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危机四伏

祁林1874 | 发布时间:2019-12-04 | 阅读次数:4831

至于复生基地的建设,别逗了,那些大型基地都看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完成4,我这边仅有两个人和一个目前仍然还处于寄生休眠期的主脑,想都别想了。尽早获足够多的基因进化点数,快速解锁第一阶段的基因枷锁才是王道,仅有自身实力的强悍才是真正的强悍,至于靠集体,我瞥了一眼亦步亦趋跟在我身后的索娅,一种“寒霜铺塞外,浪子落黄沙”的沧桑感油然而生,不过,失去基地的庇护并不是一件纯粹的坏事,毕竟两个人总比一个偌大的基地要不显眼得多,我也有了更多的机会进行猎杀和进化。。...

  基地外的哈斯纳达,没有了外部防御体系的保护,危险程度直线上升,夜幕降临,却不同地球上的阴影那么浓重,淡淡绯红色的苍穹上,一大两小三轮明月以及无数闪烁的星星让这颗巨型星球的夜空显得格外美丽。

  我瞥了一眼亦步亦趋跟在我身后的索娅,一种“寒霜铺塞外,浪子落黄沙”的沧桑感油然而生,不过,失去基地的庇护并不是一件纯粹的坏事,毕竟两个人总比一个偌大的基地要不显眼得多,我也有了更多的机会进行猎杀和进化。

  至于复生基地的建设,别逗了,那些大型基地都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我这边只有两个人和一个目前还处在寄生休眠期的主脑,想都别想了。尽快获得足够的基因进化点数,解锁第一阶段的基因枷锁才是王道,只有自身实力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至于依靠集体,对不起,从我被制造出来的那一刻,便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思想。

  这里离废弃的基地不过三十多公里,周围密密麻麻的森林在之前基地的大规模清理中已经稀疏了许多,无法给我们提供足够的隐匿条件,要是这时候跳出来一只撕裂者,那就有得玩了。

  “加快速度!”我朝身后索娅喊了一声,后者慌忙点头,小跑着跟上我。

  十几分钟后,我看着眼前小山一样的身影,哭笑不得,顿时有一种抽自己一耳光的冲动。

  不用读取对方的数据,我便知道我们遇到了什么。

  撕裂者

  基因进化路线:裂空

  当前解锁程度:无

  当前能量护盾强度:1000000/1000000

  能量护盾强度:100

  简介:有用锋利尖爪和可发射的骨刺,攻击性极强···

  撕裂者,在第一批先行者眼中,又叫人头收割机,几乎一半以上的丧生者都是死在它们的爪子下面,如果你在外面看到一堆支离破碎的残肢,不要怀疑,那就是这家伙的杰作。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啊,我拿出所有从基地武器库中顺出来的K-3脉冲步枪,飞快地后退拉开距离,同时射出一梭子子弹。

  一连串密密麻麻的红色数字从撕裂者头上飘出。

  “10”“10”“10”···

  与它的基础型号K-2步枪也就是所有先行者刚来逆世战场的标配武器相比,K-3的威力提升了十倍,射速也快了不少,达到每分钟1400发,但面对拥有百万护盾值的撕裂者来说,仍然不够看,一旦被近身,一千的能量护盾几乎一触即破,护盾被破,下一刻你就会被撕裂者的尖爪或者骨刺撕成碎片。

  索娅的反应也很快,同样第一时间后退拉开距离,然后使用K-3切换至榴弹形态,向撕裂者的脚下射出一发脉冲榴弹,在造成上千伤害的同时也扬起一阵尘埃,阻挡了一下对方的视线和前进脚步。

  我扫了一眼索娅,心里对对方的默契配合感到一丝欣慰,看来能在逆世战场生存三个月,也并不是完全靠运气。不过我不敢有丝毫懈怠,即使是一支十人小队,面对撕裂者也有团灭的危险,更遑论我们两人了。

  距离产生美,也产生安全。面对撕裂者,保持距离永远是第一要务,也许融合了刀锋战士基因的我是幸运的,同样继承了刀锋战士令人望而生畏的速度,这也是我能在这残酷的逆世战场中存活下来的最大保障。单撕裂者同样拥有令人望而生畏的速度,粗壮的后肢猛地一蹬,在地上划出几道深深的划痕,也急速拉近这和我的距离。

