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二章

米粒儿 | 发布时间:2019-11-11 | 阅读次数:9306

严冬腊月二十六闹书荒,要看书学习,找花生!花生本编日前带给这本都市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席漠司如歌,目前仍然此书正处在漫画连载中状态,一同来深度阅读深度阅读:席漠一只手狠狠地揪着她的衣领将她提出来,怒火在眼中汹涌澎湃,“司如歌,你谋算我!”窗外闪电划破天际,映射出一瞬间司如歌脸上的倔强,雷声几乎同时响起,夹杂着席漠冷得不能再冷的声音,“你做梦。”。...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二章

“我要跟你结婚。”她双眼瞪得大大的,同样咬紧了牙关。

窗外闪电划破天际,映射出一瞬间司如歌脸上的倔强,雷声几乎同时响起,夹杂着席漠冷得不能再冷的声音,“你做梦。”

“你睡了我!”司如歌不甘示弱,双手拉住他的手,又一声大吼。

“那是你犯贱。”

她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脑中忽然现出今天看见的那个女人,漂亮、优雅,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比自己更加吸引人。

她笑了:“贱的应该是林玥吧,她凭什么趁我不在抢我的东西?”

“啪”的一声,在空旷的屋子里格外刺耳,司如歌捂着自己的脸,眼中含着泪水,却强瞪着眼不让它掉下来。

席漠握紧自己的拳头,看着那双眼睛划过一丝心软,但一想起林玥哭得要昏厥过去的模样,他一把将她揪起来,重重的把她抵在墙上,“你为什么拿那个视频去刺激她?”

“为了让她看到,不再妄想跟你结婚。”司如歌不怕死的继续说着。

席漠看着她脸上浮起红肿的手指印,忽然用力的把她推到阳台,她感觉自己的脊背重重撞到栏杆上,胸口被席漠揪着,呼吸困难。

她半个身子吊在外面,席漠只要轻轻一用力,她就会掉下去。

狂风吹在司如歌的脸上,他说出的话只比这雨更加凉人。

“不管她跟不跟我结婚,但只要是你,就不可能。”

司如歌扯着嗓子失声问他:“为什么!”

“我厌恶你。”

司如歌发了狂,突然伸手扯住他的领带,一个用力将他带向自己:“好啊!那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席漠猝不及防,条件反射将手往回收,司如歌一下子又被扯回来,撞到玻璃门上。

“我会送你走。”他高大的身形那么绝情。

“我不会走。”司如歌咬牙。

“我多的是办法让你离开这座城市,甚至是这个国家,”席漠回头,将她的头发往后一拉,逼她仰着头面对自己:“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司如歌整张脸都在发白:“那我就告诉所有人,其实罗美恩是你杀的!”

席漠脚步仅仅顿了一瞬间。

“随便你。”

阳台上,全身都打湿的司如歌,慢慢的滑到地上。

席漠就是笃定了她的爱,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把真相说出来,她都宁愿做这个替罪羔羊。

暴雨越来越大,她重新将头埋进双膝,肩膀剧烈抖动。

医院。

席漠握着林玥的手,看她白得已经毫无血色的嘴唇,心里一阵阵的发疼。

他从没想过,司如歌竟然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将自己和他暧昧的视频交给林玥。

若是换作另一个女人,他早就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可那个人是司如歌。

“漠哥哥,你一定要记得带我走。”奶声奶气的话,那是五岁的小如歌,嘟着小嘴,为他松绑后说的。

小小的孩子,皮肤白得可以掐出水来,配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十二岁的席漠心里泛出丝丝心疼。

他双手捧起她的脸,很认真的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我逃出去,肯定会带你。”

回忆到此,病房里的席漠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站起身来到窗边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送司如歌出国,越快越好,不要让她回来。”

不一会儿,助理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接听,那边的声音有点着急。

“席总,席小姐家里的门开着,但是没有人在啊。”

司如歌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沉沉的,雨中的城市根本没有几个人,她跌跌撞撞的走着,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席漠,她从五岁起就一直在寻找的席漠,好不容易找到又替他坐了十年牢的席漠,说厌恶她。

她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赤着脚走在街上,连脚下踩到了玻璃碎片也不知道。

鲜红的血液瞬间被雨水冲淡,她就那样踩在碎片上,满脸迷茫。

一阵剧烈的晕眩袭来,有人的声音:“你没事儿吧?”

她抬眼,映入眼帘最后的轮廓,像极了席漠……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她动了动身体,却发现自己的脚有些笨重。

她稍稍将脑袋抬起来一看,有些啼笑皆非,给她包扎脚的人,直接将她的脚包成了两个大粽子。

门口,一个男人好听的声音传来:“你醒了?”

司如歌望去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征愣。

跟席漠相似的长相,但只消一眼,便知道他不是席漠,他架着一副眼镜,席漠的眼神远没有他柔和。

今天发生的种种一下子在脑海中浮现,司如歌闭了闭眼:“谢谢你,我现在不想动,可以在你这里躺几天吗?”

“我帮你叫了医生。”男人没有正面回答她,上前来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有一点发烧,之后又走了出去。

司如歌没有管这些,她不觉得有人会对现在这个样子的她起歹心。

席酩去开门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席漠,“哥,你怎么来了?”

席漠上前一步打量他:“你生病了?”

席酩摇头:“没有,生病的在屋里。”

席漠从门缝望去,隐约看见一个女人的长发,有点惊讶,自己这个弟弟心里只有学术研究,现在居然会往家里带女人了。

于是半开玩笑:“女朋友?”

席酩摇摇头:“路上捡的。”

正在这时,席漠的手机又响起,是助理打过来的,席酩示意自己先进去,他点点头,就在房间门口接起了电话。

无非是找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司如歌,席漠的头疼了一天,忍不住火大道:“席氏养你们干嘛的!一个女人都找不到?找不到给我继续找,不然谁都别回来见我。”

话音刚落,里间传来一个女声,尽管带着点沙哑,席漠还是一下就听出来了。

“吵死了。”

他身体一僵。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