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五章 点仙缘

虎鼻 | 发布时间:2021-07-21 23:30:42 | 阅读次数:9763

名叫徐阳的少年听得催促声后急忙走见状去,因为太过很紧张半途还绊了一跤,而此外另一侧高台之上一众前去观看视频的灵台宗弟子当中隐约传闻笑声。  “你就是陆泊郡徐阳?”许长老望着回到自己身前,整个身子都有些轻轻颤抖着的少年。  “是…是我。”少年地说。二十名少年少女正焦急而又紧张等待的同时,徐长老便是讲出了第一个人的名字。。...

  “第一个,陆泊郡,徐阳。”

  二十名少年少女正焦急而又紧张等待的同时,徐长老便是讲出了第一个人的名字。

  此时二十人当中,有六人闻言之后齐齐地向另一人看去,其余十三人自然而然也是顺着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被众人看着的是一个少年,少年皮肤相当白净,一身合体锦袍之下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徐阳,叫你呢。”此时其身旁另一名少年出声提醒了一句。

  “陆泊郡,徐阳,上前来。”许长老又是重复了一遍。

  名叫徐阳的少年听得催促声后连忙走上前去,由于太过紧张中途还绊了一跤,而同时另一侧高台之上一众前来观看的灵台宗弟子当中隐约传出笑声。

  “你便是陆泊郡徐阳?”许长老看着来到自己身前,整个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的少年。

  “是…是我。”少年说道。没轮到自己之时满是向往,而真当自己第一个上前之后,紧张情绪则占了上风。

  “听好我说的。”许长老缓缓开口,“你到那玉石之上盘膝坐好,尽量静下心来,其余事情不用你管,等到叫你出来之后再出来,明白么?”

  “明…白了。”少年此时还是相当紧张。但却按照许长老的吩咐,穿过无形光幕在那玉石之上盘膝坐了下来。

  许长老见此,先是等了几息功夫,待少年呼吸看似已经平缓几分之后,忽得出手一掐法诀连点四下,只见四道蓝光分别没入光幕下方四角。

  而与此同时,原本有些嘈杂的环境也是随着蓝光的上升安静了下来。

  此时四角之处的蓝光缓缓上升,且渐渐由蓝向白变浅,等到汇聚于少年头顶正上方之时,便难以再寻到蓝的影子了。

  而此时汇聚于一点的柔和白光缓缓洒下,将少年整个人笼罩于其中,一时间少年周身白芒好似自其体内发出一般,颇具一丝神圣的味道。

  “噌。”

  忽然,一点更加耀眼的白芒自少年左膝之处亮起!

  “开门红,呵呵呵。”此时一侧高台之上,布褂老者见此笑道,而后又是拿起酒壶喝了一口。

  紧接着,少年右膝以及小腹处又是接连亮起两点耀眼白芒。

  “出来吧。”此时白光消散,许长老也是出声将少年唤出,“三重仙缘,丹田之处仙缘亮起,还不错,去那边等着。”

  少年虽然不知刚刚发生了何事,但起码也能够听出许长老言下之意是自己仙缘显现,不禁欣喜。而另一边十九人则是一阵羡慕。

  “下一个,陆泊郡,邱良。”此时许长老又是出言说道。

  闻言剩下十九人中走出一名同样白嫩,双眼却有些狭长的少年。有了第一人的榜样,此时少年已经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且心中便是稍许安稳了一些,不过要说不紧张那还是不可能。

  “陆泊郡邱良?”老者确认了一遍,待得到肯定答复之后,便是又将先前对那名叫徐阳少年说过的话语再次重复了一遍。

  邱良闻言也是如同徐阳一般,走到那玉石蒲团旁盘膝坐好,而一旁老者重新打出四道法诀,熟悉的柔和白芒再一次笼罩少年全身。

  而这名叫邱良的少年显然没有徐阳的命运,只见五十息过后,其浑身上下仍旧没有一点白光亮起,此时许长老也是挥手将白芒撤掉。

  “仙缘未显,出来吧。”许长老挥了挥手。

  少年有些紧张地走到前来,“许…许长老,我没有仙缘么?”老者闻言点头不语。

  “不可能!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重新来过一遍吧!”下一瞬间少年语气顿时变得异常激动,豆大的泪水不断击打在脚下青石板上。

