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One More Time_秒速5公分

逆天邪 | 发布时间:2019-12-03 09:37:32 | 阅读次数:24787

。  昨天为了新企划而通宵赶制,不知不觉就又将迎来了阳光明媚阳光的晚上。  开着就开着吧……我如是心里想,将双手拢进裤兜,低着头走下阶梯。  轻风徐来,带着漫天花雨坏绕在我身边,细细算起来,我了有差不多二十年没再这样特意出赏樱花了吧。  元旦节后的某我想出去走走。。...

  这是第一章,总共3章

  ***

  1.1--贵树--樱花坠落的声音

  当一朵樱花的花瓣飘落在鼠标垫上的时候,不知为何心头忽然涌起一种冲动。

  我想出去走走。

  去听一听樱花坠落的声音吧。

  几乎只是一秒钟的时间,我就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于是,张了张早已僵硬的双臂,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匆匆披上外套、换上拖鞋就拉开门冲了出去。

  砰地一声闷响,木门在身后甩上的时候,我才忽然想起来,房间里的灯似乎还开着。

  昨晚为了新企划而通宵赶工,不知不觉就迎来了阳光明媚的一天。

  开着就开着吧……我如是想着,将双手拢进裤兜,低着头走下阶梯。

  轻风徐来,带着漫天花雨环绕在我身边,粗粗算来,我已经有差不多十年没再这样专门出来赏樱了吧。

  元旦之后的某一天,一个人在电车里过完了23岁生日,若非是看到一个背影与明里有些相似的女孩,我几乎丢失了13岁以前的记忆。

  想起明里,我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

  十年来我与她之间虽然再也没有联络过,我却仍然坚信,会在某一天再和她相会。

  当年因为借口“全国最好的大学在东京”而考到这里来,其实在心里是觉得这里能够离明里更近一些吧。

  “乃……贵树君,樱花瓣飘落的时候,是秒速5公分哦。”

  想起幼年时明里撑着阳伞跑到樱花树下的情景,一股悲伤顿时从心底弥漫开来。

  2.1--明里--飞向你不知道的那片天

  又到了樱花的季节了呢。

  东京的樱花总是比枥木来得早了两天。

  不知从几岁开始起,总喜欢在花期的那些天里,把自己放进缓缓飘落的樱花瓣中,也是从那时起,每年的三月樱,我都是一定要单独抽出一天的时间来独自享用的。

  这个习惯一直维持到两年前,直到那时我在公园里遇见独自坐在长椅上悠闲翻阅着《古今和歌集》的他。

  藉由那次意外的邂逅,我和他开始了交往,今年元旦的时候,我们订婚了。

  我是筱原明里,再过一个月满23周岁。

  今天早上醒来之前,我梦见了小时候的事。

  大概是十年前吧……1998年3月的某一天,贵树君在搬家去鹿儿岛之前约我见面,那一天飘着大雪,他直到深夜才到约定会面的地点。

  当时的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车站的广播,却等不到他,心里担忧极了。

  一边恐惧着他是否忘记了今天的约定,一边恐惧着他是否被困在大雪中。

  要是……他在大雪之前回去东京……就好了……

  来到小田急线的铁路线上时,闸口已经响起了蜂鸣,我抬起头来急匆匆地迈开步子,从眼角的余光里,瞥见一个低头走路、双手插在裤兜中的男子从我身旁擦肩而过。

  快要通过闸口的时候,我猛然响起,这个男人会不会就是贵树君呢?

  我的心猛地跳动起来,快得几乎让我喘不过气。

  如果现在回头的话,对方也一定会看过来的吧……

  只是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我转过身去。

  闸口的护栏早已放下,小田急线的列车嗖地一声驶进我的视野。

  ……被挡住了。

  我站在列车的这一段不知所措,忽然手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他的电话。

  ——“趁着车还没开,就打过来了。”

  ——“欸……我也刚从老家回来,正在去公寓的路上。”

  我刚说了一句,忽然想起家里的咪咪已经有两天没有照顾了,于是匆匆迈开步子。几乎只是一瞬间,就把“对面也许有一个人像我刚才那样站着”这种可能性抛之脑后。

  1.2--贵树--若奇迹能够发生

  在铁路平行道的这一侧站了很久之后,我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

  列车嗖得一下拦住了视线,等到它开走的时候,对面只剩下在空中徐徐飘落的樱花瓣了。

  如果对方走掉的话,应该就不是明里了吧,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就会觉得无比宽慰。

  沿着道路,确切的说是沿着路边飞舞的樱花,我漫无目的地闲逛。

  在东京这座现代化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闲逛。

  在这个摩登时代,仅仅是追逐着樱花而漫步着。

  倘若到了樱花树到尽头,我便折回去寻找另一条花道,东京的道路四通八达,好在樱花树也很常见,让我得以在樱花的落雨中徜徉了一整个下午。

  天黑之后,开始觉得肚子有些饿了,随便走进了路边的一家便利店,店堂里的音乐恰好播到山崎将义的一首老歌,听着这熟悉的旋律,我的心头不禁更加迷惘。

  中学的时候还曾经很喜欢这首歌来着,现在却已经丝毫不记得名字了。

  “我一直在寻觅寻觅着你的身影~~~”

  我有在寻觅着吗?

  虽然一直以来都想念着明里,但自从10年前在岩舟车站分手,我就没再做过什么了吧。

  在鹿儿岛读中学的时候,尽管在手机里写了一千四百三十七条简讯,却从没有勇气发送给她。

  更不用说……来到东京后换过几次电话号码,现在连她的通讯方式都找不到了。

  “若奇迹能够发生我要立刻与你相见~~~”

  山崎明义的嗓音说不上沧桑,也说不上磁性,就其音色而言,也许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吧,可是就是这样普通的声音唱出来的歌声,却让我忍不住眼眶发热。

  站在饮料的冷藏柜前,我的目光落在了咖啡盒旁边的焙茶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利店里也有盒装的焙茶了。

  但我依然每次都拿走焙茶旁边的咖啡……故意对它视而不见。

  上次喝焙茶,似乎是10年前在岩舟车站的候车室吧。

  想起那时和明里坐在一起吃便当的情景,我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