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总裁爹地别过来

作者:懒怠的老猫 | 修真小说

收藏

  一场大火彻底烧断了夫妻之情,结婚了半年竹篮子打水但是是一场笑话,三年光景,她改头换面笑靥归来时,强悍如斯的他万万想不到着了一个小屁孩的道,真相大白后,他倾其所有追回来妻子,却不“都让一下!孕妇羊水破了!”。

第23章 不能原谅_总裁爹地别过来_ 秦楠, 杜默生

    秦楠很不高兴。杜默生突然间轻轻一笑出声,眼底满是宠溺。“那我有也没说你,我只要你你一个人?”秦楠整个人所以他这句话僵在原地,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杜默生了抬腿准备好离开了。她杜默生忽然轻笑出声,眼底满是宠溺。。...

    秦楠很生气。

    杜默生忽然轻笑出声,眼底满是宠溺。

    “那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只要你一个人?”

    秦楠整个人因为他这句话僵在原地,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杜默生已经抬脚准备离开。

    她忽然有些看不懂杜默生了,那个残忍的渣男绝对不会这么快爱上一个女人,这一切肯定都是陷阱,她一定要稳住。

    稳住!

    秦楠不断加固自己的心理建设,在自己心中建起一堵高墙。

    张了张嘴,正准备开口,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着上面秦煜的来电显示,秦楠立刻换上了一副笑容,神情温柔:“宝贝。”

    秦楠的声音像是春风,让杜默生立刻停下了脚步。

    不着痕迹的回头,正好看到秦楠脸上洋溢着如沐春风的笑,眼底满是幸福和温柔,那样的神情有些刺痛了杜默生。

    是谁在给她打电话?

    笑的这么温柔,还叫宝贝!难道是她现在的男朋友?丈夫?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杜默生脸立刻垮了下来,那双眼睛射出冷箭,像是要透过手机直接杀死和她打电话的男人。

    秦煜不知道他现在已经被杜默生当成情敌了,靠坐在椅子上,神情悠然,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含糊道:“妈咪,我现在在彼得,记得在巴黎那边的时候我们帮助过一个孩子吗?她现在就在彼得,我今天给院长打了电话,就过来了,这里还挺不错的,环境也好,据说干爹那边会有投资,院长人也挺好的。

    妈咪等会你有空吗?可不可以来接我?”

    “有啊,等会你给我打电话我就来接你。”

    秦楠嘴角带着笑意。

    杜默生脸色黑的几乎可以滴出墨来。

    她还要去接他?!

    难道那个混蛋也来A市了?

    不行,回去之后他可要好好查查,最好直接将他遣送回去!

    秦楠接完电话,抬头发现杜默生还站在这里,不禁有些头痛。

    “你怎么还在这里?”

    秦楠对他的态度瞬间让他不乐意了,明明刚刚对别人都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怎么到他这就不待见了?

    杜默生现在很不开心!

    “是谁要到A市了?要不我去帮你接他吧?”

    秦楠有些搞不懂他想要做什么,只是淡淡的开口:“我的事自己可以解决,杜总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我朋友看到到时候误会了,我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杜默生脸色很不好,沉着脸,也没再多说什么,有些气闷的离开。

    秦楠觉得很是稀奇,杜默生从来情绪都不会外露,现在看到他居然有些生气的表情。

    打开手机看了看秦煜发过来的位置,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她有必要给自己买一辆车了。

    杜默生从秦楠那里离开之后,心里总觉得不得劲,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沈青儿三个字在上面跳动,问他晚上回不回去吃饭。

    “不用了,我还有事。”

    话音刚落,杜默生直接挂断了电话。

    停住脚,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房子,不大,里面却布置的很温馨,他下意识的就去附近的超市采购了一番又折了回来。

    门铃再次响起。

    秦楠看到杜默生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手里还大包小包的提着蔬菜和肉类,眉头几乎皱在了一起。

    “杜总,你是不是很无聊?要做什么你能不能明说?”

    “你现在生病,也没有人能够照顾你,我先给你做些东西,你吃了、我再离开。”

    话音落下,杜默生侧身正准备挤进去,却被秦楠拦了下来。

    “杜总我很感谢你的好意,只是我和你也不是很熟,我可以自己点外卖。”

    “总吃外卖不好,也没有什么营养,更何况你还在生病,我现在也算是你的上司,照顾下属是应该的。”

    说着,杜默生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挤了进去。

    秦楠有些头疼,先不说她不觉得杜默生会做饭,但他现在这幅无赖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他还真的是那个她熟悉的渣男杜默生吗?

    结婚两年,每一次都是她做饭,他还不吃!杜默生连厨房都没有进过,恐怕连五谷油盐都认不全。

    秦楠靠在厨房的门框边,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杜默生干净利落的洗好菜,切段,锅中倒好热油,姜蒜爆炒,所有的动作行云流水,好像操作几百遍,动作帅气,一时间竟让秦楠看呆了。

    这个男人会做饭?

    还是说因为沈青儿和杜宇凊特意去学的?

    “没看出来杜总还是居家好男人啊。”秦楠的话有些酸意。

    杜默生却并没有注意道:“杜宇凊小时候就体弱,别人做的东西吃了就生病,没有办法,我就学了一点。”

    杜宇凊是何许人也,秦楠怎么可能不知道,本来只是有些酸楚,现在心里多了一丝愤怒。

    一个第三者的儿子,杜默生都能去学做饭,可煜儿和欢欢呢?他这个当爹地的又为他们做了什么?

    “杜默生,这里不欢迎你,你走。”

    秦楠忽然上前几步一把拽过杜默生的手腕,用了所有的力气强行将他推了出去,反手用力的将门甩上,眼眶已经有些红润。

    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她是为了报仇回来的,不要在意这些事情,她早就已经看清他的真面目了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心还是会这样痛,当她听到他为了杜宇凊去学做饭的时候,心里的怒火直接冲了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当年他心狠手辣,欢欢现在又怎么会遭受这些罪孽?

    杜默生绝对不能原谅!

    秦楠靠在门上,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牙关紧咬,倔强的不让眼泪掉下来。

    杜默生都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腰间还系着滑稽的粉色围裙,就这样忽然被推了出来,不过她关门的时候他好像看到秦楠眼眶红了。

    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

    杜宇凊!

    杜默生立刻觉得有些懊悔。

    他怎么能这么混账,好好地忽然提什么杜宇凊!

    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清楚,但他和秦楠的孩子恐怕已经不在了,而他居然还将她的伤疤再一次揭开。

    他真的就是个混蛋!

    杜默生抬手,想敲门,可手拿到一半时却顿住了。

    许久,终究还是默默地放了下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