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序.地狱通信

殿主.CS | 发布时间:2019-11-11 06:44:47 | 阅读次数:18845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地狱通信书》序.地狱通信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嗒……嗒……嗒!脚步声突然间停息下了不在回荡。嗒……嗒……嗒!脚步声忽然停歇下了不在回响。。...

嗒……

嗒……嗒!脚步声清响随远而近传来。

嗒……嗒……嗒!脚步声忽然停歇下了不在回响。

吱呀~!随后而来一厚重门扉被打开刺耳的磨擦声。

吼吼吼!啊~!吼吼~!接着传来一段难以形容音乐,这是由狰狞的笑声与恐惧的尖叫声组成的一曲旋律,难得的是其中还有节奏韵律。

一支苍白的手无力的搭在了手机上,指缝中夹杂着污垢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随着手指滑动触屏内显现出斑斑血迹,嘈杂的音乐声便停息下来,苍白的手指也不在滑动,一切就这么静止,若要说有不同,唯独屏幕上留下一个骇人的血淋淋的“死”字。

静静的,静静的,忽然那脚步声再度出现,随后而来又是那段古怪的音乐,那只苍白的手瞬间握拳,两道精光在黑暗中闪过,一双乌黑的眼睛睁开了老大,呆了那么几秒,一个身影从被褥之间扑腾而起,随后开始抓起床边的衣裤飞速的穿戴起来,古怪的音乐还在有节奏的播放着。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开关声响,房间里亮堂了起来,天哪!这是怎样的房间,房间一定要形容就是一个乱字,地板上杂乱的堆叠着各种衣裤,房间内仅有的一张书桌上,书籍螺丝刀、电焊、喷漆各种各样的工具杂乱的摆放着,书柜里各种动漫手办模型零散的在了一起,看起来反而像一堆尸骨,也唯有床铺和电脑前有一片祥和的自留地,不过也祥和不到哪去。

然而这房间中站立一个身影,衣着略显凌乱但还算过的去,一米八的个头,稀疏的胡茬,嘴唇苍白的有些干裂,两个浅显得黑眼圈上两只眼珠显得相当的无神,面容不算英俊但也端正耐看,身上发散着一种落魄文艺青年的气质,与房间杂乱的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仿佛他不属于这里,当然或许是这房间实在太乱了,他随手抓起等身抱枕旁的手机,在地板上找到自己的休闲包拎起,穿上鞋便匆匆出门了。

他叫谢氓,男,23岁,职业来说是个彻底宅男,若一定要有个定义的话,那他应该算是个技术宅。虽手握着几门不俗的手艺,但并不工作,用他的话来说工作那是在浪费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短暂的,如何去绽放自己的生命那是属于自我的自由!听到这句话的基友们纷纷汗颜,心想这货要是在塔利班他就绽放了。

今天他所在的社团有个coser外景,而他是负责人,所以他很反常的起了个大早,为怕自己无法起床当晚就给自己编汇一个闹铃软件,用他自己本就不多的音乐细胞下载诸多恐怖音效组合而成一曲古怪的音乐,实践证明早上用来**工作还是不错的,可以丢到群里去推广,应该会有受众,外加文字解锁这个创意让其挺是得意,不过为了这玩意他编程了几乎一夜未睡,做这种本末倒置的事到底如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由于约定外景地较远,谢氓开始坐在公交车上精神开始了晃荡,一阵困意袭来,谢氓头靠着车窗迷糊中闭上了双眼,便睡了过去。

啊~!忽然一阵阵嘈杂惊恐的的尖叫声传来,谢氓被惊醒睁开了双眼,只见公交车上的乘客拼命的像车门挤去,谢氓诧异的挺起身看着面前的这一切,显然大脑还属于一种半梦半醒的懵逼状态中。

“桥塌了,快点!快停车!”一个惊恐的声音从后排的人群中发出,同时给谢氓提了个醒。

谢氓先向座位旁的车窗看去,只见一条条钢索在道路一侧,透过点点薄雾还能看到远处的江水,谢氓根据公交车路线很容易判断出公交车现在应该是行驶洲际大桥上。接着他站起身踮起脚,向着驾驶窗望去,只见前方大约100米的桥面上正在不断打着颤,一点一点的开裂下陷,而再之前部分桥面已经完全不见踪迹,原本紧绷着的粗大钢索在一根接一根的崩断弹射而起,随着钢索的崩断,每崩几根桥面就向着这边坍塌一部分,前方的远一点的车辆随着坍塌一辆接一辆被吞噬,自然落进了江里,看着如今的这种能状况公交车竟然还作死的向着前方开去。

其实看到这里也就短短的两秒钟,一阵急促的刹车,谢氓的重心止不住的向前座抛去,好在他反应迅速紧抓着前座椅背上的把手才挺过了缓冲,但拥挤在车厢内的乘客却倒了一大片,咿咿呀呀的一片**,他们彼此挤压交叠在了一起,不是压到腿就是拌到手,刚有几名乘客好容易挣扎着爬起身,砰!的一声响,他们就又被迫摔倒在人群堆里,原来公交车被后方一辆轿车给追尾了。

又过了3秒公交车总算稳当的停了下来,乘客挣扎的爬起身,连跑带爬的跑出了车门,有的乘客干脆直接爬出车窗,谢氓也从身旁的车窗快速的钻了出去,再待在车里也就只有等死一途。

人群疯一般的下了车,啥也没想的就向后狂奔而去,谢氓当然也是如此,他回头看一眼不断崩落的桥面,危险正在快速向这里逼近,让他心慌的随着人群越过中间栅栏在逆车道上狂奔着,心中也在估算着大桥崩塌的时间,按这个速度应该可以脱身。

