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三章 漂亮的同事姐姐

东床小生 | 发布时间:2019-11-11 00:57:45 | 阅读次数:25569

免费提供更多惹上了极品女上司后第三章 好看的同事姐姐的全文深度阅读,扒掉她全部衣服,一副的美丽的模特胴体呈现出眼前,我扔了了裹在我身上的浴巾,两条影子在壁灯的...第一次早上起不来,我还睡着的时候,听见她起来穿衣服的声音,但我实在好累,连眼皮都没有力气睁开。她穿好衣服后直接踢了我一脚,这下我的意识清醒过来了,天呐,昨晚我睡了林魔女啊!。...

  扒掉她全部衣服,一副美丽的模特胴体呈现眼前,我扔掉了裹在我身上的浴巾,两条影子在壁灯的照耀下交错着,整整一晚。

  第一次早上起不来,我还睡着的时候,听见她起来穿衣服的声音,但我实在好累,连眼皮都没有力气睁开。她穿好衣服后直接踢了我一脚,这下我的意识清醒过来了,天呐,昨晚我睡了林魔女啊!

  我卷起浴袍站了起来,她一步一步的逼过来,戴上了那副墨镜的她就像变身的超人,眼镜下全是杀气:“你好大胆啊。”

  “昨晚,昨晚我们就盖棉被,纯,纯聊天。”我第一次在林魔女前解释。

  “纯聊天?看你平时老老实实的模样,胆子却不小啊?居然连我也敢动!”

  这啥话啊!昨晚难道不是她先动我的吗?不过她那么醉,也许把我当成了她男朋友也不定啊。我没敢再解释,一切的解释都是掩饰,只会让她更发火。

  逼到了墙壁,我没有了退路,我等着她的谩骂或者殴打,她一直都在逼视着我,然后用非常鄙视的语调说道:“就你这种下等人,居然也敢碰我?你配得起吗?”

  我生气了,我死死的看着她,我很想给她一巴掌,但我恨我自己的无能,我需要这份工作。她顿了顿:“去帮我买毓婷,等下送到我办公室!”

  “啊?”

  “啊什么!事后避孕药啊!”

  “我,我没有钱了。”我脸红着,我没有骗她,我真没有钱买,就连今天要吃什么我都不知道了,等月底发工资的时候,我可能都饿死了。

  她非常不屑非常鄙视非常欠扁非常恶心的盯着我,从包里掏出钱:“两千块,封了你的嘴,透露一个字,我用两万块买下你手脚。”

  然后把钱塞进浴袍里,转身潇洒得我想殴打她的走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适用于我现在的情况。有钱才是硬道理。

  我敲了敲她办公室的门,然后走进去把避孕药放在她手里,她的脸上的潮红居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褪。我转身走了出来。

  “慢着!”

  我站住,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做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准备,就算她用再毒的语言攻击我,我也要忍。

  “如果不想让我辞退你,你最好给我每天好好的工作,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

  我走了出来,一拳用力的砸到墙上。后悔了,青了,疼。

  这个公司的行事作风非常的变态,感受不到一丝丝的温暖,官大一级压死人,每天在办公室里看到的是上级骂下级,骂得狗血淋头的,然后办公室作风就变质了,虽然成绩都很好,但办公室整日弥漫着硝烟的味道,每个人都得到了林魔女的真传,目中无人,自大,无视他人,喜欢嚼人嘴舌。

  我不喜欢呆在办公室,恨不得每天都能在外面装电话,装电话不是电信的那种电话,而是一种可以省钱的电话,在这个特定的电话上输入IP电话卡的号码密码固定后,每次打电话就可以省钱了,说起来也很麻烦,反正就是能省钱,所以很多客户都在买。我就成了上门装电话的工人,不过这样也挺好,我们可以不用在办公室看到我们的女总监林魔女上司,最主要的还是我们的部门部长,莫怀仁莫部长。

  我们这些人都是公司的最底层员工,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能骂我们,我们就是草根,出头之日看不见也不敢想。被莫怀仁骂更是家常便饭,此人将近四十,奸诈无比,而且暴躁异常,动不动就骂人,还特别的色魔,我们部门里只要是女的,几乎都被他吃过豆腐。我当然也被骂过,但我忍。

  我坐在办公室里,昨晚的销魂让我突然很想笑,我笑了笑。这一丝笑容被白洁看见了,白洁问道:“小石笑什么呢?”

