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青翼追光 | 发布时间:2019-11-11 | 阅读次数:1559

免费提供更多妖男宅女第六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orz ———————————————————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杨墨缓缓地扭过身来,那利刃吹毛断发,靠着皮肤带起一阵鸡皮疙瘩,...杨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偷偷转眼看了没人追来,这才歇息下来,而白吉自从刚才杀了人,就处于惊恐状态,此时象是醒悟过来,突然控制身体尖叫起来,杨墨想要闭嘴都不成,叫到没了气,才停下腿软。。...

求收藏求推荐~~orz

———————————————————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杨墨缓缓转过身来,那利刃吹毛断发,靠着皮肤带起一阵鸡皮疙瘩,他困难的咽了口唾沫,算了,为身外之物丢条命划不来,现在身未长开,魂未老成,与这古人斗实在没有基础啊!

把赤宵往地上一扔,杨墨举起双手做了个标准投降动作,女子见他抬手,还以为有什么玄机,急忙屏息戒备,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他突然转身就跑,速度媲美黑豹,转眼间便不见的身影,女子看的瞠目结舌,不过宝物到手,她也不去管那落跑的小孩,没想到低头一看,明明在地上的宝物已是踪影全无,她只道是被人耍了,气哼哼的一跺脚,也不管同伴的尸体,扬长而去。

杨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偷偷转眼看了没人追来,这才歇息下来,而白吉自从刚才杀了人,就处于惊恐状态,此时象是醒悟过来,突然控制身体尖叫起来,杨墨想要闭嘴都不成,叫到没了气,才停下腿软。

她看着自己的手在抖,却是无法停止,手上的血似乎在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这次再也忍不住哭声,抱着双膝蜷成一团低声啜泣,杨墨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两人就这么躲在荒野中,直到星辰临空,才平静下来。

白吉想念家,想念家里的晚餐,想念家里的空调,想念家里的地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说起来浪漫,实际上却一点也不,她听得杨墨在脑中说道:『哭够了?』

『你这男人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人没精神,连斗嘴都份外无力,杨墨听她这声音,也失了别苗头的yu望,道:『同情几个钱?能顶什么用?』

白吉知他说的在理,可是却无法认同:『同情是种美德,再说了就算不是真的同情出于礼貌你也可以安慰我几句啊!』

『你这么有同情心不如来安慰我好了。』

『杀人是我啊,你有什么好难过的!?』

『可是收拾烂摊子的是我!』

『你不收拾没人拦你!』

『如果我们是两个身体我保证转身走人!』

『臭沙猪!』

『笨女人!』

白吉此时火冒三丈,挥起右手冲着胸部就捶了下去,杨墨只觉得胸口一窒,喉头一甜,居然吐了口血出来,他正要恼火,只听一声痛叫,她冲口而出:“呜哇!好痛!咳咳咳,痛死我了……”

不知怎的,杨墨爆发出一阵大笑,边笑边咳,她虽是恼怒,却不敢再打自己,毕竟“打在他身,痛在她心”哪。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白吉突然竖起耳朵,说道:『杨墨,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他愣了一下,倾听片刻,应道:『你错觉吧。』

『不是错觉。』白吉双臂环胸,在这大暑天打了个寒颤,『真的有声音……这时候我也希望我们是两个身体就好了。』

『为什么?』

杨墨随口问道,耳中却确实捕捉一丝微弱的啸声,不想听到白吉的话,肺都气炸了:『如果有鬼怪来了,我可以给你个机会牺牲自己英雄救美啊。』

『……』

杨墨活了快三十年,还没有见过象白吉这样能令他气满肠肚的女人,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根本没见过“面”,他发誓以后如果有机会与她面对面,一定要整死这个刀子嘴的女人,虽然他一眼看穿此女不过是豆腐心,但是光凭她那张嘴,就让他忍不住想掐死她。

而白吉也在心中腹诽,活了二十大几,眼看着步入剩女行列,对杨墨这种腹黑沙猪从来敬而远之,自知头脑不够缜密,嘴巴不够严实,心肠又不够铁硬,如果惹了这种男人,她又是外貌爱好者协会的,万一看对了眼,那不是死的骨头也无剩?

