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偷个皇帝做老公》第6章 妖孽的礼物【2】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6-11 02:25:42 | 阅读次数:11100

奚留香好宫锦山小说名字叫作《偷个皇帝做老公》,提供更多偷个皇帝做老公奚留香好宫锦山,偷个皇帝做老公奚留香好宫锦山小说。偷个皇帝做老公小说奚留香好宫锦山摘选:奚留香好此刻的眼中,更本就也没别人,一门心思用情意绵绵的眼神望着宫锦…...

奚留香宫锦山小说名字叫做《偷个皇帝做老公》,这里提供奚留香宫锦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偷个皇帝做老公小说精选:奚留香此刻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别人,一心用情意绵绵的眼神看着宫锦山。“这玉,是上好的和田美玉啊,这玉佩,是最上乘的羊脂白玉啊,那扇坠,竟然是翡翠,真是个宝贝啊!”奚留香激动了,虽然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不过在值钱的,亮闪闪的宝贝面前,她就没有什么自制力了,尤其是如此上乘的宝贝,随便抓下来一样,都够她过几年皇帝般的日子了。“皇嫂,你想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非礼我,我可是你的小叔子,你是我的皇嫂……”奚留香的身子贴了过去,把…

奚留香此刻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别人,一心用情意绵绵的眼神看着宫锦山。

“这玉,是上好的和田美玉啊,这玉佩,是最上乘的羊脂白玉啊,那扇坠,竟然是翡翠,真是个宝贝啊!”

奚留香激动了,虽然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不过在值钱的,亮闪闪的宝贝面前,她就没有什么自制力了,尤其是如此上乘的宝贝,随便抓下来一样,都够她过几年皇帝般的日子了。

“皇嫂,你想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非礼我,我可是你的小叔子,你是我的皇嫂……”

奚留香的身子贴了过去,把宫锦山紧紧地逼在牡丹树干上,这里的牡丹树可真不错,正好一人多高,周围的枝桠如同牢笼,把宫锦山环绕在其中。

“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今天就让你牡丹花下做回冤大头。这可是你送上门来,我要是不收下点什么东西,真是不好意思!”

奚留香在心中如此说着,傻笑着靠近了宫锦山,一丝晶莹从嘴角悄悄地流了出来,这位十殿下果然是有钱人啊,身上带了这么多的好东西,看在他诚心诚意的份儿上,就收下吧。

“皇兄,救命啊!”

此时的宫锦山,脸上已经没有了戏谑看好戏的心情,奚留香是傻,但是再傻也是他的嫂子,旦夕国嫡长子的王妃。如今旦夕国的皇上,只要一天不另立太子,这位弱智皇兄,就仍然是旦夕国的太子爷。

他碰不敢碰,躲无处躲,尴尬地对奚留香笑着:“皇嫂,今天小弟身上没有带糖,等小弟回家去给皇嫂取来。”

“你骗人,听说你送了糖来,见到我却是说没有,我要自己找。”

奚留香伸出魔爪,那是怎样的一双魔爪?

十指尖尖如同春笋,纤纤玉手宛如羊脂白玉雕就一般,在阳光下透着那么晶莹剔透的温润。

奚留香楞了一下,她的手可是她革命的本钱,一直就保养的极好,但是也没有如此完美,就凭这双手,简直堪称绝代玉手。

宫锦山身体向牡丹花中缩了进去:“奚鱼,奚灵,还不赶紧过来把你家王妃拉开,快些,快些,爷有赏。”

奚鱼天真地抬起头看着宫锦山:“殿下爷要赏奴婢什么?”

宫锦山急忙把手中的折扇扔了过去:“这扇子赏你了,快过来把你家王妃拉走。”

奚留香暗暗可惜,那扇子怎么也值十万八万的吧,就这么被奚灵那个小丫头给骗了过去。

奚灵仍然跪在地上,见折扇扔了过来,身形那叫一个利落,从地上跳了起来,一个鹰扑将折扇接到手中。

一脸不太满意地看着手中的折扇:“殿下爷就用一柄不值钱的折扇打发奴婢,真是小气。”

“那,那可是价值千两纹银的玉扇,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快……啊……”

宫锦山发出一声幽怨的哀嚎,用手护住了前胸,眼泪汪汪地看着奚留香。

奚留香撇撇嘴,要护,他也该护住身体中间属于男性的那个部位,而不是胸口吧?

幸好,在这个妖孽少年的胸前摸了一把,确定是太平公主级别,加上顔徵称呼他十殿下,可以肯定这只妖孽是个男人。

只是男人怎么可以长得如此娇媚妖孽,男女通杀,还摆出一副受的表情和样子,不是引诱她犯罪吗?

魔爪向宫锦山的身上招呼着,仿佛毫无力度地从宫锦山的身上掠过,趁机揉揉捏捏。

“美人啊,是你自己送上门来,就休要怪我对你下手。如此美丽妖孽的少年,不趁机揩油占点便宜,调戏一下如何对得起我盗后的声名?要知道,我盗后偷的不仅是东西和钱,也同样偷香窃玉偷人的心!”

“皇兄,皇兄……”

宫锦山可怜兮兮地向元王,旦夕国形同虚设的太子爷看了过去,却是看到,太子爷正蹲在地上数蚂蚁,唇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天真稚嫩的微笑。

他想推开奚留香,但是颤巍巍,高耸的酥胸,就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二人的姿势如此亲密暧昧。

他想一把抓住奚留香的头发,把怀中这个揩油乱摸的女人扔出去,但是低头嗅到她身上那淡淡的特异诱人香气,看着她一双无辜纯真的大眼睛,吹弹可破的小脸,却是无论如何都伸不出手去。

拐骗他一柄玉扇的奚鱼,正以龟速,不是,是以比龟速更龟的速度,向他靠近。

奚留香的手和身体,不过和宫锦山接触了几分钟,宫锦山却是感觉时间从未如此的漫长。

“殿下爷,您不能厚此薄彼啊,为什么什么都没有赏赐奴婢呢?”

奚灵一脸幽怨地盯着宫锦山,一把拉住以龟速前行的奚鱼,撇着嘴看着宫锦山。

“你个小丫头,好,爷把这个赏给你了。”

宫锦山心中那叫一个恨了,什么跟什么啊,连两个奴婢也敢公然揩油了。

他暗暗在心中说道:“你们两个小蹄子不用得意,今天敢在爷的身上占便宜,等改日爷让连利息一起跪在爷的脚下吐出来!”

心中发狠,却是不得不顺手从身上掏出了一颗珠子扔给奚灵,奚灵一个虎跃,一把将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抓入手中。

奚留香这叫一个郁闷,她刚刚下手,就被两个小丫头骗去了两样宝贝。她们都是什么人啊?

“好家伙,一个鹰扑,一个虎跃,不想我傻妃的身边,也是藏龙卧虎啊!”

奚鱼和奚灵终于走到了奚留香身边,奚留香暗笑,刚才奚鱼的一举一动,都落入她眼底,不想这个小妮子如此腹黑,吞了宫锦山的玉扇,却是不肯出力。

看着那张天真的娃娃脸,心中对奚鱼有了新的评价,这个小丫头,或者是个好助手。

她的魔爪还捏在宫锦山柔软充满弹性的脸蛋上,手感真好啊。依依不舍地松开手,目光转向宫锦山送给她老公的侍妾身上。

“哼小子,敢送我老公侍妾,不让你大出血,我就不叫盗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