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从天而降

涅槃闲人 | 发布时间:2021-04-27 10:30:58 | 阅读次数:22552

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就听到扑通一声,是道黑影掉在了湖里。  这貌似把几人吓了一跳,但是随后引发了天启皇帝的兴趣。  “忠贤,第一次下水看一看是什么!”  他这一句话,弄得魏忠贤貌似有些发楞,这船并不大上面总共五个人,除了皇帝、客氏之外,是自己和王体现在正是八月时节,泛舟自然是一项不错的消暑活动。。...

  1627年是大明天启七年,又完成了一件得意之作的皇帝朱由校心情大好。便在乳母客氏的鼓动下,和魏忠贤、王体乾等人去北海泛舟。

  现在正是八月时节,泛舟自然是一项不错的消暑活动。

  天启皇帝心情大好,越看乳母客氏、心腹魏忠贤越觉得这辈子有这二人陪伴,简直是不虚此生。就在他心满意足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白光,照向了北海。

  泛舟的几人,只看见湖面大亮,正在纳闷,抬头一看,巨大的光柱射向了湖面。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就听见扑通一声,有道黑影掉在了湖里。

  这倒是把几人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引起了天启皇帝的兴趣。

  “忠贤,下水看看是什么!”

  他这一句话,弄得魏忠贤倒是有些发愣,这船不大上面一共五个人,除了皇帝、客氏之外,就是自己和王体乾和一个小太监。自己四人都不可能下水,所以他把目光望向了小太监。

  小太监也知道这个时候只有自己下水,幸好他也识得水性,当下脱了靴子跳进水里。

  当然魏忠贤也不可能指望他一个人,四下一望,岸边的护卫已经乘船王这边过来了,心道这帮兔崽子倒也知道轻重。

  “皇上,要不咱们先回去吧,等人把东西捞上来,咱们再来看。”魏忠贤为皇帝的安全着想,当下建议道。

  “是啊,皇上,咱们就别在这里了,还是先回去吧。”客氏听见魏忠贤这么说,当下顺着他的话说道。

  魏忠贤和客氏可以说是狼狈为奸,当然两人之间也许有真感情在。不过一直以来他们都是用这种方式影响着朱由校,朱由校自然视乳母客氏为最亲近的人,再加上魏忠贤也是从小服侍,他对二人极为信任和依赖。一般来说对两人的话言听计从,当然除了做木匠活的时候。

  “好久没见到这么有趣的事了,反正今天出来本就是为了泛舟开心,朕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朱由校笑了笑,不以为意。

  小太监的水性也就那么回事,也就会个狗刨,连潜水都不会,自然发现不了什么。

  幸好他们现在不在深水区,岸边的船只很快赶了过来。这些人除了锦衣卫就是东厂番子,不少水性极佳的人。十几个人跳下水,不一会的功夫,就捞上来一个人来。

  “启禀皇上,九千岁,我们捞上来一个人,此人面容在二十左右,白发无须,穿着有些怪异不似汉人,他手中紧握两个木制人偶,属下试了一下没有掰开他的手。”番子就是番子,几句话说明了情况。

  “把他带上岸,就醒过来!”皇帝对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人原本没什么兴趣,一听说木制玩偶,登时眼睛一亮,当下吩咐道。

  “遵旨!”番子应了一声回到自己的船上,就往岸边驶去。

  等他们回到岸边,那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人在番子们的救助下已经醒了过来。

  王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周围好多人围着他,看这些人的装束,不像是天云峰的弟子。

  “这是什么地方?”他的脑子还有些晕,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这是北海,你是什么人?”一个三十左右留着胡须的人,面带警惕的问道。

  北海?听到这个名字王韬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有一个略尖的声音传了过来。

  “都散开,皇上来了。”

  皇上?北海他不熟悉,可是这皇上可是熟悉的很,难道自己又穿越了?他支起身子刚坐起来,就见一个人在几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周围的人连忙跪下,口呼见过皇上。

  “都免礼吧,那人可是醒了?”听皇帝这声音年级不大。

  王韬仔细望过去,这人身穿大红龙袍,头戴一顶黑帽,正饶有兴致的望着他。

  “大胆,见了皇上还不下跪?!”一声厉喝,将王韬的思绪拉了回来。

  “无妨,此人看来不是我大明子民,穿着倒是有趣,你是什么人啊?怎么从天上掉了下来?”天启皇帝笑眯眯的望着王韬,轻轻的摆了摆手,轻声问道。

  “大明子民?”听到这句话,他内心深处埋藏了十几年的记忆突然涌上心头。

  他并不是大明子民,甚至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十五年前,他是21世纪中国的一个宅男,每天上上网,玩玩游戏,日子过得非常轻松。紧接着他就成了小说中的主角——穿越了!

