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章 她已经离婚了

沈宁桑 | 发布时间:2021-06-10 19:19:55 | 阅读次数:15292

和缓沙哑的乐曲在耳边华美乐章,灯光明暗变化交迭,将宴会的气氛推上高潮,一片觥筹交错之间,几个衣着光鲜靓丽靓丽的女人朝莫羡走来,冰冷的香槟兜头而下,让莫羡立即一怔。“怎么,你“怎么,你还想缠着傅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和缓低沉的乐曲在耳边奏响,灯光明暗交替,将宴会的气氛推向高潮,一片觥筹交错之间,几个衣着光鲜亮丽的女人朝莫羡走来,冰冷的香槟兜头而下,让莫羡当即一怔。

“怎么,你还想缠着傅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零碎灯光落在莫羡单薄瘦削的肩侧,长发被浸湿紧紧贴在脸上,她面色惨白,但眸底闪着坚毅,咬了咬下唇开口,“我和你们认识吗?做这种事太失礼了。”

“你没完没了地纠缠傅少,我们当然要替傅少教训你!”那女人嫌恶地伸出食指推了莫羡肩膀,目光戏谑,“这么着急想爬上他的床?傅少可不会喜欢你这种别人玩过的二手货色。”

攥着高脚杯的手一紧,莫羡眸底隐有怒火翻涌,但思及今日来宴会的目的,她还是忍了下来,紧抿着唇瓣,打算绕过这群女人,“请让开。”

可莫羡每挪一步,那女人就跟着挪一步,总能挡她前面,莫羡急得眉头一挑,扬手给了那女人一巴掌。

“啪!”

“我说了让开,你听不懂吗?”她疾声厉色,这一巴掌倒是让那女人吓了一跳。

这时,一道冰冰冷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这么热闹?”

女人见到傅行简就像是看见救星一样,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扑到了傅行简身边,“傅少,这位莫小姐太欺负人了,怎么聊着好好的就……”

男人冷锐的目光落到莫羡身上,莫羡深吸一口气,迎着众人或嘲讽或不屑或幸灾乐祸的目光,缓缓转过身,“傅少。”

傅行简和三年前没什么变化,万年不变的一身黑色西装,英气逼人,宛如刀刻一般深而硬朗的轮廓,褪去稚气和张扬,愈发沉熟稳重起来。他眉宇间似乎多了一点愁容,眸色却依旧深邃锐利。

“又是你……”男人上下打量着满身狼狈的莫羡,语调平缓,眼中看不见一丝波澜,“倒真是执着,我记得我已经拒绝过你了。”

从前会把她捧在心尖儿上疼爱的男人,如今早已将她看得一文不值,莫羡嘴角勾起一抹凄苦的淡笑,这一切还不是她咎由自取。

“没错,还是我。”莫羡迎着他审视的目光,略带乞求道,“可以给我些时间,我们再谈谈吗?”

“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不等傅行简开口,他身旁的女人插嘴骂了莫羡一句,傅行简锐利的眸子一眯,薄唇轻启送了那女人一个字,“滚。”

他很讨厌谈话中有人插嘴。

跟在傅行简身边有很多规矩,他不喜欢说话时有人插嘴,不喜欢东西被别人乱碰,他的床绝不能碰……曾经莫羡是这些规矩的唯一特例,不过现在不是了。

“傅少,能不能再给莫氏一个机会?”

莫羡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求傅行简帮忙,如今莫氏集团身陷危机,能帮他们的只剩下傅行简了。莫家上下都知道莫羡和傅行简有段纠缠在一起的过往,所以这些话,她不说也得说。

“傅行简,我真的没办法了,求你帮帮莫氏。”

莫羡垂眸,这是她第一次放下尊严,如此低三下四地乞求一个男人。

她的人生有许多第一次都是给了傅行简,这个男人的名字,早已经深深刻进她脑海里抹不掉了。

“不。”

“为什……”

“没有理由,不是每件事都需要理由的。”

男人上前一步,大手钳起她的下巴,“你真当我们和三年前一样吗?”

冰冷的声音透过耳膜钻入心脏,莫羡身体僵了僵,眼眸中的惊诧逐渐转为失落。

她巴掌大的小脸在灯光映衬下更显苍白,瘦削的手臂,不盈一握的细腰,好像比三年前更加瘦弱了,脆弱又无助的模样让人心疼。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即使傅行简心软,这个女人也不属于他。

好一会,莫羡才强忍着心底的悲伤开口,“我们能不能暂时放下私人恩怨,莫氏真的需要帮助。”

傅行简却突然笑了,斜睨着她,眸中写满了戏谑,“我们之间没有恩,也没有怨,莫小姐自作多情了。”

莫羡神色微顿,缓缓开口道:“那新项目的投资……”

“莫小姐不是有位很厉害的丈夫吗,为何不去问问他呢?”

傅行简没有看到,在他说这话时莫羡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与凄凉。她垂首不语,葱白一般的指尖在高脚杯上来回摩挲,实在不知道一切该从哪里开始解释。

“我是个商人。”傅行简又靠近了一步,居高临下望着她,高大的影子压在肩上几乎让莫羡喘息不能,“我只看重利益,莫氏集团的新项目在我眼中不值一文,不如莫小姐还是想想,用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来和我谈条件。”

她还有什么能和傅行简交换的吗?

她所拥有的一切,在傅行简眼中都不值一文,早就知道两人回不去从前了,还妄想傅行简能念一丝旧情帮帮莫氏,实在是她异想天开。

“我知道了。”

莫羡眼眸低垂着,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在眸底沉下一片阴郁,她双眼空寡,半晌之后放下酒杯失望离去。

“行简。”这之后,一个中年男人走到傅行简身边,沉声问他,“怎么,两个人谈得不顺利吗?”

宋顺德是莫羡的世交伯父,今日宴会便是他从中牵线,给了莫羡一个和傅行简面谈的机会。

“宋叔。”傅家和宋家同样是世交,傅行简按辈分要唤他一声长辈。

“我看莫羡那丫头怎么走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宋顺德叹了口气,盯着莫羡的背影感叹道,“本来想撮合你们两个的,现在那丫头也离婚了,你们两个好好谈谈,兴许……”

傅行简皱眉,“您说什么?”

“你不知道?”宋顺德佯装惊讶,“莫羡一个月前就离婚了,这次专程回来为了处理莫氏集团的事情。”

傅行简只觉得脑中突然一片空白,什么声音也听不进去了,片刻后,他回过神,沉着脸吩咐助理:“去查查莫羡这几个月的近况。”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