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名门盛婚》第6章 阳光背面(6)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10891

冷枭游念汐小说名字叫作《名门盛婚》,提供更多名门盛婚冷枭游念汐,名门盛婚冷枭游念汐小说。名门盛婚小说冷枭游念汐摘选:冷枭喉间一紧,眸底跃动着两簇火花,咬牙切齿道:“你狠!”这件事儿再后来怎么问题的,成了他俩之间严重不足为外…...

冷枭游念汐小说名字叫做《名门盛婚》,这里提供冷枭游念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名门盛婚小说精选:瞟着面前脸绷得紧紧的大黑脸,宝柒觉得蛮好笑,缠上他的脖子,一脸正色道:“给大侄女买东西有啥啊?除非……你心里有鬼!”冷枭喉间一紧,眸底跳跃着两簇火花,咬牙切齿道:“你狠!”这件事儿后来怎么解决的,成了他俩之间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买了?还是没买?总之,第二天,为萨摩犬办了宠物托运后,宝柒没有再拒绝……京都的四季,秋天最美。十月,无疑正是好时候。京都国际机场大厅里,回荡着理查德·克莱德曼流畅的钢琴旋律。宝柒背着书包,屁颠屁颠地跟在冷…

瞟着面前脸绷得紧紧的大黑脸,宝柒觉得蛮好笑,缠上他的脖子,一脸正色道:“给大侄女买东西有啥啊?除非……你心里有鬼!”

冷枭喉间一紧,眸底跳跃着两簇火花,咬牙切齿道:“你狠!”

这件事儿后来怎么解决的,成了他俩之间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买了?还是没买?总之,第二天,为萨摩犬办了宠物托运后,宝柒没有再拒绝……

京都的四季,秋天最美。

十月,无疑正是好时候。

京都国际机场大厅里,回荡着理查德·克莱德曼流畅的钢琴旋律。

宝柒背着书包,屁颠屁颠地跟在冷枭高大的身躯后面出了大厅。

眼前,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现代化高楼大厦,让她如坠梦境。离开得太久,那会儿又实在太小,脑子里对这座城市完全没了印象。

小风一吹,她浑身不自在。十二年了!

嗬,真是沧海桑田啊。

“头儿,你可算回来了……想死我了……”

豁亮的声音传来,来接机的小伙子是冷枭的司机。

江大志横了他一眼,一拳打在他肩膀,“我说黑狗,要不要脸啊?”

黑狗打趣的话突然顿住,视线落在了冷枭的背后,无比傻货地问:“头儿,这妹子是……哟,该不会是咱嫂子吧。”

“少胡说八道!”眉头跳了跳,冷枭沉声喝道,“陈黑狗!”

“到!”抬手敬礼,嬉皮笑脸的陈黑狗赶紧敛了神色,挺胸并腿立正。

“还不赶紧把车开过来,小心老子削你。”

“是!”嘴里答应着,陈黑狗提着行李离开时,也没忘了多瞄宝柒几眼。

一来这妹子水灵,二来领导身边儿啥时候出现过女人?奇了怪了!

宝柒沉默而立,唇角一直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既然他没有解释,她自然也不会跳着喊着说“喂,我是他大侄女”,反正被人误会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他为什么不解释呢?

嘿嘿……她正不亦乐乎呢,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轻唤。

“小七——”

没有转头,她被一道不明情绪击中了心脏。

小七……多少年没有人这么叫她了?不用猜测,一定是她亲爱的母亲。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她会来接机。

暗暗吸一口气,她稳住心神,很快便做好了心理建设。

既来之,则安之。微笑着侧过脸,她正想佯装愉快地唤一声妈,眼前的情景,就让她愣住了。她母亲的身边,还有另一个女孩儿。

女孩儿手里提着一个简单的拉杆行李箱,个子不高,长得不算特别漂亮,但清秀干净,显得有点娇弱和怯懦,一见到她,就露出一个善意而友好的笑容。

接着,她又怯生生地看向冷枭。

视线一凝,宝柒的眼睛笑弯成了月牙。

“妈,我回来了。”她的言词和眼神儿都很纯粹,纯粹得没有掺杂半点埋怨,甜美的笑容像是十二年的分离从来都不曾有过,更像一次普通的旅行归来。

宝镶玉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唇颤了颤,目露柔光,“回来了,就好!”

