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八章灵薄狱

殿主.CS | 发布时间:2019-11-11 06:44:46 | 阅读次数:7032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地狱通信书》第八章灵薄狱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他又走了一段距离,后便停下来了脚步,桩柱坍塌成好几段,根部有一个非常大的土坑,大坑的边则有一抹艳丽的红色,一些黄白之物混合在一起在这片红色之中。他在荒山中走了段路,前面大致便是彼岸一期工地的样子,却没有围墙、铁门、施工器具,但工地却确实存在,远远的就要看到一根桩柱斜斜的倒塌在一片荒野中。。...

谢氓看着空无一人的乌山村,心里发毛的厉害,觉得还是离开的好,根据记忆依稀认了认方向,朝着彼岸一期工地大致的方向走去。

他在荒山中走了段路,前面大致便是彼岸一期工地的样子,却没有围墙、铁门、施工器具,但工地却确实存在,远远的就要看到一根桩柱斜斜的倒塌在一片荒野中。

他又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便停下了脚步,桩柱倒塌成好几段,根部有一个巨大的土坑,大坑的一边则有一抹鲜艳的红色,一些黄白之物混合在这片红色之中。

随着越走越近,谢氓看到一幕令人作呕的画面,鲜血,内脏,碎肉,骨肉相连洒了一地,让人难以想象,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一种恐惧感慢慢在谢氓的心中蔓延,一开始谢氓正常思维使然,这一地的碎肉并没往人身上去想,直到他看到一只残缺不全的手掌时,手掌中还紧握着一部手机,这手机谢氓见过,这是王嘉旺的手机。

血腥的气味不断冲击着谢氓的鼻腔,骇人的景象不断**谢氓的视觉神经,谢氓的胃再也忍受不住将吃过的食物混杂着胃酸吐了一地,本已狼藉的地面显得更加狼藉。

吐了一段时间谢氓才觉得好受一些,顾不上其他用手擦了擦嘴,直起腰,他看着这片修罗场心中没有任何主意,再次准备逃跑。

直到大坑里传出古怪的叫声,嗷~嗷~嗷嗷,有点像狼嚎却又不沾边。这声古怪的叫声将谢氓让谢氓直打哆嗦,一种被恐惧占据的感觉直达内心,顾不上其他没命的往后跑去,可腿脚不知为何完全不听使唤,越是想跑快点却越是无力,废了半天劲才跑出几步路就累得虚脱,最后腿脚竟然完全不听使唤,无法再移动半步。

嗷~嗷~嗷嗷!!叫声却从谢氓的背后传来,谢氓有些艰难的回过头,吓得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软在了地上。

一个诡异的构造体正慢慢从坑里走出,它有着三条人腿,由一条腿及一个成人的下半躯体组合而成,有些似三脚架,就像一个人**上又长出了一条腿那种畸形的感觉,它的腰部拼接着两条手臂,再之上才是一副胸腔,原先两臂的位置却衔接着两颗人头,其中一颗人头痛苦的闭着眼对着天空咆哮着,另一颗人头露出一副诡异的笑脸,两眼眯成一条缝朝着谢氓看着,躯体最上端的脖颈部分却被好几节手臂关节给代替,关节的末端有着一只黑漆漆充满角质的手掌。这副躯体就这么诡异的动了起来,随着它的走动时不时在一些躯体接缝处喷溅着细小的血雾,很难相信这样的一种东西能够动弹,但它却僵硬的一步走来。

硬要给它来个形容的话,也许血肉挖掘机更为贴切些。它走的很缓慢似乎还适应不了这样的身体,正因为这种缓慢让谢氓完全看清它那恐怖畸形的身躯。

那两颗头颅谢氓很熟悉,毕竟昨天才刚见过,那颗对天嗷嗷叫得是张奇,眯着眼一直看着谢氓的那颗自然便是王嘉旺。

谢氓连手带脚得爬着,他想爬得越远越好,不过尝试几次过后都是徒劳的,因为他根本就使不出力气,手脚似乎都不由自己控制软绵绵的,勉强只能支撑身体不至于趴在地上,谢氓艰难的在地上转了个身,张嘴想叫喊几句,口腔却发麻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微弱的古怪叫喊声。

“血肉挖掘机”走的很慢,一步两步,在谢氓心里这却是魔鬼的步伐,他一点也不会怀疑接下来自己的下场会是怎样,前面一地的狼藉以及面前的这副诡异躯体似乎已经预告好了他的结局一般,也许他的未来便是成为它的一部分,而这此前必定要被拆解的支离破碎。

