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知非真人被凌砄一番话沉重打击得无话可说,又怕自家弟子挂忍不住面子,遂以若无其事的姿态将扫过来不动声色地往旁边一扫,却见祁宁之面色一切如常,更有甚者是淡然笑容着正取了年糕进食后,放佛这样的凡食是的日常吃惯了的模样,丝毫看不见勉勉强强。啊看起来他这个师父少见多怪、大惊言是只能安慰自己:这孩子……果然是青出于蓝!。...

    知非真人被凌砄一番话打击得无话可说,又担心自家弟子挂不住面子,遂以若无其事的姿态将眼风不动声色地往旁边一扫,却见祁宁之面色如常,甚至是淡然微笑着正取了年糕进食,仿佛这样的凡食是日常吃惯了的模样,丝毫不见勉强。真是显得他这个师父少见多怪、大惊小怪。

    言是只能安慰自己:这孩子……果然是青出于蓝!

    少清山弟子还是很乐意看到师父这么压倒性胜利的,不管是与人斗法、还是斗嘴,咱也不兴欺负人,可是,给人挑了话,自家人就是要一下子压得对方不能反弹才是。

    虽然这位笑嘻嘻的言是师叔其实人也挺好,平素多有见面礼,平时还常捎些好东西来,但与师父怎么能比!

    况且,给师父那么一说,幼蕖顿时觉得,原来自己平时干的这些杂事,还是上应天道下体民心的,一时间,吃得格外香甜。

    小九幼蕖抬眼看看师兄们,大家应也是这般想法,不仅把年糕吃得干干净净,而且,七哥这人平素是嫌弃这黑白花的鸟蛋的,说味儿怪得很,不见他今天竟然剥了两只全吃了!

    七哥的好胃口将八哥惊得一愣一愣,若不是手快,都抢不到另一只鹰蛋了!

    一时饭毕,少清山一众弟子以为言是该走了,毕竟以前他可极少在少清山留过这么长时间。

    凌洗砚与方如松是最早跟在凌砄身边的,他们记得,言是近些年来得少,但十几年前曾经常常在这里停留过夜,那时师父带大徒弟刚刚上少清山不久,特意请了这位知非真人来帮忙完善法阵。

    初时的少清山几乎是荒山一片,大师兄凌洗砚,可以说真正是开山弟子了。

    凌砄原出自青空界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派上清山,后因了些缘故自请来偏远于东海之滨的的分脉少清山驻守。

    此前,少清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宗门来人正式长驻,法阵荒废,几乎无法启动。

    凌砄初始也只是简单清理了几处,那时他无心打理,又在外奔波的时候多,偶有停留在山上的时候,就顺手整顿一下身到眼到之处,只欲自己有个看得下去的容身之所即可。

    后来随着他陆续收了徒儿,怕委屈了跟随自己的孩子,凌砄才下了心思要好好整顿少清山。

    这位知非真人帮凌砄试阵出力不少,凌砄与言是还有一位人称“土大师”的旧交,是炼器布阵的行家,亦是颇尽朋友之义。这位大师极有耐心地一处一处演算施法,几年内时常来来去去,彻底清理完善了法阵根基,引出地脉灵气,回复了少清山的修炼环境。

    后来他们又在半山腰挖出不知道多少年前安下的的外阵旧址,设下山河锁,引发并锁住内山灵气,补全更改进了整座山的阵法布局。

    平时少清山人自可在内里安心修炼,凡人及外来修士未经许可都只能涉足少清山外围。

    此间凌砄陆续下山接回如松、云清、明炎、双胞胎等弟子,少清山上这才人气日盛,生机渐长。

    言是几年间来看望凌砄一次,每次都带些游历中收集的小玩意儿,有趣又有用,凌砄有难得的灵果也会算着时间留他来品尝,每次还颇耐心陪他下两盘棋,哪怕言是棋品起伏不定。

    平时俩人聊些宗门旧事,臧否人物,也不避着少清山弟子。

    故洗砚、如松等几个年纪较长的弟子皆知道,这位言是师叔,是师父生平少有的好友之一,对其信任亲近程度,甚至超过宗门上清山。

    他们亦听讲过知非真人有位得意的独苗弟子祁宁之,只是专注于修炼,下山出门除非是探险历练,极少有闲,故而彼此未见过面。

    这些旧事,幼蕖只大略知晓,她只在刚上山时见过言是一面,那时还未入道,年龄小记事少,言是最近几年未来,她哪能与这位毫不见外的言师叔熟稔起来?

    年龄略长的守玄知素,对言是亦只有些印象。

    言是拍了拍凌砄的肩膀:

    “石头,这次我去孤崖海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转,你再陪我去浮光亭喝杯茶下盘棋罢。”

    他又摸了摸下巴:

    “唔,天霖雾枞就算了,去年你捎来的一包还没喝完。就你们山上那青玉枣儿,干鲜不论,再拿几斤出来陪我吃两杯青**罢。”。

    幼蕖与守玄此时还不太深知凌砄与言是交情,两小一齐暗暗腹诽:这位师叔怎地这般不客气!

    少清山上的天霖雾枞可不是一般的灵茶,比寻常山上的雾枞茶树品种不知好了多少!冲泡出来,大半杯茶都化作纯净灵雾缭绕于杯口,普通的雾枞茶泡出来只能化出些略含灵气的团雾罢了。多少人以喝到少清山的天霖雾枞茶为幸。

    只因这茶出自少清山顶金光石旁的几株野茶树,产量既少、品质又高,凌砄师徒颇费了些心思照料,上引灵泉灌溉、下通灵脉涵养,又因金光石之特殊属性,生于其侧的茶树夜夜承月华清露,日日接山岚雾霭,更有拂晓时分的金光紫气,故此品质远高出其他灵茶。

    少清山每年送至上清山宗门的天霖雾枞,那是各峰真君真人、宗门长老都心爱的好物。

    其他只有一些凌砄的至交好友,礼节往来时才分些茶叶作回礼。

    那青玉枣更不同于一般补益作用的灵果,能滋养丹田,助修士坚韧灵脉,且滋味清脆爽口、甘而生津,即使在灵界奇珍果品中,也是少有的佳品。

    凌砄昔年游历时偶尔在一处密林里寻得一株半死的青玉枣树,他本无心,只不过因为当时身边人爱吃,凌砄才偌般用心。

    他费了不少功夫将树育活,一直托付归云海一位擅长种植的好友以海底五色壤小心养护,来少清山后又将树移到少清山的那一小支灵脉上。

    少清山的灵果园里灵果也颇丰,但这青玉枣树仅此一棵,凌砄时常还令几个弟子各施灵力在树周培壤,以五行之力小心养着。

    青玉枣三十年才结一次果子,凌砄自打得了这颗青玉枣树至今也才结了两回枣儿。

    修道之人原不讲究什么口腹之欲,至少大部分是这样。少清山上偏偏是那少部分,偏偏还有两个少部分中的极品馋猫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