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火影之忍传》第五章 旗木卡卡西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7-22 11:09:04 | 阅读次数:19063

火影忍者之忍传小说名字叫作《火影忍者之忍传》,提供更多火影忍者之忍传小说大结局,火影忍者之忍传小说结局是什么。火影忍者之忍传小说火影忍者之忍传摘选: 一场并不大不小的收徒就这么草草了事的完成4了,也没秋想像中如果庄严神圣盛大的,更也没他想像中如果大的…...

火影之忍传小说名字叫做《火影之忍传》,这里提供火影之忍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火影之忍传小说精选: 一场不大不小的拜师就这么草草的完成了,没有秋想象中那么庄严隆重,更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大的排场,也没有特定时间特定地点,亦或者宾客满座。就那么随意,看着面前这个阳光四溢的青年那一脸仿佛人畜无害的笑容,秋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你丫凡事从简也就算了,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就这么说了一句我是你学生,之后啥都没说就走了算怎么回事儿。就算没几次言辞厉教,但是你最起码几句教导啊。看着西下的夕阳,少年的心底无限的纠结,由于四代什么都…

一场不大不小的拜师就这么草草的完成了,没有秋想象中那么庄严隆重,更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大的排场,也没有特定时间特定地点,亦或者宾客满座。

就那么随意,看着面前这个阳光四溢的青年那一脸仿佛人畜无害的笑容,秋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你丫凡事从简也就算了,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就这么说了一句我是你学生,之后啥都没说就走了算怎么回事儿。

就算没几次言辞厉教,但是你最起码几句教导啊。

看着西下的夕阳,少年的心底无限的纠结,由于四代什么都没跟他交代,他也只能让止水和鼬先行离去,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待。

待到繁星几进漫天之时,伴随着莹虫不甘示弱的吼叫,那满头金发的青年才踏月而来,依然是那张让人犹如春风拂面般的笑脸,却让宇智波秋无限纠结。

“哎呀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玖辛奈让我出来买酱油做饭来着,但是看到你心痒痒就忍不住出来看看,想起来时就赶忙买酱油去了,一不小心忘了你,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四代连声道歉,可那张俊朗的面容智商丝毫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那漫无边际的话语让宇智波秋的脸颊无限的抽搐,买酱油,忘了我.......

在被一瓶酱油的重要性毫无意外的秒杀之后,宇智波秋彻底的没了脾气,不过想想也是了,前世的火影里四代是个气管炎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想想那现任人柱力漩涡玖辛奈那强大的实力和狂暴的脾气,宇智波秋的身子就忍不住的抖了抖,看向四代的目光了也多了几分同情。

师傅怎么就那么倒霉呢,不过也对,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么!

“好了,明天早晨六点,在这里等我,现在,你可以去了。”四代看着少年那稚嫩的目光中有些复杂的眼光,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他实在很难想象那个半大不小的身体内到底装了些什么。

“是,老师。”少年对着四代的方向简简单单的一个万福,便转头离去,那轻盈的脚步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少年的童真。

目睹着那娇小的背影消失于茫茫夜色,四代的目光才有些变了,那一向犹如春风一般的男人在那一刻冷如寒冰,望着那空无一物的草丛,锐利的眸子里散发的光芒仿佛能一下子刺破整个黑暗,为这个世界平添一分光亮。

“如今,他是我的弟子,回去告诉团藏,动了我的人,他应该明白是什么后果!”

“四代大人,如今他是您的弟子,我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动作,先前的一切请您谅解。”茫茫夜色之中,就这么无端端的传出了冰冷犹如机械般的声音。

“你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带到就好,最好让团藏打消对宇智波一族的念头,我如果看到什么不和谐的举措,我想,尊为火影的我有什么权利和实力,你们根应该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四代那犹如鹰隼一般的眸子有些深邃,那浑身上下不自然散发的威压震慑着一切,那原本叫嚣不足的莹虫在那一刹那安分的有些惊人。

团藏料到了一切,也囤积了无数的势力,也算计了一切,可是团藏却忘了,他是整个木叶的支柱,他是火影,他是整个木叶的火影!

......................................................

好似往常一样平凡的夜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去了,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升起的那一刻,木叶再次恢复了勃勃生机,那喧闹的场面让人与那个冷血犹如修罗,强者遍布的实力村子根本搭不上边儿。

宇智波一族居住的古屋之内,大约凌晨五点的时候,闹钟无比刺耳的声音划过了整个黎明。

少年没有任何不满的起身关掉闹钟,那灼热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疲倦,他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时候,昨夜的一切现在想起来还犹如梦幻一般,那印象中的身影肩上披着的哪一件略带火红的衣袍仿佛也点燃了秋那颗有些炙热的心。

草草的收拾一番,把饭菜放到冰箱里并留下纸条之后,秋欢欢喜喜的出门了。

时值秋季,即将步入寒冬的日子,黎明的微风带着丝丝寒意席卷着整个七号训练场。

半蜷缩着有些发抖的身体,宇智波秋的眼睛不由得打量着四周,等待着那约定之人的到来。

他并不属于忍,更准确的说,他连忍者的预备军都算不上,这个世界人力基数多的吓人,纵然有着所谓的查克拉提取门槛儿在,但单单四到六岁能提取查克拉的不知几何,从火影上大小忍村恒立就能看得出来,但是能成为强者的却寥寥无几。

查克拉至少得修炼到下忍的地步才能勉强抵御自然的变换,如今他这点微末道行放在漫漫忍界根本不够看。

查克拉这股能量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诞生的,忍界的发源甚至让人找不到源头,只能采取众说纷坛的六道仙人创造忍界学说,加以想象以讹传讹,但大多是不可信的。

