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 初到紫金

大狗虫 | 发布时间:2021-04-08 23:33:52 | 阅读次数:5674

没见了,装神弄鬼是双喜的师父。双喜小时候就被父母扔弃,据装神弄鬼老头儿说自己是买酒回去在山下捡的,老头儿居住山上,架了个草棚当家的。  周围方圆几十里都是重重叠叠的高山,看看不见一个村庄,看看不见两块稻田。再后来老头神叨的说他住的地方常人更本进不去,这周围方圆几十里都是重重叠叠的高山,看不见一个村庄,看不见一块稻田。后来老头神叨叨的说他住的地方常人根本进不去,这也是与他有缘,双喜从来没信过。。...

  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上,周围轩窗半掩,想用手撑着自己起身刚起到一半发现浑身半点都不得力,还传来阵阵剧痛,不禁咧嘴冷斯了一口气,失败,噗通一生又倒在床上,同时房间门被打开,一个粉衣小姑娘急忙跑进来,看着床上的双喜道“少爷,少爷你醒了吗?”双喜看着这个看似十一二岁的穿着古装的小丫头片子,: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这小丫头又是谁?还喊少爷,

  双喜只记得自己到小镇去打酒回去后神棍老头儿没见了,神棍是双喜的师父。双喜小时候就被父母丢弃,据神棍老头儿说自己是打酒回来在山下捡的,老头儿住在山上,架了个草棚当家。

  周围方圆几十里都是重重叠叠的高山,看不见一个村庄,看不见一块稻田。后来老头神叨叨的说他住的地方常人根本进不去,这也是与他有缘,双喜从来没信过。

  就这样,老头带大了双喜,教会双喜识字,还给双喜取了名字,双喜对着反抗了二十几年,双喜对这他名字有一万个不满意,但是反抗都没效果,老头儿每次都是笑哈哈的说道,遇到双喜的那天,刚好是他两百万岁的寿辰,遇到双喜也是喜事,两件喜事就取名双喜,对于老头的吹牛皮双喜就没信过。

  双喜以为老头跑到后山闲逛去了,老头没事就在后山小水潭打坐,一坐就是半天,跑到后山看了一圈结果后山空无一人,双喜又急忙忙的回去,还是没回来,气的双喜对着草棚骂,在屋子里来回了许久,心里寻思,老头儿一般不会下山,往往不在家就在后山,一起生活二十二年,自从双喜大了点后家里缺什么都是双喜跑腿,老头就没下过山,这次怎么就不见人了。

  双喜很担心老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于是跑到老头的房间看看有什么线索,进去仔细翻了翻看到墙边的小桌子上有个紫色小葫芦下面放了一张纸条,双喜刚拿起葫芦,只见葫芦闪出剧烈金光,双喜双眼被光线刺得眼睛剧痛赶紧闭上了眼睛,接着只感觉天旋地转,慢慢失去了意思。

  双喜想起最后的场景后突然头痛欲裂脑子多了许多记忆,原来现在自己名字叫云天,紫金国大将军云振兴的儿子,今年十三岁,从小就是个······傻子·······智商只有6岁小孩左右。。小心谨慎的向这个小丫头问道:“环儿?”,就见猛然跑出门惊慌喊道:“少爷醒了夫人·”。“小环,天儿醒了吗?”只见看似一个中年贵妇快步向这边走来。“夫人,少爷醒了,。”小环开心着说。“醒了就好,你不是不知道少爷的情况,快,快扶我去看看”

  夫人很是着急。

  这夫人一进门看着双喜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就哭着向床边疾去“我的儿啊,你终于醒了,你可要为娘的老命啊,你要是再不醒来有个三长两短,,为娘也活不了了。”夫人走到床边抱着双喜大声哭道,双喜,脑子一片空白脑中,接着就浮现出了一副画面,她就是云天的母亲无论自己在外面受了欺负还是被同龄人排挤都是母亲好生安慰,记忆中的她总是万般维护自己,等到夫人稳定了情绪,“天儿,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还痛不痛?环儿快去,请周御医来给凌儿瞧瞧。”“是夫人”,只见环儿急急忙忙的往外走去。双喜现在是直接呆住,因为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小了,夫人瞧见自己儿子一副入魔痴呆的表情,心痛万分,以为这次事情把儿子吓住了。

