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5章 真相

甄子姐姐 | 发布时间:2019-12-05 00:58:30 | 阅读次数:19641

很多书友不明白主角曲默奚瑾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好马想吃回过头草,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提供更多曲默奚瑾小说精彩的内容深度阅读:曲默回过头看她,将被拉住的袖子从她手里抽出来:“也不是。”后转身要走,身后的崔茵怡又来拉他:“前阵子沈姨来看过我。”曲默拧眉,目光落在自己被抓的袖子处,不不耐烦的“呲”了一声。崔茵怡乖乖的松手:“你这人臭毛病可真多,但是那么不不喜欢别人碰你啊?”该是来见熟人的。。...
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5章 真相

“你怎么……”

奚瑾目光瞥向往这边走来的崔茵怡,后半句没问。

该是来见熟人的。

奚瑾识趣的避开他的目光,转身快步走开。

她走远,曲默视线又转向头顶的鸟窝,看一眼,后退两步,收回目光正要走,被崔茵怡拉住。

“来看我的?”

曲默回头看她,将被拉住的袖子从她手里抽出:“不是。”

转身要走,身后的崔茵怡又来拉他:“前阵子沈姨来看过我。”

曲默蹙眉,目光落到自己被抓的袖子处,不耐烦的“呲”了一声。

崔茵怡乖乖松开:“你这人臭毛病可真多,还是那么不喜欢别人碰你啊?”

曲默抚平被抓皱的袖子,目光掠过奚瑾的背影:“分人。”

“这么冷淡,我可是会伤心的。”崔茵怡嗲着嗓音与他撒娇。

曲默侧了侧身子正视她:“还有别的话要说吗?”

“沈姨上次与我说起你已经有半个月没回家了,她想让你回家吃个饭,让我帮着劝劝,我一直没能抽空去你那,打你电话也不接。正巧碰上了,跟你说一声。”

曲默“嗯”了一声,转身要走,又回头:“我那别去,不方便。”

“我知道你喜欢安静,我不会那么不懂事的。”崔茵怡歪了歪脑袋:“听沈姨说你怕吵,把楼上楼下和隔壁两间都买断了?”

见曲默不作声,她娇笑:“就你这矫情劲,看样子也就我能受得了你。”

曲默淡淡看她一眼:“不需要。”

抬脚走人。

朱芃芃路过两人身边,刻意放慢了脚步听了一耳朵。

待曲默走远,她又加快了步子朝奚瑾的方向去。

把手里的水杯递向奚瑾,压低了声音:“没想到那个崔茵怡也有吃瘪的时候,真是太痛快了!”

奚瑾抬了一下眼,曲默笔直挺拔的背影自成焦点,像荒漠边缘的一株白杨。

人群潮水般涌过,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奚瑾低头接过水杯,打开杯盖,杯子里的热气腾起,呼的她面上一热,她重新将杯盖盖上,半掩住,放到桌角。

她目光投向曲默先前看着的那个鸟窝,那里已没了鸟鸣声,风一吹,枝头的叶子在风中颤栗,没抓牢枝干的叶子卷进风里,纵身扑向大地,风又起,叶子贴着地面浮动,还没能飘起,就被纷乱的人群踏实,瞬时融进土里。

几场夜雨滂沱而过,周遭的景色不知不觉间被冲刷的有些变了样。

椅子还没捂热,下一场戏开拍,奚瑾起身,把精力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时至深夜才收了工,奚瑾去了换衣间换衣服。

朱芃芃得了空闲刷微博,猛的发现网上的评论不知何时转了风向。

她点开相关话题置顶的视频,是一个刚注册的小号发的。播出的视频是奚瑾和崔茵怡昨天拍戏的现场,视频被刻意放缓,一帧一帧放过去,在一分零二秒的地方,崔茵怡迈近了一步,硬生生把脸往奚瑾的掌心凑。

网友一片哗然。

#崔茵怡,戏精本精#

迅速爬上热搜第一位。

为奚瑾叫屈鸣不平的、灌水看热闹的、喷恶意炒作的……微博上评论区各种声音交织着,像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将互不相识的众人拢进网中,或张牙舞爪或冷眼旁观,将真实面貌隔于屏幕后头,追着风向不管不顾的一路奔去。

奚瑾换了衣服出来,朱芃芃一脸惊喜的把手里的手机往她面前伸:“瑾姐你看,真相终于浮出水面了!也不知道是谁做了好事不留名,真想给他本人一个大大的赞。”

奚瑾有些困惑的看了她一眼,接过她手里的手机,垂眼看向屏幕。

“瑾姐,你说会不会是我们剪辑室内部的人干的?说不定有你的粉丝在里头上班哦。”朱芃芃说了自己的推测,转念一想,又立马推翻:“不对,之前也有过这类事件,也没见网上有这类视频,剪辑室也没来过新人……那会是谁呢?”

朱芃芃摸着下巴又想了一阵:“不会是黑客吧?在一个夜黑风高四下无人的夜晚,通过网络偷偷潜进我们剪辑室后台,然后截取了这样一个片段!为了向世人揭发真相,特地申请了一个小号。简直……深藏功与名!”

