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20章 怒劫花轿

墨西歌 | 发布时间:2019-12-05 03:50:54 | 阅读次数:19537

这啊太卑鄙了!这真是太无耻了!。...

“没有激动啊,我只是觉得太好笑了。”她跟男人厮混可能是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可这身体的原身那么孝顺那么听话那么软弱的小姑娘,他们这样败坏她的名声。

这真是太无耻了!

“姐,这谣言应该是从孙家那里传出来的吧?”

“我也问过刘大娘的,她说不是,说是香河村的曹屠户说的。你知道曹屠户吧?就是孙旭未来的老丈人。”

蒙千言点点头,“我有点印象,好像听谁说起过,不就是孙家攀上了曹屠户家,才故意苛刻我,最后把亲事给退了下来。”

“对对,就是这样的!可是千言,这曹屠户可不是好惹的人啊。镇上这么多年杀猪宰羊全凭这个曹屠户,据说他的胆子大得很呢,连三个壮汉一起跟他摔跤,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这事可怎么办啊。”徐珍站起来,越想越激动了,“咱家千言还没有许配人家,就传出这样的谣传,这将来,让她还怎么嫁人。”

蒙千言倒没有觉得多么可怕,可是生活在这古代乡下的徐珍却是完全接受不了,哭得指尖都跟着发颤。

徐珍待她这么好,如今哭成这样,怎让她不心疼呢。

“要不,咱们去找曹屠户去说说去,我听闻,那曹屠户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人。”一直沉默着的徐珍连连点头,“对啊对啊,他爹我们去说说,千言,你看呢?”

蒙千言皱了皱眉,黑亮的眸瞳里闪过了一抹幽芒,她断然打住了徐珍的话,“我想,还是不用了。”

“为什么?”

“你们想,曹家之所以会这样传,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是芥蒂我和孙旭曾经的关系故意的,一种就是孙旭上回被我骂怀恨在心而跑到曹屠户家,曹屠户一时向着姑爷,所以传出来这样谣传。可不管什么时候,传了就是传了,传了就是错了,错了我就得让他们一块付出代价。”蒙千言望着徐珍脸上的泪痕,声音冷厉不容置喙。

蒙泉心中不安,“千言,那曹屠户可不是好惹的,他还有三个儿子——”

“他就是有八个儿子也没用!”

“那你你是怎么打算的?”蒙千桃咬咬牙问过来。

蒙千言道:“该吃吃该喝喝,该打猎打猎。姐姐只需要让刘大娘帮咱们打听打听孙旭和曹家闺女成亲的日子就对了。我想,曹家肯出头,那必定是距离成亲不远了。”

呵呵,孙旭,你可以,竟然想让我永远被人指指点点,那好啊,你就等着成为全百花镇的笑话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蒙泉一家四口,都是深居浅出的,而蒙千言去双峰山的时间也改成了大早上或者晚上,就为了躲开那些不必要的闲言碎语。

不出去乱跑,专心赚银子,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蒙千言就赚下了白银整整一百二十两。

隔壁刘家受过蒙千言的恩情,所以对蒙家还是一直很好,并且刘大娘几番打听,也确定孙旭成亲的日子,就是五月初八。

五月初八这天,天还没有亮起来的时候,便有悠远的鞭炮声从隔壁村子传到梨花村来。蒙千言听着这声音,缓缓起了来。

蒙千桃也醒了,按住她的胳膊,“千言,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我怕你有事,我想跟着你。”

“不用。”蒙千言轻笑道:“姐姐放心,我才不会有事。”

她跳下床来,穿上徐珍新给她缝的新衣裳。衣裳是淡淡的藕荷色,却是一身劲装,样式是她自己要的,这样干脆利索,不会妨碍她的行动,最后竖起一个高高的发髻,露出她饱满好看的额头。

照了照镜子,还算满意,然后吃过早饭,背起她的弓箭便出发了。

香河村和杏花村隔着两个村子,而梨花村外的那条路则是孙家的接亲队伍必走的一条,所以,蒙千言眼看着那接亲的队伍去接亲了,自己就找了棵梨树靠着,静静地等着他们回来。

不多一会,天边泛出了丝丝鱼肚白,很快,温暖的阳光就拨开云层照射了下来,熹微的光晕在蒙千言的脸上,那充满英气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柔和来。

她斜斜的靠着,掰着自己的手指,想着一会要怎样让孙家的人难堪。

突然,她神色一顿,有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缭绕上了心头,好像,好像背后有一道视线在注视着她。

她倏然回过头去,就看见了那抹云白色的身影,身影立于马上,手持一柄竹制的萧,萧的一端,是精致繁复的红色编织穗子。

看那穗子,应该是富贵人家才能有的,繁复华丽。

“是你——”

蒙千言认出了他,在双峰山上是她救下了这个男人。只是后面,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走掉了。

“是我。”洛子衍声音清越,勾起了唇角,幽深的眸子里掠过淡淡的笑意。

“你怎么会在这?”

“我在这里养伤。”

蒙千言点点头,“也对,我记得你是受伤了。”

“是你帮我重新清理了伤口,才让我这条腿不至于伤得更重。”

听闻此言,蒙千言笑着了起来,不禁对洛子衍多看一眼,,“嗯,还可以,是个讲道理的人。那么,既然我救过你一次,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上一回我不是已经报答过你了?”

蒙千言垂了垂眼睑,想了起来,“哦,原来上回吓退那些强盗的都是你的人呀。”

“是啊,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你在那里,我就不会多管这桩闲事。”

“那好,我们扯平了。”蒙千言收回了视线,继续以刚刚的姿势静静地等待起来。

这时候,洛子衍却缓缓下了马,一跛一跛地走到蒙千言的身侧,他悠悠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再帮你这一回。”

“帮我?”

“是啊,你不是准备报复一下么。”他纤长而指骨分明的手指摩挲她身后的弓箭,神情里又多了一分好奇。

“报复是真的,谁让他们惹哭了我娘呢!不过,你最好还是离远一点,一会——”

蒙千言的话还没有说完,远远的一阵吹吹打打的声响又传了回来。蒙千言扬起了眉头,“接亲得回来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