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 世态炎凉

静珏 | 发布时间:2021-06-10 23:34:09 | 阅读次数:29948

嚏,本来就看起来瘦小的身体更是瑟瑟发颤,缩成一团。  少年姓木,家中祖祖辈辈都是靠木匠手艺维持生计,也许是不想自己的儿子也是木匠,他的父亲给他起了一个相对洋气十足的名字,叫作木珏。  也许是希望能深深的感动了老天,木珏自小就不不喜欢木匠活,反而是不喜欢翻阅一些青山镇,位于莒国,虽说举国只是一个小国,可对于青山镇来说,依旧是庞然大物。。...

  莒国是一个小国,滨洲很大,大到无边,其上遍布着数之不尽的国家,莒国,只是其一。

  青山镇,位于莒国,虽说举国只是一个小国,可对于青山镇来说,依旧是庞然大物。

  此时正值早春时节,虽然没有了冬日的严寒,可微风袭来,总还会带着些许残存的凉意。

  略显冷清的街道上,一名身穿灰白色文士长衣的少年脸上带着些犹豫,不时看向不远处的黑木大门。

  或许是衣服太过单薄,一阵初春的微风缓缓经过,少年禁不住打了个喷嚏,原本就显得瘦弱的身体更是瑟瑟发抖,缩成一团。

  少年姓木,家中祖祖辈辈都是靠木匠手艺为生,或许是不想自己的儿子也是木匠,他的父亲给他起了一个较为洋气的名字,叫做木珏。

  或许是希望感动了上天,木珏从小就不喜欢木匠活,反倒是喜欢翻看一些奇书异志。

  木家有一块祖传的宝玉,据说能够带来好运,之所以给他木珏取这个名字,也和这块宝玉有关。

  听说他的父亲原本想给他起名叫木玉,可听起来实在怪异,请教了村里的教书先生之后,才把名字改成了“珏”字。

  摸了摸胸口的玉佩,木珏的心情有些忐忑,看着面前黑木大门,木珏狠狠一咬牙,终于是鼓起勇气,上前敲了敲门。

  “笃笃笃......”

  一连敲击了数次,木珏才停下来,刚想退后几步,大门便被打开了一道缝隙。

  “你找谁?”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小个男子,看他的样子,像是这座府邸的家丁。

  看到有人开门,木珏脸上一喜,连忙说道:“我找你们家老爷。”

  “找我们家老爷?你是谁?”男子满脸疑惑的打量了木珏一番,眼中带着审视。

  毕竟这样一个落魄书生模样的少年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乞丐,而自己的老爷可是青山镇的富裕员外,怎么会和乞丐有交集。

  “我叫木珏,麻烦小哥去通报一声,就说我是来履行当年家父的约定的。”木珏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伸手递给了门内的男子。

  “约定?”那男子小声嘀咕一句,“你先等着,过一会我就回来。”

  “砰”

  男子把门闭紧,应该是去通知老爷了。

  木珏退后两步,又一阵风吹来,原本就血色不多的小脸上更是苍白了几分。

  不长时间,正当孟硕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之时,黑木大门再次打开,只是不同于上次的一道缝隙,这一次是完全打开。

  “木公子,老爷待会就来,你先随我去大厅等候片刻吧。”

  还是那名家丁模样的男子,只不过此时已经变成了满脸的笑意。

  他把那封书信拿给老爷之后,不出片刻,老爷的脸色就变了,立刻让他把人请进来,而且还要亲自接见。

  身为府中的家丁,他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马来把木珏迎进了客厅。

  “木少爷,天气还有些凉,喝杯茶水暖暖身子吧。”

  男子给木珏端来一杯热茶,满脸含笑的说道。

  “恩,谢谢。”木珏自小看书,对于一些礼仪还是很懂的,虽然十分渴望这杯茶水,可还是礼貌的说道。

  接过茶水,木珏也顾不得烫,直接一饮而下,一杯茶水下肚,身子终于是暖和起来,脸上也有了些红润。

  “木公子,您先稍等片刻,老爷随后就过来了。”男子恭敬的说了一句,缓缓退出了客厅。

  看着这高端阔气的客厅,木珏心底又是涌起了不安。

  这家老爷姓孟,年轻的时候和自己的父亲是至交,在自己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和孟家定下了娃娃亲。

  不了十几年过去了,孟老爷已经变成了富甲一方的员外,而自己的父亲......

