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十一章 贵妃不会玩你们也不许玩

樱桃 | 发布时间:2019-11-11 03:50:44 | 阅读次数:14596

良久,她脸上的怒气渐渐地消褪,轻衣袂飘飘的说,“收了吧。”良久,她脸上的怒气渐渐消退,轻飘飘的说,“收了吧。”。...

柳梦真眼中的欣喜极速消退,狠狠的将牌丢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在宫女的额头上,“混账!”

宫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瑟瑟发抖,“娘娘恕罪,奴婢知错了!”

柳梦真气的不轻,阴沉着脸色怒瞪着眼前的人,与往日温婉的模样十分相悖。

良久,她脸上的怒气渐渐消退,轻飘飘的说,“收了吧。”

宫女立刻小心翼翼的将散落的牌收拾起来,此时门口传来通报,“皇上驾到。”

柳梦真却未起身相迎,待南宫崇进来时便见着她冷着脸背对他坐着,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

走到她身后将其圈在手臂里,柔声道:“谁惹朕的宝贝爱妃不快了?”

柳梦真扭了扭肩膀,想要挣脱出来。

南宫崇不觉心中一疼,将她扭转过来,“爱妃是有心事?不妨对朕讲讲?”

柳梦真樱唇紧抿,没有半点往日对他的笑意。

此时南宫崇也看见了宫女端着的装着木牌麻将的锦盒,瞧着柳梦真的脸色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这不是宫里最近很时兴的玩意么?爱妃也喜欢,不如朕陪你玩两把?”

南宫崇捻着那娟秀精巧的木牌,想以此来讨柳梦真的开心。

没想柳梦真的脸色更加不快,眼窝里竟是蓄满了泪水。

南宫崇立马丢下木牌将其抱在怀中,轻声安慰道:“这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何事,可是因为这木牌?”

柳梦真嘟着嘴巴,脸上满是委屈,“是臣妾太笨,宫里人人都会的玩意,臣妾却怎么也学不会,本想来讨皇上开心,却......”

南宫崇一时哑然,半晌突然宠溺的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事,真真有此心,便最让朕高兴了。若是宫里的各个妃子都有你般亲力亲为的真心,那该有多好。”

柳梦真眼中羞涩,可脸上依然是不开心,“这玩意在宫中很是风靡,连扫地的宫女都会,皇上,臣妾是不是太笨了。”

南宫崇有些诧异,这木牌麻将他近日也听说过,身边的太监跟他解释一遍就明白了玩法,应该没有这么难吧?

看着柳梦真不高兴,南宫崇宠溺的将其抱在怀里,“好真真,不过是个玩意,比起你的开心不值一提。来人,去查查这玩意是谁发明的,竟然让朕的真真这般难过。”

此言一出,方才被丢了麻将的宫女突然小声道,“回皇上,是从雍承宫最先传出来的。”

芷兰猛地瞪眼,却还是没阻拦住她说出口。

只见柳梦真南宫崇二人的脸色一变,只见南宫崇的脸色如暴风雨来临般阴沉无比。

祥和雍承宫俨然还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就触碰到了南宫崇的忌讳。

院中的银杏树下,四人围着一张桌,时不时的发出杠、碰、岔的声音。

温如云闭着眼握着一颗牌,指腹在刻字处摸索良久,凉凉的睁开眼丢了出去,“幺鸡。”

旁边的茹儿手疾眼快的将牌摸了去,“杠上,二条。”

春雪拄着下巴,看样子牌面并不好,“一万。”

平儿也同样皱着眉,“这都什么牌啊?”

温如云却是咧嘴一笑,兴奋的将一万捡起来,“没人要是不是?那我岔上,再来一张!”

转手摸了个八筒,温如云如摸到黄金了一般猛地站起身来,“清一色飘胡!终于让本宫碰上了!”

春雪的脸色更难看了,看着自己手里一堆连不成片的牌,气的想掀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