赐宝!幼蕖很喜欢这只芥子环。”

    噫,早知道这位师叔这般大方,方才是不是应该在锅里多加一两枚枣子?

    老八守玄退到一边后,正在亭子边上努力往下瞅,看亭子下面悬崖石缝里的小松树可曾结出松果儿来。他对墨玉环不感兴趣,不过也为小九得了好东西高兴了一下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