  父亲是高魔世界龙腾大陆一个帝国的公爵,他却没有继承权,以后可能会娶一个伯爵的女儿或者公爵的女儿。如果时运好,可能会有个伯爵的爵位。偶然一次机会,他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魔法世界。他瞬间有了兴趣,家里见他对魔法有兴趣,为了不使以后他们兄弟隔阂。花了不小的代价将他送到了魔法学院学习,可惜的是,他资质有限,五年了还是初级法师,得知魔法无望,他又转学魔法器具制造,他在这方面倒是颇有建树。

  突然有一天,父兄全部被杀,他回去继承爵位的时候,也被人追杀,最后一咬牙跳了悬崖,再醒来到了这里。

  大明,十几年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但是王韬却始终没有忘记这个汉人最后的王朝,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哪个皇帝?

  “大胆,皇上问话你为何不答?!”旁边的东厂番子见王韬呆呆的坐在地上,想表现一下,当下怒呵道。

  “皇上?你是哪个皇上?”王韬十几年没说汉语了,刚一开口还有些蹩脚。

  “大胆!”这回一群人,抽出刀来表忠心。

  “哈哈,果然如老师所言,化外之人不通礼仪,没想到你居然会讲官话,不过到底是外族人,说话都不利索。朕是大明朝皇帝,朱由校。”天启今天的心情确实好,再加上他先入为主认为王韬是外族人,倒也不与他计较,说话间他被王韬手中捏的东西吸引了。

  如同番子所说,那确实是一个人偶。这人偶非常逼真,不似市面上那种雕刻出来的人偶,反倒像是组装起来的。对于木匠皇帝来说,没有什么比看到一件稀奇的木制东西更能吸引他的注意的了。

  “你手里的东西,给朕看一下。”天启跟别人说话,一直如此,倒也不是说不礼貌,只是礼貌这东西,皇帝也不怎么用的上。

  王韬这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攥着当年导师送给他的傀儡战士,正是靠着傀儡战士,他才能从追杀的人手里一次次的逃脱。没想到最终还是被追上了,这算是他的一点念想,本不想给天启看,不过一想这个世界的人恐怕也没人会用这东西,让他看看倒也无妨,当下把傀儡战士递了过去。

  一般人给皇帝东西,都是要给太监转呈的,只是皇帝见猎心喜,当即伸手接了过来,把后面准备上前接过木偶的魏忠贤晾在了一边。

  “好精致的木偶,身上的纹路倒是有些奇怪,以前从来没见过。”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木偶,天启一边感慨的说道,他可不知道这是一件大杀器.

  看到这东西,天启只觉得手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抓起工具做个一样的木偶出来,这下更是没有什么游玩的兴致了。

  “呵呵,朕见此木偶甚为精致,想做一个一模一样的玩意,这木偶朕拿去观摩,做好了就还给你。这段时间,你就住在宫里吧,你们好生伺候着不可怠慢。”天启越看木偶越爱不释手,当下说道。

  听到皇帝都这么说了,王韬自然也不能说什么,再说他刚回到古代,人生地不熟,倒不如住在皇宫里,等熟悉了环境再说。等等,这皇帝刚才说自己是朱由校,原来是这个大名鼎鼎的木匠皇帝,难怪对自己手里的木偶感兴趣!

  北海离皇宫不远,又有马车代步,很快他们就进了宫。几个太监将王韬安顿在了一个院子里,给他找了干净的衣服换上。

  洗完了热水澡太医给看了一下,太医给王韬号了脉,也知道他只是落水,开了两副寻找安神的药就走了。现在是大夏天,再加上抢救及时,王韬没有什么事,就是多了点水。明朝的水又没有污染,对他的身体倒也没什么影响。

  太医走了之后,王韬躺在床上,想着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已经知道现在是天启七年的八月,如果所料不错今天朱由校泛舟就会落水,不就就会病逝,难道自己的到来改变了历史?!

  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天启皇帝没有死,那么历史以后的发展肯定和原本的历史完全不同。一般人想要改变历史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可是一个皇帝的生死对于历史的改变太大。天启不死,魏忠贤不会垮台,魏忠贤不垮台,东林党也不会上位,那么崇祯年的那些事情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一想到明清以后的历史很可能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发生变化,王韬心里有些忐忑的同时,还隐隐的有些期待,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到了明朝,那就知道既来之则安之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