  白洁是个美少妇,主管着我们办公室的财务和货物进出,比我大不了几岁,因丈夫不忠,离婚了,却感觉她不是个被人甩过N次的沧桑女人。拥有着精致五官、曼妙身姿、优雅气质、成熟魅力的知性女子,虽然算不上天姿国色,却极富才情,温和、真实,整个办公室那么多人,我就承认白洁是个人了。尽管还有很多的美女帅哥,但大多都是冷血动物。

  “没笑什么。”

  “小石,是不是昨天林总叫你去有事啊?”白洁问的有事,就是指是不是要被林魔女一脚踢飞了。

  “没有了。”

  “小石,你的成绩又垫底了,这个月你要努力了,不然莫部长和林总监不会让你好过的。”

  “谢谢白姐。”

  因为我是新员工,而且感觉和这些人格格不入的,我没有英文名,我没有高贵的衣裳,我没有引以为傲的车房,甚至连谈论的资本也没有,所以,在这些变态的同事中,沉默是金。工作上的事,其实有很多人能帮我,但就算我去求他们,他们也未必肯教我。我一路上跌跌撞撞的,难免犯错,这成了莫部长手里的把柄,他最恨的就是比他年轻比他气盛的帅哥,总之,他很想把我踢走了,但是踢人这事情也必须要经过林魔女亲自同意。

  我本来是个能说会道喜欢幽默的人,但是夹在这个硝烟弥漫的战场里,我迷失了我自己的本性,家庭的重担,父亲的白发,女友的背叛,上司的压力,办公室的硝烟,让我找不到我的快乐。

  白洁这类的美少妇很容易成为莫怀仁的吃豆腐对象,总是找借口和白洁说说话,说着说着趁别人不注意,手就不老实的在白洁的丰硕的胸部或臀部轻轻的碰一碰,办公室里的员工都司空见惯,大家都假装看不见。谁敢多管闲事,等待你的下场就是离开这里。

  我被林魔女奚落的时候,本就有一腔火气,这次莫怀仁伸手碰了碰白洁丰硕的胸部,应该不是碰,而是用力的摸了一下,白洁叫了起来,然后推开他,这人脸皮很厚,笑嘻嘻的又贴了上去:“小白,进货单的数好像不对啊。”伸手又来了一下。

  白洁再次叫起来,然后跳开,莫怀仁今天是色胆包天了,又贴了上去,白洁那无辜可怜的目光望向众人,没人敢出声,白洁看着我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壮士的愤慨,站起来大跨两步过去抬脚踩飞了他,莫怀仁重重的倒在地上。

  同事们都往这边看了看,然后又低下了头,仿佛我们发生的事情和他们无关一样,世间黑暗,贱人泛滥,腐败社会,堕落人类。假如我有一天想不开了要自杀,我一定扛着煤气罐进这个办公室,把白洁支开后,引爆煤气罐,让他们和我一起到阴间去勾引斗角!

  莫怀仁慌忙爬起来,估计他也没想到被一向老老实实的我飞了那么一脚,他抓起旁边的凳子,然后看了看我,估计不够我打,他灰溜溜的出去了。

  他出去后,女同胞们都鼓起掌来,鼓掌有啥用?刚才又没有帮我说话的人?大事不妙了,估计这次要被莫怀仁玩死了。

  白洁惊呆着,她也想不到我会那么狠,对于色狼,我从来不会手软,正好我有气没地发,莫怀仁肯定想着如何对付我,第一就是找人打我报仇,第二就是如何折磨我,把我踢出公司。

  “殷然,恐怕,我连累了你。”白洁说话的音调有些埋怨。

  “别想太多了,白姐,就算是其他女同事被他这样骚扰,我一样要踢飞他。”

  白洁感激的握了握我的手:“谢谢。”