死亡脚步正在接近谢氓,然而他却无力抵抗,谢氓不想死,不想活活被这么分解重组成那么个恶心的一部分,在越来越近的嗷嗷声中,谢氓显得越来越虚弱。

忽然谢氓在绝望中抓到了些什么,他集中最后点力气从怀里掏出手机。

可惜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最后没有抓稳,手机从谢氓的手中滑落,啪的一声滚落在地,谢氓的眼睛随着手机落地,失去了最后一点神彩。

绝望后,谢氓无力在支撑身体,他倒在了地上,两眼看着灵薄狱里充满雾霾的灰色天空,也不知在这最后的时刻到底在想些什么。

嗷嗷声却越来越近,谢氓感觉到呼吸困难,似乎连呼吸的力量他都要失去了,不过这样对他也许是件好事,死于窒息总好过被活生生肢解。

忽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紧接是一声厚重的关门声,在之后各种各样诡异灵异的声响奏成的一曲音符。

在这音乐的干扰下,谢氓瞬间便恢复了点力量,生的希望又回到了他身上,谢氓立刻抓起吵闹着的手机几步爬起身就往后跑。

“血肉挖掘机”见谢氓要跑,嗷~!的一声叫出一声超大声的嚎叫,谢氓一个踉跄脚步一个虚浮,差点又跌倒在地上。

谢氓回头望去,因为他想到一种令他毛孔悚然的可能。

只见王嘉旺的那颗头颅,慢慢张开了大嘴!它俨然是想两颗头颅一起咆哮。

“**!”刚刚死里逃生的谢氓惊呆了,本来还想说再骂几句的谢氓,不过他连骂街的时间都没有,他使尽全身的力气将手里的手机朝那颗王嘉旺的头颅狠狠砸了过去。

之后的谢氓看也不看转身就跑,希望这样能吸引那颗脑袋部分注意力,争取让自己跑的更远些,至于救他一命的手机,谢氓完全就不在意,不回来最好。

接下来一幕谢氓并没看到,只见手机沿着条抛物线狠狠向王嘉旺的脸砸过去,显然谢氓这一击的准头非常好,可惜将要砸到王嘉旺面门的时候,一道黑色的残影拦截住了手机,只见手机被稳稳当当抓握在黑色角质手掌之中。

同时它躯体上王嘉旺与张奇的脸望着谢氓跑去的身影,露出了戏虐的嘲笑之意,但下一刻他们显得惊恐了起来,呜呜呜~~慌张的叫唤了起来。

谢氓接下来的冲刺绝对是他有生以来跑的最快的时候,风声盖过来其它的声响,边跑边庆幸自己竟然逃离了魔掌,他越跑越远。

与此同时,“血肉挖掘机”痛苦的甩着上臂,三条腿古怪的抽动着,两颗头颅哀嚎着,它想将手里的手机甩掉,手机却像在它手里生了根,怎么样都甩不掉,无比的疼痛充斥着它的全身,它的力量越来越虚弱.

最终它带着最后一声不甘哀嚎,这具躯体碎裂在地。

随着它的倒下,手机屏幕显示出一个漆黑的漩涡,黑色的手掌竟然被一点一点的吞噬进手机屏幕中,这样景象透着一股子的诡异。

这时的谢氓跑的早以精疲力竭,不过他依旧在坚持跑着,直到手机再次响起古怪的**,谢氓停下了脚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屏幕里划过死字,想看看这部让他又爱又恨的手机究竟给他提示了什么。

C恶魔构造体

极恶的存在流落世间残躯,依据恶之本能重构躯体,其拥有虚弱的概念特质,以拼凑猎物肢体获得成长。

弱点:受限于拼凑而成脆弱肉体,是其劣质的存在

看到这行文字谢氓又又一种砸手机骂街的冲动,恶魔构造体在他眼里完全是无解的存在,肉体什么再脆弱也需要有力气对付,这才C,完全就无法想象B级到底有多强。

之后的几行消息让谢氓觉得惊喜连连

“宿命B.恶魔残躯消灭完成”

“奖励30天寿命”

“获得纹章:恶魔手套(能力:虚弱)”

“地狱通信等级提升C,开通数据图鉴功能:打开摄像无需拍照即可观察,探索功能:请自行研究”

死亡倒计时灵薄狱00:00:00 现世41天02:31

其他先被谢氓给忽视了,30天寿命的奖励让谢氓好一阵兴奋,至于恶魔残躯消灭谢氓心理也纳闷,他完全不会认为自己那一丢能解决这么一个强大的BOSS,应该是某个路过的强大存在出手的吧。

另外手机似乎还升级了的样子,就在谢氓消化这些成果时。

“谢老弟!终于找到你了,你可得帮帮老哥我啊!”

