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6章 在乎那个男人

沈宁桑 | 发布时间:2021-06-10 | 阅读次数:7008

“等等。”傅行简又叫住了他们,睨了张亦弛几眼,盼咐说,“所有员工年假翻倍,农历新年后开始施行。”“是!”大门一关,张亦弛吃惊地凑了回来,“行啊你,遇上什么好事了?”闯“是!”。...

“等等。”傅行简又叫住了他们,斜睨了张亦弛一眼,吩咐说,“所有员工年假翻倍,新年后施行。”

“是!”

大门一关,张亦弛惊讶地凑了过来,“行啊你,遇到什么好事了?”

闯进来那男人是傅行简的好友张亦弛,傅行简一提起他就头痛,尤其是他那新作的发型,一根根蜷曲小辫子,盯着看让人莫名烦躁。

“你这脑袋又抽什么疯?”

“最近流行雷鬼脏辫,我这不错吧?”张亦弛是出了名的爱玩,严肃不笑的时候能吓哭小孩子,疯起来八匹马也拉不住,“对了,晚上老爷子弄了个新年酒会,一起去吧?”

傅行简阅览期货新闻,眼皮也不抬一下,回他,“离新年还早,不去。”

“你最近状态不对劲啊。”张亦弛伸手将屏幕转了一百八十度,留一个苹果商标摆在傅行简面前,“我上来时候听主管们议论,老板最近都不骂人了,你还给他们加年假,是不是真有什么好事?”

恰好微信来了消息,莫羡问他晚上是否回家吃饭,傅行简瞥了一眼内容,“啪”一声把手机倒扣在桌上。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张亦弛来了精神,一屁股坐到办公桌上,抱着显示屏问他,“我上来时候前台的小姑娘也在议论,老板一天比一天回家早,现在都有人问你回家吃饭了,该不会.......你金屋藏娇,不让兄弟知道吧?”

傅行简冷冷瞥了他一眼,一推肩膀把他赶下了桌子。正巧助理来通知车子备好了,傅行简也不理他,离开了办公室。

有了傅行简的投资,莫氏总算可以喘一口气,莫羡肩上的压力也减轻不少。她今天抽空想去医院探望父亲,没想到刚离开公司就突然接到了助理的电话。

“什么?对方集团派人亲自来谈这个项目?”

傅行简不是说签了合同就可以吗,还谈什么?

“人已经在楼下了,我们也不知道,老大你快回来。”

莫羡别无他法,只能调头又开回了公司。她一路匆匆忙忙跑进会议室,没想到撞见了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是你?”

傅行简怎么亲自来谈这个项目?他又想做什么?

谁知话刚说完,端茶水进来的女主管脚下一软,整个人摔在傅行简身上,茶也泼了一身,一下子整屋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傅总!”那女主管想从傅行简身上站起来,却不知是有意无意地,总是把胸前的丰满往傅行简身上撞,大敞的领口连深色内衣都能看见,惺惺作态的模样令人作呕,“人家脚软站不起来,这可怎么办.......”

傅行简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他眸中泛寒,身子一侧,将那女人甩在地上,“贵公司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

莫羡也愣了,没想到这女主管竟然大着胆子做这种事。

她的下属当着她的面勾引她老公,她是该生气,还是该怪自己遇人不淑?

“把王主管扶,扶下去!”

一紧张,莫羡差点连句话都说不完整,傅行简盯着她的目光太吓人了,就好像那个泼他一身茶水又揩油的人不是王娜娜而是自己一样,可这事跟她没关系呀!

“怎么,我这满身的茶水,莫总就不打算负责了?”傅行简一抖西装,满目戏谑地看着莫羡。

“我这就叫人送套新西装来,傅总稍等!”

傅行简身后的助理想要递手帕给他,却被傅行简拦了下来,“我时间很宝贵,不想浪费在换衣服上,不如莫总帮我来擦干净吧。”

莫羡眉头一挑,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可是想到傅行简是来谈项目投资的事情,她也只好忍了,于是接过手帕,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办公室的隔间。

门一关,莫羡猝不及防被一股大力按在墙上,男人紧紧环着她的腰,居高临下望着她,“怎么,别的女人都要贴到你丈夫身上了,你一点都不生气?”

就算她生气,她有什么资格说出来呢?两个人是做了笔交易,又不是真的结婚,傅行简又想找借口看她的笑话吧?

暧昧的姿势让莫羡有些不自在,她扭了扭身子,没想到傅行简贴得更近了,一抬头就能碰到他的鼻尖,莫羡不自觉有些脸红,“傅总这是要找我兴师问罪吗?”

从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女人光洁的脖颈,上面淡青色的血管微微透了出来,让他回忆起了那晚两人在床上发生的事情........傅行简眸色暗了暗,最终只是替她紧了紧衬衫领口,便放开了她。

他没忘记这里是办公室的隔间,有些事情确实要收敛一些。

莫羡堪堪松了一口气,向后退了一步,伸长了手臂拿帕子擦拭他西装上的污渍,没擦两下,便被男人的大手握住了。

“放下,陪我去吃饭。”

莫羡还当是傅行简又要耍什么花招,没想到真的只是简简单单地吃饭。两人在楼下找了间干净的日料店,傅行简知道她胃不好,点了一桌子的热菜。

吃到一半手机响了,莫羡见是陌生号码,心中陡升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她瞥了一眼正在喝汤的傅行简,起身去了个偏僻的角落里接电话。

没想到真又是何遇。

“听说你父亲没死,开心吗?”

莫羡下意识捂住听筒,机警地四周看了看,冷声威胁他,“你最好现在就去自首,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的!”

“哈哈哈,就凭你也想跟我斗.......”

莫羡很小心地接这通电话,生怕凶狠的语气引起身旁人的误会,殊不知这一切在傅行简眼中都变了味道。

她这副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模样,是在接什么重要的电话吗?

不能让自己听到?

是江声?

心中烦闷,渐渐地一缸梅子酒被他喝了个干净,莫羡挂断电话后脸色不太好看,却并不想对他解释什么。

江声已经知道他们结婚的消息了?莫羡闷闷不乐,是因为在乎那个男人吗?

“你,为什么离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