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5章 她是属于他的

沈宁桑 | 发布时间:2021-06-10 19:19:56 | 阅读次数:18907

莫羡紧紧地地抓着床单,傅行简再放大到也可以看清楚他疯狂怒气的俊脸就近在咫尺,他呼出来的热气喷在她脸上,让她浑身战栗。“怎么不说话的了?”傅行简那因为愤怒的而紧紧地绷起的肌肉,隔“怎么不说话了?”傅行简那因为愤怒而紧紧绷起的肌肉,隔着单薄的衬衫紧紧贴着莫羡身体,烫人的温度几乎让她无法思考。。...

莫羡紧紧地抓着床单,傅行简放大到可以看清他疯狂怒意的俊脸就近在咫尺,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她脸上,让她浑身颤栗。

“怎么不说话了?”傅行简那因为愤怒而紧紧绷起的肌肉,隔着单薄的衬衫紧紧贴着莫羡身体,烫人的温度几乎让她无法思考。

“你清醒一点........”

黑暗是危险的,莫羡藏在被子下的一只手想去拿手机,没想到傅行简比她更快,长手一捞,咔嚓一声,手机被摔到地上,变得四分五裂!

莫羡惊得眉头一挑,她害怕眼前的状况,本能地想要反抗,可傅行简猛地把她双手拉高,她的身体被迫着弓起来。

男人像是审视猎物一样看着她,目光幽冷,看不出一丝怜惜。

“你和江声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感受?也会这么抗拒吗,告诉我?”

莫羡咬咬牙,说道:“和你无关!”

男人深不见底的长眸泛起近乎诡谲的幽黑,想到她面对他,和面对江声的时候,可能是截然不同的态度,就有一股无名火在胸膛上升腾,灼得他失去理智。

两人靠得很近很近,近得呼吸可闻。

莫羡紧紧咬着下唇,不知道是害怕他,还是害怕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身体浑身发抖,用沙哑的声音低喊道:“傅行简,你放开我!”

傅行简眸色愈发深邃起来,没有如她所愿就此放开她,反而低头,亲吻她。

“放开我,不可以.......”

莫羡拼命躲闪,慌乱不已,傅行简却偷得片刻的清醒,不知怎的他又想到了江声这个人。

莫羡的前夫。

曾有另一个男人和她如此亲密,对她做这一切吗?

傅行简眼眸中的嫉妒情绪愈发浓烈,他只要想到有个男人曾替代过自己的位置,心中的怒火便飞速猛涨。

莫羡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莫羡被他的动作吓得浑身发抖,她终于发觉,傅行简根本不顾忌她的感受,一定会在今晚办了她。

两人的力量差距悬殊,任凭莫羡怎么反抗,也不可能从傅行简手中逃走。

男人眼中闪烁着陌生的寒光,明明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却让莫羡觉得无比陌生。

三年前订婚宴的那个晚上,她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他,那时傅行简是怎样温柔和怜惜地对待她,将她视若珍宝。

而现在,恐怕只把她当做玩乐的工具而已?

她的心口猛地抽痛。

“傅行简你放开我,我们还不算夫妻,你不能做这种事!”

傅行简回过神,忽然听见了她的求饶,抬眼看去。

莫羡眼眶微微泛红,悲伤的眸子盛满即将决堤的泪水,她死死咬着下唇,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委屈和倔强。

傅行简怔然,他和莫羡从小一起长大,很少看见莫羡哭。

更别说是因为他而哭泣。

他下意识放开了莫羡。

“傅行简求你,别这样.......”

双手获得自由之后,莫羡抬手遮住流泪的双眸,似乎很怕被人看到似的,缩进被子里,躲到了离傅行简最远的地方。

这副默默流泪的柔弱模样,倒是和平日里那个伶牙俐齿的莫羡判若两人,傅行简竟心软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拱起的被窝,微不可察地叹口气,然后起来了。

房间很静,静得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良久后,莫羡小心翼翼地从被窝里钻出来。

已经看不到男人的身影了。

傅行简不知何时离开了客房。

这一夜两人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莫羡要去医院办理父亲转院的资料,她仍对昨晚的事情心有余悸,于是轻手轻脚地下楼,没想到和傅行简撞了个正着。

男人西装笔挺地坐在餐桌前,神清气爽,已然恢复了冷静自持。

“过来。”

莫羡知道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可就是不愿意转身面对他,脚步顿了顿,继续朝大门走。

男人嗤笑一声,“怎么,我要和你谈谈投资莫氏的事情,也装作听不见?”

莫羡身子一僵,抬手摸了摸鼻子,灰溜溜地走了回来。

“坐下。”傅行简淡淡扫了她一眼,让佣人盛了一碗青笋粥放在她面前,“把粥喝了。”

莫羡有胃寒的毛病,从前傅行简对她的一日三餐都严格监督,决不允许她不吃饭。

没想到这个习惯三年都没改。

“不是要谈莫氏投资的事情吗,我们.......”

“把粥喝了,我不想说第三遍。”

莫羡心中惴惴不安,像是生怕他反悔似的,三两口把粥碗喝了个见底,“好了,我们谈谈投资的事情吧。”

男人将手中的黑色文件夹一转,一份投资合同出现在莫羡眼前,他简明扼要地给莫羡讲了一部分,“余下的你和法务商讨,记得签字。”

只要有了这份合同,莫氏集团所处的危机便能平安化解,这是她奔波数月,梦寐以求的结果!

“你真的……愿意帮莫氏集团渡过难关吗?”

傅行简看见她抓着合同的指尖微微颤抖,眼眸中闪烁着激动的光彩,他意味深长一笑,自怀中取出印章,毫不犹豫地印在合同下方。

“这是我答应你的事,况且,你也付出代价了不是吗?”

自此莫羡又住回了自己亲手设计布置的这栋别墅,虽然她和傅行简算是夫妻,可两人只有一本没名字没照片的结婚证,说着合法,又不太合法。

傅行简承诺的事情全都办到了,莫氏集团平安度过危机,父亲的后续治疗也逐渐稳定。

傅行简似乎没以前那么忙了,每天都要回别墅吃晚饭,莫羡也只好每天从公司早退陪他,两人每天共处一室,熟悉又尴尬地相处着。

临近年末,公司琐碎的事情多,开完早会后助理照常向傅行简汇报一整天的行程安排,正说着一半,办公室大门被人推开了。

“新年快乐!”

那男人顶着一头染成金黄色的脏辫,手里捧着礼花筒冲了进来,毫不顾形象地在办公室里乱喷一通,殊不知气氛尴尬得要死。

傅行简斜睨了他一眼,继续吩咐助理说:“你们先出去吧,上午的安排取消,我要去趟莫氏集团。”

“是,傅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