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帝宠无良妃》第9章 扣人屎盆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19-12-05 02:25:18 | 阅读次数:9606

风墨染小说名字叫作《帝宠无良妃》,提供更多帝宠无良妃,帝宠无良妃小说深度阅读。帝宠无良妃小说风墨染摘选:风墨染又盯着夜修澈看了良久,适才抽回了视线,而已神情依旧委琐与不怀好意,她直起了身子,但却并也没回自己的座位。 又…...

风墨染小说名字叫做《帝宠无良妃》,这里提供风墨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帝宠无良妃小说精选: 风墨染又盯着夜修澈看了良久,方才收回了视线,只是神情依旧猥琐与不怀好意,她直起了身子,但却并没有回自己的座位。 又过了几秒,她才幽幽的开了口:“爷什么时候迟到了?谁规定的成人礼就一定要在某个时辰举行,过了那个时辰,就算迟到的?你们何时听说过爷的成人礼一定就是在某某时辰开始?谁给你们的错觉?唉~有些事也不怪你们,是谣言传的太真了,让你们都没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指责本太子!” 风墨染状似一副为自己被冤枉…

  风墨染又盯着夜修澈看了良久,方才收回了视线,只是神情依旧猥琐与不怀好意,她直起了身子,但却并没有回自己的座位。

又过了几秒,她才幽幽的开了口:“爷什么时候迟到了?谁规定的成人礼就一定要在某个时辰举行,过了那个时辰,就算迟到的?你们何时听说过爷的成人礼一定就是在某某时辰开始?谁给你们的错觉?唉~有些事也不怪你们,是谣言传的太真了,让你们都没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指责本太子!”

风墨染状似一副为自己被冤枉而愤愤不平的样子,她说的话也确实有理,虽然都是些歪理,但却也是不争的事实,众人还真就不能反驳她什么。

从古至今,的确没有什么硬性规定,成人礼举行的时间一定要在某个时刻,只是一般在白天举行的大型活动几乎都在那么个时辰,以至于潜移默化,习惯成自然潜意识里就以为风墨染的成人礼也自然是在那个时候,怎么到最后反倒成了是他们的疏忽而酿成的错误了!

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误以为”,都是因为他们自己想多了,跟她风墨染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也根本不算迟到,白等了一个时辰也不过是他们活该自找的?

不仅如此,风墨染还又趁机损了他们好几句,自己想多了却去指责成是别人的过错,还暗指他们蠢,没有分辨真假是非的能力!于是乎这件事就变成了是因为他们自己犯蠢,活该自找的白等了一个时辰?

这认知和分析一出,众人的脸色就变得更加好看了!这花染太子哪里懦弱了,哪里草包了?明明就明嘲暗讽的把他们所有人都给堵的哑口无言,偏偏她说的还是对的,根本无法反驳!

风墨染却好似犹觉不够一般,又落井下石的来了一句:“你们饿了就快点吃啊,别饿坏了,都强忍着做什么?脸色比刚才还难看了!”

“噗——咳咳咳......”风墨染这话一出,殿内瞬间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呛水声和咳嗽声,没喝茶的也有不少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个半死的!天知道他们到底有多想封上风墨染那张嘴,可一想到如果自己再不吃,从那张嘴里还不定得吐出什么话来黑他们呢,吃总行了吧?可显然风墨染是个缺德到家的主,不然她也不至于遭天谴不是?

“你们不用担心,我花染的粮够你们吃到饱的,尽情吃,别客气,不用给本太子留着!”风墨染又是一箭射出,穿透了不少人的心。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欠打的人!众人脸流面条泪,并纷纷加快了吃菜的速度,他们不得不听话,配合着风墨染,自己耍自己。

因为风墨染已经解释清楚了自己迟到的原因,且理由是让人无法反驳的事实,那么既然如此,他们就得为自己对风墨染摆的脸子找个合理的理由,同等情况放在别人身上多半会选择不计较,就当做没看见,毕竟现在的花染太子并没有实权,所以常人通常都会选择尽量不去得罪别人,只是,风墨染并不在正常人的范畴……

而且她甚至都已经为众人想好了合理的理由!那一刻,他们深深的产生了共鸣,那就是以后绝不能去招惹花染太子,哪怕不高兴给她摆个脸色也不行!这小子记仇!不仅歪理多,还相当擅长给人往头上扣屎盆子!

