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十九章 0号线

殿主.CS | 发布时间:2019-11-11 | 阅读次数:29771

主角是谢氓的小说叫作《地狱通信书》,它的作者是殿主.CS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谢氓对于再度去公安局这事,心里总有点儿排斥的成分,当然没什么人爱往哪儿走。但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从发来好人卡的第一张就,距离发来第二张便离了。谢氓干脆拾掇了心情,看了看时间也就下午前后,随便在路边一...谢氓索性收拾了心情,看了看时间也就中午前后,随便在路边一家拉面点了份刀削面解决了午饭问题,接着便去了公安局。。...
《地狱通信书》 第十九章 0号线 免费试读

谢氓对于再次去公安局这事,心里总有点抗拒的成分,毕竟没什么人爱往哪儿走。不过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从收到好人卡的第一张开始,距离收到第二张便不远了。

谢氓索性收拾了心情,看了看时间也就中午前后,随便在路边一家拉面点了份刀削面解决了午饭问题,接着便去了公安局。

由于是第二次到访,谢氓倒是轻车熟路就进入到了一楼的大厅,大老远的就看到了李婷凶狠狠的瞪视着他。

谢氓心里暗想不愧是警察出身,大老远的就已经发现自己了。不过自己自从上次之后似乎没有哪里得罪她过呀!

随着谢氓的走近,李婷收敛起凶容开始了一副公式化的微笑表情。

谢氓有点摸不着头脑

“那个我来找,张局长。”

“那身份证请出示一下,还有我不叫“那个”请叫我李警员。”李婷拿着工作卡在谢氓面前晃了晃说道。

自己一定哪里得罪她了,绝对自己是哪里得罪她了,谢氓在自己的心中碎碎念叨着。接着开始翻找起自己的口袋,很悲剧的发现身份证没带,一脸窘迫有些尴尬站在原地。

李婷看着谢氓原地踌躇,也不在为难谢氓,走出服务台。

“晚饭你请!跟我走”说完便转身带起了路。

谢氓更是一脑子浆糊,这到底是哪一出啊,直到两人进了电梯,李婷才再次开口说话。

“谢氓你好胆子,竟然这么多天没理我。”

谢氓这才想起自从上次医院晚饭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对方了,这么看来好像真是自己的错。

“额,抱歉,最近太忙了。”谢氓很快的便撒了谎,脑中却在回想最近宅在家里发呆的惬意回忆。

“哼!都是男人果然各各都是骗子,据我调查你就是一个没工作的宅男能做什么。”李婷不屑的说着,瞪视着谢氓。

“我可是灵异侦探。”谢氓不得不说出另一个谎言来,同时大脑微微有些发热,对方是警察自己怎么就忘了这茬。

这句话刚一出口,电梯内的气氛为之一凉,李婷稍微显得有些惊慌。

叮~!的一声响,电梯门开,电梯内奇怪的气氛也随之结束,李婷带着谢氓走出了电梯。

电梯外的走廊与上次谢氓来时的并不同,不远处硕大的门牌上写着档案馆三个字,看着前方李婷好无犹豫的继续向走廊深处走着,谢氓先将自己的疑问放了放。

谢氓跟着李婷走进档案馆内,档案馆内进门是一个大厅,有几张木质的长桌,不远处的地方有个像图书馆一样的人工服务台,服务台后面是玻璃窗,透过玻璃窗能看见后面一排排的大铁柜。

李婷走到服务台,跟着管理员低声做起了交流,接着啪的一声,档案馆一侧的墙上一个金属安全门弹开了,李婷对着谢氓挥了挥手,带着谢氓走了进去。

安全门内的房间不大,30多平方的样子,四壁粉白没有任何窗户,房间的中间有着一张长条桌椅,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有些炫目的点亮着,唯一值得一提的墙的一侧还有一个安全门。

“先坐着吧!”李婷自顾的从桌旁拉出一张座椅,很随意的便坐下了。

谢氓在李婷对面拉出一张椅子也坐了下去。

“我们这是要干嘛?”谢氓坐定之后终于发出了自己的疑惑。

“哦忘记跟你说了,张叔在忙呗,不过他交代让你看一份资料,说你看了就了解,我也纳闷到底是什么神神秘秘的。”李婷不着调的说着。

没多久的功夫,房间的内门被打开了,一个警员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走进房间内,将资料放在了桌面上。