  从英雄救美的兴奋回到现实中,我考虑了一整天如何对付这个家伙,早就看不惯他气势凌人尖酸刻薄的鬼样。我还在想着,他会怎么对付我,他进来了,扔了一堆文件给我:“帮我把一月份的文档全部拿出来。”然后转身走人。

  我笑了出来,因为我知道他的意图,准备下班了还给我帮他找文档,想把我拖到同事们都走光,然后好对付我啊,我不怕明着来,就怕他玩阴的,在同事们的眼皮底下把他一脚踩飞,如果他不报仇,他就不叫莫怀仁了。

  我找了一把小铁锤放在办公桌底下,继续帮他找文档,莫怀仁这个人能力没能力,文化没文化,水平也没有,素质也很低,可是为何他就能坐在这个位置那么稳,真是个奇迹啊。

  虽然此人是个垃圾,但是玩手段可不输人,就因为他也知道他的水平低,所以在阴谋方面总能胜人一筹,我就怕他玩阴的,这次他没例外,买通了几个保安,把楼层的视频监视全掐掉,然后四个保安在他的带领下冲进了办公室,莫怀仁对着我一指:“给我打!”

  四个保安小跑过来,我从桌子底下拉出那把小铁锤,往跑最前面的那人一锤子过去,他急忙一闪,敲在了他肩膀,但这也够呛,他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几个保安没想到我会突然掏出铁锤,第二个上来的时候被我一锤子敲在胸口,后面的两个没敢冲上来,我一脚把这个被我一锤子敲在胸口的家伙撂倒,然后举起锤子对着他的头。

  他大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是收了他的钱!”发现钱真的是个好东西,钱能把所有的不可能变成可能,我的女朋友比我清楚钱是最好的靠山,比虚幻的海誓山盟天长地久要可靠真实。

  我停下了手,就算没停下手,我也不敢真的往他头上敲下去,正要弯腰起来,锤子被站着的两个保安踢飞了,然后那两个无耻的家伙把我打倒,躺着的两个保安也爬起来,合力把我弄倒下,我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抱着头,四个保安围着我一顿乱踢乱踩,疼的我把我自己的一颗牙给咬崩了一小块缺口,他们也怕闹出人命,见我一动不动后,转身走人了。

  我放开抱着我的头的手,喘着气。四个保安拿了钱出去后,莫怀仁一脸鄙夷走过来:“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打我!不过你找错对象了,你就像一只蚂蚁,我随时可以弄死你!你告也告不了我,没有证人,视频监控我也关了,你能拿我怎么样,怎么样?”

  其实我手上的锤子被踢飞的时候,我就深深的知道我空手是不可能打得过四个保安的,还不如装死,莫怀仁边说还边用脚踩了踩我:“你不是很能打吗?起来啊!起来打我啊?起来打我啊?”

  我哗啦站起来,抓起四角凳子:“是你要求的。”我扭了扭脖子,到处都很疼,不过我身强体壮,装死蒙过关,他转身就想跑,一凳子敲到他头上,他倒下,被我狠狠的踩了一顿,比我惨多了。

  莫怀仁处心积虑,一心只想弄掉我,见到我的时候又不敢直看我,我两都很搞笑,两个人都贴满创可贴,同事跟他打招呼,他解释:“莫部长你怎么了?”

  “昨晚下楼梯不小心摔了。”

  同事们问我:“殷然你怎么了?”

  “莫部长摔下去的时候我去扶他,两个人一起滚了下去,莫部长,你说是吧?”

  “对对对。”

  我在办公室的时候,莫怀仁再也不像之前一样的色胆包天了,如果他敢进来再向女同胞动手,我立马再把他给踢飞。现在的局面已经很难挽回,还不如趁没走的时候多多打击他。如果真被弄走了,以后我还真不知道到哪儿去混了。

  白洁走过来,看了看我的脸:“疼吗?”

  “没感觉。”

  “下班能不能一起吃饭。”

  “你就不怕别人背后戳你脊梁骨啊?”我说的不是玩笑,白洁曼妙成熟,丰硕的前胸,如此的大美人,男的想勾到女的嫉妒,再加上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被人指点就多了。平日里做事情总是非常低调而行,突然来约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