嘣~!嘣~!嘣~!钢索崩断声越来越急促,谢氓回头一看,只见背后竟然有好几条钢索向着他这边快速甩来,被那么粗的钢索甩到后果完全无法想象。谢氓奋力转向,呼呼之声在他耳边掠过,钢索几乎擦着谢氓的身体飞掠而过,劲风直刮这一阵脸疼,心中却大呼侥幸的同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右脚袭来,他闪躲过急脚被扭到了。如今这样危急的情况遇到这样的事无疑就是雪上加霜,他心中不住的抱怨,类似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不是只应该发生在电影之中吗,而且还是那种娇弱的女性身上。

又一根钢索在谢氓身边飞掠而过,扫向谢氓前方奔跑的人,噗!噗!噗!随着几声闷响,跑在谢氓前方的几人瞬间就消失了大半,有的鲜血都来不及飞溅几滴,只遗留下部分躯干残肢,红白双色的铺散在路面上,运气好些的人惊恐的大叫着,无助的继续想着前方继续奔跑,实在是这样的景象过于可怕,运气差一点的被擦伤肢体,丧失行动力只能在地上痛苦的哀嚎滚动。

面对这恐怖的画面,谢氓甚至来不及恐惧,他只能一瘸一拐向前向前跑着,因为从脚面传来的震动告诉谢氓,这桥坍塌距离离谢氓已经不远了。

跑着跑着,谢氓突然停下身,一名五六岁大的小女孩呆坐在一支断臂前,瞪大着双眼看着路面上一支残缺的手臂,她的表情显得很呆滞,仿佛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个小女孩谢氓见过的,由于谢氓自身“职业”的关系,他依稀记得是与他同乘一辆公交车乘客,印象里他与一名成**性在一起,应该是对母女吧!谢氓一把抱起她,女孩很乖并没反抗与挣扎,谢氓没多想继续向前跑。

女孩儿不算重,但对谢氓来说却是一种负担,本就因为右脚扭伤跑的更加不快了,不时有人超过谢氓向前跑去,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会有人向谢氓伸出援助之手,都各自逃命去了。

谢氓亡命的奔跑着,跑着忘了脚上的疼,但大桥坍塌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谢氓狠下心,来到桥一侧护栏边,看着桥底下的滚滚江水,又看了怀抱中因惊吓过度的女孩,毅然跳了下去,心里念叨:赌一赌运气吧!

冰冷的江水将谢氓包围,水流气泡声响侵入耳膜。

古怪的音乐声传来,谢氓猛然惊醒过来,他再次睁开了双眼,难以置信看着面前的一切,面前一个略显熟悉的椅背,脸侧便是车窗,车厢中的画面让他感觉熟悉,一段梦境般的记忆在谢氓脑袋里迷漫开,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呀!谢氓暗呼了一口气,整个身子有些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抽出怀里的手机,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莫名的响了,不过至少庆幸自己从噩梦回归到了现实。

谢氓娴熟的在手机屏幕上一笔一划的划出一个死字,音乐声就此停息,但紧随死字出现又诡异出现了一行较小的文字

“选择,生存还是死亡!”

就在谢氓看着这行小字惊恐的时候,这明显脱离了他的编程设定,耳边便传来公车报站的声音“洲际桥北到了,请下车,下一站洲际桥南,请要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这报站声岂不是说明这辆公交车马上就要开往洲际大桥,不论刚才的噩梦以及手机上的提示都给谢氓一种十分不妙的预感,那个梦实在太真实了,不论怎样还是立刻下车的好。

谢氓快速站起身,几乎用暴力的方式挤到下车门,准备要下车,忽然间谢氓瞥见那个小女孩,小女孩被母亲抱着坐在靠近车门的位置上,母子之间正有说有笑的。

谢氓想了想,来到小女孩身边,伸手就夺过小女孩,几步之间便下了车,女孩母亲愣了一下神随即反应过来,大喊一声抢孩子啦,便追下车去,显然是想喊人帮忙,然而乘客却冷漠的看了看又各自回归于平静。

女孩母亲几乎是跑下了车,有些惊异的看着站在站台前的谢氓,没有半点慌张与要逃跑的意思,至于怀中的女孩哭喊着要妈妈,女孩母亲立刻把女孩抱在了怀里,对她来说找回怀里的宝贝最重要,至于谢氓反而却显得次要了。

见怀里的宝贝儿只是微微受了惊吓,转而开始追究起谢氓来,但见到谢氓一句话不说依然镇定的站立在原地,让她的心里微微有些打鼓,如今再开口追究对方反显的是自己造谣。

“你干嘛抱走她?”

谢氓看着公交车发动驶离站台,向着不远处的洲际大桥开去,眼中带着飘忽略不确定的意味说道:“也许很快就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后,谢氓神色变得复杂起来,挣扎了一会最后又摇了摇头。

女孩的母亲显得极为的疑惑,再看了看故弄玄虚的谢氓念叨了一句:“神经病!”索性女儿没事,就又默默的等起了车。

不到3分钟人群里就传来一声惊呼,只见洲际桥上开始翻卷崩塌,刚才梦里的所发生的一幕幕正在如火如荼的上演着,谢氓回过头来,看了看女孩母亲一脸惊骇的神情,说道一声:“好好照顾她。”转身就走了。

谢氓的心里却泛起浓烈的恐惧,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这时手机里传来一阵古怪的音乐,谢氓心里发毛的掏出手机,在触屏上滑动出一个死字,手机便不再发声,与刚才差不多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另一句话

“命运,生或死由你选择!”

谢氓握紧手机,之后奋力向地面砸去,手机接触地面后便破碎开来,碎裂的屏幕闪了几下就暗淡了,看着手机的残骸,谢氓止不住又踩了几脚方才安心,谁也无法理解这时谢氓内心的恐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