  过一会环儿带着一位老者进来,夫人看见“周御医,快看看我家天儿,身体怎么样了。”那老者赶紧回了一礼“云夫人,请稍安勿躁,老朽这就为令公子把脉。”只见周御医让云天躺下,赶紧把了脉。摸了摸胡须,突然扯掉一根胡须脸上一副惊奇的表情然后又摇头晃脑说道:“,简直是奇迹,云夫人,令公子吉人天相,现今脉象平和,已无性命之忧,就是身体太虚弱了,待老朽开两副方子,给令公子服下慢慢调养过后就无大碍,夫人可放心了。”云夫人听见后心里的石头才放松下来,连忙让周御医开方子让下人去抓药,“夫人,老朽就先告辞了令公子吉人天相勿要多心.“云夫人见周御医要走了吩咐管家送御医,周御医边走边念叨:“怎么可能,不会啊,明明都只有一口气,怎么一夜就好了,奇怪奇怪。”夫人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环儿好生照顾少爷,我赶紧去给老爷那边送个消息,凌儿,安心养伤,别多想。”。

  云夫人走后,双喜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慢慢整理了下记忆,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看情况貌似是自己有了凌云的记忆,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

  紫金国大将军府,云家是双喜现在所在地,而云天正是双喜现在的名字,十三岁的云公子,从小脑子就不好使,说白了就是一傻子,前几天看着门口的狗直叫“唤狗狗狗玩玩玩”拉着狗链就往外跑。云天从小就在附近玩耍,也没出过什么事,所以门人也就没跟去。

  结果刚好遇到朝中的御史大夫赵坤的儿子赵赫,这赵赫典型的纨绔弟子,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御史,爷爷是当朝丞相,天天在天元城横行霸道,这天刚好心血来潮跑到大将军府附近带着几个青皮溜达。

  看到云天牵着一只狗傻模傻样嘴上还有一丝亮晶晶的液体专注看着街边一个乞讨老人吹笛子,皱了皱眉心觉不快随后眼睛一闪阴阴一笑,就想着戏弄戏弄这傻子,于是几个人上前围住云天,不停的辱骂推搡云天,这时旁边的乞丐放下笛子缓缓说了赵赫几句。

  赵赫听到大怒于是一脚踢翻了这乞丐,云天傻但是也知道人的好坏,也是拍了拍自己的大狗解开链子,这狗本就是看家护院的犬,也通人性,知道主人的用意上去就下狠口,咬的赵赫和他手下人仰马翻,云天站在一旁哈哈大笑,赵公子看见自觉被一傻子戏弄了尴尬无比,周围还有人群在看热闹,浑身气的颤抖,脸上浮现凶狠的神情,一发狠下令几个手下拿出几个铁棍,把云天的狗给活活打死了。

  云天看见狗被打死,也是一呆,就开始掉泪。一着急冲上去按着赵赫拳打脚踢,赵赫比云天大了两三岁,云天冲上去赵赫没来得及反应没想到傻子也发狠,挨了云天一拳头在脸上,当时也是懵了:这傻子敢打我,这傻子敢打我,气的浑身打摆子,叫喊着几个手下如狼似虎的对着云天下黑手。

  那老乞丐看见后护了云天几下也被打的奄奄一息,就看见云天头上挨了一棍直接见红倒下看这样子已经是只剩一口气了,旁边有小贩认识这是大将军府的公子,互相交头接耳,一胆大的肉贩于是大喊道:“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大将军的公子被打死了,”赵赫一听。这顿时脸色惨白,浑身一软直接瘫在地上。因为云天智力有问题,大将军怕旁人嘲笑他,所以也没带过他出门。天元城认识云天的也不多。

  旁边的几个手下听见立马住手,看见自家公子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口里颤抖的的直嘀咕,那几个泼皮也是当场裤子流出一股子骚臭味,大将军的公子···打了大将军的公子,看云天倒在地上一副快死的样儿,这群泼皮当场大哭起来,还有两个胆大的拖着赵赫和同伙就跑了,旁边有人立马就上大将军府递信儿。

  大将军府来人来一看这画面,呆了,顿时一群人气的杀气腾腾,敢在大将军府周围对着公子行凶,顿时兵分两路,一群人小心翼翼的抬着公子就往回走,听人说地上的乞丐是帮了公子才受伤也一并抬了回去,云夫人一看,直接晕了。醒了就马上去请御医来给云天瞧看。

  另一群人操着家伙四处打听消息,得知涉及丞相府后,立即找到刚下朝的云振兴,云大将军,云振兴得知独子被打得要死不活的消息后,胸口一闷,脑门一热,口吐出一口鲜血,稳了稳后,雷霆震怒,驾马飞奔军营而去点齐人马浩浩荡荡的杀向丞相府。