  想到这里,木珏悠悠叹了一口气,神情也黯淡了几分。

  “木贤侄,这么些年,老夫可是把你等得好苦啊。”

  正在木珏感叹的时候,一位衣着华贵长袍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男子脸上有些许胡子,身上的衣服是高贵的紫色,满脸富态之像,一看就是养尊处优之人。

  “孟伯父。”一看到此人,木珏立刻就猜出了他的身份,满脸激动的迎了上去。

  “哈哈,木贤侄,来,快让伯父看看,都长这么大了。”孟员外一把拉过木珏,细细端详一番。笑着把木珏带到座位上。

  “木贤侄,这么些年,我一直都盼着哪天你能过来,到了今天,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孟员外拉住木珏的手,不住的抖动,亲切的说道。

  “哎,对了,木贤侄,你的父亲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过来?”孟员外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忽然问了一句。

  木珏闻言沉默了片刻,眼中露出悲伤,“村中遭了瘟疫,父亲他老人家没能躲过去,已经......。”

  孟员外身子一震,脸上的笑意一瞬间散去,有些阴晴不定的看着木珏。

  “你是说,你父亲他已经去世了?”孟员外低沉的问了一句。

  木珏一直低着头,也没有看到孟员外表情的变化,只是默默的点点头。

  孟员外得到了答案,没有说话,木珏则是低着头缅怀,场面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这时,孟员外忽然注意到木珏的穿着,不仅单薄,而且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换过了,木珏身上传来的体温也是有些凉意。

  思索片刻,孟员外似是心中有了决定,看了看木珏,眼中已经带着嫌弃。

  “木贤侄,我还有些事,要离开一下,你现在这等候片刻。”

  说完,不待木珏说话,孟员外已经急匆匆的走出了客厅。

  “孟伯父......”木珏抬起头,眉头皱了一下,不知为何,看到孟员外匆匆的离去,心中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客厅外。

  孟员外唤来之前开门的那个家丁模样的男子。

  “这个人我并不认识,赶紧打发走,别脏了我孟家的地方。”孟员外满脸的嫌弃之色,对着男子吩咐道。

  “是,老爷。”男子沉声说道,联想到老爷见到木珏之后前后的反差,只是瞬间,他就想通了其中缘由。而在孟家多年的他,自然知道该如何去做。

  看着孟员外渐渐走远的背影,男子脸上露出一丝戾气。快步跑到客厅门前。

  木珏正在客厅中等候,看见之前那名男子走了过来,正要询问,忽然看见男子脸上的表情,不在是之前的笑意,反而带着狠厉。

  “好你个混蛋,骗钱都骗到我们孟家来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孟家是什么地方,还敢到这行骗。快滚!”男子说着,几步走到木珏身前,一把拽起坐在椅子上的木珏。

  木珏原本身子就比较瘦弱,又经受了些风寒,哪能和这男子相比。

  只是瞬间,便被男子拉拽出去。

  “小哥,你这是做什么,我可是你们孟家的女婿。”木珏大喊,希望能够起些作用。

  可没想到这么一说,男子反而手上更加用力。

  “到了现在还执迷不悟,我们家小姐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就凭你一个穷光蛋,还想娶我们家小姐,真是白日做梦。”

  不一会的功夫,男子就拉着木珏来到门口,打开大门,一把把木珏丢了出去。

  “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见一次我打一次,赶紧滚。”男子厉喝一声,转身一把关上了黑木大门。

  “砰”

  看着死死关闭的黑木大门,木珏自嘲一笑:“是我太天真了,竟然还想着凭着交情孟家会收留我,真是可笑。”

  “世态炎凉,人情世故,便是如此吧。”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若是儿时和父亲学几手,也不至于落得这般田地。”木珏走在大街上,寒飞吹来已不自知,似是已经忘却了那种凉意。

  “不过,若是和父亲学习手艺,在村里做木匠的话,说不定现在的我,也已经去陪父亲了吧。”木珏沉默。

  他说的不错,一场瘟疫,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只有他,因为在外地念书,这才险险逃过一劫,保住了这条命。

  “命比纸薄,不管如何,既然瘟疫没能夺去我的性命,那我总不能这般荒废才是。”木珏眼中露出坚定,自小读书,让他明白了一些道理,俗话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命运待他如此不公,可至少他还活着。

  人只要活着,总会有别的出路。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不知不觉中,木珏已经离开了镇子,走到了山岭之中。

  木珏喃喃低语一声,甜头看着眼前的这座青山,青山很高,高处云雾缭绕,让他看不真切。

  “传闻大青山上有仙人,不知是真是假。”木珏眼中露出思索,片刻之后,已经演变成为坚定。

  “既然不知真假,那不如去验证一番。”木珏眼中燃起熊熊之火。那是无尽的斗志。

  山高路险,鸟兽虫吗,这些,已经被木珏抛之脑后,现在他的心中,只有爬山,爬上这青山绝巅,去超越,去征服。

  只要登上山巅,一切的一切,便不再是雾里看花,便不再是水中观月。

  一切的一切,便可知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