笑眯眯地走过去挽住母亲的手臂,宝柒不着痕迹地将那个女孩子挤开,那股子亲热劲儿让旁边抿着唇的冷枭双眸微微一睐。

瞪他一眼,宝柒小声问:“妈,这位是?”

“哦!”宝镶玉似乎刚回过神来儿,侧身揽住旁边默不作声的女孩儿,笑着说:“小七,这是你小姨,你不记得了吧?小时候见过的。小姨的飞机比你早到一刻……”

宝柒恍然大悟,原来老妈来接的不是她宝柒,而是她的小姨游念汐。

比宝柒略长几岁的游念汐是她老妈远房亲戚的孩子,亲戚以前替冷家做事,后来夫妻双双过世留下独女,她善良的老妈必然是不会撒手不管的,从衣食到学业都把她照顾得妥妥当当。

今儿,刚好也是游念汐留学归来的日子。

“小七,你好。”

“小姨好!”

此时,游念汐脸色犹如染了胭脂,害羞的声音小得像蚊子一般,踌躇着又招呼冷枭:“二表哥好。”

宝柒一怔,这称呼……

表哥表妹,天生一对,有没有这种说法?

她还听说,男人天生对柔弱无依的小女人会有保护欲,他会吗?

好在,亲爱的二叔只是略略点头,冷目并未在她身上停留,而是看向她老妈,“既然大嫂来了,人就带回去吧,我回去了。”

一听这话,宝柒忍不住暗自磨牙,怎么自己像一个货物似的?货物交接完毕,冷枭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坐上陈黑狗开过来的那辆体形无比庞大的大怪兽车就径直离开了。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屁股,她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很不爽!是他把她拐到京都的,就这么走了?

不过,那辆大怪兽她倒是挺喜欢的,有机会,一定要让他带着兜风!

宝柒没想到,冷枭这一去,整整二十天都没再露过面。

而她是野草命,丢哪儿都能存活的主,生活同样正常得不行。

只不过,无意间又多一个不靠谱的习惯,没事儿的时候会特别关注一下法制频道。

和狗血剧情不同的是,她老妈没有亏待她,为她选的是京都有名的四中,一所据说一本升学率达到百分之百的学校。

另外,生活还戏剧化地给了她一个惊喜!在可爱的四中,她竟然再次与先她一步回京的姚望同班。能再见到这个从小一块儿混大的哥们儿,一起冲刺高考,她开心得简直想尖叫。

不过在四中这地儿,个个都是眼高于顶的孩子,她那成绩到了这儿就是小菜,每天被老妈耳提面命得她想抓狂。更抓狂的是,家里还有一个活生生的模版教材——游念汐。

刚刚在国外某名牌大学毕业的她,谦逊恭顺,温润有礼,很招宝镶玉待见。所以,游念汐被她破格安排到了冷氏控股的二〇三集团做她的私人助理,据说冷枭没有异议。

对了,忘了提一句,冷氏父子虽是二〇三集团的实际所有者,事实上却是宝镶玉在打理,现在也依旧没有让权。

有了优秀的游念汐做对比,宝柒越发显得桀骜不驯,哪怕她不做声不喘气,也能让宝妈不屈不挠地教育,同样是女孩子,怎么你就不能向你小姨学习学习?

宝柒只能翻白眼。她不喜欢游念汐,说不出来为什么,从第一眼瞧见就不喜欢,但她却寻不到游念汐丝毫错处,因为她对她实在太好了。每天都会做她喜欢吃的饭,有空就整理家务,都快把冷家的佣人挤到一边儿去了。大事小事都做得一丝不苟,态度谦和又低眉顺眼。

这周末宝柒约了姚望上午去学校打篮球,她起得很早。

客厅里,老妈和游念汐正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瘪瘪嘴看着游念汐乖乖的样子,宝柒打个呵欠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画面切换,漂亮的女记者面前,一个身穿沙漠迷彩装的男人让她的小心肝儿一颤。

利落的MICH2000头盔,涂满伪装油彩的脸,锐利中带着摄人心魄的野性眸子,他有着挺拔得近乎完美的身形,尽管只是一个“某某某”的代号,但直觉告诉她,那就是冷枭。

真帅!心里正美滋滋地揣测着他啥时候能凯旋,旁边俩女人的唠嗑声就传到了耳朵里。

“老爷子这回真下了狠心,生日宴会……我看京都名媛都会来掺和。”

“是为了给二表哥找对象?”

