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救世这种事SO EASY》001 见鬼了!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7 11:09:18 | 阅读次数:24400

荆轲小说名字叫作《拯救苍生这种事SO EASY》,提供更多荆轲小说,荆轲小说名字。拯救苍生这种事SOEASY小说荆轲摘选:荆轲,燕王座下第一刺客!”“我是要离,吴王座下第一刺客!”当两个灰溜溜的脑袋突然从坑的两边伸出手,还特么冲着我说话的的时…...

荆轲小说名字叫做《救世这种事SO EASY》,这里提供荆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救世这种事SO EASY小说精选:古历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深夜,我出生在鄂西北的一座小山城。这不是个特殊的日子,据我家人回忆,我出生时周围也没有任何异常,没鸡飞,没狗跳,天上更没有诸如九星连环、天狗食月、紫微星亮等异象发生。很不幸,我也没有显赫的家势,我的父母都是那个年代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国企职工,既不贫穷,更不富裕。这一切似乎注定了我只是个平凡的人,所以我成了一个很平凡的人。其实,在我二十三岁以前,我从没认为自己很平凡。因为那时候,我总认为世界是…

古历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深夜,我出生在鄂西北的一座小山城。

这不是个特殊的日子,据我家人回忆,我出生时周围也没有任何异常,没鸡飞,没狗跳,天上更没有诸如九星连环、天狗食月、紫微星亮等异象发生。

很不幸,我也没有显赫的家势,我的父母都是那个年代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国企职工,既不贫穷,更不富裕。

这一切似乎注定了我只是个平凡的人,所以我成了一个很平凡的人。

其实,在我二十三岁以前,我从没认为自己很平凡。因为那时候,我总认为世界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就连太阳都得围着自己转,可当大学毕业,踏入社会,我才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没有中心,只有一个又一个的圈子,以你为圆心的圈子越小,你就越平凡。

所以我的圈子小的可怜。

它伴随着我的足迹移动,把无数我生活中遇到的人,一个个的隔开,有些人曾经走入这圈子,然后越行越远,有些人一直在圈外徘徊。

只有极少数的人一直站在圈内,看着我。而这些人,都很平凡。

于是,在我二十四岁那年,终于明白了,原来我就是个平凡的人。平凡到哪怕立刻死去,也收获不了几滴眼泪。甚至要不了几十年,当我的亲人逝去,便不会有人在记得我,我的所有一切都将消散在这个世界,甚至无法给这个世界泛起一丝涟漪。

也就是在这一年,相恋了大学四年的女朋友也离我而去了。原因很简单,我没钱。更过分的是 ,我跟她来深镇三个月了,我甚至还没找到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这并不是更可悲的,更可悲的是,当我跟谈了四年的女友分手的时候,我还是个处男。

这还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应该是,当我跟谈了四年的女友分手的时候,我还是处男,而我现在才知道她在两年前就已经不是处女了!

所以我不喜欢深镇,一点也不喜欢。虽然在我出生之前,有一位我很不平凡的老人,在这里画了一个圈,于是以他为圆心的圈子足足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甚至更多。

我没办法画出这么一个圈,但是我可以给自己挖一个坑。

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就这么去做了。

挖坑的地点我是深镇郊外,罗浮山的山脚下,一个四下无人的林子里。

挖坑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本书,书名叫《天堂向左,深镇向右》。我觉得这书名取得真特么好,因为对我来说当坑挖好的时候,这里就是地狱。

整整一个下午,当我精疲力尽时,坑终于挖好了,我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大小正好,很合适,非常舒服。

这时我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条即时新闻,深镇外的港澳高速上,发生惨烈车祸,一辆油罐车撞到不明物体后,发生爆炸,死伤惨重,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

我突然觉得很幸运,真没想到自己死前,还有这么多人会陪我!

然后我突然又发现一个问题,坑是挖好了,可特么谁帮我填呢?

就在我终于想到这个问题,并暗自懊恼自己怎么这么蠢,不多带点粮食跟水,好恢复一点力气,起码能够爬出这坑,找个办法把自己埋上时,两个人,不,应该说是两个杀手,不,应该说是一个猴子,跟一个逗比,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然后我的圈子多了这两个人,再然后,我突然发现,当我遇到这两个货开始,我的人生竟然开始不平凡了!

……

“我是荆轲,燕王座下第一刺客!”

“我是要离,吴王座下第一刺客!”

当两个灰溜溜的脑袋突然从坑的两边伸出,还特么冲着我说话的时候,我真的崩溃了,这个世界还敢更坑爹点么?我只是想安静的做个死人而已,这都不让?以后到底能不能好好的做个安静的美男鬼了?

“你们想干嘛?”在心里感叹完后,我双手交叉捂住胸脯,惊惶的问道。

“我们要决斗,你做见证!不管我们谁输谁赢,你都要把我们的决斗结果传播出去!”自称自己是燕王座下第一刺客的荆轲说道。

“正是如此!”自称吴王座下第一刺客的要离随之附和道。

随后,左右两只黑不溜秋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过的手,突然同时探了下来,抓住了我的两个胳膊,随后同时一用力,在我还没感觉到恶心的时候,就被两人给甩出了我用了整整一个下午挖出的坑!