迈开右腿,徒然感觉左腿一软,想来是他在迈左腿,她又忍不住嘲讽道:『人都先迈右腿,你倒是反其道行之,先迈左腿。』

『我是左撇子,当然是先迈左腿。』

『你真是什么都跟我犯冲,这么稀少的左撇子你居然也是。』

杨墨保持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白吉没了对手,也失了兴致,刚才被吵架冲淡的恐惧感随着猫头鹰的叫声又提了起来,她不自觉的抱紧双臂,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夜枭的叫声,在这时点这环境中,显的份外碜人。

杨墨刚想嘲讽她几句,感觉脑后有些微风声,转身过去,便是一张惨白的脸浮在空中,上下飘着直直盯住他,白吉不加思索尖叫冲口而出,闭上眼睛就往反方向跑去,结果撞进另一个怀抱,抬头一看——不正是他们望眼欲穿的母亲大人?

“皎,你看你把孩子吓的!”

怯怯看去,果然刚才那张脸确实是白天的男子,只是此时他正浮在空中,身穿黑衣,咋一看之下,就象只剩张脸般,白吉定下心来,喊了几声杨墨却发现没有回答,听得皎说道:“不用喊了,那人晕过去了。”

白吉忍了又忍,嘴角还是不可抑制的咧了开来——居然灵魂也会晕倒!哈哈哈哈,等杨墨清醒过来,非得好好嘲笑他一通不可!

皎双手捏个法决,往空中一散,一蓬篝火瞬间升了起来,珂不知从哪里拿出食物与酒水,三口之家其乐融融的景象便在这荒郊野岭中诡异的出现了,白吉一边拼命往肚中塞食物,一边毫不客气的“审问”着父母大人。

“你们到底是谁?我又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珂与皎对视一眼,互相推来让去,珂化出十指尖甲猛的划过皎的脸,于是父亲大人就带着满脸鲜血用沉重的语气道出原委:“为父是妖怪,你娘也是妖怪,我们说好要生个不同凡想的孩子,于是你娘用天地精华和日月灵气塑了肉身,我负责招来魂魄,就有了你。”

虽然皎说的情真意切,可是白吉看着他一脸红色,实在无法把他那种语气和话的内容联系起来,吞下口中猪肉,又追问道:“那,怎么又会弄成两个灵魂用一个身体的?”

两人再次推让,这次换成皎两个手指捏肿了珂的小脸,于是母亲大人就带着两边不同宽度的脸颊说道:“其实,本来是造了两个肉身的,可是……有个不小心碎了,但是你父亲大意了,不知为何招来两个魂,而且居然钻了进去,所以只好委屈你们啦。”

“说的容易!”白吉听到这里怒了,“你们难道就准备让我们共用一个身体过一生?而且我生前是女人,这人生前是男人……对了!这身体到底是男是女?”

“你想为男还是为女?”

看着父母晶亮的眼睛,白吉当然毫不犹豫的说道:“女人……”

还没等珂欢呼声起,杨墨恰好醒来,听到那句问话,反射性的抢口道:“……男人!”

皎与珂面面相觑,而白吉狠下心一掐手腕,杨墨也不客气,左手揪着右手,作父母的看着孩子就要上演自残,急忙阻止下来,看得孩子尤自口中骂个不停,只好抱着小小的身体哄道:“好了,不要闹了,这身体可为男可为女,可是你们父亲跟我也达不成一致,这样吧,我来想个办法,比赛好不好?谁赢了这个身体的性别就由谁作主,怎样?”

白吉和杨墨停了下来,同口同声道:“行!什么比赛?”

“其实,这也是和你父亲商量的结果。”珂用羞涩的眼神望了眼夫婿,白吉可以想象的出这是什么样的商量,“你们两人谁先获得九颗心,就赢得对这身体的控制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