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四章 意想不到的变故

LC凉城破音 | 发布时间:2021-07-21 23:30:42 | 阅读次数:23584

  “你们跑得了么?”短短六个字如同一把大锤,一字一句的砸在赵天睿、赵天瑞二人心头。  二人从未感到过如此压力,哪怕是在面对心动期高手时也从未感到过。  还记得在数十...

  “你们跑得了么?”短短六个字如同一把大锤,一字一句的砸在赵天睿、赵天瑞二人心头。

  二人从未感到过如此压力,哪怕是在面对心动期高手时也从未感到过。

  还记得在数十年前,他们二人还只是筑基期的时候便来到了这灵霄山脚下做起了劫匪的生意,不过他们当时还没有黑吃黑的实力,只好像一些小型冒险团、佣兵、土匪似的做起了打劫、找宝藏的生意。

  可谁知有一天,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本一直可以算得上顺风顺水的赵天睿兄弟二人主动挑衅上了一个实力高强的老者。

  倒也不是二人故意为之,当初赵天瑞还没有修炼“避祸谱”,也是为了这卷避祸谱而与之发生的争执。

  老者实力高达元婴,这是两个筑基的毛头小子根本发觉不出来的,所以一时间把正在“刨坑”挖避祸谱的老者当做了一个附近山村的“零”。

  然后俩人就悲剧了,老者进到了心动期也就有了神识,在俩人还没靠近老者时,那心动高手忽然放开实力威压,赵天睿这个做哥哥的瞬间吓尿了。赵天瑞虽然心中胆颤,但那“士可杀不可辱”“要杀要剐听兮尊便”的傲骨“感动”了老者,老者便不再为难二人,并将这《七星避祸谱——残卷》送给了赵天瑞,随后还将二人收入灵霄宗外门。

  二人一直将那老人奉为师傅,也一直以为那是一位在灵霄宗有着不小权利的长老。

  二人在灵霄宗修炼了10年,修炼到了混元后期便离开了宗门,用赵天瑞的话说就是:“不习惯这种被管教的滋味。”;用赵天睿的话来说就是“弟弟修炼了神功,决定自己创一番事业。”

  不过二人至今还不知道的事情是,那个老者并不是某位长老,而是星璇的师尊,灵霄宗那位被杀的前任掌门。

  自从赵天瑞修炼了这“避祸谱”后,修炼速度大幅度增长,就连与其天赋“差不多”的赵天睿都有些羡慕弟弟了。

  不过叫其平衡的是,这本功法虽等级理应不低,但却不是一本强攻形的功法,这也可以从弟弟金丹中期巅峰却打不过自己这个中期的人可以看出。且这本功法对于武技也有许多掣肘,在这本残卷中写过:“修者之初仅可炼体,违之轻则废丹,重则爆体。”这样的话,而且根据赵天瑞的推断,这本《七星避祸谱》应该分为7卷,而一、二卷为初期,这也表明了赵天瑞如果无法找到后面的修炼方法,就无法修理道法或仙术这样的武技。

  而最狗血的是,到了心动境,炼体武技就以变得极少或极为真贵。这也是这本白来的“准道源级”功法的掣肘之处。

  当二人的思绪越扯越远时,一股心灵上无形的压迫在在赵天睿身上产生。而神奇的是,赵天瑞却好像变得像个没事人似的,除了手上血淋淋的手指断痕外,浑身上下仿佛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但星璇貌似发现了赵天瑞的不对劲,按理说一个金丹初期的道法攻击通过自己的秘宝反射回去哪怕是心动境强者都要退避三舍,这货凭借金丹中期巅峰的实力是怎么抗下的?

  不过他如何也想不起来,只好以自己所修炼的口诀调动天地灵气以便催动秘宝,增加攻击的实力。

  五分钟过去了,秘宝所反射的攻击已经到达进到后期巅峰的全力一击的实力了,赵天睿以无力起身,看起来离死不远了,而那不远处的赵天瑞却没有任何不适,只是动作……

  从站立变成了双膝跪地。

  “这是什么情况?”星璇也是摸不到头脑,比较他也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孩,没有社会经验,只有一件秘宝防身护体和几年来浸淫在藏书阁的“博学”才华。

  其实不只是星璇不明白怎么回事,就连现在跪在地上的赵天瑞也十分迷茫。

  “这是什么情况?我身上怎么没受伤?我为什么提不起真气了!?”赵天瑞提不起真气了,这也使得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在武林中相传有一种等级压制,压制分为多种,有血脉压制,种族压制,功法压制以及攻防武技压制。这种要求更是十分苛刻,要求施压者所在某项中等级完全压制受压者,而最为苛刻的功法以及武技压制要求高于四级才可以算作最低等的压制。

  但血脉压制就不同了,这也是赵天瑞所第一个想到的,只要施压者的血统与受压者血统同为一支,那么只要精纯一点边会有一丝的压制,而各个国家的国君便也是这样,有着最为精纯的血脉与绝对的压制自己的子民。

  但自己和哥哥不应该是亲兄弟么?怎么会自己受到压制而哥哥却是被实力击垮?

  种族压制赵天瑞根本想都没想,毕竟二人同属人类,不存在种族差异,所以这个根本不存在!

  这也令赵天瑞十分迷茫,实在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被压制了,如果不是压制,那么还会是什么?

  赵天瑞还想着,但他哥哥赵天睿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绝对实力的威压,不甘地看了一眼弟弟和星璇,变化为血雾,炸开了。

  那最后的表情并不是对于星璇的憎恶,而是惧怕,渗透进心灵的惧怕。当然,还有对弟弟的不解与不满。

  不解于自己独死而弟弟却安然无恙,不慢却是在于弟弟之前的判断失误,与未曾及时提醒。不过这也晚了,死都死了还在乎这些干什么呢?

  赵天睿死的倒也洒脱,留下了弟弟,或许还在奈何桥旁等着他吧。

  赵天睿死后赵天瑞的压力骤时缩减,直指没有。不过令赵天瑞惊奇的是,他还是提不起一丝真气!

  到现在星璇也想起了压制的事情,不过他了解的明显比赵天瑞要多得多,他还想起了更深一层的功法压制——支脉压制!想到这里,星璇便也不担心了,邪邪一笑。

  “喂,姓赵的,你修炼的什么功法啊?”

  “回报主……!?”赵天瑞慢慢地从惊奇变成了恐惧,再也升不起对星璇的敌意了(真气也升不起了),便由着往下说,看看星璇能不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回报主人,属下修理的功法叫做《七星避祸谱》,不过是残卷。”

  “星”?星璇貌似想到了什么,他的师尊告诉过他,经过他的推测与十多年的搜集资料,可以有八成的可能性确定,他并不来自这个世界,而是,高位面“八宇”中的“星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