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三章

米粒儿 | 发布时间:2019-11-11 05:18:35 | 阅读次数:15857

前段时间都在找米粒儿作者的小说《席少的撩人悍妻》,小说讲诉了席漠司如歌的故事,小说是(娱深度阅读的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同看一看这本女频小说吧:司如歌只会觉得昏沉沉的,想好好的睡一觉,但门外像是有人在骂街,她都忍埋怨了一句。席酩皱了眉,虽然不知道哥哥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但她现在还发着烧。他上前一步,将司如歌从席漠手里解救出来。。...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三章

“司如歌!”

司如歌别开眼,嘴角噙着一丝苦笑,喃喃自语:“你别说,你换个眼神,跟席漠还真是挺像的……”

席漠有点头大,一下子把她揪起来。

席酩皱了眉,虽然不知道哥哥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但她现在还发着烧。他上前一步,将司如歌从席漠手里解救出来。

这下换席漠怒视着席酩:“她怎么会在你这里!”

席酩轻轻将难受至极的司如歌放下,然后看着席漠:“我都说了,路上捡的,鞋都没穿,全是玻璃渣子。”

席漠这才注意到她两只脚上都缠着的纱布,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席酩重新让医生给司如歌看病,随口问了席漠一句:“你不是在医院陪林玥吗?”

提起林玥,席漠的心肠一下子又硬了起来。

他觉得司如歌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不早点把她送走,自己就一日不得安宁。

他深深的看了席酩一眼,直接上前抱起司如歌,“我认识她,你不用操心了。”

在司如歌被席漠带走的第三天,席酩收到消息,席家和林家的婚约取消,听见这个消息,他放下手中的书,回了席宅。

席漠不在,他却再次见到了司如歌。

席家有一大片玫瑰田,是当年席爸爸为了讨席妈妈欢心种下的。

司如歌就站在那片花丛间,穿着宽大的不合身的衣服,一头长发倾泻而下,她双手在背后背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在花丛中的石板路上转圈。

席酩站在原地,有点没移开眼,他忽然觉得,有趣的好像也不止自己书上那些学术题。

突然,身边一道身影闪过,极快的速度,带着一缕香水的气味,并不难闻,但他还是皱了皱眉。

林玥穿着纯白色的裙子,脚步飞快的走到司如歌身边,司如歌还没反应过来,手臂就被女人给抓住,“我好不容易原谅了他,他却说他爱上了别的女人,原来就是你!”

司如歌将自己的头发别至耳后:“林小姐,视频你都看过了,是我这件事,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林玥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司如歌心里冒出无名怒火,一下子将她推倒,动作之果断让席酩挑了挑眉。

“你哭什么?你有什么好哭的?我都没哭呢。”若说前面两句像是恶毒的巫婆,后面那句倒像是女儿家的嗔怒,席酩嘴角隐约上扬起一个笑容。

在司如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人比她刚刚更大力的一推,她重重侧倒在地上,脚腕处立刻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席漠面色焦急的扶起林玥,急急忙忙问她有没有事,连看都没看司如歌。

司如歌就那样坐在地上,面无表情看着面前这一幕。

“阿漠,你真的要跟她结婚吗?”林玥不相信,哭哭啼啼的抓着席漠的肩。

席漠扫了一眼司如歌,她在听见这句话之后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灿烂得让人生气。

“你说啊,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我都原谅你了,我不介意你跟她……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取消婚约!”林玥看着席漠闭口不言,整张脸都哭花了。

“林小姐,多大的人了,老问这么一些幼稚的问题,不嫌做作吗?”司如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里满是嘲讽。

“司如歌!”席漠猛地转头大声呵斥她,但司如歌置若罔闻,笑道:“怎么了?我们要结婚不是你亲口告诉她的吗?还是说你现在要反悔?我也无所谓啊,反正……”

席漠揽过林玥的肩膀,低声道:“我送你回家。”

林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席漠搂着她的腰把她往侧门方向带。

司如歌恶作剧的伸出脚,对准了林玥的脚,想把她绊倒,但被席漠发现了。

他冷笑一声,一把将林玥抱起,同时脚下不留情的,狠狠踩过司如歌的脚腕。

从席酩的方向来看,司如歌脸都白了。

“老公,早点回家哦!”但她一瞬间就恢复了神色,依旧是那副嘻嘻哈哈的语气对着席漠的背影做拜拜。

席漠头也没回的带着林玥上了车。

直到他们的车子消失,司如歌才倒吸一口凉气。

刚刚被他推的一下就崴到了脚,后来他又踩她,估摸着自己得在床上躺好几天了。

“喂!你看了那么久的戏,可以过来帮我一下吗?”她坐在地上,对着席酩挥手。

席酩垂了垂眼眸,径直走过去,拦腰将她抱起。

出乎意料的轻,好像是抱了一团空气,她身高不矮,竟然这么瘦。

怀中的女人也不做作,嘻嘻哈哈勾着他的脖子说话。

“你是席漠的弟弟吧,上次我还没有谢谢你,你看我们一家人真是有缘分,你要小心你的手,不能放在腰以外的地方,不然人家看到了影响多不好……”

她自说自话,说到最后甚至自己被自己逗乐了,咧着嘴哈哈笑。

席酩抱着她上楼,低下头看了她一眼,她嘴角上扬,闭着眼睛。

真的觉得有趣吗?那又为什么闭着眼?怕人看见那浓得藏不住的忧伤,还是怕自己哭出来?

之后的几天,席氏和林氏取消婚约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连着席漠和孤女司如歌要结婚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席漠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司如歌的脚敷了些膏药好得差不多,借了席酩的手机拨通电话,那头却忽然传来一个女声,一听就是林玥的声音。

“告诉席漠,一个小时之内不拿着两张民政局公证的结婚证回来,我就只有不守承诺了。”

以席漠的身份和势力,结婚证这件事情,甚至都不需要结婚双方到场。

她说完一下子挂了电话,同时深吸了一口气。

“什么承诺?”

这是席酩问的,他很好奇,这个女人用什么威胁了席漠,让他放弃林玥,转而跟她结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