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上门道士》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牧情 | 发布时间:2021-06-11 00:58:36 | 阅读次数:2619

《登门道士》比较完整版全文在线深度阅读这里有!小说《登门道士》主角是张牧野普吉,登门道士主要原因讲诉:这回貌似又来了普吉不知所措了,普吉明白,她爸的这个毛病了看过了很多医生了,要也不是因为这样,也会急着把娃娃亲的婚事提早弄了。...

《上门道士》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上门道士》主角是张牧野苏梅,上门道士主要讲述:这回倒是轮到苏梅不知所措了,苏梅知道,她爸的这个毛病已经看过了很多医生了,要不是因为这样,也不会急着把娃娃亲的婚事提前弄了。

这回倒是轮到苏梅不知所措了,苏梅知道,她爸的这个毛病已经看过了很多医生了,要不是因为这样,也不会急着把娃娃亲的婚事提前弄了,毕竟张牧野才二十岁而已。

不过回去说一下也好,免的父亲不安心,所以,苏梅开着车子就一路把人带到了她家里,下了车,门口管家早就在这里迎接了,不过看到张牧野的着装,依旧还是愣神了一下。

“张牧野,你去把这道袍给换了吧,多难看啊,你是多久没见过人了啊,怎么还跟个古人一样呢。”

苏梅毕竟要去见父亲,对张牧野还是颇有成见的,怎么就碰到这么一个人了,而且还是父亲指定的娃娃亲,这件婚事,她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虽然很难成功,但她必须得抗争一下。

“不必了吧,这可是我最正式的衣服了,多好看啊,上头还有花纹呢。”

“花你个头,老刘啊,你快帮他去找件衣服,替他换上,要不然,我爸看到了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呢。”

老刘就是管家,只见他很恭敬的点了点头,随即拽着张牧野的手臂就往小道上走,经过一番衣服上的整理,终于,张牧野也像个正常人了。

回到苏梅面前,苏梅这才点了点头,不过对于张牧野头上的那个穄子,依旧还是颇有成见。

不过现在让他剪头发那是行不通了,只好先带着他去见父亲了。

两人在管家的带领下一路进了别墅,张牧野只顾着看周围的装潢了,根本无暇顾及苏梅那幽怨的眼神,她心里可想着这乡巴佬的每一点坏处,到时候可以和她爸抗争一下。

转过几个弯,几人终于来到门口,房间中早已有人在了,苏梅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苏梅走了进去,见到躺在床上的父亲,又看了眼正在施针的男人,又不敢推开他,只好问道:“我爸怎么样了?”

男人正是怀仁堂的第三代传人,王世涛神医的孙子,王元,这次也是王世涛让他来帮苏老爷施针的,王世涛的医术苏梅当然清楚,所以她也相信王元。

张牧野朝着苏老爷的脸上看上,顿时感觉不对,伸出手来,掀开了一点被子来。

“你干什么!”

苏梅被张牧野的举动惊到了,说着就要去阻止他的行动。

“给伯父看一下,女人就办不成大事情,在旁边待着,着什么急啊!”

张牧野连看都没看苏梅一眼,气得直摇头,在他的概念里,女人就秀梅好看,像苏梅这种真是丑的要死。

“这位兄弟,我正在施针,别打扰我,不然,这针可不长眼睛!”

王元被推开,也是一股子心气,还好银针没动,要不然,可就出事了。

“我管你长不长眼睛呢,不就是个定神针嘛,低等医术就别在我面前献丑了,再说苏老爷也不是生病才躺着的。”

“你怎么知道是定神针?你到底是谁?”

“你管我,死开点,就你那破医术还当个宝。”

王元看到他头上的穄子,又看了眼身上刚刚换上的土里土气的衣服,顿时就心气高了起来。

“我倒要看看,我这定神针是破医术,我看你怎么治,我可告诉你,要是苏老爷有什么三长两短,别说苏梅了,就连我也跟你没完,苏老爷可是江州的十大名人,治不好你担待不起!”

张牧野头也没回,喃喃说道:“先管好你自己,多喝点热水,是不是左脚干裂啊?”

王元心里咯噔一下,想说什么,但是却根本开不了口了。

他再次掀开被子,从里面拉出了苏老爷子的手,定睛一看,顿时就吓了一跳,生命线那段明显就是出现了断裂,这也正好显示了他现在这个阶段,要是过不了这个坎,恐怕这就睡死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

不过,也算让苏老爷遇到他了,随即他手中指诀一掐,嘴里默念着一段奇怪的符咒,终于在中指的正中间停了下来。

“原来如此!”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随即朝着房间的每个角落看去,又换了个手掐着指诀,随即走到了房间的东南角方向,朝着苏梅问道:“苏梅,今年你爸是不是五十七了。”

苏梅有些不敢相信的点了点头,她都没说,张牧野就知道,真是神了。

“那就是今年流年不利,害太岁,房间东南角有异物作祟。”

张牧野一边说着一边就搬开了卡在东南角角落里的一台矮桌,随即又掀开了角落的地毯,顿时,一面涂有红色颜料的纸扇就摊开着平躺在了地摊下面。

苏梅也走了过来,疑惑的看着纸扇,刚想去拿,就被张牧野给制止了。

“你不怕啊?这上面的可是死人血。”

被张牧野一吓,苏梅害怕的躲在了他的身后,哆哆嗦嗦的问道:“怎么。。。。。。怎么家里还有这东西啊。”

“那我哪知道,等你爸醒来问问呗,这东西拿出去用烈酒浇上,然后烧了它就好了。”

老刘在门外也听到了这样的话,紧跟着进来,用夹子把扇子夹了起来,拿了出去,约莫三四分钟后,床上的苏老爷也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呼叫来。

苏梅见到她爸像是缓过来一般,泪眼朦胧的跑到了他身边,定神的望着她爸渐渐恢复过来。

“爸,你终于醒了!”

苏梅激动的喊道。

“轻点,人刚醒,你就准备把他再吓一遍啊,女人就是笨,闪开,去让老刘拿点清水进来。”

苏梅早已被张牧野的这一举动给征服了,此刻也没闲心给他吵,喊着老刘,拿了清水进来后,只见张牧野在手指上弹了一些,在房间和床的周围都弹了一些,又在嘴里默念了几声符咒之后,这才笑眯眯的回到苏老爷的身边。

“苏老爷,是不是感觉好多了啊?”

“好多了,之前喉咙卡着一口气就是上不来,这下好了,终于能透过气来了。”

也许是好久没这么畅快的呼吸了,苏老爷用力的大吸了几口气,这才停了下来。

“我叫张牧野,我师父喊我过来和苏梅结婚的,这事儿您知道吧?”

没等苏梅开口,张牧野就已经抢先说出了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