“你干脆别做助理了,脑洞那么大,做编剧多好。”

奚瑾把手机递回去,难得好心情的笑了一下,不忘损她一句。

脑海里浮起那个像白杨一样挺拔的背影,片刻之后,被她强行压了回去。

“走吧。”

白色的卡宴在最左侧的快车道疾驰,起风了,道两旁的树伸开了枝桠,在风中狂舞,路灯浮在夜色里,影影绰绰。

势必又是一场暴雨,奚瑾踩紧了油门,得在骤雨降临前到家。

才把车开进小区,雨噼里啪啦砸了下来,豆大的雨滴砸在车窗上,溅起大朵大朵的水花。

奚瑾开了雨刷器,放缓车速,夜色深沉,她睁大眼睛隔着声势浩大的雨幕努力辨别前方的障碍物,小心翼翼将车开进地下停车场。

停好车开了车门,车门上带起的雨水打湿了她的衣袖,她甩甩手从车里走出来,拿了包锁好车门乘电梯上楼。

电梯门开,眼前的楼道黑漆漆的,一眼望去,像一个不见底的深渊。

该是楼道的灯坏了。

她眼底浮起惊恐之色。

奚瑾没出电梯,片刻后电梯门自动缓缓合上,她在里头站了一阵,犹豫许久,低头从包里掏出手机,按亮屏幕,有12个未接电话,都是“过去时”打来的。

一整天都在忙着拍戏,一早就把手机开了静音模式丢进包里,现在才得空看手机。

她指尖一划,点开手电筒,重新把电梯门按开。

手里的一点光亮将漆黑的楼道辟开了一丝缝隙,她硬着头皮走出去,才走几步,身后的电梯门合上,她止步,瞳孔不自觉放大,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她怕黑,恐惧化成一双手,从暗处伸来,紧捂住她的口鼻。

幼时稍有不慎就会惹怒脾气暴躁的季林辉,院里有个铁皮围成的小黑屋,平时用来屯杂物,每至他脾气上头,奚瑾就被扔进那间屋子里。

那里头没有窗户,与外界连接的只有一扇铁门,门合上,她陷进黑暗里,暗处像是有数双手一直往她身上攀,她躲闪着缩进逼仄的角落,眼里触不到一丝光亮,周遭的霉味和潮气瞬间将她淹没,她惊恐万分,感觉自己被困进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棺材里。

她紧咬牙关瑟瑟发抖,却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不然惩罚的时间会更长。

她怕黑,却并非与生俱来的胆怯。

奚瑾攥紧了手里的手机,将手又抬高了些,身体的每个神经都是紧绷的状态。

她又往前迈了一步,轻轻的,小心翼翼的,目光四处游移着,像是怕惊醒某只蛰伏在暗处的不知名怪物。

“怎么不接电话?”

低沉暗哑的声音将静谧撕碎,从暗处传来,声音里染了一丝慵懒的睡意。

奚瑾下意识后退半步,握着手机的手突然有些力不从心,手颤的厉害,手机从掌心滑落。

曲默的手穿过黑暗,掌心一托,捞起险些落地的手机。

一束光聚到奚瑾的身上,他从暗处走了出来。

“我在等你。”他说:“我记得你怕黑。”

像是溺水求生抓住了救命稻草,奚瑾一头扎进他怀里,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脑子一片空白。

曲默身体一下僵住,他清楚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发抖,抖的厉害,如被秋雨击打的枯叶般脆弱。

他回抱住她,胸口像是被狠狠揪了一把,将她拥进怀里,却不敢太用力。

她单薄的像纸片,仿佛他稍一用力就会将她揉碎。

曲默掌心覆在她背上,轻轻拍着:“别怕,我在这里。”

掌心的温热隔着薄薄的衣衫从背部传递过来,一下一下,温柔又坚定。

奚瑾突然清醒,从他怀里挣开,捏紧了拳头迫使自己不去看他一眼。

绕过他,摸着黑颤抖着往自己的屋子走。

曲默转身跟在她身后,高举着手里的手机,替她照亮前面的路。

奚瑾走一步,他跟一步。

曲默想伸手扶她,她扭头躲开。

他没勉强,怕她摔倒,手始终悬在她身侧。

不长的一段路,却走了许久。

终于走到门口,奚瑾回头看他一眼,曲默把视线移开。

奚瑾这才转头伸手输密码,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面前的门终于打开了。

她身体僵硬,想往里迈一步。

曲默长臂一伸,快她一步打开了室内的灯。

突然的强光让她眯了眼,紧绷的神经瞬间松了下来。

一手把住门框,抬起早已发软的腿迈进屋内。

回过身,看向身后站着的曲默。

曲默站在明暗的分界线上,正看着她,黝黑的瞳孔散着异样的光彩。

见奚瑾回头,他笑了一下,拉过她的手,将手机放回她的掌心。

“没事了。”他抬手轻轻捏了一下奚瑾的脸颊:“胆小鬼。”

奚瑾没有躲,目光近乎呆滞的看着他。

曲默往后退了两步,彻底隐进暗处。

“走了。”

他转身,朝隔壁走去,按密码,拉开门,一脚踏进门内,顿了一下。

“把门关好。”

他的声音刺破黑暗,像午夜忽起的琴音,清沉朦胧。

奚瑾伸手拉住门把,将门关上。

她背靠着门站着,身体一下疲软的厉害,腿像是被拆了骨,软趴趴的顺着门跌坐到地上。

垂着手,掌心里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一条微.信消息弹了出来。

“晚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