当我终于看到两人的全貌时,顿时怒了。这明明就是二个叫花子而已,还是两个不知廉耻的叫花子,衣服破的洞,比遮体的地方都多,如果不是露出的地方都沾满了污泥,按电影分级制度都得上马赛克了,他们竟然还好意思跑到荒山野岭来扮鬼吓人,这社会果然堕落了,连叫花子都没半点公德心了!

“你妹啊!你们两个蛇精病啊?老子就想安安静静的去死而已,你们不帮我埋上,还把我从坑里拉出来,你们是不是想死啊!你,你,你,说你呢?”

我暴跳如雷的用手指着那个自称要离的邋遢青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那样,面黄肌瘦,矮小干瘦的跟只猴子似得,不但断了半截胳膊,还是特么是个驼背,你也敢自称吴王座下第一刺客?我告诉你,你就一猴子,还是营养不良的猴子!”

骂完之后,我发现说要离是猴子都是夸奖他了,因为被我这么一通乱骂,这货竟然一副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只是傻呆呆的望着我,似乎被我的口才给震惊了一般。事后证明,我这是想多了,这家伙就是一根筋的喜欢装酷而已。

到是一边自称荆轲的家伙,突然捂着肚子爆笑起来,一边笑,还活蹦乱跳着用手指着要离,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话:“哈哈哈,猴子,我……哈哈,怎么没想到,猴子,果然像只猴子!”

“你是荆轲对吧?刺秦王那个刺客是吧?”望着这个笑的跟个白痴样的二货,我尽量压下火气,心平气和的问道。

“是啊,是我啊!哈哈,猴子!”这货的笑点显然够低,一笑就停不下来了,如果人的笑点当真跟智商成正比的话,这货绝对就一智障儿,还是智力水平不超过三岁那种。

“你还笑他?瞅瞅,你瞅瞅你自己,爆炸头,青光眼,标准杀马特造型,你还敢自称荆轲,就你这样还刺杀秦王?整个一逗比,你还好意思笑别人猴子?你们马戏团出来的吧?他猴子,你逗比,和一块正好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妹的,缘分啊,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你们还决斗啥啊,赶紧找个地儿结拜去啊!”

愤怒的骂完这两个二货,我拿起丢在一旁花了我三十大洋买来挖坑用的铲子,就准备闪人。这个坑我不打算用了,这两个二货呆过的地方,风水宝地都得被玷污了。

“站住!”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听起来还挺严肃的样子。

我转过头,两个人果然都严肃了,荆轲没了白痴般的笑容,要离挺起了驼着的胸。

“你们想干嘛?!”我紧紧了手中的铁铲,冷冷道。真打起来我可不怕这两个明显营养不良的家伙,加起来都没几两肉,还敢跟哥耍狠?

“你说得对,遇到即是缘分,我决定不跟要离决斗了,我要跟他当兄弟!”荆轲一本正经道。

“虽然我不清楚逗比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你够胆,所以我勉强同意三个人一起结拜兄弟!”要离也在一旁用更严肃的口气帮腔道。

我终于可以确定了,这特么就是两个活脱脱的神经病!

所以我连话都懒得再说一句,很干脆的准备转身离开。

可当我转身时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什么?自己真没眼花么?

两个二货竟然突然腾身而起,随后只听到“嗖”的两声,仿若一阵风从我的头顶掠过,而我不过刚刚转过身的瞬间,我的身前竟然多了两个背影,如果没有满背的破洞,跟黑柒柒的污泥,没有荆轲那露出的半边屁股的话,这两个背影说不定会让我觉得有一丝美感。

要知道,我已经向前走了几步,跟这两货可是相隔了二十多米啊,要知道,我是有一米七八的小高个啊,要知道这两货是原地起跳啊。

随便一蹦,就超过了二米的高度,越过了二十多米的距离,还整齐的并列站在我的面前,这特么算什么?想要颠覆我所学过的物理公式么?

当我抬手两人的头上挥了挥手,用抬头四处张望片刻,终于确定两人那脏兮兮的身体上,绝对没有栓任何隐形绳子,天上也没有吊机跟飞机,以及一切能做出这种特效的其他机后,我终于确定了,这两个原来特么的是高人啊,能够直接秒杀爱因斯坦相对论,以及牛顿万有引力定律的高人啊!

所以当两人缓缓的转过身时,我先是看向那个瘦不拉叽的呆货,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真是要离?”

瘦猴冷着张脸,一副高人模样的点了点头。

我转头看向杀马特造型的荆轲,继续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真是荆轲?刺秦王的那个荆轲?”

杀马特继续嘻嘻哈哈的点了点头。

我的脑海中放佛突然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然后,我又想到了一本书。这本书是个笔名很妖娆的抠脚大汉写的,书名是《史上第一混乱》,作者张小花。

再然后,我彻底的晕了过去。

在晕过去前还有意识的一刹那,我似乎看到了四只黑漆漆的手带着一骨子腥臭,同时朝我伸来。还好我及时晕了过去,不然我非得吐醒不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