  巨大的利爪袭来,带起一阵凛冽的气流,我一个侧步腾挪,险而又险地避开这一爪,同时加速跳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手里也没闲着,K-3步枪几乎时刻不停地朝它射击。

  索娅很聪明地跟我保持着还有撕裂者保持着45度角,这样一来既不会出现被连带的风险,也能在最短时间内相互策应和支援,同时手里的K-3步枪恰到好处地在步枪形态和榴弹形态之间切换,既保证了持续的输出,也不停地给撕裂者造成阻碍。

  我不得不惊叹于这个祁林族女人在战斗细节上的掌控能力,甚至有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难道这女人的复制了什么强大的战斗天赋?可是我并不记得有什么种族有这样过人的战术执行力。

  不过当下并不是考虑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的时候,撕裂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的身上,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单论比速度,恐怕没有什么种族能够跟戈林族的刀锋战士媲美,而可能融合了刀锋战士基因的我,在速度这方面有着绝对的信心,至少自保是没问题的。

  十几分钟后,撕裂者的能量护盾已经被打掉了一大截,却始终没有摸到我的衣角。事实上,跟撕裂者经历过战斗的人都知道,遇上撕裂者,一般只有两种结果,第一种,精疲力尽却毫发无伤,因为被它摸到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似乎是被我激怒了,撕裂者顿住身形嘶吼一声,猛然向我跳过来,扬起利爪的同时背后十几根闪着寒光的骨刺陡然射向空中。我眼神一凛,暗骂一声:“不好!”

  “小心!”我大喊一声,那十几根骨刺全都是朝着索娅射去的,而这狡猾的撕裂者却在第一时间用利爪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也阻挡了我的身形。

  骨刺的速度极快,索娅急速后退,却仍旧被一根骨刺击中,瞬间一层荧光在她身上破碎,她被破盾了!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论速度撕裂者不如我,却比身为祁林族的索娅要强得多,而它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放下滑得像条鱼的我转身朝索娅扑过去。

  “啊~”索娅见到撕裂者朝她扑过来,吓得尖叫一声,退到一棵大树后面,但仅仅阻挡了一秒,那棵足有半米粗的巨树便被撕裂者一爪子化作漫天木屑。

  我将K-3切换成榴弹形态,连发三发榴弹将残余的巨树碎得更彻底一点,稍微阻挡一下撕裂者的视线,同时大喊道:“你的种族天赋,复制的种族天赋呢?”

  在这个时候,往往最能保命的就是种族天赋,尤其是千变万化的祁林族人。

  谁知道索娅可怜兮兮的一句话差点没让我摔下去:“我···我还没有复制···”

  “你···”我一时语塞,恨不得把那笨妞一巴掌拍瘪,在逆世战场三个月,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种族奴隶,那么多尸体,随便吸收都可以,但她竟然连一项能力都没有复制,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Shit!”我暗骂一声,背上K-3步枪,右臂上覆盖上一层黯淡的细密鳞片,同时伸展出一柄半米长的闪着寒光的墨绿色骨刃,一个跳跃朝撕裂者背后砍去。

  “哗啦”一声,锋利的骨刃直接穿透了撕裂者的能量护盾和坚硬的外壳,带出一个近万点的红色数字的同时,一滩猩红的鲜血从撕裂者背后的伤口处溅射而出。

  “吼!”身体被划伤的撕裂者暴怒地一声大吼,扔下已经破盾的索娅,转身狂暴地向我扑来。二者相距不过一两米,呼啸而来的巨大利爪我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硬着头皮用骨刃接下。一股巨力像泰山压顶一般朝我冲击而来,只感觉整个右臂都要被粉碎了一般,同时能量护盾上飘出一个骇人的“976”数字,差点就破盾了。

  事已至此,我已经没有了退缩的余地,嘴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嘶吼,人物数据一栏中能量值从10锐减到0,与此同时,我的身体也发生着巨大的改变,全身都覆盖上一层细密的暗金色鳞片,双脚撑破靴子呈现兽类爪状,左臂上也同样出现一柄略短的骨刃。

