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十三章 黑色断剑

南甸尹氏 | 发布时间:2019-12-03 | 阅读次数:28614

未经授权比较完整版小说《我当导游的那几年》由南甸尹氏所编写出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尹武,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下面去哪?”但是我想回家去了,但那就答应下来,那就送佛送进西吧。“我心愿已了,要离开了了。”我不明白是否可以该宽慰一下,再发动车回到村头榕树下。“就到这吧,再陪我聊一聊。”我吗?好吧,送送吧。树下,别人的确而已我...“我心愿已了,要离开了。”。...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 第十三章 黑色断剑 免费试读

“接下来去哪?”

虽然我想回去了,但既然答应,那就送佛送到西吧。

“我心愿已了,要离开了。”

我不知道是否该安慰一下,发动车来到村头榕树下。

“就到这吧,再陪我聊聊。”

我吗?好吧,送送吧。

树下,别人看来只是我一个人,但我知道身边有个亡人。

“小时候,我们常在这玩耍,曾经想着要站在这个世界的富豪之中,是那么的充满希望,没想到。。。”

找块石头坐下,这也许会是很长的故事。

“可你终究还是回来了,不是吗?很抱歉我带不回你的尸骨。”

真心为他感到悲凉。

“无妨,死哪不是死,也算落叶归根了,谢谢你,能带我回来。”

“不客气,缘分吧。”

奔波过后坐下闲闲也是不错的。

“答应你的报酬。。。”

“给你妈妈吧!她比我更需要。”

“谢谢。”

骷髅大哥给我了一个地址,是个私人储存店铺,那些钱最后会转到它母亲的账户。

“人生在世到底图个什么呢?”

“多少房子只住一屋,多少房间只睡一床,多少钱财也只吃三餐。”

“终于看透了,此生无憾。”

都是它在说,我只是看着,听着。

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我的呢?

它站起身,走近,干枯的手掌去抚摸那棵大树,指骨在树干上摩擦。

“你叫什么名字?”

对哦,还没相互介绍。

“尹武。一个导游。”

我介绍道。

“我叫。。。”

“不重要了,骷髅大哥,就这样叫你吧,名字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打断他的介绍。

“是啊,不重要了,我得走了,我感受到了那位存在的召唤。”

“谁?”

“你见过的,好了,就此别过了,哦对了。”

我看向他。

“这个东西,是在我埋骨不远处被我发现的,我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我带不走,留给你吧。”

一把黑色的断剑?看上去时代很久了。

“给**嘛?”

但我还是接下,摸上去有股奇怪的感觉,不像普通金属。

“留个纪念,我走了。”

喂,通关奖励是不是太少了?

骨质随风飘散,像是化作这棵树的养分,守护着这个地方。

得,又一件不知道有啥用的东西,或许以后混不下去了能把它转手买了。

扔到后备箱,上车,对那棵树小声道一句再见。

再不走,这的人要联系最近的精神病医院了。

回去的路风平浪静,也没在路边捎上不付钱坐车的月,或者垚。

也许她们也很忙。

“喂,我到学校门口了。”

停下车,拨通她的电话,看着人来人往的学校门口,真想回到那没毕业的时光。

“直接进来吧,我在礼堂门口等你。”

直接开到礼堂停车场。

远远看到穿得跟小天鹅似的她。

“这里这里。”

她踮起脚向我招手。

已经化好妆容的她引起路人频频侧目。

对于男人来说被美女挽着是很不错的炫耀资本,我也有点窃喜。

“给你留了前排,还以为你不会来,你刚毕业那段时间都没现在赚得多,也没现在那么多时间陪我。”

她说得没错,毕业意气风发的我总拿公司需要我这样的理由来拒绝她。

“丫头,对不起。”

“都过去了,走吧!给你看看我们的表演。”

落幕,跌宕起伏的掌声,我为她感到高兴,高挑的身材适合舞蹈,但她真的很懒,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女孩子。

等她卸妆,刚坐上车。

“嘶,好冷,你载过冰块吗?”

骷髅大哥的气息还没散干净,明天得晒晒。

“额,比冰块还冷。要不,打车?”

