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阿铁(步惊云外传)2

逆天邪 | 发布时间:2019-12-03 09:37:33 | 阅读次数:8586

然味道还倒不如雪缘煮出的粥,但相对于他第一次下厨做饭真的不好过太多。  雪缘是像阿铁那样先喝了一小口,又喝了一大口,随后伸出手了大拇指道:  “愈来愈非常好吃了,再这么一直这样……迅速就得超过2我啦。”  “非常好吃就快吃,凉了味道就差了。”  阿铁呵呵傻乐。雪缘连忙起来洗漱,看着前前后后忙碌的阿铁,觉得幸福极了。。...

  次日,日头初升,雪缘在阳光中醒来的时候,阿铁正在准备早餐。

  雪缘连忙起来洗漱,看着前前后后忙碌的阿铁,觉得幸福极了。

  “都怪你……晚上那样折腾河人蟹家,害得我又起不得早,说好了三餐归我管的。”

  雪缘擦了脸,从后面抱住阿铁道,她的口气像是责备,但更多的却是撒娇。

  “快坐下来喝粥啦。”

  阿铁将两大碗粥放在桌上,解下围裙,自己先尝了一口,便期待地望着雪缘。

  这一个月来,他每日早起煮粥,虽然味道还不如雪缘煮出来的粥,但比起他第一次下厨实在好过太多。

  雪缘也是像阿铁那样先喝了一小口,又喝了一大口,随即伸出了大拇指道:

  “愈来愈好吃了,再这么下去……很快就要超过我啦。”

  “好吃就快吃,凉了味道就差了。”

  阿铁呵呵傻笑。

  粥只是白米粥,咸菜也是自家腌的萝卜,但雪缘却觉得这是人间美味。

  当年小青在九空无界里看到的景象,莫非已经成真了么。

  因为这,就是她——神姬所渴望的生活啊。

  “缘,碗筷就拜托你收拾了,我出门了。”

  阿铁拿着扁担柴刀,往西北的山上走去,他的身影很快就成了一个黑点,消失在钱塘一带丰茂的草木中。

  日头高居头顶的时候,阿铁已是采了满满一担柴,照例挑到附近的镇上去卖。

  “阿铁又来卖柴啊,柳员外的人早就在集市上等你了,快去吧。”

  他几乎每一日都来,镇子又小,是以巡视治安的两个衙役也都已认识他。阿铁的柴分量很足,虽是一样大小的两担,却比别人的重了不少,因此阿铁的柴在集市上销路极好。

  而一担柴的价钱,是八文。

  达官贵人们动辄出手百两千两,犹觉不足,但对于阿铁来说,八文已经是他一日辛劳的成果。

  衙役所言不虚,柳员外府中的小厮已等了他小半个时辰了。

  “快点快点,我们急等着用呢。”

  小厮一边催促阿铁,一边将铜钱塞到阿铁手里,他带了根棍子来,待阿铁除了扁担,便也似樵夫那般将一担柴挑走了。

  阿铁数了数钱,却发现不对,连忙追了上去:

  “郓哥儿,今日怎么多了两文?”

  郓哥儿闻言停下脚步,笑骂道:

  “你这呆子,今日是我们员外五十大寿,多的那两文,是刘管家吩咐赏你的。”

  五十大寿?

  这几个字蓦地撞进阿铁的意识,像一记闷雷。

  为何他会觉得如此熟悉?

  为何他会感到如此害怕?

  他一愣神,郓哥儿已经走得远了,阿铁连忙作了个揖,高声道:

  “多谢郓哥儿,多谢员外!”

  他甩了甩头,不去想什么五十大寿的事情,高兴地掏出腰间的钱袋,把新得的十文钱放了进去,走到街口卖胭脂水粉的那家铺子,再三犹豫,终于鼓足勇气问道:

  “我想给内子买份胭脂,不知要多少钱?”