女警员一脸好奇的瞅了两个相对而坐的男女一眼说着:“所有资料不得外借,也不准拍照,阅读完后,按门上的门铃,我会来收取。”

说完就走回了安全门,将房门关上了。

李婷迫不及待就从桌上抽出一份牛皮纸包装的资料文件,解开封袋看了起来,谢氓也照这么的拿上了一份。

牛皮纸文件袋封页上没写名称只有简单一串英文数字编号,还有就是归档的日期年限,谢氓手里这一份是08年,也是所有文件中名目最早的一份。

谢氓将文件袋内的文件抽出,将文件袋放在一边的桌上,就看了起来。

标题是地铁施工安全报告,用的都是手写,报告上大体写了工程开工情况与进度方案,除了文字以外还有作业施工的手绘图例、地图等等,这些都绝对不同于网络上所能查阅到的内容,不论是精度上还是细节上都不能做比较,网络上的那些规划早就失真与模糊化。

几乎刚入手谢氓就发现施工地图上鼻山旁标明着的一条地铁线路,一旁标注的鼻山地铁施工段,整个地图所画的线路统称为初号线路,并对未来增设做出了总总说明,谢氓又大体看了下报告,当年的施工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伤亡与失踪情况,除了偶尔能挖出一些古建筑碎片,墓穴等大体上施工都比较顺利。

谢氓将资料装在了牛皮纸文件袋内,有继续从桌上拿取文件,可找了半天都没发现09年的报告,看了一眼李婷正聚精会神看的那一份,估计是09年的报告吧,见她看的入神,估计那年挖出的内容应该很精彩的样子,谢氓没有打扰她,拿起10年份的资料看了起来。

抽出文件资料,谢氓先看了施工地图,关于鼻山方面的施工方案依然还在进行,施工段向前延伸了不少距离,看来施工应该还挺顺利,不过其他线路方向有些已经做了小幅的改动,甚至有些迂回。

大体看完10年的报告,并没值得提到的情况,谢氓接着开始翻阅11年12年13年的内容,这几年大体都还算顺利,偶尔出现一些小事故,还有一些小规模的调整。

就在谢氓翻找14年的资料时,鼻山地铁施工段出现了问题,地铁隧道挖掘出石碑,紧接着工人开始出现人员失踪情况,不得不停工开始调查整顿工作,其中警力运作自然少不了,结果连调查的人员都出现失踪,这事在内部闹的很大,警力与工程方都无法维持安全工作,只能上报解决,很快国家组织专家团队,进入隧道解决安全问题,如何解决的不得而知,不过之后就没在出现失踪情况,总的来说施工工作又能顺利的进行了。

谢氓翻完14年的内容,报告对失踪人员写的很详细,看着一个个姓名、年龄与几月几日鼻山地铁段附近的具**置失踪的报告,心里感觉很是沉重,叹了几口气。

谢氓拿起了15年份的报告,照理先看了下施工图,鼻山地铁段被一个红色圆圈给重点圈了出来,理由只有一个发生重大事故,几百人员失踪,这段报告写得非常的潦草,失踪的人员不再被详细提及,国家对于事件再次派出了专家团队,结果连专家团队也跟着失了踪,最后这段完工大半的地铁段被下令废弃,封土掩埋。这份报告也就此结束。

谢氓紧接着翻阅起16年份的报告书,也是最后一份资料,报告上的鼻山的地铁段整体不见了,为之调整的是大幅的改道与新段落施工工作,唯一能证明它存在过的只有一个书写在鼻山隧道段的0号,红色得醒目。

谢氓摸了摸有额头,报告上很多资料并没有提及到,比如影像文件,监控摄像碑文等等都没有被提及到也不知道是否故意的,也许吧对于人来说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件好事,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也越多。

谢氓抬起头看到了李婷,李婷手边拿着文件却不在翻阅,直愣愣的看着谢氓发起了呆,她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你怎么啦?”