  “带走。”许长老平静地招呼道,显然对此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下一刻便是见到一名弟子打扮之人强行将少年拉走,至于带到什么地方去,剩下十八人之中恐怕只有谷行安知道了。

  “呼。”谷行安看着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的少年,明显感觉到众人中气氛紧张了起来,但不知为何,自己知道此少年无仙缘之后,反而稍稍轻松了些。

  “快看,那不是补丁锦袍小子么,这已经是第六次了吧,怎么还没放弃?”此时另一侧高台之上,有些眼尖的弟子发现了谷行安的存在。

  “在哪呢在哪呢?”其余弟子闻言也是纷纷寻找,瞬间便是瞅见了众人中的谷行安。少部分弟子对这点启仙缘仪式很是感兴趣,便每年都来凑热闹,自然对谷行安的事迹耳熟能详,而在另外大部分弟子当中,偶尔也会流传谷行安的“英雄事迹”,所以说这没入宗便能在宗内拥有知名度的人,谷行安是古往开来第一个。

  “谷行安啊,此人第一次来可是跟我一年的。”此时又是一名弟子插嘴道。然而谷行安再次的话定然认不出此人,因为当时二人并无任何交集,此人也只不过是后来两三年才逐渐将谷行安注意。

  这边弟子由于发现谷行安的再次“驾到”,讨论变得热烈的起来,而另一边仪式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在最先两人之后,又有四名少年少女都是经历了一次,其中只有一人仙缘未显,而仙缘最高者,则是一名五重仙缘的少年。

  如若按照此比例下去的话,此届弟子仙缘显现的几率还真是不低。

  此时谷行安正认真看着玉石蒲团上盘膝而坐的少年,少年正是练棕。而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谷行安总感觉练棕在经过许长老身旁之时,后者竟然笑着对其说了两句,这不得不让谷行安怀疑这一身麻布衫的少年是不是认识这许长老,这才得以参加仪式。

  此时柔和白芒笼罩着练棕,但少年脸上竟然看不出一丝紧张之色,有的只是初次被众人瞩目的局促而已。

  “噌噌噌。”接连三声,只见练棕小腹以及双膝之上接连亮起三点耀眼白光。

  “好家伙,前三重仙缘亮得如此之快,要出现一颗好苗子咯。”高台之上,站于宗主右边的一位青袍老者感叹道。

  “师弟有所不知,此子名叫练棕,是一位故友之后,这资质定然没话说。”身着银黑长袍的宗主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那就怪不得了。”青袍老者恍然道。

  “蹭蹭。”在两者说话之际,少年双臂之上又是各有一点白光亮起。

  “此子双臂之上仙缘竟如此耀眼,看样子很是适合在我凌洪台修行啊。”灰袍老者见此笑道。

  “师兄别得意的太早。”一旁蓝袍老者泼着冷水。

  “噌!”又是一点乍亮!只见此时少年胸膛处一点比之前更加耀眼的白光猛然亮起。同时另一侧众弟子高台之上,也传来隐隐惊呼之声。

  “好!”蓝袍老者见此已然顾不上失态,“胸膛仙缘如此耀眼,此子我斗海台要了。”

  “最后还要看宗主如何说。”灰袍老者神色明显不快。

  此时练棕周身白芒终是消散,“练棕,过来吧,呵呵呵,不错不错,六重仙缘,几位首座恐怕要为了你抢破头了。”许长老笑道。

  接下来的十几人当中再无一人出现与练棕资质相同者更别说将其超过,且相反的,更是有六人仙缘未显,加之之前两人,此次二十人当中已经有八人被灵台宗拒绝。

  而济央郡的四人则是被放到了最后,且只剩下谷行安与那名叫郁琳的少女两人,曲明以及另一名少年分别是三重仙缘与四重仙缘,此时正同另外八人站在另一侧。

  所以如此一来,仍旧在原地的二人便是显眼起来,且到了此时,发现谷行安的灵台宗弟子也是越来越多,到了最后谷行安已然能够清楚地请见高台之上的议论之声。

  “下一个,济央郡,郁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