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话 回忆

一秒千年 | 发布时间:2019-11-10 | 阅读次数:6678

平静。  “哼,就会逞强,活该!”说完女孩转身下楼去。  “……”度对这个女孩的小姐脾气早已经不感冒了,但是为了它的那份早餐,她只能强忍着昨天执行任务所留下的刀口疼换好衣服,完成洗刷。  那件事情已经以前四年了,但每次执行完任务之后都会梦想渡揉了揉眼睛,看见一个跟他差不多岁数的小女孩双手插腰,手里拿着一个平底锅和汤勺,两腮因为生气而鼓起来,两颊红粉,分外可爱。。...

  “当、当、当。”响亮的铁器敲击声在渡的耳边响起,把还在睡梦中的渡吵醒。

  渡揉了揉眼睛,看见一个跟他差不多岁数的小女孩双手插腰,手里拿着一个平底锅和汤勺,两腮因为生气而鼓起来,两颊红粉,分外可爱。

  “你这个懒虫赶快给我起来!”女孩大大的双眼直直地瞪着的渡。

  看着女孩似乎恨不得把他整个人生吞活剥的样子,渡只好顺着她的话照做。但当渡起来时却感到身体传来一阵剧烈的酸痛,这使他皱了皱眉,然后恢复了平静。

  “哼,就会逞强,活该!”说完女孩转身下楼去。

  “……”渡对这个女孩的小姐脾气早已经不感冒了,但是为了它的那份早饭,他只能强忍着昨天执行任务所留下的伤口疼痛换好衣服,完成洗刷。

  那件事已经过去四年了,但每次执行完任务以后都会梦见当时的情景,醒来后总会发现枕头和睡衣通通被汗水打湿。

  今天是华伦索亚佣兵学院开学的第一天,学校要求新学员在中午前到达巴比戈航空港报道。渡和刚才的那个叫芙佳的女孩就是这新生中的一员。本来按照渡的实力和经验已经没有必要在到华伦索亚佣兵学院去了,但是这是卡莱斯临终前的要求,所以渡就权当是去当芙佳的陪读。

  渡换上了一身黑色劲装,把放在枕头边上的暗金短剑和银色的左轮塞进腰间的皮套,提上一个背囊走向楼下的饭厅。

  “行李收拾好了吗?”渡坐在芙佳的对面。

  “嗯,昨晚已经收拾好了。”

  “你有没有告诉房东大婶说我们今天要搬走了?”

  “嗯~”芙佳边吃着早饭边含糊的回答,冲忙的咽下后又盯着渡问,“还去那里吗?”

  “当然……”

  带上行李,两人来到一家公墓。

  这个公墓安葬的人大都数都是佣兵,绝大多数都是死在执行任务时。因为佣兵的朋友多是佣兵,而且生活在刀尖上的佣兵一般都没有家庭,所以这里的墓碑旁都是杂草丛生。

  唯独墓地的某个角落。

  渡和芙佳停留在几个被打扫干净的墓碑前。墓碑的主人们都是“老熟人”——卡莱斯、达可罗、可咪、博格兹和劳依娜。

  在落维卡米拉之刃那一战后,毫无悬念,只有卡莱斯存活下来,代价是失去了双腿。后来渡和卡莱斯被劳依娜所救,渡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劳依娜——接到卡莱斯的电话后劳依娜第一时间找到了已经失去了双腿的卡莱斯。劳依娜给渡的第一感觉是“这个女人很强势!”,接着发生的事情证实了渡的感觉是正确的:卡莱斯见到匆忙赶来的劳依娜后,尴尬地对劳依娜笑了笑,劳依娜快步走到他面前一个耳光狠狠地摔在卡莱斯的脸上。

  渡看着那个响亮的耳光,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一定很痛!”

