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3章 记者会

甄子姐姐 | 发布时间:2019-12-05 00:58:29 | 阅读次数:26771

花生本编我的推荐女频小说好马想吃回头草,好马想吃回头草小说是作者甄子姐姐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曲默奚瑾,曲默奚瑾小说精彩的片段:奚瑾的视线在他脸上逗留了几秒,转而厨房敝开的那扇移门处,把剧本束之高阁到茶几上,站站起身轻手轻脚往厨房门口去,抓牢门框将厨房移门慢慢的拉上。折回去,轻轻地坐定,看了曲默几眼,他还在睡着了。奚瑾朝厨房的方向又看了几眼,迟疑了一下,但是伸了手,手掌悬在他那双很好看的眼睛上方,替他档住头顶的那道强光。曲默长腿搭在茶几上,仰靠进沙发里,阖着眼在浅睡。。...
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3章 记者会

围坐桌边吃完饭的三人,正打打闹闹着收拾碗筷,抱着餐具拥进了厨房。

曲默长腿搭在茶几上,仰靠进沙发里,阖着眼在浅睡。

昨晚没睡好,这会儿困了。

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餐盘碰撞声,三人的斗嘴声交织着欢笑声在室内起起伏伏着。

奚瑾剧本看累了,偶尔抬头听一耳朵厨房的闲碎话,心情莫名舒畅。

屋子突然有了人气,她发现自己其实也没那么抵触这种陌生的亲近。

曲默身体侧了侧,把脸转向奚瑾的方向,许是嫌吵,许是嫌悬在头顶的水晶灯太亮,他皱了一下眉,绵密的睫毛轻颤,片刻后眉眼舒展开,安静的睡着。

奚瑾的视线在他脸上停留了几秒,转向厨房敞开的那扇移门处,把剧本搁置到茶几上,站起身轻手轻脚往厨房门口去,把住门框将厨房移门慢慢拉上。

折回来,轻轻坐下,看了曲默一眼,他还在睡着。

奚瑾朝厨房的方向又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伸了手,手掌悬在他那双好看的眼睛上方,替他挡住头顶的那道强光。

取了剧本摊在腿上,低头继续默读剧本,偶尔皱眉,微抿着唇静静的坐着,让自己投入进剧本描述的场景里,细细嚼着人物细微的心情波动。

曲默睡的不沉,奚瑾起身的时候,他的意识已经转醒,睁开眼,正巧看到奚瑾在拉厨房门,奚瑾转身,他又把眼睛闭上,心里袭来一阵暖意。

奚瑾的手悬在他的眼睛上方,他感受到了那片小小的阴影,在她的手掌下慢慢把眼睛睁开,偷偷看她认真读剧本的样子。

曲默记起大学时候她在操场晨读的场景,她总是曲膝坐在操场最右边的第三级台阶处,也是这样,把课本摊在腿上,低头默念几句,停顿片刻,接着又念。

那时的她头发还没这么长,习惯扎起清爽的马尾,常穿白色系的衣服,不施粉黛,气质干净的像一块璞玉。

她是每日晨间操场上最美的那道风景。

他那么爱睡懒觉的一个人,为了不错过那道美好的风景,每天都坚持早起晨练,在操场一圈圈慢跑着,她的身影在他眸子里极速放大、渐渐缩小、再放大……乐此不疲。

那时候三不五时的会有等在操场边给他送水的女生,他越过她们,去抢奚瑾手里的水杯,近乎赖皮的在她面前一口气喝光。

奚瑾总会无奈的吐槽他一声:“曲默,你怎么总是那么赖皮?”

他汗津津的站在她对面低头冲她笑。

那时的风,是暖的。

厨房的移门被“哗啦”一声拉开。

奚瑾迅速收回手,拨了一下长发。

曲默重新将眼睛阖上。

两人都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坐着。

徐珂拍了一下张旭的肩:“去!把老大叫醒,咱该走了。”

张旭瞪他一眼:“要死啊,你怎么不自己去?”

“呦呵,我们老幺现在是使唤不动了?”

曲默皱了下眉,睁眼看向打闹的两人:“吵死了!”

他把搭在茶几上的腿放下,站起身,目光扫过坐在身边的奚瑾。

她似乎没有要抬头看自己的意思。

他也不勉强,朝身后的三人抬了抬下巴。

“走了。”

闹哄哄的一屋子人散尽,空气里还浮着饭菜的香味。

奚瑾把手里的剧本放下,长长呼出一口气,把沙发上的hello kitty公仔抱怀里,走到房间,将公仔放床上,拍了拍它的脑袋。

在衣柜取了一套蕾丝花边的粉紫色吊带睡裙,随手扔到床上,恰巧盖住公仔的半个脑袋。

奚瑾朝公仔看了一眼,没把睡裙拉开,转身出房门去浴室洗澡。

浴室水汽蒸腾,奚瑾融进水雾里,任由温热的水流将自己包裹住,疲意渐渐散去。

脑子里总有乱七八糟的杂事突然蹦出来,在蹦出曲默的笑脸时,她果断转身把淋浴关掉,裹了浴巾从水雾中走了出来。

走到镜前,用毛巾将雾蒙蒙的镜面擦净,她清丽的脸映在镜中,脸颊上飞了一抹红霞。

她下意识皱了下眉,低头挑拣着护肤品,重新抬起头,对着镜子在脸上细细涂水抹霜。

做完最后一道护肤工序,她又垂手在一堆瓶瓶罐罐中挑了一瓶香水,在腕处喷了一下,揉开,抹在耳后。

走去客厅坐在沙发上吹头发,头发太长,她嫌吹头发太费时,只吹的半干就把吹风机关了。

甩了甩长发,将吹风机放到茶几上,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她把手机拿手上看,是一条微.信消息,微信备注是……曲默?