“可以这么说吧。其实吧,老爷子最中意的是闵家的千金,人又漂亮脾气又好……”

“妈!”轻唤了一声,宝柒皮笑肉不笑地接嘴道,“谁过生日呢?”

“立冬那天,你二叔生日。”

“哟嗬,这是要给我二叔办生日宴呢,还是办选妃宴?”往她身边挪了挪,宝柒看着她手里的宴会安排,讨巧卖乖地说,“妈,我不也那天生日?顺便也给我选个驸马吧?”

白她一眼,宝镶玉斥道:“没点正经,小小年纪过什么生日?”

游念汐咦了一下,小声问:“原来小七和二表哥同一天生日?”

见到女儿死皮赖脸的样儿,宝镶玉就没好气,“是啊,没错。你说她咋就没学到她二叔一点好?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一提到她的劣迹,宝镶玉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

宝柒不耐烦听了,嘀咕着站起来了,嘿嘿一笑,“宝妈,您继续,我消失!”

“站住!又哪野去?”

不敢说和姚望去打球,高三来了,就像老虎来了一样,她被逼得没有了一点自由。

挠挠头皮,她笑眯眯的,“楼上做作业,行了吧?”

一转身,她就偷偷摸摸地从后门绕了出去,正准备绕过门口站岗的士兵翻围墙,兜里的小粉手机就叫了起来。

十五秒后,她的眉头就蹙起来了。

电话是姚望打来的,他今儿的声音有点怪、有些哑,像是没睡醒似的。可是,明明约好在篮球场见面,他干吗又专程打电话要她去实验楼?

青春期的男孩子,都很神经!鉴定完毕,宝柒利索地翻出了围墙。哪承想,她在实验楼找了一圈儿也没见到他的人影,等她咬牙切齿地拨他手机时,他居然关机了!

乖宝宝也会整人,又不是愚人节,改天再找他算账。

一肚子火儿的她正要撤退,迎头就被人恶狠狠地撞了上来,哎哟一声后,对方还先炸毛了。

“狗眼瞎了啊?出门不带眼睛!”

宝柒一抬头,看到叶美美傲娇范儿十足地瞪着一双青蛙眼怒视着她,她后面大约还跟了四五个女生,明显是找茬来的。

又是姚美人惹的祸!就他那漂亮长相,上哪儿都能祸害人。这刚到四中不过一个月,就有无数小姑娘被他迷得丢魂落魄的,追求者们前仆后继。

而她,非常不幸地再次成为了公众情敌。心里暗咒着姚望,她没那闲工夫跟这帮傻孩子逗闷子,一歪头,唇儿轻扬,“抱歉,借过!”

“踩了我就想走?”叶美美趾高气扬地挡在了她的面前,“姐妹们,世界上有这么容易的事儿吗?”

一听这话,几个小姐妹附和了起来。

叶美美更来劲儿了,“想走可以,给本小姐跪着把鞋擦干净,要不然……”

宝柒眼皮儿一垂,一双密密麻麻镶满钻的粉色平底运动鞋闪得她直晃眼睛。鎏年村待了12年,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生鞋子。

不过,她轻轻地笑了,“要不然如何?”

被她这么一瞅,叶美美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宝柒这人平时就有点邪气,但在这么多小姐妹面前,她也不甘示弱。

“要不然就赔鞋,Christian Louboutin特殊定制,赔得起吗你?”

