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初入中海大学

向往传奇 | 发布时间:2019-12-04 | 阅读次数:14892

国家提供更多力量的口头承诺后,按照华凡自己的要求把他安排好到了中海市最最著名的中海大学去学习,完全恢复了他的一切正常地身份和档案。  华凡是一个说得好听是生性倜傥,悲观的人,说得直接了当点是耍无赖。但此外他又极其怀旧情怀,非常的感性,许安的离开带来他的不只是是华凡背着管家福伯给他的挎包,一身轻松的运动装小跑向中海大学。自从好兄弟许安和一班上刀山下油锅都一起的战友一战而去了之后,华凡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摆脱这件事情带给他的伤心,同时向国家递交了退役申请,国家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在华凡接受了一个国家安全顾问的证件并得到华凡的危急情况下为国家提供力量的口头承诺后,按照华凡自己的要求把他安排到了中海市最著名的中海大学学习,恢复了他的一切正常身份和档案。。...

  拒绝了司机要载着他去到学校门口的建议,笑话,开着加长版林肯在大学门口下车,那不是猴子是什么?还是免费供人参观那种。

  华凡背着管家福伯给他的挎包,一身轻松的运动装小跑向中海大学。自从好兄弟许安和一班上刀山下油锅都一起的战友一战而去了之后,华凡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摆脱这件事情带给他的伤心,同时向国家递交了退役申请,国家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在华凡接受了一个国家安全顾问的证件并得到华凡的危急情况下为国家提供力量的口头承诺后,按照华凡自己的要求把他安排到了中海市最著名的中海大学学习,恢复了他的一切正常身份和档案。

  华凡是一个说得好听就是生性风流,乐观的人,说得直白点就是无赖。但同时他又极度怀旧,相当的感性,许安的离去带给他的不仅仅是怀念和伤心,还有对平静生活的追求。三年腾龙战士的兄弟情,一天之内所有兄弟尽皆离他而去,让他倍受打击。况且,和许安的三年之约还有两年,在这期间,华凡不希望违反自己对兄弟的承诺,他在任何时候都下意识的克制自己的超能力运用。当然了,高智商本来就是他的专属,并不是他超能力的一部分,也正是因为他的高智商,让守护者后裔福伯把他给找到了。一米八四的身材,三年军人生涯经受风霜历练而特有的英俊脸庞,更是让不少刚踏进大学就情窦初开的小女生频频递送无线电信号。

  良好的体质让华凡脸不红心不跳的跑到了中海大学的门口,宏伟壮观的大学门口在迎接着新一届进入中海大学的天之骄子们。进入中海大学的人有两种,一种就是真材实料的高等学子,另外一种就是高官富贾的子女们。中海大学新学期第一天开学,学校门口自然是人潮滚滚,车声,笑声,叫声和小贩的呼喊声混为一体,热闹非凡,时不时就在眼前飘过一部宝马,奔驰,法拉利,甚至是宾利,门前门后各种各样的宝车,跑车就像一场高端的汽车展览会让人目不暇接。

  “哈哈,终于可以开始我的大学生活了,精彩生活,尽在不言中啊。。。”华凡心里一阵干爽,

  “喂,兄弟,你呆这干嘛呢?别挡着路啊,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你好意思呀?,”华凡一阵恶寒,敢情这小子就习惯在路上穿着裤子拉屎的。回头看了一眼,一个看起来五大四粗的身高将近1米九的家伙拖儿带女的,哦,不是,是拖箱拉袋的在他身后瞪着灯笼大的眼睛,那一刹那,华凡就想着:“这就是头牛啊!不知道这么高大的家伙在路上站着拉屎的盛况究竟是如何的。”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呃。。。”这下到那男同学晕头了,“难不成这家伙属牛的?傻笑什么?”华凡惊醒了一下,才发觉自己有点傻B了,忙向边上让了让,那樱木花道摸样的男生也不多言,直直就拖着箱越过华凡身边。

  无意中耽搁了一会,华凡差点就忘记正是事了,该去找航天系报道了。这次进入中海大学,华凡特意叮嘱国安局把自己安排进入中海的第一大热门系,航天系,当时华凡掷地有声说明自己的理由是为了了解航空知识为报效国家而努力,国安局的人暗暗高兴,正愁着这天才般的家伙会不会跑去什么哲学系去洗脑浪费一个大好天才的高智商,听说华凡这个意思,忙不迭的把一个学位留给了他,私底下却是华凡听福伯说当年他在中海大学航天系的时候众多的鲜花总会主动倒送上航天系的男生,特别是他那样的帅男生后,意动不已,偷偷把自己和福伯对比了一下,结果让他大为心动啊,看来,中海大学来找他的没一个“校花”的头衔都应该望而却步了吧?心里偷笑不已。

  航天系并不算是大系,因为航天系的要求很高,毕业出来后也基本是国家高等技术人才,因此虽然航天系是中海大学的热门系别,但航天系的规模并不大,好找歹找,终于找到了航天系的新生迎接点。从“航空航天系”五个大字上面向下移,“噔”,华凡的眼睛亮了起来,“哇”,“俺的天啊。。。航天系不是有个传统口号就是‘航天人才男多女少,男生像花女生是草’吗?这个口号今天好像不怎么灵光。

  “你是?航天系新生?”漂亮女孩看见一个怪怪的男生在一边傻呆着好像还在流口水的样子,不禁有点晕,航天系应该不会有这种“人才”吧?

