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6章 后悔

甄子姐姐 | 发布时间:2019-12-05 | 阅读次数:2330

漫画连载中小说好马想吃回头草是最著名作家甄子姐姐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曲默奚瑾,该小说区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好马想吃回头草精挑篇章:“奚瑾。”拉住她的人喊了她一声,她抬起头,目光顺着纤细的指节往上攀,是曲默。他站在光明里,耀眼夺目耀眼夺目,周身散着的光辉顷刻之间把她从幽暗中揪了出。曲默半弯着腰,左手支在长腿处,另一只手紧拽着她,穿着初遇时的那件白T,正怡怡然朝她笑着,眉眼深遂,神采飞扬。奚瑾心下一喜,正欲扯动嘴角应他一声。奚瑾一夜半梦半醒,一直在做噩梦。。...
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6章 后悔

狂风裹着暴雨,在窗户上猛砸了一宿。

奚瑾一夜半梦半醒,一直在做噩梦。

她梦见自己跌进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身体一直在往下坠,她全部的感官被恐惧充斥,手脚在暗处一阵狂舞,可无论怎么努力,始终触不到一点实质的东西,像一只在暴雨中被打湿翅膀的蝴蝶,越是挣扎坠得越快。

突然有一只手拉住了她。

“奚瑾。”

拉住她的人喊了她一声,她抬头,目光顺着修长的指节往上攀,是曲默。

他站在光明里,耀眼夺目,周身散着的光辉顷刻把她从黑暗中揪了出来。

曲默半弯着腰,一手支在长腿处,另一只手紧拽着她,穿着初见时的那件白T,正怡怡然朝她笑着,眉眼深邃,神采飞扬。

奚瑾心下一喜,正欲扯动嘴角应他一声。

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在她瞳孔里迅速放大扭曲,一声巨响,裂成碎片,一切归于沉寂。

拉住她的手松开,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再次跌进漫无边际的黑暗中……

奚瑾一下睁了眼,惊出一身冷汗。

她瞪着眼盯着天花板,缓了缓,从床上翻坐起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渍,心还在扑腾个不停。

室内亮着一盏小小的夜灯,橘色的光暖暖的照亮室内一角,她借着光将房间的灯打开。

掀开被子坐到床沿处穿拖鞋,hello kitty的公仔跌在了床边毯上,奚瑾俯身将它捡起,轻轻拍了拍,塞回被窝。

慢慢走去浴室,沿途的灯全部打开。

在洗手台处停住,拧开水龙头,掬了一捧凉水扑到脸上。

终于清醒了些。

奚瑾直起身看向镜中的自己,眉梢眼角挂着剔透的水珠,长发、衣衫沾了水,湿答答的贴着颈部皮肤,有些狼狈。

镜中的影像越看越觉得陌生,胸口闷闷的,有些难过。

奚瑾低头扯了扯嘴角,突然觉得自己可怜……又可笑。

将水龙头关上,不敢再抬头看一眼镜中的自己。

折回房间慢慢走到窗边,拉开半扇窗帘,奚瑾看着窗外微怔了片刻。

恍惚回神,将沾湿的碎发拨到耳后,跳坐到飘窗上,缩着身子看窗外的雨幕。

细密的雨丝在夜色下织成了一张巨网,笼住天地,漫天的水珠倾泻下来,顺着屋檐、窗框、玻璃、墙体、枝叶、栏杆……一切它们可以依附的物体,慢慢淌了下来,似乎是在竭尽全力找寻属于自己的轨迹。

破晓时分,雨终于停了。

奚瑾在飘窗处睡了半宿,睡眼惺忪的往外看了看。

她将另外半扇窗帘拉开,让晨辉洒进房间。

从飘窗上下来,腿有些麻了,她活动了一下筋骨。

移步到衣柜前,挑了套千鸟格阔腿连体裤,回看了一眼窗户,往角落走了走,褪去睡衣换上。

在浴室梳洗完毕,对着镜子照了照,面上疲意未散。

走到化妆台边坐下,上了淡妆遮掩倦容,拉开抽屉,垂手在里头挑拣了一款蝶形墨镜戴上。

随手抓了个搭配衣服的单肩包背上,换了鞋出门。

高跟鞋踏至隔壁门前,身侧的门突然开了,她步子滞住,扭头看了一眼。

曲默站在门口,正垂眼看她,目光抓人。

面朝着她走了两步,反手将门拉上。

奚瑾右手紧了紧肩头的包,低下头快步走开。

“奚瑾。”

曲默在她身后喊了一声。

梦中的那一声喊在脑中炸开,奚瑾停了步子,背对着他站着。

将面上的墨镜摘了下来,攥进掌心,转身正对着曲默。

没什么表情,目光笔直的朝他看了过去。

“微博,也是你?”

曲默勾了唇:“你猜到了?”

“以你的手段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可你特地跑去片场让我看到,不就是为了让我知道吗?”

她语速很快,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架势,言语间夹带了浓重的火.药味,像是在逼问他。

曲默察觉到她情绪有些异常,嘴角的笑意僵住:“你怎么了?”

