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四章 《太平要术》

虎万行 | 发布时间:2019-11-10 09:37:23 | 阅读次数:9680

握这治病之法,远不如锋儿您能作为,实在是难得。”  张角看着唐锋,满意地点了点头。  “单以医术,您已是做得很最好,哪怕是出师也没有太多的问题。”  “这等药石之术只是小道而已,师傅能以符水治愈百病,便是我所没办法及也。”  唐锋笑笑,她本到得东汉末年这一个时代已经半年,这半年来唐锋并没有贪多求全,只从张角那里学了两套强身健体所用的拳法,以及不少的医药知识。。...

  “呼……”

  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唐锋缓缓起身,今日例行的早课已经做完了。

  到得东汉末年这一个时代已经半年,这半年来唐锋并没有贪多求全,只从张角那里学了两套强身健体所用的拳法,以及不少的医药知识。

  不得不说,这半年下来,唐锋数次进山采药,加上张角的亲自指点,其医术已经是颇有水准。

  虽然比不得一流国手,但寻常疾病已经难不倒唐锋。

  “我也曾交过不少弟子,但最快的一人也要随我一年多的时间才能掌握这治病之法,远不如锋儿你能做为,实在是难得。”

  张角看着唐锋,满意地点了点头。

  “单以医术,你已经是做得很好,哪怕是出师也没有太多的问题。”

  “这等药石之术只是小道而已,师父能以符水治愈百病,便是我所不能及也。”

  唐锋笑笑,他本来就是十分稳重的性子,这半年来跟随在张角身边几乎兼任了保镖、打杂、学徒等等一系列的身份,倒是让他的性子更加的沉稳。

  跟随张角行事,其中的艰辛自然不用多说,更重要的是,张角一直没有真正打算传授给唐锋什么奇异能力的打算,若不是唐锋本来性格之中就有一种坚韧,换做前世其他的人,都未必能这样一直坚持下来。

  但在这时,张角却是向他点了点头之后才是开口说道。

  “正所谓:法不轻传。若你只准备向我学得医药之法,那么现在以你的本事也应该是可以出师了,但若你想要更学法门,就不是那么容易。这半年来你能耐得住性子跟我学习很好,但还远远不够。”

  听到张角这么一说,饶是以唐锋的沉稳也不由得心中一喜,当下立即躬身说道。

  “敢请师父授法!”

  “很好。不过我且问你一事,你观我如今这般行事如何?可救得苍生否?”

  见到唐锋如此,张角神色不变,依旧是淡淡地开口询问说道。

  乍一听上去似乎张角是问起治病救人的问题,但唐锋很明白,张角实际上应该是问的是其起义的事情。

  这半年来,跟随在张角身边,许多事情张角都没有太过避讳唐锋,只要是聪明人都能猜到张角现在做的事情不是造反也是占山为王,而在平日间张角往往直呼帝皇之名,其中没有半点尊敬,这个意思就是更为明白。

  而这一问,与其说是问的未来如何,不如说是问的唐锋立场如何,是不是愿意支持其造反起事。

  唐锋本来就是十分果断的人,更何况这半年下来,对于东汉末年他也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没有家世,没有金钱,那么不仅想要当官而不可得,还要受到各种名义的盘剥。

  别说什么赚钱的主意,任何一点的金钱变动都会有恶狗扑上来。

  张角治病救人,虽然说是不收取任何费用,但饶是如此都会被人认为其实际上已经收取到了不少的金钱费用,敲诈勒索的事情,唐锋已经见了不少。

  可以说,除非唐锋愿意做一个安分守己,任人鱼肉的良民,不然在这个东汉末年,除了山匪也就没有其他道路了。

  这样还真不如就直接入了伙。

  所以听到张角这么一问,唐锋很是干脆地就回答说道。

  “师父如今所传之太平道,乃世之正教。若能有一日建立太平圣国,让所有人有衣穿,有饭吃,有房住,此乃我毕生之愿也!锋不敢言说能如何,但愿意相助师尊一臂之力,以成大业!”

  唐锋所言掷地有声,听到张角耳中,顿时让他心中升起一股欣慰之感,不敢张角毕竟是张角,可也不是随便就能忽悠得了的,听到唐锋这么一说,面上依旧不显,反而是冷声而说道。

  “你既然已经知道我传扬太平道之事,那么也应该能知道,我太平道虽然是正道,但这世间多是奸妄小人,而且朝廷腐败才是天下苍生受苦的根源,若有一日,我行举事,你以为如何?”

  “师尊广施德善,家家户户莫不感恩师尊之恩德,而我太平道众生平等,富贵共享之教义更是深入人心。反之那昏君一味贪图享乐,崇信宦官,盘剥百姓,虽万死不足以赎其罪也!如何可与师尊相比?”

