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0章 野种

凉容 | 发布时间:2019-12-04 08:10:55 | 阅读次数:20416

但是据说冷晟凛的母亲是欧洲皇室成员,昨日一见却会觉得美则美矣,却少了些高贵的的气质,让人多少有些失落。不过听说冷晟凛的母亲是欧洲皇室成员,今日一见却觉得美则美矣,却少了些高贵的气质,让人多少有些失望。。...

在冷宅还敢叫冷晟凛的小名,景于菲猜测这位妇人说不定就是冷晟凛的母亲了。

不过听说冷晟凛的母亲是欧洲皇室成员,今日一见却觉得美则美矣,却少了些高贵的气质,让人多少有些失望。

“母……”已经快要脱口而出的称呼,在冷晟凛狠狠地掐住她的腰的时候乖乖收了回去。

景于菲转过头去,就看见冷晟凛一脸不屑,冷哼道:“她不是我母亲。”

听到这话,景于菲的立刻点了点头。

“回来了。”妇人扶着老人在客厅的主位坐下,那老头将手中的权杖握在手里,语气平淡却充满了压迫。

“爷爷。”冷晟凛低声唤了一句,身子微微躬了躬,虽然态度说不上多么尊敬,但已经算得上有礼数。

“今天我和菲儿已经领证了,想着要带人过来给您看看。”冷晟凛道,一边将景于菲拽过来,“菲儿,叫爷爷。”

“爷爷好。”景于菲相当乖巧地喊了一句,心里对那位妇人的身份好奇地抓耳挠腮。

冷爷爷低头喝了口茶,半天没有理会景于菲,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就是完完整整的忽视。

景于菲有些尴尬,以为是自己声音小了,刚想重新开口,就听见旁边传来那个女人的娇笑声。

“呵呵,晟儿啊,不是姑姑说你,你实在是太不懂事了!不跟家里知会一声私自去跟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领证也就算了,怎么好把人领到家里来,真的不怕脏了我们的眼吗?”

那妇人说这话的时候眼角还带着些媚笑,语气低柔但是却字字诛心,实在让人觉得不舒服。

景于菲虽说之前就做好了要被奚落侮辱的心理准备,但是却还是听不得别人这样说自己,尤其这人居然还是冷晟凛的姑姑……

“姑姑?你算我的哪门子姑姑?是这几年好日子过多了你就忘了自己的身份是不是?你可不要忘了,当初你自己是什么出身,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吗?”

“你!”

“够了!”冷爷爷敲了敲权杖,神情十分不耐烦,他没有反驳这两人的话,只是看着冷晟凛:“人我见过了,但是我的态度永远不会变。”

冷晟凛收起了盛怒,对老头的态度却一点都不在乎:“我只是带来她知会你们一声,你们同不同意对我来说都一样。”

“你不想见你母亲了?”冷老爷子对冷晟凛的态度十分不满,说出口的语气饱含威胁。

冷晟凛顿了顿,景于菲看到他的眼睛眯了起来,这是他快要发怒的前兆,顾不得那么多,景于菲连忙伸手去拽他衣服,小声提醒:“翊儿快醒了。”

“对了,忘记提醒你们,我的儿子已经出生了,我要让他入族谱,你们趁早安排人去准备。”

方才被呵斥过的妇人听闻立刻戒备起来:“入族谱可不是什么小事,爸,这小孩的身份来路还没查清楚,怎么能这么草率做决定!万一是个野种……”

“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冷晟凛对那妇人冷笑,简直恨不得想要把人直接掐死。

那妇人被冷晟凛的话吓了一大跳,立刻往冷老爷子的身后躲了躲,不敢再随意开口。

“这些是亲子鉴定,足以证明他是我的儿子,我遵守了约定,娶了女人生了儿子,你们最好也履行你们的诺言让我见我母亲,若是反悔,你们知道我冷晟凛不是什么好人!”

冷晟凛将一份文件扔在了老爷子面前,然后才不带任何感情地开口,可话里的内容却让景于菲听的心惊胆战,对待家人的态度尚且这么不可一世,足以见得冷晟凛此人的脾气秉性。

冷老爷子没有吭声,有下人上前将那份文件打开,详细地核实了之后才对着老爷子点了点头。

“你现在的本事是越来越大了。我们没有对你母亲怎么样,是她自己不想见你,你这么一意孤行,你觉得我会安排你们见面?”

“可是你……”

“下次再说吧!”老爷子将茶杯放下,冷声道:“我今天累了,改天你一个人过来的时候,再去看你母亲吧。”

那妇人听完这句话立刻将人从沙发上扶了起来,冷晟凛想说什么,最后又统统憋了回去。

“我们走。”冷晟凛对景于菲道,然后转身就走。

景于菲不知道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也明白自己不能多问,便跟在冷晟凛的身后的离开。

等回到车子前面,冷晟凛却丢下景于菲独自一人离开,其余的话一句都没有多说。

景于菲看出他的心情很差,不敢去触他霉头,只好抱着冷子翊钻进了车里,让司机送她回莱茵公馆。

今天冷晟凛带了十几个保镖,分别坐在三辆车里,刚刚有两辆跟着冷晟凛离开了,剩下四个保镖挤在一辆车上,跟在景于菲车子的后面,一路护送着她们回去。

景于菲存心想打听些事情,但是司机和育婴师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深深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的道理,景于菲打听了一路都没有从她们嘴里撬出一个字。

离莱茵公馆大概还有几分钟距离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了。

一辆小卡从十字路口突然逆行而来,冲着景于菲乘坐的这辆车就直接撞了过来,司机被吓出一身冷汗,当机立断之下转方向盘,避开了卡车的撞击,却也导致车子直接撞上了路边的防护栏,一边的车胎被路障直接扎破了。

因为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景于菲把冷子翊好好地护在怀里,却没注意到自己,她的脸颊让破碎的车窗玻璃划开三道细长的口子。

“怎么回事?”景于菲急忙查看宝宝,冷子翊已经被声音给吓醒了,此刻正不知名地大哭起来。

“没事没事,不哭了,宝宝乖,我在呢。”

景于菲一边安抚宝宝,一边从车上下来,保镖们已经赶过来了,拉开门查看景于菲这边的情况。

“我没事,看看司机怎么样了。”

司机从刚才就没有了声音,而且因为司机刚才的判断,撞上防护栏的正好是他那边,可能受的伤很严重。

保镖飞快地看清了局势,严肃地对景于菲道:“少夫人,您先乘坐后面的车离开,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