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采珠待小公主熟睡中下,轻手轻脚半掩了窗户放下自己厚帘子,出得水榭,看一看外面日头天气冷风色动作轻柔,便挥手示意两个小宫女小心守着水榭,自己往太液池边系小舟之处而去。适才她见去年的新荷叶长得甚好,暗想倒不如趁这个空儿去采几片来做个荷叶糕,小公主醒过来恰恰用点心的时方才她见今年的新荷叶长得甚好,心道不如趁这个空儿去采几片来做个荷叶糕,小公主醒来正是用点心的时候。。...

    采珠待小公主熟睡下,轻手轻脚半掩了窗户放下厚帘子,出得水榭,看看外面日头暖和风色轻柔,便示意两个小宫女小心守着水榭,自己往太液池边系小舟之处而去。

    方才她见今年的新荷叶长得甚好,心道不如趁这个空儿去采几片来做个荷叶糕,小公主醒来正是用点心的时候。

    新上来的荷叶清香宜人,配了暖胃养人的茯苓粉和枣泥,也许小公主能多吃几块。

    说起吃食,采珠倒是想起自家乡里,有叶如荷叶之芋艿亦名为“蕖”,粉糯香软,更为养人。

    小公主乳名定下来时,采珠一时觉着好玩,忍不住说了这个“蕖”的土义,说完不等银蓝姑姑眼色横过来,自己就先后悔了。

    出尘凌波的芙蕖仙子,哪能拿泥里土生土长的芋头来比!

    皇后娘娘却丝毫未怪她冒失多话,反倒舒了一口气,道:

    “民间不是常言贱名儿好养活!我家幼蕖就当芋头一般养,讨个好意儿,可就更能养得住呢!”

    周遭侍奉之人跟着个个夸好,采珠也真心觉得,要是太液池里的仙荷能沾上泥芋头的土气,也许就真的能养好呢!

    可是,小公主这般娇养着,哪有芋头的半分泼健,现在还是如池子里的瘦梗小叶儿,伶仃得令人心疼。一想起来,采珠的心都揪得紧。

    水榭四周绿意围拱,微风轻动帘栊,荷香若有若无,柳荫里有数声黄莺儿软语。

    水榭内绣榻上,小公主正睡得香甜,睫毛上犹带一丝水光。

    兀的,室内有气流轻卷微漾,一时如雨霁烟消,一股极淡的青色光烟散开后,榻旁竟然凭空闪现出一人来,正是长安市上花钱买古的那位青衣公子。

    在一般人看来,室内自然只有一个熟睡的小女娃,不过他却能看到,这女娃神魂之中,犹有一道他熟悉的虚影。

    这青衣公子凝视那道虚影半晌,微喟一声,手上凝了个法诀,正要打出去,却见小公主头上现出一道光华来。

    光华里一位红衣女子盈盈飘下,韶华年纪,丽色绝伦。

    两人面面相对,一时俱各无言。

    半晌,那青衣公子才呐呐开了口:“这大唐国长安城,果真是南瞻部洲中少有的繁华锦绣地……”

    这公子在长安市上,何等清冷风华,如此俊逸人物,不说是锦心绣口,也该是谈吐自若罢。

    不曾想一开口,风仪全失,不懂寒暄,未问平安,竟是来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说了这一句之后,又若噎住一般,语声竟就断了。

    那红衣丽人神色似喜似悲,莫名难辩。他在附近之时她已有所感,待他现出身来,便已知不必藏身。

    虽已失往日神通,但她就是有隐隐的感应,似乎就是知道,他有一日会出现在她面前。

    旧事已隔多年,故人跨越了重重山海来见,偌多年悲欢恩怨一瞬间从心头流过,不知他是来追旧爱、抑或是寻前仇?

    此前多年苦挨时,亦设想过,倘若再相见,他若这般、那般,她该如何应对。

    却未想到,未想到真正见了面时,自己预想的种种应对之语尽化乌有,更未想到他竟是这般开场。

    她心头酸楚,低声道:“石头哥哥,你终是找来啦……

    “这些年了,你还是这般不会说话……”

    她语声带了哽咽:

    “当年我实在对你不住,你是要灭了我神魂为你师门报仇么?我当日实在也没想能活下来,也不是特意躲在此处。你,你尽管动手就是……”

    到得后面,声音越来越低,几不可闻。

    那青衣公子心下伤痛,喉咙里滞涩若吞了把炒焦的草籽,实不知如何接话。

    他闭了闭眼,艰难又再开口:

    “丹芙,当年种种因果不必再辨,我凌砄亦有错,岂能全怪在你身上。我来找你,只是,只是不放心……”

    丹芙泪珠儿连串滚落,一颗心直如蜜渍黄连一般,亦甜亦苦,滋味难言。

    她泪眼盈盈,痴痴凝视着这隔了多年才得一见的眼前人复心上人,又低低说道:

    “我当年借那佛莲子侥幸保了一丝神魂,从空间缝隙里掉落,竟得以来到此处存身。我附在佛莲子上,借这里一眼泉水休养多年,又幸得泉眼内有些微灵气,莲子吸尽泉中灵气得以再发,虽不能比当初佛莲子神奇,亦保得我生机不灭。

    “适逢此间皇后食了那莲子,生力助推之下,育得此女,我亦借她胎孕之机修复神魂。

    “这具原身天生灵窍通透,也不知与那莲子有无关系?可惜生在此界,凡浊之气冲塞,反而易致夭折。

    “我在此界与她也算得上是同根同源,我神魂一直寄养在她这身体上,可惜,你若不来,她也活不了几年啦。”

    凌砄多少年才寻得旧人,恩仇不论,这世上,他此生最牵挂的,实还是这位女子。

    方才见她神魂虽弱,却已不是当初残烛摇摇生机欲绝的样子,心下倒也略定。听她说了别后事项,心中多少情绪翻翻滚滚。

    恨之?似是早已无恨,唯叹世事弄人。爱之?却也无法回复当初小儿女旖旎情态。

    她当年那般金尊玉贵,如今孤苦至此,仅剩神魂一缕,还提什么旧怨前恨?

    自己本不过是个山里的穷小子,蒙师门青眼,得了些造化;蒙眼前人青眼,尝知了世间情爱滋味。

    那场祸事中,还能保得性命,亦是师长与眼前人之佑。

    余生,无力得窥大道,亦无心再谈爱恨,能做到哪一步,就走到哪一步罢!

    “石头哥哥,你没有一见我就拔剑,我就很喜欢啦……天地镜的镜树已毁,你破界而来,想是不容易罢!你来,就为了看我一眼么?”

    “我起初也只是存了一点侥幸念头,想你有佛莲子,或许能得一线生机。

    “你昔年种下的红丝牵,我身上还余了一截未毁。

    “我借齐了四面天地镜,又寻到镜树残枝上的掉落的界石残块,请土大师助我破开虚空寻你。幸而红丝尚有效用,隐隐指向红尘界此处,我……又打听到此处莲花有异,实盼望着是你。

    ……

    “果然是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