李婷在谢氓的询问之下来回过神来,害怕的拿起手边的资料递给谢氓,嘴里念叨着“闹鬼。”

谢氓觉得有些好笑,你说你堂堂一个警察竟然怕鬼,怪不得一直做文职。谢氓将资料拿在了手里,看了看封页还是09年的,看着比其他年份的资料要厚上一叠的样子。

施工图与08年的变化并不大,经过08年的地面施工作业,09年算是地铁真正进入到挖掘阶段,所以资料多也是正常的,谢氓细看了一会,发现有几个不同寻常的记载在这份报告之中。

报告很客观,只把不能解释的地方说成是原因未知罢了,比如鞍山一代的地铁段在开挖之后,供电照明总是出现不稳定现象,时亮时暗,线路排查未出现任何问题,重新换过电缆之后,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虽然工人有点恐慌但并没出现问题,挖过这一段路之后问题就得以解决所以也没什么好重视的。

另外西洋路郊区附近,出现的事情就比较奇异,事件名称叫空响,在地铁挖开之后地下隧道内,时不时的就会传来痛苦的**声,越接近深夜**声越明显,用专门的声波仪器测试过,声音频率不是风声,与人声的波频相近,可找遍了说有地方也没找到声音的来源,工人人心惶惶只好在白天进行工程施工,晚上停工。

西郊体育场出现的事情算是最离奇的,西郊年代不可考,以前是一处乱葬岗,埋得人多了尸骨一叠压着一叠,一直到后来城市扩建,才将之清理填平,建起了宽阔的体育场馆,不过可苦了地铁的建设的工程队,深埋在地下的烂骨头一堆接着一堆,挖出来后能找到颅骨的就收容在一起然后送到火葬场,但通常来说都是挖出的土连带着骨头,装上渣土车就拿去填海了,并且挖掘的隧道经常有鬼火徘徊,都是现代人所以也没觉得什么好离奇的,工人多安抚一下加点薪水,无非就是工作压力大了些,施工进度拖慢了些,但一直都很安稳。

一直持续到工地出了一件事,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有工人请辞不干了,这在工程队伍中很常见,本身工人流动性就大又加上施工环境太过晦气,工人走就走了,招新的便好,但这工人走后,在工地的工友们偶尔能看到他的身影出现,起先并没太在意,只到有一次工程队突发流行性感冒,工人们有一部份病倒了,可那天的上工情况却有些吓人,施工人员数来数去一个不见少,工头吓坏了连忙跑去打电话询问今天来人情况,病倒的工人自然都安份的在家里休养着,可施工人数却没见有少,之后一个个去核对人名时,又发现确实只来这些,多出来的那些人就跟迷幻的一样,远远看着像是在工作,走近就不见了,这事情他没声张,有趣的接下来情况一直持续着,每次上工人数数起来总要比名单上的要多几个人,除了他与几个负责人以外没有一个工人发现这一情况,还特意借超度的名义请了一些道士和尚做法,可都没有什么效果,索性没有任何人员事故出现,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一直到这一段路的工程结束才没再出现。

谢氓对这些事并没什么想法,既没觉的害怕也没觉得好奇,也许相似的故事看多了吧。

“看完了。”谢氓将资料收进牛皮档案袋中。

李婷依旧有些颤抖,不过比刚才镇定多了

“都看完了?”李婷看着堆叠在谢氓桌上一叠文件,问道。

“恩我都看完了,对了你要看看其他的吗?”

李婷想了想有些后怕的说道:“不,算了,怪吓人的。”

“那我们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找个地方吃饭吧,我可是答应请你来着。”

“唔,那好吧你等一会。”李婷起身按了下内门的门铃,唤来了警员,警员将资料仔细整理检查了一遍才收走。

当两人出了公安局,天色已经昏暗很。没走多远随便在一家饭店落座开始晚餐,李婷晚上的话一开始有些少,不过很快又多了起来,乃至开起了玩笑问起了一鬼怪之类的问题,每当谢氓说起一个故事,李婷就像小女孩一样吓得发抖……

晚饭结束后,怕的够呛的李婷要求谢氓把他安全的送到了家。

“有空记得给我打电话。”李婷挥了挥走近身后小区。

“好嘞。”谢氓随意的应答的,挥了挥手道了道别,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再见,目送着李婷背影消失在了拐角处,有些疲惫的坐上了出租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