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这两个极品馋猫儿自然而然是少清山的老八守玄与小九幼蕖了。幼蕖与守玄一向被师父哥哥们宠着,今儿个来的言是师徒随后流露出来出与少清迥异的仙人范儿,又大大咧咧张口要两小最爱的吃食,哪有仙人这般的?六七两小徒难免生起些许护食之心。幼蕖来的那一年深秋正逢枣树结果幼蕖与守玄向来被师父哥哥们宠着,今儿来的言是师徒先是流露出与少清迥异的仙人范儿,又大大咧咧开口要两小最爱的吃食,哪有仙人这般的?八九两小徒不免生出些许护食之心。。...

    这两个极品馋猫儿自然是少清山的老八守玄与小九幼蕖了。

    幼蕖与守玄向来被师父哥哥们宠着,今儿来的言是师徒先是流露出与少清迥异的仙人范儿,又大大咧咧开口要两小最爱的吃食,哪有仙人这般的?八九两小徒不免生出些许护食之心。

    幼蕖来的那年秋天正值枣树结果,收了总共一笸箩青玉枣,用一只小青空葫芦封了灵气好生收藏在库房里。

    师父见小弟子爱吃,平素自己都不太吃这枣儿,隔三岔五地给徒弟们一人分几个解馋。五年来已吃了小半,宗门上清山来人都小气地舍不得拿出来招待进贡。

    下一批,要等到二十五年以后呢!

    要知道,青玉枣必须傍青空石而栽。青空界即因青空石而得名,青空石脉往往伴灵脉而生,对灵脉有提高品级、增生灵气等效,却不是所有的灵脉都有青空石脉伴生。

    有青空石脉之处,偶尔会催生灵异之物。少清山上即有一条小小青空石脉,枣树正扎根其上。

    这青玉枣还有个奇处,扎根在青空石脉之后,却有时会生出瘿瘤;而每年冬至时分,这瘿瘤会流出一小股青**来,不仅甘美醇香,还颇具涵养神魂之效。

    青空石中原本就有会产少量石乳,但若无青玉枣树,石中的只能称“青石乳”,于修士不过是略有补益之用。

    只有与青玉枣树共生后,石乳经青玉枣树根引流而上,与枣树之灵气融合升华,互相裨益,生成灵乳自那枣树瘿瘤流出,这才是青**。

    可并非所有的青玉枣树都会出现瘿瘤,有时多少年多少棵也结不出一个树瘿来。

    可是碰巧了,少清山上的这一株,偏偏就长出了瘿瘤。为此,言是还酸溜溜地说过凌砄,这是“傻人有福”。

    几个弟子自是谙大体的,谁也不会把馋嘴的话放到明面上说。只是祁宁之,似乎觉得,年纪最小的幼蕖与守玄,那笑脸已经不似刚才那般亲热了。

    其实祁宁之心内甚是无奈啊!

    玄机门素来推崇庄重之风,知非真人那更是个中典范,仪态、规矩、风范挑不出一点瑕疵来!

    自家师父在少清山以外的任何地方,那完全是一派高人风范,话极少,要求极高。等闲晚辈供奉来的灵果灵茶,再珍贵也要挑三拣四,看不上的东西也不说嫌弃,就那么淡淡瞥一眼而去,令人自动生了羞惭之意。

    那可真是出了名的挑剔啊!每次到别人地头上作客,都弄得主人战战兢兢,挑顶尖的上,唯恐招待不周,就怕这位一言不发滴水不沾,那东道主得羞死!

    偏偏宗门与他本人都名气极大,要是有人若得了知非真人一笑一个点头,都觉得是得了极大的面子!各家商行若说什么物事是言真人品鉴且认可过的,都能卖得脱销,拿到知非真人的一句赞就身价倍增那是寻常事。

    怎的到了少清山,这位高冷不凡的知非真人就如换了个人一般!

    这样惫懒、涎脸的,那、那、那是何人哉?

    昨儿下棋,为了磨着白石真人让他两个子,竟然主动上交了一只法宝囊!这样低级厚脸皮的事儿就不说了,当时祁宁之已经无语凝噎。

    今儿早饭,先是被白石真人怼得一句话不能回,然后竟乖乖吃了凡人才吃的年糕。

    这会儿吧,竟然主动开口索要吃喝!若是宗门里师兄弟们看到这样的师父,会疑心他被夺魂了罢!

    祁宁之这边心里嘀咕不休,面上仍平静微笑,那边少清山一众弟子自去收拾侍奉不提。

    少顷,凌砄与言是已坐在半山面海的浮光亭赏景。

    浮光亭所在半壁山崖正东临碧海,坐在亭中,半看海景、半观山色,天风自穹庐而下,荡涤尘俗,满目清赏,真令人胸中一快。

    亭中不是常见的石桌石凳,而是一套造型有些奇怪的紫色竹制桌椅。

    桌面棋盘棋篓齐备,棋盘上却只零零落落散着几枚黑白子,俩人的心思明显都不在对弈上。

    言是随手下了一子,拍拍身旁那张竹制小几,“啧”了两下:

    “这潮音竹紫色这么沉,看这么多道潮生痕,足足两三千年了!这种年份的潮音竹用来做桌椅,也就是你家了!

    “不过这经了年份的竹子果然是好,嗯,有韧性!温凉宜人,舒服!”

    感叹了一下,言是极没仪态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看到师父张成一个“大”字,祈宁之顿时额角青筋跳了几跳,只能调转了头强迫自己去观景。忽地又听得背后一声长叹气,他忍不住回头去看,却见自家师父更没形象地完全瘫倒在那张造型古怪的斜背紫竹椅上,双手枕在头后,竟然翘起了二郎腿!

    那位高深莫测、清冷如玉、风度翩翩的玄机门知非真人何在?

    祁宁之手动了动,按下掏出写影镜的心思。

    眼看着师父那只缕银流云靴翘在面前摇来又晃去,祈宁之额角青筋又是几跳,正好一阵山风吹来,他假借抚平鬓边发丝的机会不露痕迹地揉了揉额角,好容易按下了一口气。

    他这里一口气憋下去,言是那边却是又一口气长长地舒了出来:

    “唉……舒坦啊!也就是到了你这少清山,我才能这么躺下来吹吹风。那帮人!石头,你还知道,我要这么没有负担地喝一回茶有多难……”

    师父平时那么端着其实也不轻松吧……

    祈宁之心头一软:师父啊,真的不容易呢!哪怕在自家玄机门内,见到各位师叔师伯,不管心里怎样,外表都要撑得圆圆满满,不能露了虚弱和堕了气势。在外行走时更是如张开的弓弦,不敢泄力……

    难得有让十全十美的知非真人放松的地方!没见白石真人一幅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神情吗?算了算了……

    言是一声接一声地叹气,似乎是把许久以来的郁积都纾解出来了,才略直起身子,把身后一个古怪的软垫掏出来,打量了一下又塞回背后:“这玩意儿看着古怪,还真有些用!这又是如松鼓捣出来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