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炮灰

祁林1874 | 发布时间:2019-12-04 15:24:54 | 阅读次数:24979

门,一阵烟尘飘飘扬扬,让我不由得已发出一阵剧烈地的咳嗽,步履蹒跚着从了出现断裂的楼梯爬上来,寒风过处,满目疮痍。  哈斯纳达上的空气质量并好,稀淡的空气中永远是冲斥着微小的颗粒尘埃,吸进肺中像是灌入了一袋细沙,让人呼吸的节奏晦涩,再再加基地里弥散着的血腥味与腐“咳咳···”我艰难地掀开地下室的铁门,一阵烟尘飘落,让我不禁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蹒跚着从已经断裂的楼梯爬上去,寒风过处,满目疮痍。。...

  第一卷:远征

  第一章:炮灰

  【3115年春·哈斯纳达星·K1区第三远征舰队某基地】

  上面的颤动渐渐平息,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里一片死寂,似乎陷入了无尽的沉寂与黑暗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令人反胃的腥臭味把我从沉睡中拽出来,我痛苦地呻吟一声,全身的骨头都像被拆散了一样。狭窄的地下室里弥漫的腐败气息无处可去,随着我的每一次呼钻入我的肺部,让我几近窒息。

  “咳咳···”我艰难地掀开地下室的铁门,一阵烟尘飘落,让我不禁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蹒跚着从已经断裂的楼梯爬上去,寒风过处,满目疮痍。

  哈斯纳达上的空气质量并不好,稀薄的空气中永远充斥着细小的颗粒尘埃,吸入肺中像是灌入了一袋细沙,让人呼吸艰涩,再加上基地里弥漫着的血腥味与腐臭味,着实有些让人反胃,但这一切,跟在狭小密闭的地下室里待上整整七天相比,却是难得的福利。

  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只感觉自己已经要干瘪的肺部都活了过来。扫了一眼破败不堪的基地和满地的残肢碎肉,我的内心生不出丝毫波动——在哈斯纳达的这三个月,死亡、尸体、腐烂,这一切对我来说比吃饭还要正常。

  摸索着来到主控室,按下一个还算完整的绿色按钮,闪烁的灯光亮起,驱走了这里的浓重阴影。无论是按照级别还是身份,我这个曾经是万族监狱里的奴隶,现在的炮灰军团士兵都没有资格进入主控室,不知道是幸运还是讽刺,身份比我高贵的,死了,级别比我高的,同样也死了,所以这座可以容纳二十万士兵的中型基地如今成了我一人的家。

  “Lin。”

  我尝试着对主控室的主脑喊了一声,一般来说,基地的运行都有这台主脑操纵,她也是整座基地的核心,如果没有她,这座基地跟一座破旧的土房子没有什么区别。

  幸运的是我没有等太久,主控光脑亮起,一个清脆的女生同时响起:“上等兵K19001,听候您的指令。”

  K19001,是我在第三远征舰队哈斯纳达星K1区的编号,却不是我唯一的编号,在万族监狱,准确地说,在万族监狱女娲实验室里,我还有另外一个编号“〇”,也就是我的名字,泽罗。

  故事该怎么说呢?或许从两个代号说起来比较简短——“盘古”、“女娲”。

  这两个曾经的古老的华夏神话中的名字,改变了地球文明的进程,两次。

  第一次是神话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以及女娲造人,当然,这只是神话传说而已。第二次则是真真切切发生在地球上的,改变了人类进程的事件。

  一千年前,尚处于国家时代的地球遭遇了外星舰队的入侵,人类文明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灾难摧毁了地球上百分之七十的人类文明,也摧毁了延续数千年的国家体制,人类组建抵御入侵的地球联军,在付出数十亿人牺牲的代价后,打退了那一只外星舰队的入侵。

  古老的华夏有一句老话,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用在人类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以外星舰队遗留在地球上的科技遗产组建的研究室,让人类文明实现了跨时代的飞跃,从此人类跳出了地球的桎梏,迈向了璀璨的星际文明。