  卖水粉的老板知道阿铁是每日来卖柴的樵夫,没多少油水刮,随手指了指最右边的两个盒子:

  “妆粉五十文,胭脂二百八十文,两份一起,三百文。”

  阿铁不知女红,也是知道要胭脂水粉一起用的,当下掏出钱袋数了半天,将三百文捧到柜台放下。

  “掌柜帮我包一套,多谢!”

  他一日辛劳,却只得八文,再加上偶尔猎获山中的野兽,这三百文,已是他整整一个月的积蓄。

  钱花出去,阿铁并不心疼,因为这是他给爱妻准备的礼物。

  他从掌柜的手里接过纸包,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正要启程回家,却发现小街另一头传来的骚动。

  “天下会的人来啦,快走啊!”

  人们唯恐避之不及,纷纷让开,须臾,街道正中一队人大大咧咧地走到小镇正中央,为首的那个大胖子问道:

  “柳家庄在哪?”

  那胖子身材高大,下盘极稳,又兼真气充足,如此一番喝问,已经将许多人震得耳膜生疼。

  “出镇往西三百步便是。”

  天下会的人得了答复,立刻以胖子为首,前去柳家庄去了。他们人数虽众,行动却是整齐利落,丝毫无拖泥带水之感。

  天下会的气势虽然让人惧怕,但毕竟还是有胆大之人,凑热闹亦是国人天性,众人惊魂甫定,便三五个凑在一起,前前后后地跟着天下会帮众出了镇子,却只是站在柳家庄大门数十步外,再不敢上前。

  阿铁当然也在围观的人群之列,他听到郓哥儿提及柳员外五十大寿,便觉得如遭重击,及至看到天下会众人,又觉得此情此景极其熟悉。

  那些众人惧怕的天下会帮众,在他眼里竟如贩夫走卒一般普通。

  这……究竟是为什么?

  不多时,众人便听到了那个大胖子的一声吼:

  “柳老头,你不服从天下会,便只有死!”

  此言既出,便是柳家庄数十步外的众人都觉得惊骇莫名。

  阿铁的心亦是开始怦怦狂跳!

  为何他觉得这一幕如此熟悉!

  天下会毕竟是久经征伐,想来那个带头的胖子也非庸手,众人在外围只听到庄中的生生惨叫。

  不多时,火起,其势冲天!

  满身鲜血的天下会众人,亦在胖子的率领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围观的众人唏嘘不已,渐渐散去,却唯余阿铁一个人倒在地上,他双手抱头,脸上亦是极其痛苦之色。

  五十大寿!天下会!屠杀!大火!

  这些东西钻入他的脑海,让他头痛欲裂。

  可偏偏,阿铁想不起来任何事情。

  太阳落下山去,东边的月亮升起来。

  雪缘站在村口的石桥上,翘首期盼。

  她已经等了足足三个多时辰。

  她要等的夫君却还未归。

  往常时日,阿铁天不黑就会归来。

  可今天……已经迟了整整两个时辰五刻钟了。

  莫非……是他们?

  雪缘蓦地想到一种可能,一种让她极度担忧的可能。

  若真是如此……

  就在雪缘忧心不定,打算去找阿铁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那个让她期盼已久的身影。

  阿铁,回来了。

  阿铁的脚步有些散乱,看到雪缘在桥头,也是加快了脚步。

  两人紧紧相拥时,雪缘竟流下泪来。

  “你去了哪里,这么晚回来,害我好担心……”

  阿铁挠挠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纸包,小心翼翼地捧在雪缘的面前。

  “想多打点柴,就耽搁了时间。”

  雪缘不知那纸包中是什么,但想来是阿铁精心准备,拆开之后,见是妆粉和胭脂,心中欢喜至极,眼泪却再度落了下来。

  “你真傻,难道不知我天生貌美,根本无需施粉黛么。”

  “我傻,是因为有一个跟我一样傻的妻子啊。”

  “找打!”

  月光下的两人,紧紧相拥,仿佛……能有永远。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