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笑看路人甲 | 发布时间:2019-11-11 | 阅读次数:12619

免费提供更多末世艰难行第六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张锦了劝服父母搬到窑洞了。天气帮了她大忙,每日最低温够超过240度,即使开风扇,在平房里也呆忍不住。并且14年的气候是夏天的很热,冬天里很冷。窑...“就在窑洞住半年,你怎么什么都拿?窑洞有炕,你拆chuang干什么?”张妈看张锦居然开始拆屋里的**,一把把张锦拉起来,气冲冲的说。。...

张锦已经说动父母搬到窑洞了。天气帮了她大忙,每天最高温够超过40度,就算开风扇,在平房里也呆不住。而且13年的气候就是夏天很热,冬天很冷。窑洞刚好冬暖夏凉,所以很轻易的,张锦父母就答应搬家了,但是只是暂住,过年要在平房过。暂住也好啊,只要肯搬,搬了就不怕你们能回来!家具神马的通通都搬走,衣服神马的也都拿走!

“就在窑洞住半年,你怎么什么都拿?窑洞有炕,你拆chuang干什么?”张妈看张锦居然开始拆屋里的**,一把把张锦拉起来,气冲冲的说。

“不搬chuang睡炕吗?我虽然多少年没睡过了可也知道炕很容易上火的。我要睡chuang!”

“你去给我整理衣服!别添乱!”张妈还是不同意。

“就都带着吧。”张爸发话了,“你家小锦根本没跟你说实话,看她那劲头,是根本不打算搬下来了。到时候你还不是听女儿的!”张妈沉默,女儿的反常自己又如何不知道?可是每次对上女儿带着一丝决绝的目光,张妈的“不”怎么也说不出口。

听完张爸这句话,张锦愣了下,但也很快说:“妈,是的,我是不打算再搬回来了,以前只要有事情发生你就会有预感的,这次没有吗?但是我有,我知道我们搬家了就回不来了。只要半年,半年妈妈你就知道我的预感是什么了。”张妈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过了一会儿开口:“他爸,去咱们房间拆**吧。”听到这句话,张锦速度擦掉眼角快流出来的液体,继续收拾。

搬家后,家里也没就此闲着。张锦甚至说动父母把平房卖掉了。离末世很近了,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了,可是除了粮食,其他几乎都还没有准备。即使是卖了房子,这些钱也不够买什么的,张锦手支在窗台前犯愁。

“姐,你在想什么呢?”张睿还没进屋就在窗外看到自己愁眉苦脸的姐姐,进屋后就开口问。

“啊?”张锦扭头看向弟弟,有多久没仔细的看过弟弟了呢?好像自重生以来,自己就像上了发条一样,转个不停。唯一的亲弟弟自己也只是逼着他报了武术班,之后就再也没关注过。现在看着弟弟比前世变的硬朗许多的身材,张锦想,或许,可以告诉张睿……

张睿被姐姐的目光盯的毛毛的,身体不自然的抖动了下,又开口:“姐?回魂?姐?”说着还挥手在张锦眼前晃动了几下。

“行了!”张锦一把打掉在眼前挥舞的手掌,“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上班吗?”

“咱妈打电话说咱家搬到窑洞了,我当然要回来看看了。”

“在家里呆几天?”

“本来请了3天假,现在后悔了,一会儿就给咱姑父打电话多请段时间。”

“为什么?”

“姐!你在窑洞呆的是不知道外面有多热!别说在地上煎鸡蛋了,就是蒸馒头热度都够了!你在家看新闻没有?有人中暑晕倒在地,被路人扶起来后已经全身是泡了!”说着张睿还耸了耸肩,故意抖抖身子,然后继续,“真可怕!”

“哦哦。”张锦随声应和,思绪又跑远了,炎炎夏日来临,末世寒冬迫在眉睫,可是,“唉!”

张睿眉头紧皱,摇着头,不对劲,姐姐很不对劲!没等张睿说话,张锦开口了:“睿睿啊!你相信我吗?”

“你是我姐,我不相信你,相信谁呢?”