不仅把他们脸色不好,故意曲解为是不给开饭饿出来的,还把他们脸色难看,不吃饭,故意曲解为是强忍着憋的,而他们为了能不再被黑,就应了风墨染的意,顺着她来希望能够幸免于难,但他们本就不饿,所以就吃的慢了一点,艰难了一点,怎么到她嘴里就成了是他们顾及花染没有足够的粮,喂不饱他们?他们是猪吗?全花染多少粮呢?还尽情吃,别客气,谁跟她客气了?!虽然这结果都是他们自己作的……

当然,在场也有一部分人没受风墨染的影响,那就是从始至终没摆过臭脸的人,他们自然都明白风墨染捉弄人的原因,真该庆幸自己是个“宽容”的人!

事实上,夜修澈也没有给风墨染脸色看,只是想知道就开口问了而已,谁让他为人坦率呢?只可惜没料到会是那样的结果,想来人八成就是这么被他给得罪的吧?拜他自己和风墨染所赐,不知不觉间又拉了不少仇恨!

风墨染倒也见好就收不再紧逼,倒是临走之前,她猛的又再次迫近了夜修澈,并在他耳边极近的呼了口热气,方才直起身子,慢悠悠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唇角轻扬起的弧度彰显出了主人此时还算不错的心情,不过再观之被莫名调戏了的夜修澈……

脸从头开始一路红到脖子根!双耳也绯红冒烟,也不知他到底是被气的还是羞的,所以说风墨染最喜欢逗弄老实人了,反应着实有趣!

又过了好一会儿,直到风墨染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夜修澈面上的红晕才算是消下去一点,他神情有些古怪的瞥了风墨染一眼,然后别过了头去,用不大的声音,十分傲娇的道了一句:“不知廉耻!”

“呵——”虽然夜修澈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在场还是有不少人听到了,风墨染轻笑了一声,倒也不介意。

轻佻的挑了挑眉头,一脸坏笑的看着夜修澈道:“夜将军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爷是个男人,有什么知不知耻的?再说了,爷是亲你了,还是摸你了?是**了你的衣服,把你上了?还是怎么样?爷不就是腰不小心闪了一下,没站稳弯了一下身,在你耳边呼了口气吗?爷对你做什么怎么就不知廉耻了?爷冤枉啊!”

风墨染说的头头是道,虽然她调戏夜修澈的意味十分明显,也已经用眼神视奸了他不下百遍,却也是真的没下手对他做些什么,他这一句不知廉耻,对现在身为“男人”的风墨染而言,还真是相当冤枉!

风墨染原本轻佻的神色忽然一收,转而眉头微微蹙起,一副十分困扰又有些委屈的神情,开口接着说道:“爷怎么想怎么觉得吃亏,要是不真的做点儿什么落实一下这罪名,爷岂不是太冤枉了?”风墨染越想越有理,要是不做些什么就被平白无故的安上了个骂名,岂不是太吃亏,太冤枉了吗?

不行,她非得做些什么不可!

风墨染自座位上再次站起,带着一脸困扰与纠结的小表情走向夜修澈,她这可爱的小模样倒是让不少人顿觉眼前一亮,而在她诡异又不怀好意的目光注视之下,被步步紧逼的夜大将军只觉如坐针毡一阵背脊发凉毛骨悚然。

这是他一天之内,经历的生平第二个第一次,第一次尝到名为“恐惧”的情绪!全是这个可怕的花染太子让他体会到的!真不知到底是该谢她还是该揍她好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