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阿铁(步惊云外传)3

逆天邪 | 发布时间:2019-12-03 09:37:34 | 阅读次数:23568

位,明白这两人的修为一个深一个浅,怕是来者不善,急忙回过头去看。  “居然是你?”  领头的那个白衣和尚看见雪缘的吃惊,而已笑容应道:  “恰恰贫僧,许久看不见,施主幸好吗?”  “不虚大师屋里坐。”  雪缘好拂了他的面子,心中却是忧虑更多然而美好的终究是短暂的。。...

  阿铁与雪缘仍在西湖之畔,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然而美好的终究是短暂的。

  这样静谧又幸福的生活,不知还能有几日?

  这一日阿铁依旧入山樵采,正午刚过,尚未回转之际,他和雪缘的家中却来了不速之客。

  来者沿着湖畔步行而至,一白一灰,白得胜雪,灰的似影。日光把他他们的脑袋照的锃亮,原来是两个和尚。

  “施主,叨扰了。”

  两个和尚走到阿铁家门前,不待雪缘去迎,便推开柴门,步入院中。

  雪缘听声辩位,知道这两人的修为一个深一个浅,怕是来者不善,连忙回头去看。

  “竟然是你?”

  为首的那个白衣和尚见到雪缘的惊讶,只是微笑应道:

  “正是贫僧,许久不见,施主还好吗?”

  “不虚大师进屋坐。”

  雪缘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心中却是忧虑更多。

  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虚今日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不虚大师来此,是欲寻外子的么?”

  “不错。”不虚点了点头,却是欲言又止。

  “大师若有事,直说便是。”

  雪缘仍是在微笑,但她心中渐渐浮起不详的预感。

  “无妨,等霍施主回来吧。”

  不虚双腿盘坐,又睁大眼睛念起经来。倒是他身后的小和尚有些不悦,当下开口道:

  “师父你想说又不说,顾忌这么多干什么?绝无神入侵中原,又控制皇帝,要在十日后行禅让大典呢。无名出师未捷先栽了个跟头,被无神绝宫下毒拘禁起来了。你来这里找惊觉,不就是想要联合他一起去救无名嘛!”

  那小和尚唤作不虚师父,但眉眼间却无多少敬畏之意,不虚亦是不以为忤,听徒弟把此刻的难关道出,只是微笑着叹了口气。

  “惊觉是否愿去,还要等他回来才知道。”

  灰衣小和尚努了努嘴,也是靠墙坐下,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解开,抓起一只肥油油的鸡腿大快朵颐。

  不虚看起来年近四十,一双长长的八字眉,透着一脸的慈悲之意,但他清澈的双目中,更多的是无奈。

  不虚念经,并不似寻常和尚那般闭目诵读,反而是张开眼睛,茫然凝视着门外的白云蓝天,口中念诵的,正是佛门绝学“般若心经”!

  因为他深信,只有无,才能接近佛,只有佛,才能找到真实本心。

  念佛无非念自心,自心是佛莫他寻。

  他道行虽高,却未能克服自己眼中心中的无奈,那是对世人的无奈,对人间的无奈……

  他无奈,只因世上有太多悲惨的故事,多得连他亦爱莫能助……

  他无奈,只因世上作恶的人太多,而报应来得太慢……他一切的烦恼,皆因无奈……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故知般若波罗蜜多……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不虚?

  在一片祥和的诵经声中,这个身披素白的和尚戛然而止。

  但不虚并非因为念到他的法号而止声,而是因为他心头蓦地一动。

  诵经本为静心,为何他刺客反而难以自控?他为何心动?

  不独是不虚,他身旁的灰衣小和尚似乎也有感应,空举着半根鸡腿忘了咀嚼。

  而雪缘,已经推门迎了出去。

  他来了。

  阿铁回来了。

  阿铁还未进屋,不虚就已经断定,这绝非他要找的人!

  因为此人的气息,根本就不是步惊云!

  倏忽间,不虚回忆起十年前他初见步惊云的那天。

  那时步惊云方才十三岁,却已经是天下会帮主雄霸的第二弟子,多次率众出战,无一不克。

  那日步惊云前去灵隐寺拜会不虚,献上的,却是三个小小的骨灰盒。

  那三个骨灰盒,正是步惊云的父亲霍步天的弟弟霍烈,和霍烈的两个儿子的骨灰。他们前去天下会刺杀雄霸,失败被擒。

  而霍烈的头颅,亦是被步惊云亲手斩下。

  不虚对这个孩子的身世唏嘘不已,立刻就将他珍藏已久的孟婆茶冲了。

  孟婆茶乃是不虚的师父僧皇搜尽天下奇药所炼制的两枚丹丸,其中之一已经在不虚十五岁的时候被他喝掉,而另一枚,不虚准备用到步惊云的身上,让他忘记前事,重获新生。

  不虚已经不记得十五岁之前的一切,他只记得他喝完那杯茶醒来时,僧皇温言对他说:

  “孩子,你实在有太多的伤心往事,这样也好,从今以后,你便可收拾心情,专心向佛……”

  在不虚看来,十三岁的步惊云,犹如十五岁前的他。

  故此,他才毫不犹豫地用掉世间唯一的丹药,只为那一碗孟婆茶,能让这个属于黑暗的少年重新来过。

  然而,他不愿。

  步惊云不愿。

  步惊云不愿遗忘。

  步惊云不愿放下仇恨。

  他的生存,就是为了复仇。

  又怎有忘却过去,抛却复仇的道理?

  到底意难平,死不甘心!

  精卫填海,恨海难填!

  纵是不虚运起因果转业诀,要将那茶水强行灌下,亦是被步惊云偷学来的一式悲痛莫名而化解。

  那时的步惊云,终究无法忘却。

  一晃十年过去,不虚没料到的是。

  世上已无步惊云。

  他身前的这个男子,虽然长着步惊云的脸,留着步惊云的发型,甚至他的手臂,亦与步惊云的麒麟臂一模一样。

  但面前的这个人,不是步惊云。

  当年他想让步惊云忘却过去,却无能为力。今日他本要借步惊云之力营救好友,却发现步惊云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这一切,莫非真的是机缘造化?

  “我是阿铁,也是这家的主人,不知大师找我们,有什么事?”

  听到青年自称阿铁,不虚便已打定了注意,不再打扰阿铁和雪缘的生活。

  他蓦地起身,双掌合十道:

  “贫僧不虚,此次前来,乃是为施主化解即将到来的一个危机。”

  阿铁听了很是疑惑,雪缘却是面有忧色,问道:

  “他们,很快就会找到了吗?”

  “自攻灭无双城后,天下会势力极大,已经一统江湖。西湖乃是形胜之地,更容易被发现。”

  “要不,我们搬家……总能躲得过去。”

  雪缘也似不虚那般,眼神里多了无奈。

  “天邪,你留下襄助两位施主,我去找断浪。”

  不虚说走就走,转眼间已经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中。

  那小和尚原来唤作天邪,他见师父走得远了,又开始啃咬手中的鸡腿。

  “阿铁大哥,雪缘姐姐,你们可要好好招待我,不然的话晚上来了蟊贼,我吃不饱可是没力气打的。”

  天邪笑嘻嘻躺在院中的墙角,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视若无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