  “呃。。”,华凡醒过来了,习惯性花痴,还真难改,

  “你好,这里是航天系的点吧?我是2088届新生,我叫华凡,”华凡一脸绅士的问道,

  漂亮女生有那么一瞬间迷惑在华凡那刚毅而英俊的脸庞上,突然反应过来,脸上不禁一阵羞红,“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会出现这种糗态,刚才不是正在说他傻吗?暗暗掩饰了一下刚才的尴尬,漂亮女生才低低说道:”是的,这里是航天系迎接点,我也是88届新生,师兄们有些忙不开,我就过来帮忙的,我叫唐果,你好,”

  华凡自然注意到女孩子尴尬,心里一阵偷笑‘嘿嘿,原来自己魅力还蛮大的嘛,”随后跟着那个叫做唐果的女孩身后的师兄去找自己的宿舍和教室了,唐果愣愣地看着那个纤瘦却感觉很坚毅的背影,心里不觉一阵心动,随后就是一抹红色显现于脸上,暗暗捏自己一把,想道:“今天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一个花痴一样。”

  中海大学的校园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从门口走到新生宿舍要十几分钟,难怪迎接的人手不够用了,虽然这么点路程对于华凡来说不过就一点小儿科而已。送走带自己来宿舍的师兄,华凡迅速打量了一下新宿舍,发现自己还是第一个赶到的,宿舍还有三个床位空荡荡的,华凡也不急,慢里斯条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大学好几年的生活,不把自己的窝整理好一点,这生活咋过对吧?亏谁也甭亏了自己嘛!

  “砰”一声巨响,华凡一阵诧异,心想能够在这种木板上发出这个音贝的声音,还真的不简单,最难得的是那块小木板居然还完完整整的没啥事情,“好功夫”华凡心里损道。定睛一看,“我靠,这不是那头牛吗?居然也是航空系的?什么时候牛也可以上太空了,最关键是没想到当兵几年,现在社会已经发展到牛都想上太空了,如果说妞上太空那还有谱,毕竟妞也是女人嘛!”

  “是你?”那头牛也惊讶了一下,

  “干嘛不能是我?”华凡没有被动的习惯,“你也是航空系的?你上太空可以干嘛?“心里的话脱口而出,说出来华凡就掌自己嘴了,“这不是犯贱吗?这样问人家明摆着就是要人家XXX你的嘛”果不其然,那男生张嘴就是一句劲爆的口头禅:“你奶奶个熊!就许你这小白脸上太空就不许我大壮上,啥道理的,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估计你这小白脸就是有钱进来,不算得俺,俺可是真材实料考进来的,俺可是镇里第一个考进中海大学的,镇长还亲自给俺斟酒道贺呢!”,大壮说起来就滔滔不绝,华凡心想他是不是已经有老年痴呆症了?现在就这么唠叨,老了那还不磨死自己的子孙,上帝,阿门,真主保佑没人做你的子孙啊!

  “我叫华凡,刚才玩笑的啦,你哪里人啊?”华凡还是决定主动中止他的念经,

  “俺叫大壮,山东小盘村的,”

  “小盘村?小盘村是哪的?”见这牛直接就把市、县、镇、乡四级给省略掉,华凡奇了,

  “山东的!”

  华凡顿时无语,这家伙一跟筋的,咋就可以考上了中海大学呢,听说能真材实料考上中海大学的都是智商超过180的,这家伙明显就是除以二再减去60嘛。李大壮也是一个直性肠子,一来二往就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开始跟华凡称兄道弟了。

  “我说凡哥,我们宿舍不是有四个人吗?其他两个死哪去了?”

  “死阿富汗去了!”

  “阿富汗?那是好地方,天天有仗打,太刺激了!”

  华凡直接就倒下床,娘的,真是一种米养百样人,没想到除了自己还有人喜欢阿富汗的,自己喜欢那地方也只是因为那里留下了腾龙小队的战友的友谊。难道他喜欢阿富汗是因为那里有母牛?牛的思想还真的不同凡响啊!

  “你好,请问。。。。呃。。。。”“这是305宿舍吗?”

  华凡一抬头,眼皮也不动一下就说道:“这是男生宿舍,不接待女生,”心想现在这个时代真的是变了,我都还没去女生宿舍转悠转悠,还有女生自己送羊入虎口了!

  “我是男的,!”可怜的三合板们一声爆响后传进来这四个字。华凡想都不想脱口就一句:“脱裤子验明正身,大壮,上!”

  “好咧,”说着就要动手,门口那人一个转身闪开李大壮的粗手,一个S型变向就给华凡一拳,华凡敏感的触觉猛然间感觉到一阵拳风扑面而来,不慌不忙一个后仰空翻顺手再扔出一个吃完的苹果核,那人一拳不中,没想到情急之下床上这人不但可以闪开还可以反击,闪身不及被苹果核扔了个正中,不禁一楞!

  华凡笑脸嘻嘻举双手说道:“兄台,等你很久了,开个玩笑嘛,干嘛这么粗鲁呢?礼仪之邦啊我们,更何况是中海大学的高素质学生,你呢。。。你看看你。。。不就是说你是女的嘛,你看看你那一部分不像,男生女生都是人啦,有胸有臀的嘛,这么粗鲁何苦呢?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我们握手言和如何?”华凡滔滔不绝地快速把李大壮的绝技给应用上了,那人不禁一阵气结,

  “我叫张单风,你们可以叫我阿风,”那长得很漂亮的男生决定不跟面前这新舍友一般见识,

  “风子你好,我叫华凡,”华凡一脸笑意,

  “我说,你妈干嘛给你起个名字叫疯子?”李大壮有点愣了,张丹枫脸一下子绿了,华凡的脸却是红了,那是给憋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