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神秘约定

人之初下 | 发布时间:2019-11-30 | 阅读次数:14984

烁着神采对章夏柔道“娘亲,您就不需要为这事儿费心啦,没事儿的,我跟耗子是自小到大的好哥们,现在的就当是我跟他借的,以后我肯定十倍如数奉还给他!“  望着晚上比晚上乖巧懂事的儿子,章夏柔于心不忍心,跟他同龄人的孩子,可能会这时在爹娘怀里撒娇卖萌着买这个买那个吧?章夏柔其实很不想让自己儿子再去打扰王他们家了,毕竟他们也不富裕,真要她阻止儿子再去,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没办法,得吃饭啊!。...

  时间过的很快,十日转瞬即逝,这一天,小家伙章毅梵抓起一个他半人高的米袋出门了。从小镇回来这十天的粮食都是向王耗子他家借的,从昨天开始又绝粮了,脸薄的他但为了这个家,他必须厚着脸皮再去。

  章夏柔其实很不想让自己儿子再去打扰王他们家了,毕竟他们也不富裕,真要她阻止儿子再去,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没办法,得吃饭啊!

  章毅梵虽然年龄尚小,但他从娘亲那么明显表露出的眼神中,想看不出来点什么都难。他目光闪烁着神采对章夏柔道“娘亲,您就不用为这事儿操心啦,没事的,我跟耗子是从小到大的好哥们,现在就当是我跟他借的,以后我一定数倍奉还给他!“

  看着一天比一天懂事的儿子,章夏柔于心不忍,跟他同龄的孩子,可能这时在爹娘怀里撒娇着要买这个买那个吧?都怪自己没用,让这孩子跟着我受苦了。

  这些天她一直在想办法怎么赚钱。当然,也有不花钱的食物,而且营养价值比花钱买来的食物还要高很多倍。

  那就是深山里的凶兽,一些弱小的凶兽倒不是很可怕,只要你会一点武功基础,会捕猎,你就饿不死。但在凶兽食物链上端也有强大的存在,让一些老猎人都胆颤心惊。那就是妖兽,低级凶兽与高级妖兽并存在一片深林之中,妖兽就不是单纯的猎人能杀死的了,就算是最低级的妖兽,智力也不在一个五岁幼童之下,而且凶猛无比,刀枪不入,普通人在妖兽面前,简直就是任它们宰割的小绵羊。这一念头刚出现在章夏柔的脑海中,瞬间就被她否掉,不为别的,她就一个弱小女子,可能连一般的凶兽都收拾不了,更别说强大的妖兽了。

  “哎,该怎么办啊!”章夏柔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望向窗外,目光中带着迷茫。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天色风和日丽,不知时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立在院内的石墩上嬉闹内,看到这场景她却没有了心情。这些天沉甸甸的压力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发髻在不知不觉间白了更多了。

  “耗子,耗子,你在家吗?”章毅梵在一家不大的小院门外轻声喊道。

  “是梵哥吗?”

  “是我,耗子,我今天又得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啊!”

  就这时儿,门开了,走出来一个大大咧咧的小胖子,他就是王耗子,真名王浩伟,但章毅梵从来没有称呼过他的真名,他觉得叫耗子更加亲切,同时也感到好笑,某些时候叫着叫着,自己就哈哈大笑起来。王浩伟为此一脸不爽,别提一张胖呼呼的小圆脸布满了多少委屈,理论他说不过,打架就更别说了,别看章毅梵那弱小的身体,力气却大的吓人。他已经被揍的不想在试了,耗子这名儿多难听啊!!!那我要姓死呢?那不得叫死耗子啊。。。无奈啊,无奈!

  虽然这样,但他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自己的好兄弟有这般牛X的能力呢!

  在别的同龄人都在躲着他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愿意跟章毅梵玩,他才不相信会带来什么厄运之内的,他俩从认识到现在都三年多了,也没见出什么事儿,王浩伟坚信自己不会看错人,梵哥以后绝对会让这里的所有人望尘莫及。

  “哼,不信走着瞧!”

  他抬起右手胯在章毅梵肩膀上,笑嘻嘻的道:“走,我们进去说!”

  章毅梵应了声,与王浩伟一同进去了。

  在院内有一位中年女子正在嗮棉被,她正是王耗子的母亲,听到脚步声,她回头一看笑了,对着走进来的章毅梵道:“哟,小梵来啦!来,随便坐,刘大婶儿马上给你落两个油饼吃吃!”