“别插手我的事。”奚瑾拨了下长发,重新将墨镜戴上,尽量平缓语调:“我们的事,都过去了。”

“我不是为了想让你知道才特地跑那一趟的。”

曲默像是在与她解释。

奚瑾没接话,转身往电梯处走,按了向下键,在电梯边站定。

曲默几步跟了上去,与她比肩站着。

“我是担心你又会一个人躲在角落哭。”

电梯响了一声,他声音不大,那一声几乎盖过了他的说话声。

奚瑾抬脚进了电梯,按了楼层,往里退了几步。

曲默跟了进去,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见,侧头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电梯下了两层,一人一狗进了电梯,横在两人中间。

通体雪白的小毛球摇着尾巴,小爪子搭在曲默的裤腿上,留下两个可爱的狗脚印。

狗主人拉住绳子把它拽回脚边,柔声训它:“乐乐,不可以调皮。”

小毛球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依旧饱含热情的盯着曲默,小尾巴摇的跟风扇似的。

曲默抬脚拍了拍裤腿,淡淡扫它一眼。

电梯到了一楼,一人一狗出去了。

门自动缓缓合上。

曲默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钥匙圈,将钥匙圈扣在食指上,甩来甩去,发出叮铃叮铃断断续续的脆响。

电梯门在零碎的脆响声中打开。

奚瑾快他一步往外走,没瞥他一眼,步子迈得飞快。

他甩着车钥匙尾随着奚瑾出了电梯,抬眼看向奚瑾单薄的背影,胸口似乎还滞留着昨晚她缩进自己怀里的余温。

他突然有些不甘心,朝着奚瑾“喂”了一声。

奚瑾没理他,拉了车门正要进去。

曲默快步闪到她面前,长腿一架,截住了她。

“你一定要对我这么冷淡吗?”

奚瑾松开车门扭头看他,淡嘲道:“曲默,你是不是后悔了?”

曲默怔住,转而挑了下眉:“怎么?不行吗?”

奚瑾将墨镜摘下,丢进车里:“那是你的事。”

她站在他面前,平静的像一潭死水,就像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不带任何情感。

曲默撞上她的目光,墨色的瞳子渐渐敛了丝凉意,挡在她面前的腿收了回来,往后倒退了两步,食指挑了一下,将钥匙握进掌心,转身走开。

奚瑾坐进车里,扣好安全带,将车开了出去。

曲默开了车门,回头看了一眼远去的卡宴,抬脚坐进车里,门用力砸上,一声闷响。

他从车里摸了根口香糖出来,剥开包装,低头将口香糖塞进嘴里。

包装纸在他掌心揉搓成一团,他的自尊心受挫,被奚瑾扔到地上,踩了一脚。

他一下烦躁的厉害,扬手将包装纸扔向副驾驶位。

“靠!后悔个屁!”

一脚油门,把车开了出去。

*

车开到片场,吴悠还没来。

这倒是有些反常,她对奚瑾的事一向上心,就算是身处外地,每天一大早都跟公鸡打鸣似的,定时打电话催她出门。

今天没打电话催奚瑾,也没早她一步来片场提前张罗。

自昨天消失了半天,到现在一点音讯都没有,奚瑾给吴悠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没接。

奚瑾的心悬起来,问正收拾化妆台的朱芃芃:“昨天吴悠有没有跟你提过她下午去办什么事?”

“有是有,不过她不让我跟你说,怕影响你拍戏的情绪。”

朱芃芃老实回话,她在奚瑾面前学不会撒谎。

“说!”

奚瑾将手机握紧,语气坚决。

“瑾姐……”朱芃芃犹豫了一下:“那我要是说了,吴悠姐那边……”

“我担着。”

得了奚瑾的担保,朱芃芃话总算说顺溜了:“吴悠姐不是有一个谈了快五年的男朋友嘛,这些年他们各自打拼聚少离多的,感情好像是淡了,那个龟孙子前天突然打电话给她,说是自己要结婚了,跟她知会一声,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

“那吴悠怎么说?”

“吴悠姐说她要去做个了断。”

奚瑾眉心皱了皱:“她打算怎么了断?”

“这她倒是没说。”

“为什么不拦着?”

“她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我想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朱芃芃耸了耸肩:“她还能一刀捅死那龟孙子呀?”

奚瑾瞥她一眼,朱芃芃吐了下舌头,继续忙自己手边的事。

吴悠是个重感情的人,奚瑾了解她,正因为了解,所以此刻悬着的心根本落不了地。

状态很糟糕,情绪一直没办法进入剧情,担心会拖了进度,奚瑾与导演商量了一下,说是太过疲累,将她的戏份往后推了推。

业内的人与奚瑾合作过的都知道她是个拼命三娘,为了剧情更真实饱满,上山、下水、跳崖、赴火场、爆破……这些很多当红小花能躲就躲的场面,她从不用替身,身上落了不少伤也从不对外提起。

一句:“本职工作。”

把自己的努力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

她开了这样的口,肯定是有原因的。

导演也没为难她,一口应下。

奚瑾坐在角落,继续拨着吴悠的电话,那头一直没人接。

她有些固执的一直打一直打。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她回头。

“吴悠?”

她先是愣了一下,转而又有些不可思议的将来人从上至下打量了一遍。

棕色碎刘海蓬松短发,五官被发型衬的越发硬朗,爽利的白衬衫,小脚牛仔裤,搭一双蓝白拼色的运动鞋。

个子本就高挑,胸前一马平川,此刻看着,倒像个帅气的小哥哥。

“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吴悠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想换个风格。”

她在奚瑾面前转了一圈,故作轻松:“还不错吧?”

奚瑾微抿了一下唇。

“晚上去我那,我们喝一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