六道仙人不失为是忍界最强的人之一,但是他创造忍界这一说秋还是觉得不大靠谱,忍界基数这么大,查克拉的能量如果能认为提炼出来,也不至于等到六道仙人来发觉这种方式,要知道六道以前有多少能人异士。

查克拉的修炼黄金阶段是八岁到十二岁,卡卡西的实力飙升也在这一段,不过相比查克拉,卡卡西更强大的是那强大无比的实力和那神鬼莫测的忍术手法。

旗木一族有着强大无比的刀术基础,这是忍界众所周知的事情,从旗木白牙到旗木卡卡西无一不是名动天下的忍者。

不过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旗木一组天赋横溢,却没有任何的血继限界,这造成了他们的局限性,甚至苍天愚弄,旗木一组相比正常忍者都有着相距极大的查克拉量,纵然忍术高绝,也造成了他们的实力残缺。

所以旗木一组的战斗手法一向是大开大合,采取快速解决战斗的方针,从来不拖泥带水,更别提本身不属于卡卡西的写轮眼消耗。

忍者的一生纵然比起普通人精彩了不少,却要面临着随时被屠戮的危险,这也决定了他们根本无法全面发展。

一如凯,体术强大,一如卡卡西,忍术千变万化,一如前世的鼬,一招幻术横行天下。

全部精通也就是一窍不通,这在忍界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纵然你天赋横溢,也得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耷拉着一泄如注的鼻涕,宇智波秋狠狠地擤了两下,冻得有些发僵的身体早就停止了发抖,半机械的看了一眼冉冉升起的太阳,略微估算了一下时间,这个点儿至少九点了,想起昨夜四代信誓旦旦的六点之说,秋身体感受凌冽寒风的同时也不禁抽了抽。

希望这次别找个理由说他买菜去了。。。。

心里衡量了一番,秋狠狠地抖了两下身体,迈动了步子走上了回家的路。

一来是约定的时间过了大半儿,依然不见来人赴约,就算自己的便宜老师问起来,自己也是有理有据。

二来昨天小鼬见到了四代,小家伙很是激动,非缠着自己要讲四代的传奇故事,如今这个点儿也该到了。

三来,一如往常这个点儿,他早就带着止水步上了修炼的旅途,纵然是简单的练体,但是坚持了这么久,秋也也不打算草草的找个理由旷课。

所谓有一有二必有三,坏事一旦开头就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少年迈着几乎僵硬的步伐颤抖着身子快到家时,那半大不小的七号训练场内突现一道黑色的靓颖,犹如白昼之中一抹妖异的光华一闪而过,那快到极点的速度简直是白昼之中一道黑色的闪电。

看着半大不小的训练场内空余枯黄的树叶映着阳光随风飘荡,来人有些懊恼的打了个哈欠,半慵懒的语气好似没睡醒一般:“哎呀呀,迟到了迟到了,水门老师特意嘱咐我说今天来见小师弟的,唉,如今怎么办呢。”

....................................

与此同时,当秋拖着那几乎冷如冰的躯体步入的房间的时候,狠狠地打了两个喷嚏。

鼬看着秋那略带着苍白的脸颊上那一泄如注的鼻涕,十分开怀的大笑。

在他的印象中,他的这个表哥一向是成熟稳重,俨然一个小大人一般,虽然止水比较大,但是他却比较有威严,鼬也更喜欢和秋在一起。

如今看到这种千年不见得场面,他自然是甚是欢喜。

仿佛严厉一般的瞪了一眼欢笑异常的两个人,秋的心中打起了鼓。

实力强如四代,他有些摸不着心思,强者一向是为所欲为的,保不准昨天四代是不是一时脑热收了他做徒弟,如今却忘了。

影的地位十分超然,每天日理万机,他这个小角色也着实没有任何理由引起人家的注意。

心中衡量几分,秋打定主意,再回去看看。

对着止水和鼬嘱咐了几句,无非就是一些修炼的事儿,也不怕他们不执行。

他这个哥哥的脾气他很了解,虽然有些小孩子习性,但是做事沉稳,答应了的事情不会不做。

打点好一切之后,少年添了几件衣裳出了门。

。。。。。。。。。。。。。。。。。。。。。。

日照当头,原本约定的时间早已不知过去多久,七号训练场旁那颗有些老旧的大树之上,一头银发的青年有些半慵懒的打着哈欠,一双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手里的书,正中央的封面上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跃然与纸上,极其骚包的写法让人叹为观止,赫然就是——《亲热天堂》!

青年身着一身单薄的忍者作战服,在这凌冽的寒风中丝毫没有任何冷意,反而有些疲倦,一双半眯着的眼睛虽然看着手中的《亲热天堂》,但是那锐利的余光却在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四周,仿佛一头蛰伏的野兽,伺机而动。

远处映日而来的娇小身影明显引起了他的注意。

来人是个少年,厚重的衣服简直把他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那蜷缩的身体让他显得有些臃肿,寒风凌冽中有些苍白的脸庞上不停地擤着鼻涕,穿在最外层的蓝色衣褂甚是引人祝福,尤其是那一白一红仿若乒乓球拍一样的标志在随着衣服的舞动分外吸引眼球。

那一刻,青年有些呆滞了,手中的书无声的消失了,那半慵懒的眼睛在那一瞬间瞪得铜圆,有些发红的眼眶内回荡着炙热的泪水。

映着太阳,那娇小的身影与印象中的某人产生了重合,曾几何时,那家伙也是这么笨拙,可是如今......

“带土!”迎着微风,一声含糊的呜咽从青年口中吐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