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期盼着是你……果真是你!凌砄渐渐地语气平静下去,说到“期盼”二字自然而然,并未尬尴。一是他本来生性坦坦荡荡,三来实是他真的惦念眼前女子,虽荡然无存甜馨情怀,但真的是思之念之,不能够终止。“那你再无很适合之处寄身,又该如何……”凌砄正欲要说:“我来接你回青“那你再无适合之处寄身,又该如何……”。...

    盼望着是你……

    果然是你!

    凌砄渐渐语气平静下来,说到“盼望”二字自然而然,并无尴尬。一是他本来生性坦荡,二来实是他真的牵挂眼前女子,虽不复甜馨情怀,但真的是思之念之,不能中止。

    “那你再无适合之处寄身,又该如何……”

    凌砄正欲要说:“我来接你回青空界去……”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古战场上,师父毕竟因她殒命,纵是不再恨她,但也无法挥去那些如山一样亘在两人中间的往事。况且,她仅余一缕神魂,回去了,也无可容身之处,回去了,又该如何?

    丹芙听得一句“实盼望是你”,只觉心愿已足,再无余憾。

    “还能这样见一面,石头哥哥,我实在欢喜得很。”

    她眼中含泪,嘴角含笑,这眼前人,亦是曾经耳鬓厮磨的心上人,此际神情亦是如悲如喜,他心中所想,她岂能又不知?

    “凌砄,我不回去啦,我回不去啦……”

    丹芙摇摇头,语气低低,又清晰坚定。

    “这位公主在此界命该早夭,那莲子之力我多用来涵养神魂,却于她这浊气冲塞灵窍无解。我有心代她入此界轮回。我本以为神魂受损后难免最终魂飞魄散,但是静养之时我发现此处小千界虽仙灵之气微弱,却别有生机。

    “再经几番此界轮回,或许我神魂就能得以修复,我就可以安安生生做一个凡人啦……

    “我要藉轮回之力尽忘前尘,青空界的一切,再与我无关。我只想要父母疼爱,宁愿沉沦于世俗烟火。我就只想做一个普通凡人,试试情爱嫁娶,哪怕从此历经生死病痛……”

    她语音渐渐微不可闻,螓首低垂,泪珠儿成串滚落下来,砸得凌砄心头巨痛。

    停了半晌,丹芙再抬头时,已收泪含笑:

    “此处红尘界,浊气甚重,虽大道无望,却是我心中所向。”

    凌砄未想到她想得如此清楚决绝,暗思了一下,却也无更好的解决办法。况且,于她遭遇,也许留在此界,远离青空界道魔之争,即使沦为凡人,亦是幸事。

    丹芙从前便甚能拿得定主意,自跟随自己,诸多委屈,收敛了多少性子。走过生死关后,终于又恢复了往日几分果敢主见。

    他一时默然,不知是该安慰,还是表达欢喜。忽然想起还有一事,必能令眼前人略舒心怀:

    “还有一事,好教你心安,你二姐留下的孩儿,已是收在我的门下。我只要有一日在,必护得你二姐血脉安然。”

    丹芙心中又是一阵悲喜,悲的是二姐当年那般风流洒脱的人物,竟也与她一般堕入情障,而且听凌砄这语气,应是已殒落了;喜的是,二姐竟然还留下骨血,总算是老天垂怜。

    当年,那场道魔之争,她们姐妹俩俱是在风头浪尖,诸多明枪暗箭,哪能幸免?她落得身陨道消,二姐,果然也未能逃脱……

    “我代我二姐谢过你了。”丹芙深深拜下。

    凌砄略侧过身子,“你又何必谢我,澄智师兄本就与我莫逆于心,何况,她是你……”

    提及前事,总是令人难以尽言。他顿一顿,又复问道:“你说代这位公主入轮回,她却作何解?”

    “她是天生灵窍通透之体,留在此界只能是早夭之命,甚为可惜。她父亲甚爱这个女儿……”

    丹芙说至此处,想起自家父亲之狠绝,不由语气又复哽咽。凌砄知她心有所感,亦暗自伤痛。

    “佛莲子新发后,尚余数节灵藕,只需向她取一份精血便能与这灵藕重塑躯体。我借她这身份一用,亦须结了这一段因果。我补她几分元力,正好代她尽几年孝后再按她命数重入此界轮回。石头哥哥,烦请你助我重塑人身,然后你就带她去青空界罢。青空界浊气甚少而灵气充沛,于她正合。”

    丹芙飘近凌砄面前:“她于我有滋养神魂之恩,我又借她精血身份,就还她一份修仙之缘罢。”

    她见凌砄两鬓已生华发,容颜虽英秀如昨,却已是带了几分风霜之色,不复当年的明朗纯净。她忍不住伸出手去,触及发丝时却才发现自己只是神魂一缕,哪能摸到实物?

    想当年,上清山白石真人是何等卓越风华?想他这些年,该有多少奔波辛苦!

    丹芙心下哀痛,柔荑微颤,却仍虚虚停在凌砄头发上。

    有当初的耳鬓厮磨之美,便有今日的切肤剖心之痛!

    凌砄亦不由伸出手来,俩人的手一虚一实,相触相握,虽无法真正重温昔年亲密之感,却已小慰心愿。

    今生……便在此了!

    丹芙心头酸楚,缓了一缓情绪,担心起情郎修行之事:“石头哥哥,这破界而行,耗损极大,会有数十年修为受阻不得进益。”

    方才她甫一见到分别百年之久的心上人,激动之下神魂摇荡,哪顾得上注意到他的修为情况。此际再一打量,似一盆雪水当头浇下,连虚化的指尖都开始泛白。

    怎么会这样!?

    她不能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再看,还是这般!

    顿时惶然失措:“你、你、你怎么会……”

    她顾不得自己不过是虚化成形,急急要去探凌砄丹田。

    凌砄温润含笑如昔,轻摇头道:“不用看了,丹芙。我不过是金丹受损,比起你,已经好得太多。”

    “这,岂止是金丹受损?分明,分明……”丹芙语音凝噎,再说不下去。她的石头哥哥,金丹分明布满裂纹,几乎一触即碎。当年那一爆,哪怕她舍身挡在前面也没用吗?

    古战场那一役,她与他分明是双双做了魔道双方的炮灰,一个落得神魂苟延残喘流落他界,一个金丹碎裂修为再难寸进。

    可怜她的石头哥哥!天生纯净的土金双灵根,资质上乘,本应是一举冲天,直登元婴甚至化神,竟然、竟然……

    说到底,还是她父女对他不住!

    她又惊又痛,似风摇残烛,神魂一阵明灭不定,几乎一口气吹上去就能化了!

    “丹芙!”

    凌砄脱口呼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