  这是我在逆世战场中能达到的最强形态,也耗尽了我为数不多的十点能量值,持续时间只有一分钟。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如同两道闪电触碰在一起又很快分开,我竭力发挥着自己在速度上的绝对优势,在保证最大输出的同时每次都堪堪避过对方的的攻击。撕裂者头上不断飘出上万的伤害数字,当附着在它体表的能量护盾破碎的刹那,它整个身体都已经鲜血淋漓。

  我高高跃起,右臂骨刃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惨叫响起,撕裂者小山一样的身体缓缓倒在地上。

  身上的变化渐渐消失,疲倦像潮水一般用来,我双眼一黑,倒在地上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夜色依旧,却更明亮了几分,看来离天亮也不远了。我坐起身子靠在一棵大树上,前面不知何时已经燃起了一堆篝火,上面驾着一大块沾血的兽肉,索娅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揉了揉仍旧有些昏沉的脑袋,唤出自己的数据面板,当前解锁程度那一栏已经发生了变化,基因进化点数从7895上涨到了8007,杀掉那一只撕裂者给了我一百多点进化点数,这才是那一战最大的收获。这也是逆世战场另一大优势,随着基因枷锁不断被打破,个人能力会得到极大的提升,生存能力自然也随之提升。

  但与撕裂者一战,我消耗巨大,能量值一扫而空,急需要补充生物能源,加上确实肚子很饿,便也不管这兽肉烤好了没有,伸手准备撕下一块尝尝,却不想被索娅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停!那个···那个还不能吃。”

  “为什么?”我问道,却自觉地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她望着上面仍旧沾着血迹的肉块,道:“还没烤熟,吃了不卫生的。”

  我蓦然一笑,道:“这里是逆世战场,所有的东西最终都会被换算成能量,吃生的会补充这么多能量,吃熟的也是一样,有什么不能吃的?”

  “但···但是···”索娅小脸憋得通红,半晌才挤出来一句话:“但是生的很恶心,熟的···好吃···”

  “···”我苦笑着摇摇头,果然吃货是不分种族,也无论时间地点的。不过,想着自己在逆世战场三个月除了难吃的压缩饼干和鲜血淋漓的兽肉确实没吃过一顿好的,也就不再过多纠结,安静等待好了。

  索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许多她口中的调味品,往兽肉上抹去,专心致志地烤着她的肉,我则双手抱头,半眯着眼靠在大树上。

  “你怎么三个多月都没有融合种族天赋?”我随口问道。

  后者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敢。”

  我一愣,旋即了然,按照她的性子,要去融合一个活体肯定不敢,但融合一个刚刚死去的生命体,估计她更不敢,所以···所以这妞注定是没有种族天赋的命。

  我并不能去改变别人的生活,也不想去改变,在这里每一刻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也许上一刻还在身旁的笑脸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张布满鲜血的狰狞面孔,至于她能在我身边待多久,说实话,我连自己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关心这种无聊的事情呢?

  正出神间,一股浓郁的肉香飘来,让我的肚子发出不争气的叫声。古华夏对饮食讲究色、香、味俱全,我看了一眼索娅的烤肉,单是色、香两样都令人胃口大开,想必味也不会令人失望。

  她满意地嗅了嗅自己的作品,冲我甜甜一笑,道:“好了,可以吃了。”

  但估计是蓦然看到我那张被称之为“死人脸”的僵硬面孔,脸上的笑容不由得一滞,小心翼翼地低下头。我站起身来,走到烤肉面前,拿出匕首切下一小块递给她,道:“拿着。”

  她“受宠若惊”地接过烤肉,笑脸噗地一红,道:“谢谢。”

  我早已食指大动,如果不是顾忌旁边还有人,顾忌就直接抱着啃了,一顿狼吞虎咽,一整块兽肉被我们俩消灭地干干净净,各自靠在树上,摸着圆鼓鼓的肚皮打饱嗝。

  初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来,映在索娅熟睡的脸上,额前的碎发落在脸颊上,静谧而又温暖,一时间我竟看得有些痴了。片刻之后,我却不得不起身,第一时间叫醒了尚在熟睡中的索娅,后者有些迷糊地张开眼,问道:“怎么了?”

  我目光一凛,望了一眼仍旧静谧的森林,道:“打起精神来,有客人来了。”

  索娅顺着我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森林,手里紧紧攥着K-3步枪,显得有些紧张。

  片刻后,一阵窸窣的响动从森林中传来,一支脚步略显慌乱的先行者小队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们同样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我们的身影,连忙喊道:“救命!”