她不记得自己有加过曲默。

点开微.信,他只发了两个字:“晚安。”

他们谈恋爱的那些年,不知道是谁起的头,把“晚安”的拼音拆解开,成了“wo ai ni,ai ni”的缩写,像是在偷偷告白。

曲默那时每晚临睡前都会给她道“晚安”,她觉得幼稚,只偶尔回应一下。

她把手机屏幕倒扣在沙发上,没回复,也没把曲默拉黑。

他要是愿意,她拉黑十次,他能在她的联系栏出现第十一次。

奚瑾懒得做无用功。

她重新把吹风机拿手上打开,开到最大的那档,大风力将她的长发吹的四面飘散,耳边充斥着吹风机“呜噜呜噜”的聒噪声,钻进耳蜗顺着神经慢慢往深处爬,像是在试图努力填满她突然空了的心脏。

头发彻底干了,她把吹风机放下,将手机拿手上,她没再看屏幕一眼,走到房间将手机倒扣在床头柜上。

褪去浴巾,转身抓起罩住公仔半边脸的睡裙,套身上穿好。

单膝跪在床沿处,伸手揉了揉正看着自己的公仔脑袋。

*

第二天奚瑾起的比往常更早,把门开了一道缝,探头往隔壁方向看了一眼。

曲默不在门外,她才把门打开,走出屋子目光聚在隔壁门口,反手把门轻轻关好,扭头一路小跑着进了电梯。

像一只惧怕猫咪的耗子。

电梯一路直抵地下停车场,她从包里掏了车钥匙,一下溜进驾驶位。

车开出小区,她才敢大喘气。

到剧组的时候,片场只有零星的几个工作人员。

她把车停好,走进片场,才刚踏进化妆间,吴悠的电话打了过来。

“昨天的事果然闹大了,你有没有看微博?热搜第一条就是昨天的那个事,一个小时后还有记者会,你赶紧提前想好怎么应对!朱芃芃在往片场去,你赶紧起来……”

吴悠的大嗓门从电话那头传来,噼里啪啦一阵喊,都不带停一下的。

奚瑾在椅子上坐下,等着她把话一次性说完,回了她一声“嗯”,那头不放心,又啰嗦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点开手机微博,热搜第一条:

#奚瑾掌掴女一号崔茵怡#

奚瑾点进那条热搜:当红小花奚瑾,博出位泄愤。假借位!真掌掴……

呵……无稽之谈!

文的下方附了崔茵怡被扇红的左脸照片,她半捂着脸,眼中盈盈有泪,一副委屈巴巴的娇模样。

奚瑾懒得往下看,将手机扔到化妆台上,掏了剧本将今天的戏份再过一遍。

日光刺破云层,片场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朱芃芃领着换了装的奚瑾离开剧组,往记者会现场去。

记者会开始了约有五分钟,吴悠才匆匆赶了过来,如临大敌般在奚瑾身后站着,贴近她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

奚瑾没回话,低头整理自己的裙摆。

她穿了一身淡粉色的礼服,很简约的设计,只是裙子叉开的有些高,她注意力被勾了去,频繁伸手去压被风吹起的裙摆。

崔茵怡挨着她站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撞了衫。

台下记者一副看好戏的架势,满眼的兴奋。

问了几个常规问题后,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把话筒伸到崔茵怡面前:“请问,关于今天微博热搜的那件事,是否属实?你们两人平时关系是不是跟网传的一样水火不容?”

崔茵怡一脸茫然的看向提问的记者:“什么热搜?我今天一到剧组就只顾着看剧本了,还没登过微博。”

奚瑾看了她一眼。

崔茵怡今天根本没在片场出现过。

记者果然赞了她一声:“真敬业!”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笑:“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应该的。”

记者追问:“昨天您是在拍戏现场被奚瑾打了吗?”

问得可真刁钻。

奚瑾将目光移开,不做任何辩解。

崔茵怡细声细气的回话:“奚瑾她人很好的,她肯定是不小心的,我不怪她。”

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记者手中的话筒迅速转向奚瑾:“请问您是故意的吗?”

把这个尖锐的问题直接抛给了奚瑾。

答不是、没有,都好像在刻意辩解一样。

如果有人要刻意扭曲事实,现在无论怎么解释,都会成为掩盖事实的借口。

奚瑾没接话,一双明眸笔直的盯着紧握话筒的记者,直盯的对方脊背发凉。

记者追问:“请问,您是不是故意的?”

“你想听到的是什么?”

奚瑾问她。

倒是把记者问住了,左右看了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吴悠悄悄拽了拽奚瑾的裙摆,挡在她面前:“各位不好意思,我们家奚瑾还有个通告要赶,有什么要问的,咱们下次再约,实在不好意思。”

吴悠辟开了个道,引了奚瑾离开。

身后的记者不死心,追了过来,一路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奚瑾坐上保姆车,目光没向窗外移半分。

朱芃芃一脸担忧的趴在窗口往外看。

吴悠在车外与众人周旋了片刻,也上了车。

吴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就不解释一下呢?”

车启动,奚瑾看向后视镜。

攀在窗边的记者终于撒了手,人群在镜中极速后退,逐渐缩小,像散落的豆子般四散开,车头一拐,彻底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没用的。”

奚瑾的目光始终落在后视镜处,淡然若水,像在看另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世界。

“他们习惯捂住一只耳朵,只听得见自己想听的声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