听到这声音谢氓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立刻吓的飞奔而去,只见王嘉旺与张奇身影半透明头颅的飘在自己不远处。

“谢老弟!停下别跑,听我说。”王嘉旺忽然化成光点离地而起飘在半空紧紧追着谢氓

谢氓玩命飞奔着,根本就没停下来。直到两个光点一直围绕着他转,其中一个光点挡在谢氓的面前又化成王嘉旺的样子,谢氓才停下身,无奈的看着王嘉旺的身影,一个能飞一个只能用腿,孰强孰弱谢氓心里自然清楚,另外现在的王嘉旺并没给谢氓一种恐惧的感觉,反而是一种相当懦弱的感觉。

“你现在是王老哥,不是那个怪物?”谢氓试探的问。

“谢老弟好手段,这不明知故问吗,多亏谢老弟出手那怪物死了我们才得以超脱。“说完这句话王嘉旺记忆犹新的盯了盯谢氓手里的手机,脸上露出惧怕之色。

“死了?**的?”谢氓一脸的不相信,随着王嘉旺的目光也看了看手里的手机。

“可不就是谢先生吗,谢先生你这法器一丢那怪物好像就被他吸走了。”张奇也化成人身。

谢氓看着手里的手机,因为他也说不准,这手机向来古怪,不过他也没理由去怀疑手机有这种能力。

“咳咳~谢老弟,我死的惨你看看有没办法,让我们活着回去。”王嘉旺满怀期望的望着谢氓,一心期盼他能有办法让自己复活,一旁的张奇也同样如此。

谢氓被这两人盯着有些害怕,确切的说这两个已经不是人了,姑且算死鬼了吧,办法谢氓是一点都没有,想了想这事还是得落到自己手里的手机上。

谢氓拿起手机直接观察,希望能从新开通的数据图鉴功能里找出什么线索,手机给谢氓的反应相当迅速画面上立刻便出现了注释,比原来需要拍照才能显示方便多了。

G:游魂:死于惨死之人,若怨气已消散,灵魂发生转变化作游魂,游魂拥有飞行力,可依附于某物转化为依附灵。

当前躯体已死亡,无法复生,游魂可短暂存在3天时间,不入往生?长久则消。

谢氓看了看注释,对着王嘉旺,张奇摇了摇头,本想再说些人死不能复生之类的安慰话语,但对死者自己去说,谢氓又觉得不合适。

王嘉旺与张奇黯然的点点头,这样的结果他们早就已经猜到,只不过还是存了点希望。

“虽然你们无法复生,不过可以以现在的样子回去看看,但别呆太久。”谢氓又对着王嘉旺说道。

“我们还能回去?”王嘉旺与张奇面露喜色,他们走的突然自然有些心愿未了,一些人他们还想去见见最后一面。

接下来一阵交谈谢氓大致了解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谢氓那天回去之后,王嘉旺心事重重带着张奇当晚在乌山村找了个旅店住了下来,第三天他们又壮着胆子到工地去看了看,随之到那鬼桩就那么忽然的倒塌了,接下他们两个直接被吸引到了基坑里,接着就来到这片荒地,不过运气是不大好出现在倒塌的桩柱附近,周围是一片荒野就倒塌的桩柱比较明显,所以就越走越近希望能找出回去的线索,当走到坑边上时,一截黑漆漆的手掌飞快的爬过他们的脚面之后他们的双腿便失去了走动的力气,后来竟然接到了谢氓打来的电话,正喊着救命就忽然失去了全身所有的力量,之后的记忆太过痛苦他们完全回忆不起来,除了痛苦他们记不起其他其他。后来他们浑浑噩噩的在那副躯体里,感觉自己不断的被折磨着。再之后便是看到了谢氓以及之后发生的事。

谢氓听到这里已经全身发毛,想都不愿意去想那些过程。

之后王嘉旺说了死亡后的感觉,当然只是他现在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没什么不好的,挺自由,不再感觉身体上的重量,身体上的疲累也不再存在,另外他们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纯粹,情绪上不会有太大的起伏,另外有个地方在不断召唤他们过去,如果不是有些心愿未了他们很可能立刻就去了。

最后他们终于被一个问题给困扰住了,那便是如何回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