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撤离

十字战刀.QD | 发布时间:2019-12-04 | 阅读次数:19416

德门  “我说管带啊,现在的那些革命党也差不多被歼灭了吧,我们哥几个哪还用在这呆着。”一个清军抱着步枪对他们6个人的头道。  “你要不然想卷铺盖回去,就立刻给我滚吧。”管带心情也是好,这好不容易来了个奋勇杀敌立大功的机会,自个却被发配边疆来守这归德门正当黄兴和韦月语想疑问开口时,银狼便开口道“大南门的部队被全歼了。”。...

  第五章撤离

  4人离大南门只有百米的时候,银狼和影子突然停下了。

  正当黄兴和韦月语想疑问开口时,银狼便开口道“大南门的部队被全歼了。”

  黄兴愣住了,又是一群年轻人因他而死。。。。。。。。

  “影子,你带黄司令从东边走,我和月语往西边走。”银狼不给黄兴考虑的时间,急促道。

  “嗯。”影子答应了一声便带着黄兴往东门方向赶。

  “我先背你,看你这半死不活的样。”银狼直接把韦月语背在背上道。

  归德门

  “我说管带啊,现在那些革命党也差不多被全歼了吧,我们哥几个哪还用在这呆着。”一个清军抱着步枪对他们6个人的头道。

  “你要是想卷铺盖回家,就马上给我滚蛋。”管带心情也是不好,这好不容易来了个杀敌立功的机会,自个却被发配来守这归德门,等他们打完了自己得的赏钱还不够买酒喝。

  清军见管带发了火,也就闭嘴了。正看见一个穿中山装的银发男子向他们走来,一时没反应过来,便把火气发到他身上“你懂不懂规矩啊,你你,你在干什么?!”

  算上管带他们7个清军站位是这样的,管带周围有3个清军,闲着没事拉拉家常。还有2个清兵站在守岗,最后一个去解手了,还没回来。

  银狼已经用自己的袖剑刺穿了两个上来盘问他身份的清兵,趁剩下的清军还没有反应过来,银狼迅速拾起地上的步枪,向管带射去。

  “砰”管带十分机灵,知道来者不善早就躲到一名清军的身后,清军倒下后对剩下的两个清军大喊“还等什么,快开枪。”

  两个清军清醒过来,随即向银狼开枪,此时银狼已经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缩小到3米左右,借助鹰之眼的极强察觉力,一个翻滚躲过了两可子弹,随间四肢同时发力,如饿狼扑向猎物一般直扑一个清军。

  扑倒清军的同时,袖剑随间刺入清军的脑袋。清军瞬间毙命,在剩下的清军还没能做出反应的时候,银狼瞬间踢出一脚,离他最近的清军瞬间倒地,银狼起身,没有任何表情,大力一脚向清军头上踩去。

  “卡啦”头骨碎裂的声音让周围本就恐怖的气氛变成了彻底的地狱。

  银狼看了看自己被鲜血染红的皮鞋,啧了一声,看向已经抖成糖浆一样的清军管带,缓缓的向他走去,袖剑滴着清军的鲜血。。。。。。

  韦月语从街边拐角走出来,看见周边惨烈的一幕,不禁道“何必这么凶残。”

  “他们应得的。”银狼用随身的手帕擦着袖剑,道“血还流吗?”

  “不流了,改天跟你学两手。”在街道的时候,银狼帮韦月语点了穴,现在韦月语整个受伤的左臂都没有感觉,也不流血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会游泳吗?”

  “哈?”

  10分钟后珠江某港口

  韦月语两人出现在登船口于船链接的水面。

  银狼没有受太大的伤,三两下就爬上了正在登客,拿起放在船上的救生圈丢向浮在水面上的韦月语。然后又找了根绳子吊下去,韦月语用他右手抓住绳子,银狼两手发力径直把韦月语拉出水面。

  “呼呼。”韦月语用右手撑着船面,气喘吁吁道“你这个,这个疯子。”原本按照韦月语的性格,打死也不会用这种奇葩的方式逃离广州。但银狼直接把他踢进水里他也只能游了,但其实韦月语是飘着过来的。

  “谢谢夸奖。”银狼笑着道,一般人手受了这样的伤,再飘这么久,不用说手保不住了,命恐怕也保不住。

  “这手是真要不了。”韦月语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自嘲的笑了笑道。

  “不一定。。。。”银狼正想开口,便被一通僵硬的中文打断。

  “两位先生,你们是怎么回事?”一个穿着大副船长的制服的中年男子尽量保持冷静的对两人道,虽然他尽力保持冷静,但还是看得出他头上的青筋在跳动。

  银狼还在想怎么应付,就听韦月语开口道“我是俄国人,又会说俄语的吗。”韦月语说的是英文,在内行人看来,韦月语英文带着浓厚的沙俄贵族气息,即使是在累的气喘吁吁的情况下。但对旁边的银狼来说,都一样,反正一个字都听不懂。

  然后大副就叫了位沙俄的乘客,韦月语在沙俄也算中产阶级,偶尔出席下舞会是肯定的,所以很轻松就混过去了。还让大副给两人弄了一间船舱,并且拿了点绷带。

  船舱

  “刚才你跟他们说什么了,这么轻松就混过去了。”银狼显然对这个船舱的布置感到满意,船舱里复古红色沙发,雕刻的极为细腻的桌子,整个房间的红黄搭配使银狼感受到了中世纪英国贵族的华丽享受。

  “没说什么,就是说了我在沙俄的爵位和所属部队。”韦月语躺在床上,包扎着手腕上的伤口道“他们的这艘船是会欧洲的,路上会经过香港,顺便载我们一程。”

  “对了。”韦月语又说道“这艘船上运载着不少从中国强买强卖的的东西,我们可以去淘淘宝。”

  “好啊。”对银狼来说,一直呆在船舱里是要他命的一种方法,随即就想拉着韦月语走人。

  “先帮我把伤口包扎好。”韦月语道“管你有什么方法让我的手恢复,伤口感染我现在就会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