  说话的功夫,这支狼狈的六人小队已经来到我们跟前,我皱着眉问道:“怎么了?”

  为首的一人喘了口气,连忙说道:“后面有两只撕裂者,正在追杀我们,我们已经损失了四名同伴了。”

  “两只撕裂者?”我心里一沉,对付一只撕裂者就已经让我应接不暇,更何况是两只撕裂者,如果说配合得当的话一支十人小队还是有一定机会干掉这两只撕裂者,不过看到这群明显已经乱了阵脚的六人,我便知道除了跑已经没什么办法了。

  为等我们动手,两声震天悍地的咆哮声传来,我们面前的几棵巨树在瞬间化作漫天齑粉,然后在一阵尖叫声中,两只小山一般的撕裂者出现在我们视线中。

  “快走!”我不由分说地拉起索娅的手朝后面急速撤退,心里着实有些不爽,一天之内连续遇到两只撕裂者,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但没跑出两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不用看也知道,后面有一个倒霉鬼被干掉了,我加快脚步,却发现手里拉着的索娅顿住身形,我低喝一声:“走啊,想死吗?”

  “不行。”索娅似乎很怕我,有些不敢看我的眼睛,却又坚定地说道:“他们被撕裂者缠上了,我要去救他们。”

  我心里升起一阵无名火,甩开她的手,怒道:“你要去送死就去!”旋即头也不回像后走去,但仅仅一秒之后,我心里的火气却更盛,转身骂了一声:“妈的老子欠你的!”

  除去刚刚被挂掉的一名先行者,我们现在一共有七名先行者,武器配备四把K-3,三把K-2,两名除了伪装没有半点用处的塔林族,一名还没有融合天赋的祁林族女人,两名身材魁梧力大无穷却扛不住撕裂者一下的卡塔亚星人,加上我这个没了能量的黑骑士,很悬。

  但那个身形矮小的家伙,是?我一时脑子有些混乱,但看到对方背后伸出来的几根触手,却差点笑出声来,有戏!要说在基因枷锁还未解锁的阶段哪一种族最有战斗力,我想所有在逆世战场的先行者都会有一个共识——莫林族,天赋能力乃是大名鼎鼎的模拟幻化,或许叫幻化不太准确,因为他们出手模拟出来的东西是真实的。

  果然,那名伸出六根触手的莫林族人,触手尖端无一例外全部模拟出K-3步枪,这样一来我们的火力提升了两倍不止。

  “所有人分成两组,索娅、那两个卡塔亚星人跟塔林族一起,牵制左边的撕裂者,莫林族的那个,跟我先集火干掉另外一只撕裂者。”我在第一时间开始指挥,却发现这群笨蛋全都愣在那里。

  妈的真是一群笨蛋,难怪有了莫林族这个BUG还会这么狼狈,不过我知道他们这是对我贸然的指挥没有信心,毕竟常识是在这种情况下分散火力等于自杀。我没时间跟他们废话,双目变幻,左手持枪,右臂亮出骨刃朝另外一只撕裂者杀过去。

  “戈林族!”“刀锋战士!”

  一阵惊呼在意料之中响起,常言道戈林族常有而刀锋战士不常有,一万名戈林族人中能有一名刀锋战士都算是幸运的了,其战斗力自然不言而喻。当初第四舰队远征戈林星域,损失了六千万士兵,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丧生在刀锋战士的刀锋之下。

  或许是名闻宇宙的刀锋战士给了他们信心,他们按照我的分配开始了猎杀之旅。

  负责牵制的一组,有索娅的战术执行力,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至于我跟莫林族那一组,就只能我硬着头皮拖住,然后让那莫林族人放心打枪了。

  一时间这片寂静的森林中枪声不息,兽吼不断。二十分钟后,当一切平息,一个七人队,最终活下来的只有四人,那两名塔林族人,其中一名卡塔亚星人全部阵亡,活下来的四人则全部大汗淋漓,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休息并不能持续太久,在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中,随时都有可能遭遇袭击,没有那里是绝对安全的,当一切结束,我谢绝了另外两人去他们基地的邀请,转身前往未知的森林深处,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索娅也跟在我身后,踏入了前途未卜的森林深处。

  我有自己的考量,却不知道索娅内心所想为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