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五章

米粒儿 | 发布时间:2019-11-11 05:18:34 | 阅读次数:11937

席少的撩人悍妻小说是最著名作家米粒儿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诉了席漠司如歌的故事,小说席少的撩人悍妻已上线,一同来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深度阅读吧:她昨天这番话也说得好看,召告了所有人她是他的妻子,而且他没办法驳斥,更有甚者没办法驳斥她口中盛大的婚礼这些胡言乱语。“你做梦。”席漠想也没想的回绝。。...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五章

席漠一下子将她抵在背后的柱子上,低头刚好对上她的鼻尖,语气冷冷:“你这个席太太怎么来的你心里没数吗?”

“有数,所以我要你现在陪我去海边。”她头一低就从他的手臂下钻了出去,径直坐上了副驾驶。

“你做梦。”席漠想也没想的回绝。

司如歌打开窗户对他笑:“上次你说我要嫁给你也是我做梦,但我还是嫁给你了。”

“那是你威胁我!”席漠恼羞成怒的转头,看着那张笑得一脸猖狂的小脸。

“这次你不去我再继续威胁你,总之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一辈子都得受我威胁。”说完她慢悠悠的关上窗户,不再看窗外那张黑到底的脸。

一分钟后,车子引擎声响起,还是缓缓朝着海边开去。

这个月份已经到了秋季,夜晚的海边带着一点点凉意,司如歌一下车就打了个冷颤,席漠在她下车后就反锁了车门,把自己关在车内,任凭她怎么叫也不下去。

她像是不在意,自己蹦跶着往海边走去,她之前被人贩子带着到全国各地乞讨,什么地方都去过,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只有海边。

她永远忘不了初见这一抹蔚蓝给她的震撼,就像初见席漠一样给她带来无尽的喜悦感。

脑中席席续续闪过一些画面,高贵优雅的女人和身形高大的男人,还有一个小女孩在沙滩上兴奋的转着圈圈。

只是每次一想起这些脑袋就疼,索性就不想了。

上次见海的时候是在海边乞讨,之后坐了十年牢,这是她第二次见到大海。

“席漠——”她转头对着车上大喊,但是没得到一点回应,她抿了抿唇,胡乱踢掉自己的鞋子,往海边跑去。

席漠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渐渐湮没在夜色中,揉了揉额头,拉开车门点燃了一支烟。

星点的烟火在夜色中一隐一现,他随意看向那片海域。

浪花的声音一阵接一阵,海边没有灯,这个天气也极少有人来海边吹风,夜色中,完全不见那个人的影子。

席漠皱了皱眉,将头转回来,看着天上,但直到一支烟抽完,那个身影也没有现出来。

他终究还是走了过去,但走近了也只有翻滚的海浪,看不到司如歌的身影。

“司如歌?”他放大声音喊了一声,回答他的只有呼啸的海风。

“司如歌!”他脚下步子加快,眉头越皱越深,依旧没人回应。

沙滩上只剩下司如歌的一双鞋,胡乱的摆在上面,汹涌的海浪如同一口巨兽,莫名让席漠有点害怕。

“司如歌——”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他握紧了拳头,看着黑夜中的大海,咬咬牙开始脱自己的西装外套。

脚下刚一踩进水中就感到刺骨的冰凉,他水性极好,一边踩着水一边大叫司如歌的名字。

猝不及防,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缠住,他双眼一瞪本能的想要挣脱,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把拉了下去。

一具软软的身子贴了上来,双腿环在他的腰间,用自己的唇去触碰他的唇。

冰冷海水中,好像有什么炙热在发烫,席漠双手捏住她的肩,意外的发现捏上的是光滑的肌肤。

他用了全力将她带出水面,司如歌的衣服早就被解掉两颗扣子滑落到肩膀之下,胸前春光若隐若现,双腿始终不放的夹着他的腿。

“你看,你还是在乎我的。”司如歌笑得明媚,在月光下让席漠有点迷蒙了眼睛。

两人回到车里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尽管将暖气开到了最高,还是冷得哆嗦,司如歌在后座直发抖,索性将衣服脱了扔到窗外。

席漠也冷得不行,忽然从后视镜看见她的动作和一片光溜溜的肌肤,忽然喉间一热。

她随手拿过一条毯子盖住自己:“湿衣服在身上你不冷吗?”

席漠垂了眸,他怎么会不冷,但他从不可能跟司如歌一样把自己扒光。

司如歌好笑的看着他:“你把衣服脱了到后面来盖盖吧,车上就这一条毯子。”

席漠没动,狠狠的将后视镜转了个方向,不再看那张脸,但湿衣服在身上的确不舒服,垂眸半天,还是慢吞吞的将衬衫脱了下来。

一双手突然从身后凑过来,将那张唯一的毛毯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席漠一愣。

“我就是一个没事做的女人,你的身体比我重要多了。”状似开玩笑的话语,席漠一偏头,就对上了她的眼睛。

那里面的心疼与深情,将他再一次镇住。

不过是小时的一次相惜,她竟然记了这么多年。

刹那间他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直直压住她的脑袋,将她按向自己。

最后有点失态的用力,他看着那双晶亮的双眸,忽然捂住了她的眼睛,心中火气上来,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

席漠毕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第一次虽然是她主动,但毕竟是初经人事的女孩子,难免会有点羞涩,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席漠看着她发白的嘴唇,用另一只手捏住她的脸,强行将她的嘴咧开,一声细碎的呻吟就自喉间传了出来。

察觉到自己的失控,席漠在这样矛盾的心态下越发用力,咬着牙问她:“为什么故意下水?难道我不来找你你就一辈子不起来吗?”

“我,很会憋气,在监狱中,她们欺负我,将我的头按在水里,要是不这样,我、早就死了……”

断断续续的话语从她的嘴中吐出,席漠的心猛然一钝,捂着她眼睛的手微微松开,那双晶亮双眸重新映入眼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