  一个耳光后,劳依娜颤抖起来,渡以为她要爆发了,可是渡猜错了,她在哭泣,劳依娜无力地跪了下来,扑进了卡莱斯的怀里大声的哭泣:“你就这么冲动,就这么狠心想丢下我们母女俩?!”劳依娜哭诉着她的害怕,害怕会失去卡莱斯。

  卡莱斯不停地安抚着劳依娜,口中不停地重复着:“对不起,是我错了……”

  渡知道卡莱斯是没有妻子的,但是从现在的情形看来这两人有一腿儿~~

  渡感到身旁有人正用锐利的眼光看着他,那是来自于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女该的。渡记得这个女孩是跟着劳依娜来的,渡第一反应就是不要惹她!大魔女身边的一定是个小魔女!

  刚才发生在卡莱斯身上的那一巴掌已经让渡把劳依娜定为魔女级危险人物,少惹为妙。

  劳依娜哭了一段时间之后停止了哭泣,这时才发现一直站在身后的渡。

  渡无法跟上劳依娜思维。一般而言,见到陌生人的话应该先礼貌地问好和相互介绍,但是劳依娜注定与众不同。劳依娜见到渡以后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卡莱斯:“这是你和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生的野种!”

  卡莱斯看了一下渡,一脸尴尬。

  渡听了劳依娜的话后顿时一阵郁闷。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跟卡莱斯像是父子吗?根本就不像,你觉得卡莱斯那副赌钱输钱娶个老婆肯定会跟别人跑的衰相,有他长得帅吗?扯谈!他这么就成了卡莱斯这老混蛋跟某个狐狸精的野种呢?

  莫名其妙!

  “那个……不是的,他不是我儿子。”卡莱斯澄清道。

  鬼才愿意当你的儿子!

  “卡劳斯,这两人是谁?”渡金口终于开了。

  “这……”卡莱斯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是他的妻子,这是我们的女儿。”劳依娜却很快地替劳依娜回答,她的语气就像在展示着什么和表达着什么。

  渡对前半句并不敏感和震撼,但听到后半句时,眼睛便睁得老大。

  渡不自觉地吐出了真话:“这真的是你的基因吗?你确定?”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卡莱斯一听到渡的话就顿时来气。

  渡不理他,转过头去指着卡莱斯问那个女孩:“小丫头,这个长得像人贩子的大叔真的是你老爸?我怎么看都不像。”

  这回到那个女孩生气了:“你爸爸才长得像个人贩子!还有我不是小丫头!”

  “不像真的不像。”渡直接无视女孩的抗议。看了看女孩又看了看卡莱斯,感觉两人真的不像有血缘关系,于是又向卡莱斯确认一下:“这真的是你女儿?”

  “真的!”卡莱斯强忍着那股想揍认得冲动。

  “你确定?”

  “确定!”卡莱斯紧拽着拳头。

  渡似乎有所感悟一般,叹了口气:“唉,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卡莱斯有点哭笑不得,他觉得渡这句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像在讽刺他的味道。

  卡莱斯忍了但不等于没事,因为还有人不能忍——劳依娜。劳依娜一直强忍着怒火,等到渡发出那个感叹后,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狠狠地给了渡的后脑勺一个耳光。

  可怜的渡,落维卡米拉之刃没有给他留下什么伤害,却很不走运地遭到一个女人的毒手……

  看着之前还嘻嘻哈哈,现在却捂着头痛苦地呻吟的渡,卡莱斯无奈地叹了口气,眼神里为渡的状况感到担忧的神色。

  不为别的,担忧的是渡的情绪实在是变得太快了。三个队友刚离世不久,按照常理渡应该是充满悲伤才对,因为卡莱斯四人对渡来说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而如今渡却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有一个可能,渡在掩饰着自己的悲伤,把那份伤痛很好的埋藏起来。这真是卡莱斯所担心的,他担心这件事从此会深深地影响着渡的成长。

  ……

  卡莱斯已经再也不当不了佣兵了,而且他现在已有了家,在卡莱斯的强烈要求下,渡只得跟着卡莱斯一起离开,和他们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