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4章 赵花枝打架

墨西歌 | 发布时间:2019-12-05 03:50:54 | 阅读次数:9794

让?她蒙千言的字典里又让这个字吗?啊个笑话。让?她蒙千言的字典里又让这个字吗?真是个笑话。。...

果然,王氏对蒙千言开口了,“呵呵,二丫头啊,你看你这俩弟弟多好,将来你和你姐嫁人了,他们可给你们撑腰呢,所以啊,该让一让就让一让嘛。”

让?她蒙千言的字典里又让这个字吗?真是个笑话。

她的眉头轻轻挑起,徐珍赶紧在桌子底下按住她,可是来不及了,蒙千言已经站了起来。她一下子端起了两盘烧鸡,然后悠悠一笑,放到了王氏的跟前,“奶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老人家都没有吃上呢。要知道,这烧鸡可是我们有意孝顺给你的啊。”

王氏一愣,随后满足地笑了起来,“好好好,原来是这样啊,我们家千言真是有心了,比你们各个都孝顺呐。来,奶奶吃一块鸡肉就好,你们吃你们吃。”

这烧鸡又重新回到了蒙千言的面前。

这时候,徐珍的眉头才舒展开了,唉,刚刚蒙千言站起来,可吓了她一大跳呢,生怕她站起来就对蒙福家一通大骂然后把人轰走。

蒙千言也不客气,今天蒙家能吃上烧鸡,她是功不可没,所以啊,该吃就吃,这都是自己应得的。

一顿饭很快吃完了,饭桌上只剩下一堆盘子和碗筷。

蒙千言吃好了,也不动,就靠在椅背上休息着,同时,左手抓着徐珍,右手抓着蒙千桃,让她们谁也站不起来。

王氏见状,这活谁都不干,难道她来干吗?她的眼珠子幽幽滚动,突然瞥见了赵花枝,“老三家的!你还坐着干啥!吃你二哥家的,喝你二哥家的,咋还不知道帮着收拾收拾。”

“我,我收,我这正要收呢。”赵花枝再不情愿,王氏发了话来,哪儿能不干,脸色铁青得端起这些盘子筷子到洗碗盆里去洗碗了。

而此时,蒙千言也瞧瞧松开了徐珍的手。

徐珍当时就起身来,“来,弟妹,你快放着,这活我来做就好了。”

王氏把两个儿媳妇的表现全部都看在眼里,徐珍比赵花枝勤快,比赵花枝好脾气,而蒙千言则是射箭的好手,能赚!相比之下,那老三家的几个人,简直都是没用的废物。

她就是再偏向孙子,可也慢慢明白过来了,这以后啊,恐怕还是二房要可靠一些。

同时,蒙千言经历了一次退亲,现在可变成了个人精儿了,她可不能再轻易得得罪她了呀。

赵花枝洗完了碗,回到凳子上,王氏却起来了,对徐珍慈和的一笑,“那啥,不早了,我就回去歇着了,老二家的,明儿做饭的时候我来帮你。”

徐珍连连点头,“行,谢谢娘。”

赵花枝眼看着王氏和徐珍的关系越来越好,心里头也跟着着急了,摆了笑容跟上了王氏,“娘,我这回从地里回来,摘了好些果子,我一会给你端过来一些吧。”

“不用了,我明天再吃!”

砰,王氏的屋子门关上了,赵花枝硬生生被隔在了外面,她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挂不住了,直奔回了三房的屋子里。

徐珍这几天都很高兴,连擦桌子的时候都忍不住哼起小曲子来了。蒙千言看在眼里,腹诽在心里,她这个娘啊,大概也就这点出息了。

“嘻嘻,千言,我发现你越来越厉害了。”蒙千桃铺好了褥子,先上了床,同时,也把蒙千言拉了上去。

蒙千言耸耸肩膀,“昂?我怎么了?”

“我发现,你不仅脾气大了,这说话办事也厉害呢,你看奶奶,对我们家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了。”

“呵呵,那叫见风使舵。”蒙千言挨着蒙千桃躺下,伏在蒙千桃的耳边道。

蒙千桃被逗笑,“所以说你厉害了,都没有骂人,没人动手,那三婶的脸色都成了白菜色了。”

“哼哼,她要是再惹我,那就不是白菜色了,那是黑炭色。”

“哈哈,千言你真逗!对了,快睡吧,我们明天还要一起去镇上卖野猪呢!”

姐妹俩一阵嘀嘀咕咕后,先后进入了梦乡。徐珍来给她们压了压被子,也吹灯去睡了。然而,就住在对门的三房,却还是灯火通明的。

“娘,我们还睡不睡啊,我好困了。”蒙大成打着呵欠,困地不成样子了,靠在墙边上都快睡着了。

赵花枝的眼底怒气腾升,抄起鞋底子就朝着蒙大成砸了过去,“睡睡睡,还睡个什么睡,你没看见,蒙千言那个死丫头快成了家里的老大了!咱们的日子还有法过吗!”

蒙大成被砸了,委屈地撇起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又不是我气着你了,真是的,每次生气就会打我。”

蒙福光着膀子,把最后一杯酒喝了,打断了蒙大成的话,“你也别咯吱了,赶紧回你那屋睡觉去!”

赵花枝心里不痛快,做事都摔摔打打的,“蒙福!你说吧!咱们家的日子还怎么过!这死丫头回来才几天,家里都翻了个过了!”

蒙福一脸不耐烦,“你个死婆姨,能不能不这么烦人,你有本事你也打头野猪去!该死的!我还没有怪你,去年那个老道来的时候,你忘了你那个态度,连个馒头都不愿意给!”

这个话茬一提起来,赵花枝也急了,上来推搡起蒙福来,“呵,这时候怪我了,去年那大林定亲,家里的一个大子都没有了!我不给馒头,还不是因为你没本事,过这穷日子!”

这蒙福怎么也是个男人,被赵花枝这一通数落,也炸起来了,加上喝了点小酒,上去就给了赵花枝一个嘴巴,“滚!死婆姨!你给我滚出蒙家!”

一巴掌下来,赵花枝可被打蒙了,等她反应过来,眼泪哗哗往下流,“行,我滚!我滚!蒙福,有种你别找我!”

赵花枝拿了件外罩的衣裳就冲出了家门。

翌日清晨,在一阵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中,蒙千言姐妹俩换上了干净的衣裳,等着蒙泉把野猪绑在推车上,一家人就往镇上去了。

这时候,蒙福一边穿衣裳一边跑了过来,“二哥,你等会,我跟你们一块走。”

“咋啦?”

“嗨,花枝那个死婆姨,昨晚跟我拌嘴,结果打了一架,她就给跑了!我估摸着回娘家去了,我去接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