  丞相赵鸿飞刚回到家,就听到下人汇报说这档子事,大惊失色,马上让人将孙子喊了出来,问了情况,扬起衣袖几十个耳光抽得赵赫眼冒金星,也知道此事非同寻常,吩咐管家抓了那几个青皮,同时赶紧让人把孙子从后门给送了出去。

  又亲自押着几个青皮出门向云振兴请罪云振兴二话不说当着赵鸿飞,对着几个凶手,刀起头落,血光一片,云振兴脸上一片阴霾直接闯进大门下令找人,就听见府里鸡飞狗跳,得到汇报人不见了,云振兴更是煞气冲天,直接将偌大的丞相府给砸了,想这丞相府,赵鸿飞在位多年不知道积攒了多少文物古玩,在旁边那真是一脸的心痛,看着云将军扬长而去后,轻轻吐出一口气。

  夜晚,紫金国赵府,书房内有两男子,年长者圆圆的脸上细细的眼睛透出的精光无不透露出此人身居高位,位高权重,这就是紫金国当朝丞相赵鸿飞,另一男子就是御史赵坤,赵赫的亲爹苦着个脸,赵坤是赵鸿飞之子,二人对着静坐,许久见儿子傻坐着,赵鸿飞胡子一吹,拿起茶杯就砸在赵赫脑门上道:“这事怎么办,你生的好儿子,居然敢当街袭杀当朝大将军之子,你说这事儿怎么办,那匹夫是下了铁心要把你儿子给宰了,走的时候指着老夫把那孽畜交出来““父亲,这也是你孙子啊,您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的孙子去送死啊。”赵坤的头上顿时裂开一道口子,捂着额头痛哭流涕。

  赵鸿飞看着赵坤的样子想到:自己也是独子独孙子,孙子要真死了,再来个就难了。儿子身为御史前,年轻时候就爱流连烟花地,常年泡在里面,身体早被掏空,好不容易有了个孩子,如果交了出去就真绝后了。叹了一口长期缓了缓脸色唏嘘不已:“是啊老夫也只有这一个孙子。”

  赵鸿飞扶了扶也是头痛不已的额头:“,你莫忘了云振兴当年因为他傻儿子被齐王带嘲笑,最后直接带兵杀入齐王府当着圣上的面打断了齐王的双腿,皇帝不仅没责罚于他,还下旨申饬了齐王,他与皇帝从小认识感情深厚,若他儿子当真丢了性命,连老夫估计也拦不住他发狂,你认为赫儿比齐王如何?为今之计只有先送赫儿远遁他方。“

  赵鸿飞定了定神,咬着牙忍着心痛道:”老夫这里有一个玉佩,乃是赤剑门长老慕容夏当年入世历练受伤昏迷在路上,那时老夫还执政一方,正好遇到便救了他一命,他伤好了之后便留下这枚玉佩,说无论什么事只要持玉佩,他定会还当日之情,你让赫儿带着玉佩去赤剑门找到慕容夏,让他收赫儿为弟子,交代赫儿,没有绝对实力前永远不要回天元城,记住,这玉佩用在他身上告诉他这是老夫把老命就压进去了,要是进了赤剑门还是那副废物的样子,不用云振兴,老夫自己就去收了他的命。“

  赵坤也是心里震惊不已,赤剑门乃世外仙人门派,没想到父亲还有如此机缘。心里也是一片暗喜,儿子有救了。赵鸿飞对着儿子厌恶得摆了摆手:”明日你再去将军府探望一二顺便备一份厚礼,再做计较,若是他儿子无大问题估计此事还有商量的余地,如果情况不对,不管云振兴如何发难你你都受着,就告诉他,赫儿已经被赤剑门收为弟子,量他也是鞭长莫及。““是父亲,明天一早我就去”赵坤连忙应声退了出去。

  回过头来,快让赵丞相头痛不已的云大公子,正在挑灯夜战,拿着一大本大陆纪元兴致正隆的仔细阅读,幸好这汉字居然是通用啊,翻了许久合上书本缓缓放下,这是让环儿去书房拿的史书,环儿不知道傻乎乎的少爷为什么变得陌生居然要看书,但是也是照做了。双喜叹了叹气,确定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世界,直抱怨自己犯贱去动那葫芦,此时门被推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