  一支支星际远征舰队的建立,让人类的脚步越走越远。科林、塔林、莫林···一个个隐藏在星际中的文明被打上了地球的烙印,而数万种族的战俘、奴隶被运送往地球的另一个研究室,开始了对人类及其他物种的基因改造研究,又再度服务于人类的远征舰队。

  那两个研究室,一个代号“盘古”,一个代号“女娲”。

  而在这最近二十年间,两所研究室各自推出了最新的研究成果,一个是“逆世”技术,另一个···

  我苦笑着摇摇头,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脱下已经变得破烂不堪的战斗服,露出一身精壮的古铜色肌肉,余光扫过左肩,一个鲜红的匕首纹身下,数字“〇”清晰可见。没错,我就是女娲研究室最新的研究成果——黑骑士,作为第一号实验品,代号却是〇,很简单,因为我只是一个半成品。

  虽说是半成品,但在二十年的时间里,我却是唯一一个“黑骑士”,所以在万族监狱里,我一直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不受普通工作人员的约束,有美酒有佳肴,还有一个喜欢同我下棋却又老是耍赖的糟老头子。

  “穆老头···”想起穆老头,我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摇了摇头,将这些在这里不该有的情感甩出去,现在等着我做的事还有很多。

  “Lin,报告基地的受损情况,统计人员信息。”

  “是,当前基地整体受损度88%,其中外部防御受损度99%,动力室受损度97%,合成室···当前能量储备,0.5单位,完全修复需要能量93单位,人员信息,当前存活先行者两名,复制人0名。”Lin有条不紊地将基地的情况一一报告上来。

  我心头猛然一跳,却不是惊讶于基地如此严重的受损情况,转而问道:“还有一名先行者存活?”

  先行者,是第一批进入进入哈斯纳达的士兵的代称,共300万人,分配在45个基地当中,而像我所在的这种中型基地,当初一共分配了两万名先行者,但三个月来经过无数次袭击,本以为最终存活的先行者只有我一个,没想到还有另外一名先行者也同样存活着。

  “没错,还有另外一名先行者下等兵K19872存活,但受伤颇重,已经陷入昏迷。”

  “马上派出医疗机器人将那名先行者转移到治疗室。”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在听到还有另外一名先行者存活的消息时会这么欣喜,没错,是欣喜。三个月来,我早已对每天都发生在身边的死亡麻木,本以为除了活着离开这里回到地球外,在没有什么能扰乱我的心神,没想到意志还是不够坚定啊。

  我不由得苦涩一笑,看来孤独确实会让人的神经变得脆弱——纵使我不知道自己还是否算得上人类。

  “医疗室受损严重,当前无法派遣医疗机器人,修复医疗室需要能量9单位。”

  Lin的话让我不由得一愣,刚刚只顾着欣喜去了,却忽略了此刻的基地随时处在报废的边缘,0.5单位的能量光是维持主脑的运行都颇为勉强了,又哪来的能量去启动医疗机器人和维修医疗室呢?略作思量,我不得不下了一个不到万不得已主脑不会执行的指令:“告诉我K19872的坐标,另外,准备脱离基地,植入我的即时通讯器。”

  “······”Lin沉吟了一会,计算着我这个指令的恰当性和合理性,虽然目前我是这座基地的最高权限拥有者,但放弃基地这种指令,却不是我一个上等兵可以强制执行的,如果Lin觉得我的指令不恰当,她是不会执行的。不过显然这次基地的受损情况实在有些严重,片刻后,Lin给出了答复:“分析完毕,30分钟后启动脱离程序,同时向地球联军总部报告。”

  “嗯”我点点头,Lin分析的时候已经把K19872的坐标传送到了我的即时通讯器上,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我转身离开主控室,往坐标点上跑去。

  绕过残破的基地并不轻松,十几分钟后,我来到一间已经完全被摧毁的储藏室,里面显示着一个微弱的生命体,时间很紧急,我也不想浪费时间。

  眼眸在刹那间变成淡绿色,手臂上伸出一柄墨绿色的骨刃,这就是黑骑士的天赋能力——基因融合,有点像戈林族刀锋战士和莫林族衍生能力的结合体,但具体合成了哪些种族的基因我也不得而知,恐怕这具身体的基因密码只有将我制造出来的女娲研究室才有所了解。