“行啊,没问题!”宝柒拉了拉运动服的袖子,双手叉腰,啊呸一声,倏地一口唾沫吐在她的鞋面儿上,又脆生生地笑着说:“反正都要赔,不如彻底一点。”

“啊,小**真恶心!”杀猪似的尖叫着,叶美美气得直跳脚,暴怒着用力推她。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何况别人非不屈不挠地找她麻烦?山里长大的野孩子,她胳膊腿儿好使着呢。抬腿、屈膝、肘击,再狠狠一顶,她劈头盖脸地朝她一顿炮轰,“恶心是吧?你圆规腿、萝卜腰、冬瓜脑袋烂裤衩,穿一双山寨A货就冒充什么富二代,真是欠揍!”

嗷地叫唤一声,叶美美抱着肚子蹲了下去。

宝柒爽了!做势拍了拍身上的灰,她好心情地俯视着叶美美,唇儿上翘,水波潋滟的眼眸里满是愉快,接着,她飞快地从书包里掏出笔和本子,唰唰写了一行字,哗啦撒下,丢到地上。

“喏,赔你的!鞋子,医药费都在这儿,多的不用找了。”说完,不管一干人等怔傻的表情,宝柒迈着不屑的步子挺着胸口离开了。

身后,叶美美接过被小姐妹捡起来的字条,气得脸都绿了。

字条上书:冥币250亿美元!支取地点:京都市殡仪馆!

出了校门,宝柒就将这段不愉快的小插曲忘到了脑后。这种生活小炮灰,实在不值得她记忆。只不过她没有料到,几天之后,这个傲娇女却用一种最诡异的方式,永远地活在了她的记忆深处。

此时,她一个人背着书包在学校周边的繁华商圈儿逛了又逛,磨蹭着快到饭点儿才回了家。这个家,屋舍精致得她不禁唏嘘。原路翻围墙绕了进去,她蹑手蹑脚地路过宝镶玉的房间。

“站住!”一句带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停下了脚步,不过却没有回头。

“真是越长越出息了!撒谎成习惯了你?跑哪儿野去了?”

宝柒沉默。

“小七,你怎么还是死性不改?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爸爸吗?”

死性不改?爸爸?一想到死去的爸爸,宝柒双目顷刻泛红,迅速转身,正视着满脸怒容的老妈,“怎么,宝女士后悔让我回来了?您老要不高兴,大可以再把我丢到农村去悔过啊……”

“你!”手指恼怒地指向她,宝镶玉也不是个脾气好的,“要不是你二叔极力撺掇,我是不会同意你回来的!”

“呵,对亲生女儿这么残忍,你也算古今罕见了。”

“要不是你,你爸爸他现在还好好的……”

哼哼笑了两声,宝柒面色微哂,“停,非得我戳开了窗户纸说吗?”

闻言,宝镶玉脸色一白,手臂垂了下来。

过道微风吹来,宝柒的目光明明灭灭。

母女对视半晌后,她缓缓走近了宝妈,脸上恢复了惯常的痞子般的微笑,“宝女士,我的记忆力的追溯期会不会太长了点儿?”说完,她亲昵地抚了抚宝妈僵掉的脊背,错身而过。上楼,进屋,她放下书包,扑倒在床上。

一整天,她没有下楼,宝妈也没有来叫过她,她的午饭和晚餐都是游念汐端上来的。

夜色渐浓,在床上打滚儿了N圈之后,她做贼似的抱着枕头走出了卧室,推开了紧连着的隔壁房门。

冷色基调的房间,扑面而来的是男性的阳刚味儿。窝进他的被子里,她满足地闭上了眼。

他的味道,有一种很奇特的功效,总能抚慰她不安的神经。

车驶进冷宅的时候,已经凌晨,车身冷冰的光泽在夜色的门灯下,泛着危险的气息,正如冷枭此时的脸。

他放下车窗,门口的警卫小跑过来,“报告,就是……”战士欲言又止。

“说。”

“宝……有人、有人总翻围墙出去……”

“知道了。”冷枭瞄他一眼,眼睛里迸射出的两道冷光,危险得让人脊背发凉。

很明显,这位爷心情不爽!反恐演习圆满结束了,由于红刺特战队有位同志在演习过程中意外牺牲,今儿晚上所谓的庆功宴气氛低调沉寂,大家伙儿完全没有胜利的喜悦。

一顿庆功酒喝下来,他略有几分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