张妈串门回来,刚要去掀门帘就听到这句话,出于好奇,张妈放下了手,靠在门侧墙上。

“我要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你相信吗?”张锦幽幽开口,“真的有末世,我在末世死亡,自末世归来,你相信吗?”张锦紧盯着张睿的眼睛。

张睿眼中先是震惊,随后是疑问,再闪过一抹深思,然后是了然,最后归于坚定,“姐!我相信!”门外的张妈这1年多的时间几乎和女儿朝夕相处,听到女儿的话,终于明白了女儿的反常从何而来。明白过来的张妈脑海中却全部被“末世死亡归来”所占据,张妈紧紧的捂住嘴唇,冲进另一间窑洞,然后再也忍不住开始痛哭。

而张锦姐弟这边,张睿开始好奇的追问着姐姐重生前的情况,张锦则笑眯眯的回答,姐弟无比融洽。张妈平复了心情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进门后,装作刚知道张睿到家,很惊讶的问:“睿睿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打电话?妈好给你做好吃的。”

“妈,你眼睛怎么了?怎么红红的?看着哭过了呢?”张锦看见妈妈就觉得不对。

“今天妈去你舅舅家了,又跟你舅舅吵了一架。”张妈脸上浮起气愤。张锦和张睿默然,他们这个舅舅,真是不知道怎么说,清高不知变通。张锦觉得舅舅应该姓甄才对,而不是应该姓贾,叫贾正。张贾正得知张锦是打算回家种地后,就把张锦一顿好说。之后张锦去舅舅家都挑贾正不在的时候才去。张妈作为贾正的妹妹,因为张锦的缘故,每次见到自家哥哥,张妈都要被训一顿,张妈也不是能忍的人,于是这对兄妹见面必吵架。

“你们见了就吵架,那就少见啊。我舅舅这人没坏心,就是嘴巴毒。”张睿无奈的劝自家老妈。

“行了!不说这个了。我去给你们俩做饭。就你俩,我和你爸都吃过了,小锦你吃什么?”张妈说出口觉得不对,是睿睿刚回来,自己女儿一直在的,“哦,不是,睿睿你吃什么?”可是张妈的眼睛还是看着自己女儿,生怕一眨眼女儿就不见。

“我随便就行,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那怎么能行。妈做你爱吃的,南瓜熬菜行不行?”

“妈,是我最爱南瓜熬菜!你儿子不吃南瓜!”张锦开口。

对,睿睿不吃南瓜,那吃什么好呢?我儿子还喜欢吃什么呢?可是想不起来,张妈脑子一团乱。

“妈,就我和睿睿两个人,睿睿爱吃馒头,就把馒头热下,调盘西红柿或者黄瓜就行了,这么热,也吃不了几口。我就弄就行,你才回来,先歇会儿。”张锦说着从炕上下来穿鞋,去院子里小厨房做饭了。

午饭过后,张睿去玩电脑了,张锦则上了炕打算午睡。张妈也上了炕,从炕的最里侧,在墙上专门放被褥的窑窝的侧面抽出一个盒子(窑洞土炕靠墙的那边,会再往里挖半米,大致1米宽,1米高,专门放被褥的,这样炕上白天就什么都没有,称之窑窝),再从盒子里拿出银行卡,递给了张锦。张锦无声的以眼神询问张妈。

“你前两天不是一直想要卖房子的钱,说有用吗?本来这钱是存着给你弟说媳妇的,你之前可说了这钱不白要的,我先把钱给你了,到你弟娶媳妇你可要还!”张妈尽量用很凶的语气对女儿说。

“真的!?”张锦一听这话也不装忧郁青年了,把银行卡拿到手里就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5个“哈”愣是让张锦笑出了5个弯儿。

看到女儿这么开心,张妈嘴角不自觉也咧的很大,但是还是没好气的对张锦说:“别笑了!这女娃怎么成疯疯癫癫的了!”在屋里另一端玩电脑的张睿没有回头,也无声笑了。

第二天早上,张睿说公司临时有事,得走了,又回了市里。但是没几天,又回来了,同时带回一辆二手货车,以及100万的银行存折!

“钱怎么来的?”张锦惊讶。

“我跟咱姑父说要创业,咱姑父给我作担保贷款的。”张睿很淡定。

“能贷这么多?”张锦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贷款顶多10万吧。

“咱姑父开公司的,他担保,我能贷款的额度是100万。”张睿调皮的挑了挑眼皮,继续说,“嘿嘿,不过我跟咱姑父说贷10万,然后拿着担保书就贷了100,嘿嘿!还有二手货车是用这几年攒下的钱买的。”张锦无语的同时,心里又涌现出一股自豪。我的弟弟真棒!

钱到位了,那买东西真不算事。张锦姐弟列好购买清单,就欢快的出发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