  唐锋心中既然已经有了决定,这时自然回答得很是迅速,在张角话音一落之际就回声应和说道。

  “天下百姓心中自然是有杆,更知道谁才能是天命真主,师尊所为必得天下所有百姓拥戴,此事必定可成!”

  张角一听,当即为之大喜,看向唐锋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

  唐锋自然不知道,这时候张角宣扬太平道已经宣扬了甚久,其中自然有大批的信徒,认为张角终能建立太平圣国将大汉取而代之。

  但更多的人还是敬畏其神通本事,虽然相信,但却做不到坚信,更不用说如同唐锋这样直接宣诸于口了。

  要知道这样的情况不仅存在于许多信众之中,在张角的众多徒弟当中也不乏其人,最少从来没有哪一个弟子这般明晃晃地直接对张角所言。

  这让张角看待唐锋的目光都有所不同,若不是张角本人心智也同样是不凡,恐怕就连原先打算考验唐锋的念头都要丢到了一旁。

  但饶是如此,张角心中其实也是有了另外一些念头。

  “锋儿,正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如今我太平圣道创业在即,还需各人出力,你可愿为我圣道尽一份力。”

  “徒儿自当领命,不知师父可有何事派遣?”

  唐锋直接而道,无论怎么看,都会认为唐锋其实就是最为忠心的信徒,但只有唐锋自己知道,自己的心中却在暗自叹息。

  也许张角本人也是真心实意,想要为天下穷苦百姓建立一个太平圣国。

  但熟知历史的唐锋却知道,单单只凭着百姓根本不可能建立出什么太平盛世之国,更何况历史已经表明,所谓的黄巾起义,不过是让汉室根基受损,让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一场混乱战争而已。

  没有智略超群的谋士,没有勇冠三军的武将,只有一批热血上涌的民众信徒,这种如何济得大事?

  更不用说夺取天下了。

  “很好。欲将这浑浊污世清净荡平,开创我太平圣国,就必须要先将我太平圣国的教义理念传遍天下。冀州一地我太平道统已经算是稳固,其他各州,如青、幽、徐、冀、兖等几州地,也有你各位师兄在传道,而且捷报频传,道统传扬得很是迅猛。”

  张角虽然是在为唐锋布置考验,但脸上那一抹对唐锋满意是笑容始终是抹之不去。

  “但在边缘各州,如凉州、并州,以及南方的荆州,西边的蜀地等等,因为种种缘故我太平圣道始终难以传播,进展甚为缓慢。甚至不时有教中弟子因此而陷落。好在官府腐败,皆是庸碌之辈,只要稍稍运使钱财,便能让其释放我教弟子。可这些地方的进展不如意乃是真的。”

  听到这里,唐锋哪里还有不明白,仔细想想,原来历史上的黄巾之乱,的确是席卷了全国,但实际上各州的暴乱也有高下之分,甚至有的地方并没有太受到黄巾之乱的波及。

  基本上越是靠近帝都洛阳的各州闹腾得越是厉害,毕竟张角本身的策略就是先取洛阳,而后宾服四方。

  但这也不代表张角就不重视其他四方了,若能占据四方,不说其他,单单是能多出一条退路,这就足以让张角进行选择。

  “锋愿从师尊之命。”

  心中念头电转,唐锋面色依旧是严肃之极,没有露出半点异样的神色,只会让张角认可其表现。

  “好。若你这一次能立大功,为师也绝不吝啬。好教你得知,为师曾经在山中得遇仙人,南华老乡。其传我《太平要术》三卷,其中上卷记载呼风唤雨,星移斗转之术,哪怕为师至今也参悟不透,中卷记载行兵打仗之要旨,安邦定国之策略,为师也不过懂其五成,下卷则记载谋略施展,武技使用之道,不逊色于天下各大世家传承,若论单打独斗,已经将之参悟八成的为师,有信心可于战阵之上斩杀任何一个武将谋士!”

  张角缓缓而言说,语气之中充满了自信,而唐锋也相信,这张角所言也句句属实。

  只是想不到这《太平要术》竟然这般厉害,哪怕是唐锋也不由得升起了一阵向往。

  而张角这时候就是缓缓而言说。

  “为师不是吝啬小气之人,若你果能为我太平圣国建立功业,为师不仅允你亲自观看《太平要术》甚至会把为师这些年所得的心得尽数传授于你,绝不会有半点藏私!”

  “嘶……”

  哪怕唐锋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这时候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眼眸之中透露出了一种渴望。

  同时唐锋也能感觉到,张角不愧是张角,无论在什么时代,都会是拥有大气魄之人,也只有这等人,才有可能掀开席卷天下的大序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