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6章 有事相求

凉容 | 发布时间:2019-12-04 08:10:55 | 阅读次数:28966

“别成天毛手手毛脚的,要不然伤着我儿子要你很好看。”冷晟凛瞪了景于菲几眼,语气非常不悦。“别整天毛手毛脚的,要是伤着我儿子要你好看。”冷晟凛瞪了景于菲一眼,语气十分不善。。...

好险冷晟凛见势不对,立刻上前两步帮她托住了冷子翊的屁股,否则这孩子今天可又要受苦了。

“别整天毛手毛脚的,要是伤着我儿子要你好看。”冷晟凛瞪了景于菲一眼,语气十分不善。

景于菲立刻将孩子抱牢,稳稳地站了起来。

“你……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不能回我自己家吗?”冷晟凛斜睨她一眼,脸上写满了不痛快。

“没有……我……嘶……”景于菲胸前吃痛,一低头发现是冷子翊在咬她。

这坏东西,一吃饱就开始使坏,一点都不乖,长大以后一定跟他爸一个德行。

冷晟凛察觉到什么,抬眼看了看景于菲,几天不见,景于菲的胸部好像又大了很多,完全是因为她在哺乳期,奶水太充足才导致的。

那雪白的丰满看上去十分诱人,尤其是给冷子翊喂食的时候,冷子翊嘬着自己的食物还发出了啧啧的声音,给这副画面都增添了些许旖旎的色彩。

察觉到冷晟凛的视线,景于菲立刻全身心戒备,动作不动声色地往后避了避,试图用背部来对着冷晟凛。

“我看你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晚上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晚宴。”

“晚宴?”景于菲情不自禁大声,动作一大,就让冷子翊进食的动作被打断了,小家伙非常不满,立刻伸出手来抓住了自己的食物,然后又凶狠地咬了上去。

景于菲被咬的很痛,立刻明白冷子翊已经吃饱了,就将自己的衣服重新整理好,再把冷子翊抱了起来。

“可是我觉得我的伤还是很明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家暴我呢……”

“啧,”冷晟凛很不耐烦,他心里明白景于菲是不想跟他独处,上次的事情多多少少让景于菲心生忌惮,但是他也不多解释:“那只要挡住了就没关系了吧?”

“嗯?”景于菲还没有反应过来。

冷晟凛对着空气打了个响指,紧接着就有女佣推出来了好几个晾衣架,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礼服,还有好几个女佣抱着一些绒木盒子出来,然后站在景于菲的面前缓缓地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面装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珠宝钻石项链,每根项链的设计都十分巧妙,而且非常漂亮,镶嵌成了不同的形状,钻石冷硬的光芒在灯光的照射下流转开来,显得极为光彩夺目流光溢彩。

景于菲还来不及惊叹,冷晟凛又打了个响指,又是好几个女佣涌了上来,就像上次一样七手八脚地帮景于菲动手打扮了起来。

冷晟凛从景于菲的手上夺下自己的儿子,冷眼看了景于菲一眼,“不打扮好就别出来。”

留下这一句,冷晟凛不由分说地抱着孩子先离开了。

景于菲反抗无能,只能任凭大家七手八脚地为她打扮,她今天被人搭配着换上了一套红色的露背晚礼服,整个雪白香嫩的背部都露了出来,让她感觉到极为不自在。

她脖子上的伤痕叫那硕大的钻石项链挡住,一点都看不出异样。

可是景于菲摸着自己的脖子,只觉得那里被磨的火辣辣的疼。

这豪门媳妇儿真不是人当的,为了搭配项链,耳朵上还戴着钻石耳环,长长的耷拉下来,还勾住了景于菲的头发。

“你怎么这么笨。”冷晟凛的脸上满是嫌弃,却还是动手去帮景于菲把额前的刘海拨弄到了耳后。

说话之间两个人的呼吸相交,气息缠绕,对方身上清冽的松子味道传来,景于菲只觉得呼吸一窒,身体都变的僵硬了起来。

“放松,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只要你答应陪我出席这个酒会,我就先让手下去帮你调查带走你儿子的人是谁如何?”

这个条件对于景于菲的吸引力是巨大的,景于菲深吸了一口气,立刻坚定地点了点头:“好。”

冷晟凛勾了勾唇,今天他穿着了一套暗红色的西装,西装上还绣着些花纹,但因为用的是暗色的线,所以看上去并不特别明显。

红色很挑人,可是冷晟凛却没有这个烦恼,景于菲看他穿过很多西装,但是无一例外的是都被他穿的很好看,贵气逼人而又英俊冷峭,搭配上他这一副俊美丰朗的脸,足以让晚宴上的任何一个人都黯然失色。

上了车之后,冷晟凛才告诉景于菲今天的晚宴的内容。

“一个很重要的合作伙伴举办的晚宴,今天会有很多贵客到场,其中有一位是来自F国的知名珠宝设计师,我要你帮我吸引到他的视线,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我来处理。”

景于菲恍然大悟:“所以你让我戴着这些钻石珠宝?”

“还不算特别笨。”

景于菲在心里十分不满,这话说的好像她很蠢一样,事实上在嫁给杜成以前,景于菲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女人,而且她对设计这一块有着极其敏锐的触觉,再加上景氏本来就是一家珠宝公司,所以她对首饰珠宝设计这一块也算是比较精通。

冷晟凛摆明了就是看中她这一点,才会选择带上她过来一同参加晚宴,否则的话不知道他要把景于菲冷多久。

冷晟凛这个男人,是一个利益至上的男人。景于菲在心里告诉自己。

“一会儿到了晚宴上,不要跟其他人多说话,要记住,你是我冷晟凛的女人,不用去讨好任何人。”

“你不是让我去勾搭那个珠宝设计师?”

“谁让你去勾搭别的男人?我只是让你在必要的时候露一手,就像是钓鱼一样,愿者上钩你懂吗?”

“那不是还是勾搭。”

“你!”冷晟凛气的直瞪她,“你现在胆子很大?不怕我把你丢到海里去喂鲨鱼?”

景于菲皮这一下很开心,再次被人威胁,立刻想起之前冷晟凛对她做的事情,不敢再调皮,立刻端正态度。

“好的,我知道了。意思就是说,要不动声色又要保持住属于冷先生的高贵风度,是这样吧?”

冷晟凛眼神复杂地看了景于菲一眼,嘴角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冷意。

“你最好不要给我搞砸了,如果这次的事情失败了,我会把你的儿子找出来然后丢到海里去喂鲨鱼,明白了吗?”

永远都是同一种威胁,然而对景于菲却很好用,她立刻点头,表示自己很明白严重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