  锋利的骨刃划开变形的大门,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洞,我猫着身体钻进去,掀开堆积在地上的金属碎片,一个血肉模糊的身体逐渐出现在视野中。

  “女人?祁林族?”我一脸诧异地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说有什么种族的基因和人类最相近又最与众不同,恐怕就要数祁林族了,他们的外形和人类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不是额头上标志性的黑色月形标记,我也不会认出来她是祁林族人。

  如果说人类的天赋是学习和创造,那么祁林族的天赋便是赤裸裸的融合和复制,不过他们一生只有一次融合和复制的机会,这也决定了祁林族人良莠不齐的能力面貌,他们估计是人类目前已知的种族中上下限相差最大的了。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复制了什么能力,但在如此残酷的逆世战场,再强大的种族都可能在瞬间化为尘埃,这女人既然能成为这个基地唯二的幸存者,便不容小觑。

  伸手将这女人柔软的身体抱起来,很轻,却几乎耗尽了我全部的力气——我的伤势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抱着她差不多花了二十多分钟才来到已经破败不堪的医疗室,里面的医疗器械都报废了,但一些药品却仍旧完好,这算得上是我今天最大的幸运了。

  吞下一粒由生命结晶制作的药丸,顺手塞了一粒到那女人嘴里,我靠在医疗室的墙边修复着我的伤势。随着生命能源的渗透,我遍体鳞伤的身体慢慢好转,同时手腕上的即时通讯器也缓缓恢复了光芒——即时通讯器跟我们的身体连接,生命结晶修复伤势的同时也给通讯器提供了必要的生物能源。

  一个恍若隔世的女声在脑海中响起,我欣慰地一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逆世‘盘古’系统已成功连接,正在进行身体数据分析。”

  泽罗:先行者

  编号:K19001

  基因进化路线:未知

  当前基因解锁程度:7895/20000

  当前能量护盾强度:1000/1000

  当前能量值:10

  其他数据:暂无

  作为地球联军的科技前沿和两大支柱,盘古、女娲两大研究所在人类这一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战果累累,前者创造了地球联军所向披靡的远征舰队、各类武器、空间技术···后者则依靠舰队所掠夺而来的各种资源,致力于生物基因科学的研究,其成果也很好解释,人类的平均寿命目前已经达到200年,身体机能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但跟近二十年两所研究室的成果相比,其余的一切似乎又显得微不足道了。女娲研究所的黑骑士计划,如果成功运用到人类身上,意味着人类终于可以摆脱“孱弱的身体”的束缚,一步步打破自身的基因枷锁,直到最终达到那群疯子口中的“成神”。

  盘古研究所的逆世技术则无疑给那些疯子提供了他们野心的最大保障,迫于当前远征的巨大消耗,人类已经渐渐无法支撑超远距离的大规模远征,但逆世技术的出现给了他们最大的便利。

  简单来说,逆世技术就是一种物质数据化技术,将远征舰队难以企及的星球甚至星域实行数据化,让其变成一个虚拟却又无比实在的逆世战场,将大量士兵投入逆世战场,以达到最小的战争消耗,因为在逆世战场中的远征军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复生基地。

  听起来很棒,仅仅是听起来很棒而已。

  虽然是一个数据化的世界,但宇宙自有其运行的规律——能量守恒,所以复生基地的建立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生命,无尽的生命去堆叠。

  如果大量的人类被用来建立复生基地,无疑会引起地球公民的不满,所以万族监狱里数千万的奴隶成了完成这项任务的最佳人选,很不幸,我成为了这其中的一员。他们给我们起了一个很好听的称号“先行者”,我们的理解是“炮灰”。

  至于为什么我这个万族监狱里的“宝贝”会被当成炮灰送到万族监狱,很简单,我已经不是唯一的黑骑士了,黑骑士出现了后续的成品——远远比我强大的完全体。

  至于另一个原因···

  “唔···”女人发出的声响将我从沉思中惊醒,我睁开眼,正好看到她缓缓做起来的身体,疑惑地环顾四周,目光最终落在了我的身上:“是你救了我?”

  她的声音很好听,清澈而温柔,比我见过的其他祁林族要更加温润一些,我点点头,问道:“祁林族?”