  王耗子的母亲姓刘氏,所以章毅梵都称呼她刘婶儿。

  刘婶儿同样不排斥章毅梵,这孩子从小就很懂事,她很喜欢这小家伙,把他当自己儿子一样看待,她才不相信村里众口失语传的那些流言蜚语。什么倒霉运之内的,那些都是扯淡!

  ----

  听到油饼这两词儿,小胖子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发光,一闪一闪的,哈喇子流了一地,搓着手抿了抿嘴对着正要进厨房的刘婶儿道:“娘,您能不能多落几个呀,我也想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看你都多胖了,还吃呢!”刘婶儿白了他一眼,颠怪道。

  章毅梵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刘婶儿,不用了,我不饿,其实我今天来...”

  “刘婶儿闻言对他溺爱的笑了笑:“小梵,不用那么客气,马上就好了!”随后对自己儿子喝道:“王耗子,还不去挖点大米去!”

  王浩伟听到连自己娘都这么叫他。他满脸不爽:“你是我的亲娘啊,梵哥这么叫我也就算了,连你也这么叫我,我不活啦!啊啊啊!~~”他一个劲的拍打着脑袋,拿着章毅梵的米袋摇摇晃晃的专进了厨房。

  “哈哈!~”笑声笼罩着整个小院,章毅梵也笑了,笑的很开心。在这里他感到无比的温馨。

  看着忙活的二人,他眼角有些湿润了,章毅梵有过孤独,因为同龄人没有一个愿意搭理他,甚至看着他就掉头跑掉,眼里充满恐惧。娘亲每天都要为生计忙活着,所以也没怎么管他。

  自从认识了王浩伟这个小胖子,他才从孤独的阴影走慢慢走出来。这让他无比珍惜。小小年纪的他,心中想的很简单,这二位除了娘亲,就是我章毅梵这辈子最亲的亲人。

  “梵哥!”王浩伟肩上扛着半袋大米,走到章毅梵旁边放下,突然招了招手在他耳边轻声道:“等下把这大米送回家后,去老地方,我在那里等你,这次我要带你去个地方,可能要耽搁几天,你记得回家跟伯母说一下,实在不行,你就说在我家呆好了。”

  章毅梵回过神儿来一愣,想都没想问道“什么事?那么神秘!”

  “你就别问咯,去了你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事儿,我想应该可以解决你目前家里的所有困难!”

  “哦?是真的吗?”

  他可是知道,母亲就为这事,已经憔悴了不少了,如果能解决,那真是太好了!

  高兴的拍了拍自己这个兄弟,章毅梵没有在问,他转身挑起米袋就跑,油饼都不吃了。

  王浩伟笑了笑:“真是个急性子!”

  “咦?小梵呢?怎么没见人呢,王耗子你是不是欺负小梵了?”刘大婶儿端着一盘油饼走了出来没看见章毅梵的踪影,马上拿王浩伟开刷。

  王浩伟苦笑着望着自己神一样的母亲,委屈道:“娘啊,梵哥不欺负就不错了,他回去了,好像有些急事儿。”

  “哦,这样啊,也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这小子,还有油饼呢!”随后转身就要进厨房。

  这下可把王浩伟急馋了“娘,娘,亲娘勒,等会儿,那个,那个油饼!”

  “嗯,怎么?”

  “那个.....好吧,我就想说,小梵这几天都没吃点什么好的,我把这油饼送去,也给伯母吃吃,可以吗?”

  “真的?你不会是想在路上偷吃吧?”刘大婶狐疑的望了他一眼,显然是不相信他。

  王浩伟举起右手就要装腔作势的发誓。

  “行行行,拿去吧,你这小鬼头,路上别偷吃哦!”

  “嘿嘿..娘,我走啦,对了,我想在梵哥家呆几天,你就别找我了哈!”

  “滚吧!你这小兔崽子,别玩太疯了啊!”

  “知道啦!”王浩伟的声音渐行渐远,出来后,他原本嘻哈的脸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严肃,胖乎乎的脸庞眉头微皱:“哎!也不知道带梵哥去,是对,还是错!希望是对的吧!赌对了,梵哥的人生绝对会发生惊天变化,还真有点小小的期待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