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青翼追光 | 发布时间:2019-11-11 | 阅读次数:3359

[TencentCloud\Common\Exception\TencentCloudSDKException] code:FailedOperation.WordNotFound message:查找不到【公元六二七年】的同义词,请检查文本是否有效。 requestId:cf7e80c8-4560-4f26-9bee-096125e06335...

公元六二七年四月一日,扬州地界,一幢人来人往的普通小酒楼,时值盛夏时节,树荫成片,蝉叫不休,酒楼中座无虚席,正弥漫着一片奇异的气氛,仔细一看,众人都是手带兵器,身穿劲装,脸蒙黑布……这是不可能的。

其中,有一男一女相对无言于桌边半个时辰,虽然俊男美女还是挺吸人眼球,可是这种热到知了也唱《沙漠里的一把火》的季节,两人一动不动化身雕塑这么久都没有出半滴汗,有些江湖人士倒是看出几分诡异来。

终于,男人说话了。

“珂,我们已经多年未见了。”

微笑,女人答道。

“是啊,皎,还真怀念那段山中岁月。”

原来这是两位发小,众人猜想道,接下来,是不是该情妾有意、卿卿我我、情投意合、动手动脚?

不想再听下去,却不外叙些童年往事,谁爬了山中的大树,谁打了林中的小兔,只见两人的头越靠越近,说话的声音也越压越低,有些耳力好的武林中人聚起十成功力,却仍是听不清那窃窃私语,不由对这两人的武功大加赞赏,但也幸好如此,如果被他们听见的话,怕不是立刻把这两人当怪物看待。

只听那男子说道:“珂,你一百年前吃了我的长生果,现在给我吐出来!”

女人娇哼一声:“你怎么不说你二百年前抢我的诛魔刃!?那可是我去上三界冒险偷出来的!死皎!”

名为皎的男子更加恼火:“你好意思说!你把我扔在仙界当诱饵,自己一个人跑了!我当时差点被留在仙界回不来!”

珂羞赧一闪即逝,扬起优美的脖子道:“那我后来不是照顾了你一个月!”

她不提便罢,一提,皎似乎想起什么恐怖的事,眉头打成了结:“是啊,差点没把我照顾死!居然说在人间好不容易寻到一样叫芥末的东西,对疏通经脉有奇效,一天三顿全是芥末……”

珂此刻是受不住这激,薄面赤红,低吼道:“那你后来不是吃了……”猛的又省起什么,急忙住了口,皎这才眉开眼笑,接口道:“吃了什么?”

“你少废话!”珂狠狠瞪了,忍不住提高声音叫道,“你自从那次之后一跑就没个人影,也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你这个负心汉我今天就要你给我个交代!”

楼中竖起耳朵的众人一听这句——哦~原来这是痴情女追负心汉呀?更是兴趣大增,只见女子噌的站起来,从身边包袱中掏出两枚白色果子,足有十几岁娃娃那般巨大的果子托在纤纤十指上,让旁人看的下巴落地。

只听女子对男子吼道:“你看这是什么!?”

皎面色剧变,颤抖的扶桌站起,摸向那果子,脸上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来:“难道……难道这是我们的……”

珂红了眼圈:“那天自从你走后,我就……现在这两枚果子就是我们的孩子,只是没有你在,我却只是造了肉身,无法引魂贯魄,所以才到处寻你,可是你这混帐,讨厌你时总在旁边,想找你人却不知道跑哪里去逍遥了!”

众人听的一头雾水,听那女子说法,似乎这男子一夜春xiao后就消失无踪,而女子怀了孩子,但是那肉身、魂魄又是什么?正当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时,只听那男子又说道:“珂,你受苦了,我只是找了阿莲阿花阿丽阿玫……不要掐我了,放心吧,我立刻为我们的孩子引魂贯魄!嗯,就先从左边这个……”

珂立刻叫道:“不行,先从右边这个,这个比较小。”

皎皱了皱眉,哄道:“从左边这个比较好……”

没想到女子却是倔强的很:“不,右边的!”

“左边吧。”

“右边!”

“左边!”

“右边!!”

两人越是争执,越是怒气上涨,最后女子一时火大,双手抱着右边那果子往男子怀里一塞,叫道:“就从右边的开始!”

啪的一声,左边的果子失了依托,直直的回归大地怀抱,摔了个粉碎,只闻一股肉香飘了开来,果心四散,却是鲜红如血的颜色,女子脸色苍白,猛的尖叫一声扑向地上的碎果,如果不是男子眼疾手快抱住另一个,保准两边皆失。

珂瞪大了眼睛,泪珠一颗颗滚落下来,美人梨花带雨,哭的楚楚可怜,顿时有不少武林正义人士怜香惜玉之心大动,准备上去教训那个负心恶汉,没想到还不等他们动手,女子又是一声响彻耳边的尖叫,向着男子身上扑去,那男子手托巨果,无处可躲被扑个正着。

旁人看不清楚,可是皎却是觉得胸口一痛,珂十指化为尖爪,狠狠插进他的胸口,见着她脸上泪痕,他只好忍着痛说道:“你先别动手,好歹等我把这个果的引魂贯魄做完再打也不迟啊!”

珂噘了噘嘴,收回爪子,皎这才松了口气,双手在果下结个印,不久后,虚空中冒出两团幽幽火光,被剩下的唯一果实吸引,两团火光你来我往挤了半天,居然勉强挤了进去,果实瞬间变成红色,发出莹莹光芒,照的周围众人眼中一片模糊。

等红光散去,那些人定晴一看,放在桌上的果实居然发出声响,果壳动了几下,突然裂出一道缝来,接着就是四分五裂开来,里面跟着爬出来一个娃娃,黑发如缎,双瞳如墨,一点粉嫩小嘴点在白玉面上,真个是如画般的小美人啊。

围观的江湖人士也是见惯了风浪,识多了异闻,此刻却也是张大了嘴巴作泥塑状,有人呆滞的顺着娃娃脸往下看,待看到****,又咦了一声——怎是看不出个男女来?

珂急忙化出衣物遮上娃娃身体,抱在桌上,对着皎喜道:“看我塑的肉身,女儿多可爱。”

皎本也是想夸奖两句,不想听见女儿二字后,又皱起眉头:“当然是儿子才对。”

“女儿!”珂见得皎又跟她作对,急了起来,“就怪你刚才打了儿子!”

皎忆及那个碎掉了的果食,心中一痛,怒道:“怪我?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这个必须是儿子!我不同意点成女儿!”

那娃娃见风就长,不多一会儿,已经从个婴儿,长成了七、八的孩子,正一脸惊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似乎被吓呆了,那边刚升格作了父母两人尤在斗嘴不休。

“明明是你毁了果实!”

“我毁了!?珂,你还是和三百年前一样不讲理!”

“什么?我不讲理!?你这男妖小心眼!背后下黑手!”

“到底是谁不讲理!?你这女妖坏水多!暗地出杀招!”

“你这男妖没鸡鸡!”

“你这女妖没胸脯!”

于是,白吉与杨墨在穿越后最初的记忆,就是“胸脯”与“鸡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