  这不是明知故问,我需要她的坦诚和其他信息。她愣了愣,旋即站直身体朝我敬了一个军礼:“下等兵K19872,祁林族索···索娅向长官报告。”

  看着对方拘束的表情和僵硬的身体,我微微点头,道:“看来恢复得差不多了,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之后去主控室。”

  我给她下达了第一道指令后转身向主控室走去,也不管后者有何表情有何疑惑。

  来到主控室,离最后的脱离时间还剩下7分钟,见到我的到来,Lin说道:“地球联军总部请求与你通话。”

  “哦?”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刻,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当即点点头:“连接。”

  主控室的金属墙面在刹那间幻化成一片昏暗的空间,一道光柱将我笼罩,很快,另外几道光柱降下,几个我并不是很熟悉的人出现在我的跟前。

  “士兵K19001?”

  “是。”

  “为何启动基地主脑脱离程序?你知道这会给联军带来多大的损失吗?”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对着我大声质问。

  “基地动力室损毁殆尽,能量储备不足0.5单位,已经无法维持基地运行的需要,如果不启动脱离程序,光脑也将进入休眠期。”我不急不缓地回答。

  “有道理···”“是啊···”其余几位与会人员交头接耳,言语中有些赞同的意味,但先前质问我的人眉头一挑,转而大声说道:“就算启动脱离程序,他一个万族监狱里的奴隶又有什么资格接手我们的主脑?”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我似乎有点印象了,那个家伙好像是第三舰队的一名将军,儿子在远征S2000星系的时候牺牲了,对于万族监狱里的奴隶一向仇视得很,难怪会如此反对。不过对于这件事我不好开口,Lin会给出她的分析。

  但没想到Lin的分析还没开始,另外一道光柱突然落下,一个身穿白袍的精神矍铄的老头陡然闯入会议现场,那标志性的大嗓门令我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容。

  “谁说他没有资格的?”老头毫不客气,指着那人的鼻子骂道:“温斯顿,老子女娲研究室的黑骑士都不够格,那你告诉老子谁有资格?”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将军见到这个唾沫横飞的白胡子老头,顿时没了脾气,嗫嚅道:“穆···穆主任,您怎么来了?”

  穆长青,女娲研究室主任,按级别就算是第三舰队的上将总指挥都低他一级,遑论他这个将军了。穆老头撇了撇嘴,道:“老子来还要跟你请示吗?”

  “不,不用···”那将军连忙摆手。

  “那么,你觉得他是否有资格接手基地主脑呢?”穆老头接着问道。

  “当···当然,初代黑骑士自然有资格。”那将军点点头,旋即光柱一暗,同其他几人消失在空间中,顿时整个空间只剩下了我和穆老头。

  他朝我走了一步,脸上的愤怒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熟悉的有些贱贱笑容:“你小子,老子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挂掉。”

  我同样笑笑,道:“挂没挂,看看我的容器不就知道了?”

  所有先行者在逆世战场里存在的只是本体幻化的数据,而本体则全部贮存在女娲研究所的一个巨型地下空间里,一旦逆世战场中的数据体死亡,储存本体的容器也会破碎,相反,一旦本体容器破碎,逆世战场中的数据体也会消失。

  “老子每天都忙得要死,谁有时间去找你的容器。”老头傲娇地撇撇嘴,对此我早已见怪不怪,却一时间没了言语。

  沉默片刻,穆老头脸色忽然一沉,对我说道:“小子,对不起。”

  我神色一滞,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却平静地说道:“没什么人对不起我,你也一样。”

  穆老头似乎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默一会儿,道:“保重。”

  “当然,你欠我的酒我还记着。”我说完最后一句话,虚拟会场消失,主控室恢复了原有的样貌,索娅也早已等候在主控室里面。

  Lin的声音再度响起:“基地主脑脱离程序,启动。”

  基地的所有灯光在此刻全都暗淡下来,只有一团耀眼的光芒缓缓从主控室飞出,飘入我的即时通讯器。

  我看了一眼基地,又看了一眼索娅,扔下一句“走”,旋即踏入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哈斯纳达逆世战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