我感觉不到这么冷,难道是已经出汗的后背?

“行吧,车就停学校,最近你应该不忙吧?”

好主意,放哪不是晒。

“不忙。了吧!”

刚回来应该没这么快,每次月来都得奔波,不来我又没绩效,烦,跟女生大姨妈似的。

大学一般都对外停车,虽然停车费很贵。

“很久没在学校走走了?”

她挽着我,走在学校。

我知道张琴说的是我毕业后消沉的那段日子,很对不起她的。

“我们去逛街吧?屋子需要装饰。”

在不岔开话题,我的女王就该爆发了。

商场。

“尹天信啊,这件衣服好看吗?”

“服务员,打包。”

“这件呢?”

“买”

“这个也。。。”

“买”

“这。。”

“买”

“喂,我还没试呢!”

阔绰之后的结局就是我快被服装袋子压死了,店家一件衣服一大个袋子,真是浪费。

“那边还有一条街,走快点。”

“饶了我吧!”

回到住所已经过了十二点,她像只快乐的小鸟,女人真是购物就能开心的动物。

家具已经被家居公司的摆放好了,摆设不喜欢可以自己动手或者联系搬家公司。

我把报纸包着的断剑扔到茶几上,就去捣鼓今天刚到的相框。

或许可以把和大禹商王的合照洗出来裱起来。

张琴拿起角落的河图,道。

“我们定制一个玻璃相框,里面装黄河水再把这河图泡起来怎么样?”

这是打算省电费吗?河图的光晕可是能当灯用。

拗不过她,只能同意,一直如此,不是怕而是更在乎。

“最近都不想去学校了。”

沙发上,两人坐着聊天。

“怎么了?”

“最近好多学校的女生失踪,学校也被学生家长闹得不可开交。”

失踪?怕不是私奔或者真遇到人贩子了,突然想起遇到的那个**女大学生。

“那要不请假?我带你出去转转?”

“旅游?”

她顿时来了精神,坐到我腿上。

“我要去西藏看星星?”

“动物园没有吗?”

“我说的是天上的。”

说话没字幕真麻烦。

“还想去版纳看大象。”

“嗯,象牙很值钱。”

“偷猎是违法的,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好吧,教训得对。

是该带她出去逛逛,跟了我这么久了,还没带她出去玩过。

“这个是什么?”

她注意到茶几上的报纸包裹的东西。

“一个故人送的,纪念品吧。”

她打开了,一层一层。

“看上去像把剑。”

废话,我不瞎。

“是啊,可惜断了,不然一定很值钱。”

“别人送的你不能卖掉。”

她一本正经。

“看上去不像金属,好奇怪的材质。”

唔?这丫头开发新技能了?

“那是什么?”

我随语。

“像是黑曜石,或者石墨,也许是陨铁,而且年代很久远了。”

这么一说,是有点像,可惜我不是专业人士,或许有机会找科研所的朋友鉴定一下。

“会不会是春秋前后的。”

算了,还是藏着吧!要真是春秋时代的,我也不敢拿去鉴定。

“算了,我瞎猜的。留着做装饰吧!看上去很不错,就放在。。那吧!做个案台。”

张琴指着一个角落,正对大门。

“嗯,再买个香炉。”

“要每天焚香供奉吗?”

这丫头居然接我的话跟着满嘴跑火车,带坏了带坏了。

我拿起那把断剑,不是很沉,但有点分量,奇怪,这丫头啥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尹天信啊,你有没有觉得上次看了那个河图以后,身体上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女朋友看着放在角落的河图狐疑的问我。

“什么?”

突然想起那天她醒来满身污垢,难道真是洗筋伐髓?

“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很多,想东西也容易了不少,而且而且。。。”

怎么脸红了?

“这里总是涨疼,像是。。初中时候发育的感觉。”

说着害羞的低下头,食指点着自己的胸。

“哦?我看看,我看看。”

“啊,不要不要。”

扑倒,从客厅到卧室。。。。

入夜,月光从窗户照射在茶几上,黑色的断剑有些许变化。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