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话 落维卡米拉之刃

一秒千年 | 发布时间:2019-11-10 15:24:26 | 阅读次数:10712

?”男孩看见眼前面目狰狞的怪物时不禁到吸了一口气。  “这是变异的落维卡米拉之刃……咳、咳……它受了重伤,所以趁现……”失血过分多导致卡莱斯无比地虚弱,“渡……快逃……逃到凯多去……呼……呼、呼……将这交给一个连叫劳依娜的女人,他、他威力巨大的爆炸所造成的的冲击把两道人影吹飞,被吹飞的两人被狠狠地甩在一根斑驳的石柱上。其中一人本想同归于尽,于是被炸得血肉模糊;而另一个则失去了双腿,躺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痛苦地呻吟着。。...

  “轰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废墟在中响起。

  威力巨大的爆炸所造成的的冲击把两道人影吹飞,被吹飞的两人被狠狠地甩在一根斑驳的石柱上。其中一人本想同归于尽,于是被炸得血肉模糊;而另一个则失去了双腿,躺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痛苦地呻吟着。

  “卡莱斯!达可罗!”看着两个飞出的人,刚赶来的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发出愤怒的呐喊。

  在刚才爆炸的位置上传来怪物疯狂的嘶叫,似乎在诉说着它的痛苦。

  “这是什么……?”男孩看到眼前面目狰狞的怪物时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变异的落维卡米拉之刃……咳、咳……它受了重伤,所以趁现在……”失血过分多导致卡莱斯无比地虚弱,“渡……快逃……逃到凯多去……呼……呼、呼……把这个交给一个连叫劳依娜的女人,她、她会照顾你的……”

  名叫渡的男孩接过卡莱斯给他的一把暗金色的短剑后,手上比划了几下,然后看了看失去双腿的卡莱斯,又瞧了瞧已经血肉模糊的达可罗大叔,还有望了望被塌下的石柱夺走生命的贝肯大哥和被钢筋穿透了心脏的可咪小姐,又看到死不瞑目的博格兹,心中顿时充满怒火。

  在这一瞬间,渡回想起很多东西,回想起在这两年来这几个名义上的“队友”对他的照顾……回想起卡莱斯如同老师一般对他的教导,告诉他如何在这个环境恶劣的世界上生存;回想起达可罗老是带他去那家由一个身材臃肿的妇女经营的酒吧里喝酒,然后回去后总是被卡莱斯臭骂一顿;回想起总是说要渡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小帅哥,等他长大以后给他当情人的可咪姐姐,渡总是在想倘若不是那条在脸上可恨的狰狞的伤疤的话,追求可咪的人绝对排成一条长龙;回想起平时一脸冷酷帅小伙的博格兹,平日惜字如金,但一旦喝了酒的话就成了“大嘴巴”,他曾在喝醉后告诉渡其实达可罗经常去酒吧是因为那个臃肿的老板娘是达可罗的梦中情人,然而他却是一个非常痴情的人,他深爱着可咪小姐,尽管那条残酷的伤疤使得可咪失去美丽的容颜,但可咪小姐却因为自卑而一直回避着这份感情。

  而如今,这几个人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废墟中,而这一切的元凶就是这只变异的落维卡米拉之刃。是它,是它让原来充满快乐的激情的佣兵生活不不再;是它使得这几个至亲成为过去;是它致使可咪那忧郁的表情不在浮现,达可罗不能再偷偷带他去酒吧劈酒,不能再看到博格兹那冷酷和对可咪小姐痴迷的脸容;是它,让他失去了重要而唯独的几个伙伴,让他去承受那份把他压的喘不过气来的孤独。

  愤怒的火焰在渡的双眸中跳动……

  渡心中充满着悲伤、愤怒、孤寂……

  于是乎,出现了让卡莱斯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和难以置信的一幕——男孩面上的悲伤一洗而过,只留下一脸的平静,平静得让人窒息。

  渡漆黑的双眸变成血红色如同璀璨的红宝石,鲜血欲滴,充满着杀戮的气息,原来略带棕色的黑发变成暗红色,样子好比炼狱里的修罗。

  渡右手拔出放在腰后的皮套上那把左轮,左手紧握暗金短剑,双脚轻轻一点然后如离离弦的箭般疾速向怪物冲去。

  躺在地上的卡莱斯一阵惊愕,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声呐喊:“小渡,别去!”卡莱斯无比痛恨自己此时无法动弹,恨不得一把冲上去把渡拉回来。

  卡莱斯眼前一黑,似乎可以看到渡幼小的身体被正在发狂的落维卡米拉之刃生生地撕开。

  落维卡米拉之刃在狂乱中伸出利爪向名渡挥去,男孩在利爪击中之前纵身跃起,然后利索地向怪物开出数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生涩,其技术与擅长枪法的老佣兵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这数枪并非胡乱地打出,而是准确地击中在怪物的脖子的一个点上,那是大动脉的位置。

  打在脖子上的并非普通子弹,而是威力十足的穿甲弹,但这穿甲弹对拥有坚锐的鳞甲的落维卡米拉之刃来说却是微不足道,只能在它的脖子的位置留下白印。

  渡决定采用以点破的办法面。

  不停地闪躲着落维卡米拉之刃的攻击消耗着渡大量的体力,使他的动作渐渐缓慢下来,可是在处于狂暴状态之下的落维卡米拉面前,动作每慢上一秒,被落维卡米拉之刃的利爪击中的机率就越高,意味着离死亡就越近。

  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一鼓作气的径直奔向怪物,然后在怪物的面前纵身跃起,接着一个空翻,骑在怪物的脖子上,双腿紧夹,任由怪物怎样的挣扎都无法把他甩下来。

  渡吧打光了子弹的左轮放回腰间的皮套,然后双手逆握从卡莱斯那得来短剑,使上全身的力气往怪物的脖子上插。

  子弹一直落在怪物脖子的一个比较薄弱的地方,而且重复地落在一个点上,这时再加上渡的奋力一刺,鳞甲最终如同渡的猜想一样被破开,刺入落维卡米拉之刃脖子。

  落维卡米拉之刃不停地疯狂的甩动身体,希望能够把骑在它身上的渡甩开,但是渡双腿使劲地夹紧落维卡米拉之刃,双手紧握着短剑,力图借用甩力切断落维卡米拉之刃的脖子。

  “吼~”落维卡米拉之刃的一声惨叫在最终宣告着它生命的我终结。渡成功地把落维卡米拉之刃的大动脉割破,落维卡米拉之刃的血液不断地喷涌……

  不久,落维卡米拉之刃不再动弹,而落在落维卡米拉之刃数米外的渡浑身沾满了落维卡米拉之刃的血液,“大”字型地躺着冰冷的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昏死了过去……

  此刻,在一座废弃的大楼的天台上,一个身穿黑色大斗篷的神秘人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口中喃喃道:“终于‘觉醒’了,看来之前的辛苦都没有白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